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女魔头
    一天,柳如音感受到了来自母亲般的温暖。

    一天,柳如音感受到了丧失母亲的悲痛。

    当战战兢兢的人们聚到旅店门前,观看这一惨绝人寰的悲剧之时,一名善良的女子消失了,一只从愤怒之中苏醒的魔鬼现身了。

    血,布满了柳如音上半身,而他的手,更是在拼命地颤抖。然而,她不是在害怕,却是在激动。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身体内部传来的阵阵雀跃。它们都在为她的“重生”而感到高兴。而那两对奸夫**,又将受到怎样的制裁呢?

    “来,让让!”

    随着一阵喝斥声,一队穿戴整齐划一的管差走入了旅店大堂之中,而在他们后面,却锁着一个卑躬屈膝的年轻酗。此人蓬头垢面,衣不避体。直到此时,他的身体还在忍不住地哆嗦,他的胆子已经几乎快要骇破。

    “刚才这里是不是有人丢东西了。”

    话音一出,只听二楼的走廊尽头,忽然传来一个浓厚的男子声音,回道:“在这呢!”

    不等那个精壮的汉子探出头去,美妇已经伸手将他拽了回来,而后对那下面的官差微笑道:“没事没事,和我们无关。”

    那名官差伸手一指上面的美妇,又对那个年轻酗低声道:“是她吗?”

    人伙偷偷地看了楼上那人一眼,然后才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小心道:“是……是她。”

    “你下来!”

    官差看向美妇,目中如有利器射出来似的,令的后者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颤。而从始至终,这些当差的居然都没有看那躺在大堂折尸体一眼,更没有发现柳如音的存在。

    美妇一脸贱笑地来到那个捕头的面前,先是一番寒暄之后,后者这才将那只金簪拿了出来。

    “看看,是不是你们的?”

    那美妇甚至都没正眼瞧那金簪一眼,便连连点头道:“是是,当然是。多谢官差大人英明决断,它日我定当与家人登门拜谢。”

    捕头看了那大汉的行头,又打量了一番美妇的华丽装束,接着不怀好意地笑道:“你们两个,不是夫妻吧?”

    美妇当即一愣,接着才赔笑道:“呵呵,大人可真是好眼神,一眼便瞧出我们不是两口子。我只是有事在身,中途在此落脚。他是我的车夫,给我赶牲口用的。”

    说冤魂,美妇偷偷朝大汉摇了摇头,后者这才应喝道:“没……没错,我是车夫。”

    捕头将那偷盗的酗又拉到跟前,手指美妇与在汉说道:“你进屋的时候,他们在干嘛?”

    “他……他们……”

    原来,这个小偷趁着天还蒙蒙亮,摸入到了美妇的房间之中,正好瞧见二人正在床上行鱼水之欢。也就是这个原因,美妇才没有发现金簪被盗,于是便将这桩事诬赖到老妇人的头上。

    事情败露,担心节外生枝的美妇赶紧将那捕头叫到一旁,二话不说,便往对方的手里塞了一块金子,接着小声说道:“大人,这事我们不想张扬,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那捕头也是相当机伶,一见好处到手,立即哈哈大笑道:“误会,都是误会。我就说你们是两口子吧!嗯,男的长得俊,女的更是国色天香,真是让人羡慕。好了好了,没有其它事情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捕头硬生生地从美妇手中将那支金簪夺了过来,又在对方的面前,晃了两晃,随即道:“赃物是这家伙犯罪的证据,需要由我带回去由上面定夺,回头再还给你。没有其它事的话,我们就走了。”

    捕头刚一转身,竟赫然发现一个混身血污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两眼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得他混身毛孔都好似被针扎似的,好不难过。

    “你……你是谁!”

    女子冷冷道:“人死了管不管?”

    “管?呵呵,管了你给钱吗?”

    “给!”

    话音一落,一道寒光从那捕头的腹部一扫而过,刚才从那美妇手中得来的金子,立时混着鲜血落在地上,而那倒霉的捕头立即瘫软在地,目光畏惧地望着那名冷酷的女子,颤抖道:“你……你要干什么!”

    “你要钱,我就给你。地上的就是好处,现在他是你的了。”

    “疯子,你这个疯子,快,来人给我……”

    话说到一半,捕头便发现自己竟已失声,接着他便发觉喉咙处传来丝丝凉意,大片的鲜血正在向外狂喷……

    眼见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死在了旅店之中,而且对方还是一名官差。这下四下看热闹的路人再也坚持不住,立即仓皇而逃,只留下店里的几个人,以及那队官兵。眼见自己的头领死了,这些不谙世事的官差也没了主意。但杀了人,就得有人偿命。更何况,对方只是女人,就更好应付了。不远处,亲眼见到捂着死在面前的美妇与大汉已经大惊失色,只可惜血污女人已经挡住了他们离开的去路。更要命的是,对方正在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

    “你……你别过!那个老婆子是自己摔死的,和我们无关!”

    眼见对方已然来到跟前,那名大汉却比美妇还要害怕,双腿一弯,竟是已经跪倒在地,“砰砰砰”一连磕了三个响头,苦苦哀求道:“女侠,姑奶奶,求求你饶我一命!我也只是给人当苦力的,是她!是这个臭老娘们让我诬赖那名老妇人的。”

    “你!”

    美妇豁然回首,刚要开口斥责对方没骨气。可谁承想,当再次看清对方的时候,那具宽大的身体已经猝然向后栽倒下去,肩上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旁边的桌子底下。直到死去的刹那,他的脸上仍然还挂着那股令人厌恶的表情。

    这下,完全失去精神支柱的美妇再也支持不住,学着那个大汉的姿势也跪了下去。只不过,身为女人他,眼窝子还是比较浅的,只要稍一动情,眼泪便“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

    “妹妹,我的好妹妹,是姐姐糊涂,姐姐不应该……”

    “一起上!”

    就在美妇跪地央求之际,那队官兵已然呼啦一下将那血污女子团团围住,见此机会,美妇连头也不回,拔腿就跑。可是不知是太过慌张,还是瞑瞑之中自有安排,只顾得看前面,没来得及小心脚下,刚好被那大汉的身体绊了一脚,然后美妇那优雅的身子便向前摔倒下去,再经由大汉脖子处流出的鲜浆,刚好将他送到桌子下面,与那枚瞪着大眼的脑袋,几乎贴到了一起。

    “我的妈呀!”

    死人比活人还要可怕,这是许多人的习惯。而那美妇固然心肠毒辣,也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刚刚只顾得保命,哪里还来得及细看大汉的尸首。而如今这一跌倒,他算是真真切切看清对方的死状,当真是惨不忍睹。连番的惊吓已然令美妇丧失理性,起身之后的他大叫几声之后,忽然撕扯起自己的头发,如同疯子一般,肆意狂笑起来。

    美妇变疯的过程只用了短短数息,而在这个时间当中,那一认官差她已经跟随着他们的头领,一同前到阎王殿报到去了。而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间,赫然站着一个纤弱的身体,血水已经浸湿了她的内外衣衫,就连皮肤也都成了血红色。更加诡异的是,那双原本明亮夺人的眼眸,如今也变成了红色,那不是别人的血,而是她自己的血。

    魔鬼,真正的魔鬼也不过如此。目睹了整场杀戮的掌柜的已是吓瘫在地,却不承想汇聚成小溪的血水已然流到了自己的身体下方,连他也成了半拉血人。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掌柜的一边挥舞着双臂,阻拦对方前来;一边大声呼喊,希望能借此唤醒对方的良知。然而,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睁开眼睛,看向前方之际,大堂之上已经没有半个活人,美妇,死去的老女人,以及血污女人都已没了踪影。大汗淋漓的掌柜大舒一口气,颓然倚在墙壁之上,享受着活着带来的幸福感……

    河水泠泠,如一群欢乐的孩子,簇拥着奔向远方。然而,就在这清澈见底的杏之中,忽然多一抹极不和谐的颜色。

    红色。

    那是血的颜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血色也渐渐消失,最后又恢复到以往的清透模样。

    然而,人不是水,沾在手上的鲜血,真能如愿清洗干净吗?

    柳如音站在冰冷的河水之中,看着水面之中自己的倒映,同样思考着这个问题。河岸之边,美妇已经不再大喊大叫,就在刚刚,柳如音用这条杏解决了他的生命。而在不远处,新建的坟冢是为老妇人所立,现在的他可以和自己的老伴以及两个儿子相聚,享受天伦之乐。可剩下的柳如音,又该何去何从呢?

    “如音!”

    一声亲切的呼唤,叫醒了陷在沉思之中的柳如音,当回过头来的时候,飞仙子已然看到了那双猩红的眼睛。

    那是魔鬼的象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