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五光十色
    军令如山,孙长空的话无疑是给自己立下了军令状。而一旦违背的话,那就意味着生命的代价。整个蓬莱精英之中,从上到下,从高高在上的将王,到人类众多的豪杰,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否则那就等同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然而,孙长空却这么做了,而且做的十分轻松,似乎他的性命也比别人的多一些,廉价一些。可是,孟唤雨却不这么想,经过了数日的纠葛,这个令人厌恶的守界宝帅终于露出了足以丧命的马脚,而他便可以借此一举将其铲除,使之彻底从人间的消失,当然也不会出现在蓬莱精英的阵营之中。

    “好好好,宝帅就是宝帅,就连说话的魄力也是与众不同。既然如此,我这作小的还能有什么好说的。你说的责任全都由你来抗,那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说完,孟唤雨回头对其他几人大叫道:“还看着做什么,散了散了,我看他一个人怎么收拾残局。这家伙死定了!”

    孙长空背对着蓬莱众精英,所以林锋华夫并看不到此刻他的神色。可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对方刚才的话并不像是意气用事,更好似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可无论怎样,那可是一千五百多个人。如果放任他们离开这里的话,不仅不能将霞宗收入蓬莱大陆的势力范围之中,甚至极有可能放虎归山,日后对蓬莱、对将王、对蓬莱精英造成无法估计的威胁。无论是从哪个角度考虑,这次孙长空的决定都有些太武断了。

    “守界宝帅,你……”

    “好了,我心意忆决,你就不要再劝我了。”

    不等林锋华夫将话说完,孙长空已然一语将其顶了回去,然后又道:“你们几个走吧!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如果我回不去的话,那麻烦林锋宝帅待我向将王转告一声,就说我孙长空辜负了他老人家对我的期望。”

    林锋华夫点了点头:“我希望这话永远也不要说出来,至少不要从我的嘴里说出来。”

    说完,林锋华夫与其它几人如风一般,消失在霞宗之中。直到时,弟子一众才觉悟到,原来这些蓬莱精英真的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即便是他们一起围攻,胜负之分还不一定呢!

    孙长空看着戚霞屹那张阴森的枯瘦脸颊,随即道:“他们都走了,难道你们堂堂霞宗还会怕我一个孙长空吗?”

    戚霞屹干笑了两声,看了看手里的三胖,然后才道:“孙长空啊孙长空,这样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既然知道我背后有高人指点,难道就没有想到,他也知道你的事情?”

    孙长空心头一动,暗叫事情不妙,但为了稳住局势,保证三胖的安全,他只得强行淡定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哈哈,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其实早在你们到来之前,高人早已将你们的详细情况告知于我,并叮嘱千万要小心一个叫孙长空的年轻人。看来,高人所说的没错,他们之中,就数你最有本事,也就数你最有威胁。只要除了你,那几个虾兵蟹将根本不足为惧。”

    孙长空不屑地笑了笑,随即道:“怎么,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杀我?”

    “呵呵,单凭我一个,固然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你要面前的,是霞宗成百上千的门人。你孙长空就是再如何神能广大,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同时应对这么多的敌人吧?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让这位贵宾见识一下我们霞宗的五光十色阵的厉害!”

    戚霞屹话音一落,孙长空只觉得眼前一片眩光,紧接着成片的光幕迎面射来,将那漆黑的夜色顿时染得五彩缤纷,真有那“五光十色”的意思。

    “这是什么!”

    在还未弄清对方的手段之前,孙长空只得选择与其周旋,纵身一跃,便飞入到数丈高空,欲要从上方看清整个阵法的全貌。

    然而,心神未定的他,还没来得及看向前方,便惊觉自己的后脊之上仿佛有数万根金针在猛烈锥刺,抬头一看,竟愕然发现一张由赤,黄,蓝,紫,黑五种光芒凝结而成的巨网从而天降,直罩他的身体,速度其快,已然超乎了一个仙人所能承受的范围。好在,现在的孙长空已经初步摸到了仙神之境的门道,虽然还未完全领悟,但做出一些超乎理解的行为还是不太费力的。惊咤一声,只见孙长空已化作一缕万丈金光,无比精准地穿过巨网的间隙,险之双险地避过了强势一击。这时候,位于地上的戚霞屹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暗暗叫道:“这小子果然非同凡响,一行一动之间都似有无上神通相助,使其万劫不灭,岿然如山。不行,看来得祭出杀招了。”

    一招失手,戚霞屹心知不能与孙长空继续缠斗下去,忽然口中传出阵阵哨声,时长时短,显然是一种独门暗号。暗号一经发出,只见五光十色法阵之中的霞宗弟子立即调换站位,手中的法器也终于得见真容。

    那竟是一面面巴掌大小、但却蕴含着王彩光芒的圆镜。每人两面,五百人,一共面圆境,共同组成了五光十色大阵,这阵容,这排场,足以与历史上任何一种强**阵相媲美。而戚霞屹对此更是无比骄傲,一度将其视作护派神技。而在这套阵法之中,却有一招被其严令禁止使用的阵象,那就是当五光十色汇聚一处,进而生成这个世界上最为灿烂夺目的毁灭之光——极刑之光。

    极刑之光一出,阵中的无论是人是仙,哪怕是传说之中的神,都无法幸免,终究难逃一死。而眼下,戚霞屹便打算使出这一禁忌阵象。

    然而,既然是禁忌,那便一定有其可怕的弱点,那就是组成法阵的人,无一例外,也要随着被攻击的目标一同被毁灭,而且是魂飞魄散,尸骨无存,可以说是这世上最为惨烈的死法。所以逼不得已,戚霞屹绝不会让自己的门人使出这一招。

    然而,大敌当前,而且又在是高人的再三警告之下,孙长空对于霞宗的威胁,甚至要强过于魔族魔皇。就这样,戚霞屹含泪发出了那一患意味着“绝望”的信号。而阵中的五百名霞宗弟子一时间悲壮莫名,他们之中,有的想起了自己出生的故乡,有的想起了自己年迈的双亲,有的还在沉浸在往日与伙伴嬉戏的快乐日子,有的耳边还回想着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他们虽是修行者,但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活生生的人,竟要以这种悲惨的方式死去,换作是谁也不会情愿。可他们没有选择,因为他们还有希望,有牵挂。儿子牵挂父母,丈夫牵挂妻子,父亲牵挂儿女,他们是那么的真实,却又那么的无力。为了给自己的那个它开辟出一条血路,他们愿意放开自己身体之中的鲜血。

    “五光十色,终极一光,极刑!”

    刹那间,孙长空只觉得纵横在霞宗之中的五极光芒似乎受到了某种召唤,竟然开始全部朝中心位置处聚拢,融合,每融合一种颜色的光,中心位置处的光彩便会随之变化,到了最后,当那象征着死亡与绝望的黑光彻底进入到阵中的刹那间,一道无与伦比的倾世力量拔地而起,而孙长空的眼前也因为过度的光亮而彻底失明。

    “这……这是……”

    “嗡!”

    随着极刑之光完全释放,阵中霞宗门人的性命也走到了尽头。心愿已了,他们的脸上浮现起出奇一致的会心笑容。他们的皮肤渐渐变白,接着开始出现若干细小的裂纹,这种裂纹如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到整个身体之中,最终将他他们闪闪发亮的眼睛也变成了灰白色。生命一丝一丝地消逝,最终只剩下一抷灰土留在大地之上,被风一吹,便没了有踪影。五百个大活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尘埃,此等悲壮的场面恐怕几万年也见不到一回。看着自己辛苦培养出的这些精英弟子魂断霞宗,戚霞屹那颗早已冷冰的心竟也不禁为之伤感起来。

    “你们放心去吧!你们的死是有价值的,今后,我们霞宗势必会称霸一方,成为众人心中的不倒存在。”

    说话间,戚霞屹单膝跪地,为逝去的同门默哀追思。而其余的门人见此情形也学着他的动作跪了下来,一同主逝者祝福祷告,希望这些人来世能有一场精彩的人生。

    当那道无比耀眼的极刑之光冲向云霄之际,才离开不久的林锋华夫等人也感应到了霞宗之中的能量波动,不由得纷纷回着远眺。片刻之后,当光芒散尽之时,孟唤雨攀着小豆子与霍军的肩膀,面色张狂道:“哈哈,没了,真的没了,那个孙长空居然被打得灰飞烟灭了。霞宗那帮人还挺能干的嘛!”

    小豆子摸了一下鼻子,略显为难道:“人家刚刚遭遇不幸,我们这如此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好!当然好!孙长空死了,我不但要笑,而且还要全天下的人一起笑。今晚,我孟唤雨作东,带大家去吃花酒。我说林锋华夫,你可不能再冷我的场了啊!”

    说完,孟唤雨看向林锋华夫,而后者也只能勉强地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