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黑暗中的声音
    孙长空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多少次处于这种情形之下了,上一次他还不得已将最后一张无二真经图完全粉碎,从获得重生的力量。可是这一回,他似乎再也没有办法了。

    在他的意识之中有一间不大不小的暗房,房间不仅没有门窗,就连一丝光亮也没有。但无疑例外,每当自己身处险情之际,都有人出面使他化转危为安。现在,奇迹还能发生吗?

    “呵呵,又来了,没想到你的速度这么快。”

    黑暗之中传来一道苍老但极富活力声音,孙长空几乎不想搭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怎么,我回来之后是不是就合你的心意了。不然,我走了只剩你一自己在这里未免也太乏味了些。”

    黑暗之中的声音又道:“你应该见到了仙宗吧?”

    孙长空心头一震,但仍然回道:“对!没错,我是见到的。听起来,他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怎么,难道你们认识?”

    黑暗之中的声音忽然放声大笑,随即爽朗道:“只说认识,也太见外了一些。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与他还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

    “哦?什么关系?”孙长空好奇地问道。

    “呵呵,说了你也不要惊讶,其实我们本就是一个人。”

    “一个人?你说你就是仙宗?”

    黑暗之中的声音略显阴沉了一些,继而道:“不,我与他还是一体的时候,他还不是仙宗。或许,如果不是成功了摆脱我这个阴影,可能他也无法顺利成为仙宗了吧!”

    孙长空抬头看向前方的黑暗之中,伸手摸着后脑勺道:“这个……我怎么听不明白?”

    “呵呵,你以为要想成为仙宗有那么容易吗?每一任仙宗在继位之前,都要经历一系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磨难,而摒除七情六欲便是其中一件不可获缺的必备之事。”

    孙长空略微听懂了一些,随即道:“这么说,你是仙宗的七情六欲?”

    “不,我是仙宗的人性所化。”

    “人性?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自己的意识,你别在这里吓唬我了。”

    说着,孙长空刚要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之上竟缠绕着不下十条精钢锁链,凭他此时的修为,竟奈何不了这东西丝毫。被如此众多的刑具束缚着,别说是站起身来,就连移动都是异常困难。于是乎,他索性又坐了下来,继续听黑暗之中的人讲关于他的事情。

    “呵呵,看来你学聪明了。”

    孙长空没好气地回道:“少在那里说风凉话!快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仙宗人性的你,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体内?”

    “枉你自诩机智过人,没想到连这点事情都琢磨不过来。你忘了,仙宗当初将无二真经图给你观赏过一遍,接着你便稀里糊涂地学会了飞鹰展翅图。我就是那个时候通过无二直经图进入到了你的意识之中,与你合而为一。”

    孙长空点了点头,面色阴沉道:“原来如此,看来那时我与仙宗相遇,并不是都是巧合啊!可是话又说回来,为何他要将真经图传于我呢?”

    黑暗之中的声音叹了口气,进而说道:“你有所不知,看似太平的天界其实也有着与世间一样的明争暗斗。而哪怕是仙宗身处其中,也未必能做到完好无损,其实他是在为自己开辟后路。万一哪天自己的地位不保,还可以假借你的身体进入人间之中,躲避灾祸。”

    “什么?天界之中居然有势力能威胁得到仙宗他老人家?对方是何方神圣?”

    “呵呵,你也太看得起仙宗了。虽然他贵为天界之首,统领数以万计的得道仙人。然而,他的修为与力量,和其它几界的王者相比起来,还是略显逊色的。不说别人,就算是魔皇,也未必打不过他。”

    孙长空惊声道:“怪不得魔族入侵人间,天界一直按兵不动,原来他们不是怕惹麻烦,而是根本斗不过魔族势力。”

    “没错!不只是魔界魔皇,还有凶兽界的大兽长,妖灵界的妖圣九天,曾经人间的萧啸天,也都能挫败仙宗。而且在这几个人之中,现任仙宗的修为最为薄弱,甚至连传神境界都没有达到。而他之所以能傲视群仙的资本,便你之前见过的那部无二天书。”

    孙长空稍一思考,不由得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说道:“等一下,你说的无二天书,是不是就是我见到的那本无二真经图?”

    黑暗之中的声音回道:“是,但又不全是。无二天书是天界第一任仙宗创造的世间的第一功典,汇集了天地人魔妖鬼六界之中的所有功法精华,并开辟出了第七条修行之路。而那所见到的无二真经图只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另外无二真经,自第二任仙宗之后遗失在天界之中,之后的数任仙宗历经数以万年的光阴,却仍然找不到这半部无二天书的丝毫线索。据传说,第二任仙宗将无二天书融会贯通之后,担心后人会超越自己,便偷偷地将除去真经图之外的无二真经部分全部毁掉,这样之后的仙宗就算得到了无二天书,也不过是残卷而已。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的仙宗实力要比其它几界的王者较差一些。”

    听完了那人的话,孙长空显得有些失落道:“我还以为你知道一些关于无二真经下落的消息,这么看来,我这次再也没有办法回到阳间之中了,是吧?”

    孙长空的话音很是轻佻,这让黑暗之中的声音立时大笑起来:“好小子,现在不求我,居然还让我帮你,天下哪里会有这样的美事?况且,之前那个霞宗的五光十色阵已经将你的肉身举,连一块渣子也没有留下。就算下面的你还有无二真经图作为交换,我也无能为力了。”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孙长空只得彻底放弃了还阳的希望,他本以为凭借对方的帮助自己还能再次复活,现在看来是痴心妄想了。

    “不过……我帮不了你,并不代表你就死定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豁然抬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除了你之外,还有人能帮得了我?”

    “当然有。”

    “谁?”

    黑暗之中的声音不耐烦道:“还能有谁,你忘了自己身体里面还住着一个遮天皇了吗?”

    孙长空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恍然道:“哎呀,瞧我这脑子,都快把他给了。话说,最近遮天皇异常消停,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他已经睡死过去了?”

    黑暗之中的声音道:“睡没睡死我不知道,不过眼前这种情况只有他能救得你。”

    “哦?这是为什么?”孙长空不由得问道。

    “遮天皇当年被仙宗毁去肉shen,同样险些灰飞烟灭。不过,他不知道运用了什么秘术,竟将自己的灵魂保留了下来,并且附身到了别人的身体之上,借此苟活了下来。”

    “啊?让我和别人争身体?这种缺德事我做不出来。话说,之前我的身躯已经超越了仙人体,如果就那么放弃也太可惜了吧!”

    黑暗之中,那人轻斥一声,然后才道:“你这小子的目光怎么这么短浅,身体没了可以再造,魂魄没了那可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现在你的魂魄正飘荡在天空之中,将散未散。如果这个时候能得到他的帮助,将所有的灵魂碎片集合起来,使你元神复原。然后,你再使用病木春,佐以四象奇术,借助其中的奇象,使之幻化成肉shen,如此一来便能真的复活了。”

    孙长空狐疑地摸了摸下巴,一副不相信的口气道:“这真的可行吗?那家伙本来就在我的身体之中,现在身体没了,他的灵魂按理来讲也飞了出去,可能早已不在这附近了啊!”

    “唉,你这小子怎么如此天真。你以为你和他还能分的开吗?早在共用一具身体的时候,你们二者的灵魂便已紧紧地锁了在一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你死了,他遮天皇也活不了。”

    孙长空又道:“那你呢?为何你的意识也没有消散,你与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好说!”

    那人的回话简单直接,但十分不明了,听的孙长空一头雾水,等他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对方已经抢先道:“小子,你现在时间不多了,如果再耽搁下去,咱们几个都得消失。”

    “可是……这时候我去哪里找他,他是不是还活着都是一个未知数。”

    “我说过,你们两个早已是同魂同体,如同一人一般,只要你还有意识,那他就有感觉。想想你们平时怎么交谈的,现在照着做就行了。”

    事已至此,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孙长空只得闭上双眼,将自己的心境调整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明状态。忽然间,他发现面前的黑暗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静的湖水。他站在湖水中央,湖面之上倒映着他的身影。可是仔细一看,又发现那水里之人不是自己,竟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此人不怒自威,沸身上下无处不向外散发着王者之气。片刻后,只听那湖里的人影忽然道:“你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