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霞宗生变
    “找到了,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原来咱们一直在这里兜圈子,怪不得一直找不到霞宗的入口。”

    孙长空天神降临一般,自那众多的树叶缝隙之中飘然落地,身上竟是沾上半点污秽。而就在举目看向众人之际,他发现如今大家的脸色似乎比自己走时要难看得多。

    “怎……怎么了?”

    孟唤雨闭口不说,最后还是林锋踏出一步,随即沉声道:“宝帅对不住了。”

    “啊?”

    说话间,孙长空发现身面的小豆子正在朝自己使眼色,随着对方的目光回头看去,只见三胖仍然坐在大树下面,一语不发,好似还在生之前的气。

    “我说三胖,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要放在心上,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

    一边说着,孙长空大步来到三胖的面前,低头向下一看,忽然间他发现了异样。

    三胖是胖,但在孙长空的印象之中,对方的脸绝没有自己现在看到的这般肿胀,就好像中毒、被毒蜂蜇、被拳头,对就是被拳头打的。孙长空心中立即明朗起来,他也终于明白,刚刚大家的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了。

    “这是怎么回事,三胖你告诉我!”

    三胖扣索着手里的草结,口气低沉道:“没……没什么,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脚。你看,我总是这么毛手毛脚,回去用个热鸡蛋敷一下就好。”

    不等把话说完,孙长空已经用双手将对方的下巴抬了起来。三胖果然被打了,而且打得还相当不轻,身上至今还有没干的血迹。不过可以看得出,事先就已经有人替他清理过,所以才没有那么显眼。

    “真的是你自己跌的?”孙长空再次质问道。

    不知是说话声音太大,还是那几个人耳朵太灵,不等三胖开口,便听那孟唤雨大声说道:“我说守界宝帅,咱们是不是应该尽快赶路了。你朋友都说了是自己不小心跌倒所致,与我们并无关系。你说是吧,三胖兄弟?”

    孙长空再次看向面前的三胖,对方果然应着孟唤雨的话轻轻点了点头。这下,孙长空也无话可说,他将双手插到自己的发丝之中,然后用力地撩拨了一番,显得极为烦躁。他大口呼吸着,以来平复自己的悸动的心情。好大晌之后,林锋华夫才开口道:“唤雨说的没错,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怠慢了小心将王怪罪。”

    “还可以,不过要是有个人搀扶着那就再好不过了。”

    三胖抬起那张好似脸盆一样的大脸,勉强挤起了一丝笑容。孙长空看着这位挚友竟变得如此可怜,心中不禁为之一酸,哽咽声已经漫上了喉咙。

    “好……我来扶你。”

    就这样,按照所指的方向,众人一同朝目的地行去,因为有三胖的原因,所以孙长空与他一起走在小队的最后。而三胖的右脚似乎受伤颇重,一直都不敢着地,只能悬在空中,像一只没精打采的旗帜一样。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再到不了霞宗,恐怕就要天黑了。”

    孙长空蓦然抬首,两道冰一样的目光立即戳向说话的孟唤雨。对方一看他脸色难看,也不敢继续催促,只能闷头继续向前。而这时三胖也开口道:“反正有没有我都一样,要不你和他们先走,反正路就只这么一条,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走丢了吧!”

    三胖想要将胳膊从孙长空的脖子上撤下,谁知这时后者就像魔怔了一似的,忽然抓住他的腕口,声音冷冷道:“三胖,我会为你报仇的。”

    “你……”

    看着对方那张稚气却又无比坚定的脸庞,三胖的话刚到嘴边,又被生生吞了回去。这种时候,也许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吧!

    经过了一番跋山涉水,众人终于来到了霞宗的山门跟前。不得不说,这个戚霞屹真是低调的有些过分,就连充门面的山门都被做得无比的寒酸,两三人来高,一丈多长,与一般集市上用的几乎一模一样。这要是被用在别的门派之中,定是要贻笑大方的。可不和怎的,放到霞宗这里却是无比的合适,因为这里的建设大多都在更深的山坳之中,一眼望去,只能见到房屋的屋脊,根本就看不到霞宗的全貌。孙长空站在山门跟前,心中不由得联想到莫非烟。或许离开这里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走吧!”

    孟唤雨瞥了一眼三胖,轻哼一声之后,抬脚就要往山门之中走去。谁知这时,孙长空忽然叫道:“停!”

    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的孟唤雨略显生气的回过头来,没耐烦道:“我的宝帅大人,又怎么了,难道你真的想在这里过夜不成?”

    孙长空伸手指了指山门的两边,随即道:“难道你就不好奇,山门外面为什么没有弟子把守吗?这里可是门派的第一道关卡,如果连这都可以不顾的话,那就说明里面出了事情。”

    “事情?什么事情?”

    孙长空目视前方,沉声道:“或许,有人比我们捷足先登了。”

    与孙长空所说的一定,众人进入山门,一路走来,也看到了一些房屋建设,却没有见半个人影。这里仿佛已经荒废了似的,一丝动静也没有。然而,来到旁边的桌子跟旁,身手一摸,上面却是一尘不染,显然是刚刚清理过不久,这就让事情变得诡异了起来。别看平时孟唤雨耀武扬威,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但到了真事面前,却立即显露出怕事的本相,竟然还走在小豆子的身后,生怕有什么未知的危险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林锋华夫忽然扬手示意止步,而后转身道:“如此看来,霞宗在不久之前似乎真的遇上了麻烦,以至于不得不倾巢而出,一同应对。只是他们去向了哪里,所谓的麻烦又是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孙长空点了点头,继续道:“不过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走的一定很匆忙,就连这里的东西都没有来得及拿。而且,他们走的时间一定极短,要不然这里不会还保持着有人居住的样子。”

    “那他们去哪里了?”孟唤雨摸着下巴低头思考道。

    “你们看上面!”

    这时,一路上几乎都没有说话的霍军忽出一语,而这一句抵得上别人的千句万句,大家一起抬头向上观望,愕然发现霞宗后面的山峰之上,竟然冒出了滚滚黑烟。

    “快!过去看看!”

    这回,众人已迫不及待,纷纷选择从空中过去。而三胖本就不谙飞行,如今又有伤在身,更是落在了后面。孙长空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急切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话间,他又看了眼一旁的孟唤雨,这才转身跃入空中。而这时候,最后一个出发的孟唤雨则不紧不慢地走到三胖身边,低头在对方的耳边笑道:“看你傻乎乎的样子,没想到还机伶的。少说话,多做事,这样命兴许能长一些,不然……”

    三胖缓缓地扭过头来,却发现孟唤雨的双眼之中正在向自己放射着瘆人的寒光,令他不得不又将头低了下去。

    “该死,三胖!你怎么这么没用!从始至终,你只是别人的一个累赘!”

    身化流光的林锋华夫率先抵达事发地点,而孙长空则紧随其后,不过着陆点要更靠前一些。这之后,才是霍军、小豆子、孟唤雨接相继赶到。然而不管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人,看到眼前这副景观,都不由得目瞪口呆。

    正在熊熊燃烧、向外喷吐肆意火舌的是几个高耸的巨型木架。上面的所有木材都切割的一般大小,码得整整齐齐,一层横列,一层竖列,依次类推,没有一根是例外的。而在那些赤色的火焰之间,竟还夹杂着一些不一样的物体。孙长空还要上前,想要靠近一些观察。可刚走了一半,就被林锋华夫一手拦下了。

    “不用看了,这里面烧的应该是人。”

    “什么?是人!”

    孙长空环顾一圈,看那几个木架的规模,再加上其原本的高度,如果这里面塞满人的话,恐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八百人,这足以装下大半个霞宗。虽然孙长空并不想将事情考虑得那么糟糕,但从种种迹象上来看,那些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为……为什么会这样!”

    小豆子看着木架之上腾起孤滚滚灰烟,口中喃喃道:“这到底是谁干的,为何事情如此巧合,我们刚一到,这里的木架就烧起来了。”

    霍军接着道:“是的,我们来的时候,山上还没有起火。可没过多久,这里就开始冒烟了。”

    此时,疑神疑鬼的孟唤雨忽然惊叫一声,如小丑一般跳到孙长空与林锋华夫的面前,畏畏缩缩道:“如果事情真是那样的话,说不定那些杀人凶手还在这座山上。能一举歼灭整个霞宗,而且还有心思将尸首集中到一起焚烧,杀人者要么是一批相当庞大的势力,要么就是拥有通天能力的神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