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伤别
    就这样,柳如音与那名老妇人一样,都成了“孤家寡人”。

    临别之际,众师姐妹都为这位可怜的同胞感到不值,唯独萧如吟却是一脸不屑的样子,冷冷地道:“好,既然翅膀硬了,那就随你去吧!不过你可要记清楚,不是我逼你走的,是你自愿的。”

    柳如音笑道:“师姐对我的好,我自然会铭记在心。但谁若是有愧于我,我也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说完,柳如音牵起老妇人那只满是皱纹与虬筋的干瘦手掌,灿然说道:“从今以后,我们娘俩就相依为命吧!”

    看着二人渐渐远去的身影,一名年纪稍小的弟子忽然跑到萧如吟的面前,担心道:“掌门师姐,这样做真的好吗?柳师姐他……”

    “哎,不要再叫什么柳师姐了,柳如音已不是我们飘渺云巅的弟子,我们更是与他再无瓜葛。从今以后,我就是门中的顶梁柱,一切事务都要经得我允许。否则,下场就和她一样!”

    语毕,萧如吟得意洋洋地走了回去从后面看过去,此时的他就像一只骄傲的公鸡……

    离开了养育自己多年的“飘渺云巅”,柳如音的心中依旧十分怅然。回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她还真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师姐师妹。

    然而,翠峰山已经不在,原先的飘渺云巅也荡然无存,就连师父飞仙子也成为了整个人间的叛徒,再留在那座楼宇之中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离开它别寻出路。况且,眼下宁州城局势动荡,不适合长期落脚。要想在这种乱世之中屹立不倒,找一个可靠的背景还是十分有必要的。然而天地之大,她又该前往何方呢?

    黄昏,二人终于来到了一座旅店之中。好不容易见到食物的妇人,立即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柳如音看看自己的钱袋不禁叹了口气。出来的匆忙,她甚至连自己的衣服也没带出来,再这么下去,二人就只能沿途乞讨为生了。

    饭吃过一半,柳如音特意避开了老妇人,独自和掌柜的来到了后面,接着便将自己的难处与对方讲了一遍,希望对方能够给自己找一份可以过活的生计。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就连他自己的旅店都指不定会关张,如何还能有暇余给别人张罗事情。掌柜的看柳如音心地善良,为人不坏,于是便免去了他们一半的食宿费,但命令他们明天一早就得离开。

    柳如音再三谢过之后,回去将饭匆匆吃完。二人被安排到了紧邻柴房的一间客房之中。虽然已是初春时分,但天气还是有些沁人的。而床上的被褥又相当有限,所以柳如音只能老妇人相拥而眠。

    然而,即使这样,柳如音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馨。这与孙长空给予他的怀抱不同。老妇人的身材虽然很瘦小,但胸膛却是十分温暖,这让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说是母亲,柳如音却是丝毫没有记忆。在她看来,自己就好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似的,对于双亲,她是丝毫印象也没有。所以能得到一位妇人的拥抱,柳如音是极为满足的。在她看来,妇人的拥抱就是母爱。

    这一夜,柳如音睡得很甜。在梦中,两个脸上满是白光的人与自己坐在桌子跟前,一起吃饭,一起玩笑,好不快乐。那就是他的父母,两个只会在梦里出现的人物。忽然间,一阵嘈杂声将这趁端端的美梦无情打破,柳如音豁然惊醒,却发现自己身边的老妇人竟然不见了。

    “就是她!就是她偷的!你们看她穿得破破烂烂,一定是缺钱所以才会偷了我的首饰。”

    “不,不是我。姑娘,做人可要讲良心啊!大妈虽然没钱,但也不至于偷你的……”

    “还敢顶嘴!”

    “啪!”

    耳光又响又亮,妇人一个趔趄直接张倒在门前的地板之上,而这时柳如音刚好开门出来,目睹了这一幕。

    “大妈,您这是怎么了!”

    柳如音顺着老妇人跌倒在方向朝对面看去,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正站在楼梯口附近,旁边,一名华衣美妇正恶狠狠地瞪着她俩,目光之毒辣,恨不得将她们生吃活剥。

    “姑娘,我真的没有偷她们的东西,可是这俩人一口咬定是我!”

    之前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刚刚又那么一跌,好不容易才结痂的伤口又崩裂开口,不时便已将面前的地板染成了血口色。柳如音赶紧从怀里掏出手帕,为其止血。趁着这个空当,柳如音豁然起身,对着前面的大汉阴森地质问道:“刚才,是我推倒她的?”

    大汉一见对方只是女流之辈,心中不禁暗暗轻视,随即向前迈出一大步,挺胸耀武道:“小娘们,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伤了你,哥哥可是会心痛的。”

    美妇一看那大汉的眼中都快冒出贪婪的绿光,不由得轻咳一声,接着看向柳如音道:“这位妹妹,刚才我起床的时候,发现随身的一只金簪不见了。出门寻找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个老婆子从门口旁边经过。你说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我让他把偷的簪子还回来,她还死咬着不放,说自己没偷。为了让他招认,我只能让人稍稍教训一下她了。”

    柳如音豁然回头,老妇人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是我。我刚刚只是去茅厕,碰巧回来的时候路过他的门口。不信你们搜,我的身上真没有什么金簪。”

    说着,那老妇人也不避人,当即解开自己的上衣,直接那两人去看。果然,除了那几件数天未洗的脏衣服之外,她的身上什么也没有。

    “哼!你当我们是傻子吗?你偷了东西,还会放在自己的身上?一定是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行,那只金簪价值不菲,今天弄不清这事,谁也别想走。”

    美妇朝那大汉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心领神会,当即将他那宽敞的身体挡在了楼梯口的位置处,彻底堵死了下楼的去路。柳如音看看这两个人,知道他们不是善茬,索性说道:“我和她是一起的。便你们也看到了,簪子确实没有在大妈的身上。如果你们真的想要的话,我可以赔给你们。只是……”

    美妇啼笑了一声,而后道:“那感情好!既然姑娘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那就按你说的那样,你赔。我那金簪是老爷上个月才送给我的,连工带料,刚好一百两黄金。我看妹子你实诚,就给你打个八折,八十两黄金,少一两也不行。”

    “八十两!”

    柳如音虽然没有去看自己的钱袋,但心里已然知道凭自己身上带的钱是绝不可能偿还对方的了。而眼下这两人气势正盛,如果不赔他们簪子,今天是甭想走了。就在柳如音为此心急如火之际,老妇人忽然叫道:“我没偷簪子,你们冤枉我!”

    猛然回首,老妇人那具如同簿纸一样瘦削的身体已经“飘”下了栅栏,不偏不倚,刚好砸在下方的一张木桌之上。不知是她的身子太弱,还是运气实在太差,桌上的筷子筒刚好从他的后心处穿了进去,又接着从胸前透出来。此时,旅店正在向大堂里招揽客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血案一惊,立即四散逃窜,偌大的大堂立时空无一人,只剩下那个仍在流血的老妇人。

    “大妈!”

    柳如音大叫一声,飞身跃下走廊,美妇与大汉顺势向大堂之中看去,前者幽幽道:“这小妮子居然还有两下子。闹出人命了,我看咱们还是走吧!”

    “走?走去哪?金簪不要了?”

    美妇伸出手指,一连猛戳了那大汉的脑门好不几下,声音低吼道:“你难道是疯了不成?你我背着老爷出来私会,事情闹大了,招来大家的目光,你我都得完蛋。”

    大汉恍然大悟,猛拍了自己脑袋一掌,略显后怕道:“瞧我这脑子,还是你想得周道。我们快走!”

    柳如音小心翼翼地将妇人从桌上挪了过来。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那张桌面完全拍碎,又对老妇人造成了二次伤害。如今的她已是气若游丝,不知是什么力量维持着她那风中残烛般的生命。

    “大妈!”

    柳如音已经变成了泪人,曾经自以为是的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到除了起死回生之外任何事情。然而,随着一点点长大,在了解了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之后,他才渐渐意识到自身的渺小,而这种天真的想法也就随之消失。然而,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自己竟会如此无能,连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妇人都保护不了,令她愤然跳楼。一时间,愤怒,忏悔,疑惑,绝望,多种复杂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几乎将他的意志力一举击碎。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妇人竟是“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举起那只满是鲜血的手掌,轻抚是柳如音的泪面,声音微弱道:“不……不要哭!”

    语顿,生命猝然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