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温柳柔绦
    飘渺云巅覆灭,宁州城失去了唯一的依仗,形势岌岌可危。百姓四散逃离,纷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而一些孤苦无依的,则选择与这座毫无希望的城池共存亡,仍然过着他们原有的生活,只是日子并不那么如意。

    “行行好,卖点米给我们吧!”一位穿着破旧的老妇人,手里攥着紧有的一点碎银子,苦苦哀求道。

    “快走快走,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命都保不住了,谁还有心思陪你在这里做生意。不卖了,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说完,米店的伙计用力摔上大门,自此关业大吉,与别人一样,也逃到了外面的城镇之中,只剩下那个买米未果的妇人站在萧条的大街之中,无可奈何。

    “大妈,你怎么了,看起来似乎有什么心事?”

    刚好路过的柳如音见到那位妇人一副悲伤的表情,不由得心生怜悯,住步开口询问道。而那妇人也并不想给对方增添麻烦,轻轻地摆了摆手,口中淡淡道:“没什么!我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柳如音回头一望那已经关门的米店,心中立即明朗,连接叫道:“等等,大妈你是要买米是吗?”

    老妈无力地点了点头,声音虚弱道:“我家老头子病了,好几天都没吃饭。我身体也不好,要不是怕他被活活饿死,我也不至于亲自出来。这里不开了,我去别家看看。”

    “不要去了。城南的那家米店也不开了,事实上眼下能动的人都在拼命朝城外奔逃,不会再在这里做买卖了。我看,您还是和大爷一起出城吧!”

    一听这话,老妇空洞的目光之中,忽然闪出两道光荒,泪水随即吧嗒吧嗒落了出来。

    “这可怎么办,吃不上饭,我和老头子都要活不成了,哪里还有力气逃出宁州城。这个不长眼的老天爷,好不容易过上几天安稳日子,结果又让什么魔界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看来,像我们这样上了年纪不中用的人,注定是要遭到淘汰的了。”

    老妇人精疲力竭地摇了摇头,扭头再次踏上归途。他知道,自己这一回去,就意味着他和老伴都要难逃一死。可事态已经成为现在的样子,她一个妇道人家又能做得了什么?

    “大妈,你等等。”

    柳如音快步跑到老妇人的身边,一把拉住对方的臂挽道:“大妈,你跟我去吧!我那里应该有吃的。虽然不能供你和大爷一辈子,但至少挨过眼前这段特殊时期是没有问题的。”

    老妇人心中不禁为之感动,泪眼婆娑道:“姑娘,你说的是真的?你不嫌弃我们这些老骨头?”

    柳如音微笑着摇着头道:“我从小无父无母,曾经多么渴望自己能有一个像您这样的娘亲。我见到你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嫌弃。”

    老妇人开心地用力点着头道:“好好,这样可就太好了。姑娘,好人有好报,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户好人家的。”

    柳如音玉面一红,不由得娇嗔道:“大妈,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跟着那名老妇人,柳如音来到了一处位置相对偏僻的城边民宅之中。一打开那两扇斑驳发涩的大门,满地的狼藉以及随处可见的瓷片烂瓦使得这个可怜的家族显得更加惨不忍睹。

    “大妈,您这是……”

    老妇人叹息道:“唉,不提也罢。”

    柳如音不禁道:“可是,你和大爷都变成这副样子了,难道儿女们就不能尽一下孝心、稍微帮衬一下吗?”

    老妇人黯然道:“别提了,我的两个儿子都很有能耐,一个在皇室之中当差,一个在什么镖局里给人做事。可是前不久,皇城被毁,我那大儿子从此便失踪了,杳无音信。虽然我一再肯定他还尚在人家,但儿媳妇却偏偏说他已经死了,非要带着孩子改嫁。我们也不想当那坏人,索性就变卖了一些家产,给凑了一千两银子,打发她走了。可谁承想……”

    说到这里,妇人的眼中又淌出眼泪,只不过比刚才来得更多,更猛,简直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看得柳如音不禁为之痛心。

    “这不,不知是谁想出了人类联盟的主意,也将我那小儿子给唤了去。我本以为有这么多人在场,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可世事难料,一夜之间好几万条生命就这么说没就没了。只可惜我那小儿子,连个尸首都没有找回。昨天,二儿媳妇带着他哥哥来家里要家产,不给就砸东西。我和老头子年纪都大了,根本折腾不过他们两个,不但被抢走了家中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而且老头子还被打破了脑袋,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我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然会接连遭遇横祸。没了两个儿子,我和老头子也过不上劲了。可要是被活活地饿死在家,那也太憋屈了一些。所以我才会硬撑着,把我头上的一支发簪卖给了旁边的邻居,这才换来了一点钱。可没想到有了钱之后却没地买米,要不是碰到姑娘你,我们老两口子说不定已经死在坑头上了。”

    柳如音回过头去,轻轻却拭去眼角的泪痕,接着欢颜欢笑道:“嗨,大妈,凡事都要想开一点。儿媳妇不孝敬您那是她们缺德,回头自然会有报应的。既然老天让您二老活下来,那就说明你们命不该绝。”

    说完,柳如音与老妇人一同来到屋内。从里面的装潢来看,这家人之前定是过得风生水起,墙上的名人字画已经不见,但留下来的一个个长条形的痕迹却是依稀可见。各个房间的门框之上都雕刻着美丽的花纹与图案,看似不起眼,但却蕴含着工匠的劳动与汗水。迈出门槛,进到里屋,老妇人忽然双膝一弯,跪倒在地,悲痛欲绝道:“老头子!”

    随着老妇人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床头之上挂着一个屈膝的老人,竟是已经死去多时。他是自己上吊自杀的。

    老人一死,妇人便成了孑然一身,柳如音将尸首从床上解下来之后,又将他放回到了床榻之上。看着那张已经发青的脸庞,柳如音不禁暗暗道:“你啊你为何如此残忍,自己走了,却把大妈留在了世上受苦受难,这不是折磨她吗?”

    可是转念一想,先后经过了两个儿子的夭折,这对任何一名家长来讲,无疑都是一种致命的打击。或许换作是她,她也会这么做。

    不过如此一来,柳如音的负担便等于减轻了一半。少了一张嘴,这样回去和其它师姐妹说起来就容易多了。

    飘渺云巅的残部全都住在了宁州城城西的楼宇之中。之前成立人类联盟的时候,一些弟子长老便离开了一批,所以现在这里还算宽敞,至少住一个老人是不成问题的。

    “不成,这绝对不成!”

    柳如音站在会客厅之中,而老妇人则“听话”地待在门外,等候着一会儿的安排。而眼下坐在大厅中央的,正是飘渺云巅的大弟子,萧如吟。飞仙子离开之后,本应该是柳如音接替代理掌门之位,处理门中诸多大小事宜。然而,因为飞仙子的特殊身份,以至于飘渺云巅的众弟子对柳如音的立场也产生了怀疑。为求少生事端,她主动将代理掌门让了出来,这才令萧如吟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

    然而,此时的萧如吟似乎对这个懂事的师姐一点好感也没有,非但没有顾及之前的旧情,网开一面,甚至还当橙斥道:

    “师姐,你以为我们飘渺云巅是丐帮吗?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敢往这里招呼。再说,你找一个老婆子过来,你以为她能为我们做什么,洗衣做饭,还是烧水倒茶?”

    面对萧如吟的指责,柳如音毫不示弱道:“我只要她好好活着就行,其它的,我什么也不需要他做。”

    “柳如音!”

    萧如吟豁然起身,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那满身的澎湃杀气。要知道,现在她所面前的可是前不久才刚掌门之职让给自己的“恩人”。可他现在非但没有半丝感激之情,反而恩将仇报,破口大骂道:“柳如音,你要搞清楚现在谁才是掌门。我不同意,谁也别想让外人进到这里。不服气的话你可以试试看,我并介意再少一个姐妹。”

    听到大厅之中的二人相吵正欢,老妇人也不是聋子傻子,当即跨步进入到会客厅之中,先是对萧如吟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才拉了一下柳如音的衣角,轻声道:“算了算了,我不在这里住了。反正你大爷现在也已经不在了,我在别的地方还有几个远房亲戚,索性就去投靠他们算了。虽然多年没有走动,但好歹也是一脉相承,他们不会不管我的。姑娘,你是一个好人,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老妇人转身刚要离去,谁知柳如音忽然大叫道:“等等!”

    这是柳如音今天第三次说出这样的话,而现在的她却是空前的愤怒,以至于每一根这毫毛之上都沾染上了可怕的戾气。

    “我和你一起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