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完美收场
    “我?”

    年纪最小,个头最小的最后一名蓬莱精英,以一种极为稚嫩的声音,回答了高渐飞的话,这让后者不禁得轻视了他。

    “虽然这么说很没有礼貌,可这位兄台,你有什么独道之处吗?”

    随着高渐飞的话语,那名年轻人探出手掌,将手心缓缓张开,让他来看。高渐顺势低头一瞧,发现那人的手中竟抓着一把普普通通的黄豆。这下,他更加困惑不解了。

    “这是什么意思?黄豆?用来当粮食的吗?”

    此刻,孙长空与几名蓬莱精英已经打了好大晌,魔军的锋芒似乎也受到制约,即便是魔幢族也不敢与他们正面抗衡。虽然如此,魔军诡计多端,早已想好应对之策。只见在队伍的末尾处,赫然出现了一批身材颀长的瘦削魔人,而在他们的手中,是一张张几乎与他们等高的白骨弓。这些骨弓都是挑选魔界万丈鹰身上最为坚韧的翼骨、再经由经验老道的匠师,历时多年辛苦打造而出的。骨弓不仅威力强大,奇准无比,关键是弓身内部全部中空,所以携带起来异常轻易,就算是人间普通的成年男子也能单手将其举起。此刻,高渐飞与黄起凤都看到这一壮观场景,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心情不由得再次绷紧起来。

    “没错,这些就是黄豆,而且是我刚才在你们的厨房里拿来的。”

    高渐飞瞬也不瞬地死死观望着魔军后方的动态,语气无比急切道:“你要这些豆子做什么,难不成你要拿他们作武器?”

    年轻人低头审视着手里的那把黄豆,进而稍显伤感道:“你有所不知,我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兄弟姐妹众多。爹娘无力抚养我们兄妹几个,索性便用我们去换粮食,然后再养活剩下的孩子,而我也未能幸免。我记得,当时爹从门外端来一盆黄豆,和我心里的这些一模一样。从那时起我才认识到,原来自己的性命竟如此不值钱,也就是这个原因,我这一生都十分讨厌黄豆,甚至将他们视为头等仇人。”

    听到这里,高渐飞不禁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没想到光风光之下的蓬莱精英竟还有一段如此不为人知的心酸往事。

    “可是,你现在拿着这些黄豆又是为了什么?”

    那人继续道:“十二岁的时候,我被将王发现,并被收入他的门下,成为了三十二位豪杰之一。将王悉心传授,很快我便将基础功法全部掌握,这让将王大人十分高兴。”

    说到这里,那名年轻人开始抛起手中的黄豆,一上一下,但没有半颗落在地上,而他的眼睛却没有看过掌心一丝一毫,可见他对准头的掌握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传说之中,至高无上的仙人拥有撒豆成兵的神技,我不是什么仙人,但对这些豆粒却有一番自己的见解。比如这样!”

    说话间,年轻人伸手轻弹,仍然待在半空之中的一粒黄豆受到摧动,立即破空而出,一转眼的时间便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高渐飞极目远眺,忽然间只见一里之外的魔军后方,忽然有一名射手莫名倒地,周围的同伴也因此慌了手脚,呼啦一下分散开来。这时,站在凤鸣城城门之上的蓬莱青年淡淡地笑了笑,随即道:“自从修行的那一天开始,将王就曾教导我们,兵器始终是身外之物,过于依赖,只会制约自身的成长。从那时起,我便学会了使用身边的任何物体作为兵器,以此来淡化兵器对于自己的意义。”

    说完,年轻人手中的黄豆终于不再跳跃,而这时魔军的射手已经准备就绪,纷纷拉弓搭箭,一场箭雨即将到来。

    青年的话让高渐飞颇有感触,事实上自从败在孙长空的手上之后,他便已经不再使用兵器,改以灵气为兵,无处不在,却又无从寻迹,真正做到了了无痕迹。

    “可是,魔军的弓箭手已经蓄势待发,再这么下去的话,不只是孙长空他们,就连贻误鸣城说不定也会被乱箭射成靶子。”

    年轻人微笑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的。”

    话音一落,青年忽然快步奔上城门墙头,脚尖轻点,身体便如一只风筝一般,赫然飞上高空之中,眨眼的工夫便已飘出数十丈之外。

    “嘿嘿,背后偷袭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们小心喽!”

    臂弓舒展,一道道精纯的灵气随即涌入到掌心之中的黄豆体内。一时间,米黄色的豆粒竟在此刻变得金光闪闪,分外耀眼。而这时候,他竟将那把豆子凑到自己跟前,接着开口神经兮兮道:“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此时此刻,地面上的孙长空等人杀得正酣,忽闻魔军后方传来一阵串莫名的爆炸声,这让他心中不禁为之一震。

    “嗯?发生了什么?”

    孙长空刚加入蓬莱精英不同,便其他几位已然猜到了其中玄机,林锋华夫将那面前一名敌人猛然踢开,豁然抬头看向空中,面露喜色道:“小豆子出手了!”

    因为视线问题,站在地面上的众人并看不到此时后面的情况。但高渐飞与黄起凤却是亲眼目睹了刚刚那副壮观景象。无数金灿灿的豆粒如炮弹一样,射到了那些弓箭手的身上,并随之爆裂开来,而那一所声刺耳爆鸣就是缘于其中。无法相信,小小的豆粒居然也能有如此威力,这下高渐飞属实大开眼界了。

    “没想到蓬莱精英的实力竟是如此惊天动地,一把普通的黄豆也能演绎出如此惊心动魄的场景,真是让我等自叹不如。如果说一个小小的豪杰都能有如此能耐,那高高在上的将王又是怎样的一身通天本领,我真的有些迫不及待要看到他了。”

    随着小豆子的黄豆全部用完,魔军的后方已然狼藉一片,尸横遍野。强如魔人的身体在那种恐怖的连番轰炸之下,也终于丧失了往日的威力,和正常的人类一样,被烤焦,被炸断。有的还能勉强呻吟,有的已经愤然咽气。此次前来凤鸣城的魔军共有五千人,但在孙长空等人的“屠戮”之下已经损失近半。自知不是对手的魔军统率虽然心有不甘,便为了不至于全军覆没,也只能暂时退兵。看着满地的魔人尸骸,高渐飞才终于意识到,这场战斗竟是凤鸣城胜利了。而更加令他感到惊喜的是,这次凤鸣城未曾派出一兵一卒,完成这般壮举的居然只是五个人类。

    小豆子悠闲地从战丑方走了回来,而这时孙长空也已经来到城门之下,对着高渐飞显露出会心的微笑。

    “这群怪物!”高渐飞终于苦笑着点了点头。

    经历了这场意外的战斗,高渐飞与黄起凤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以及蓬莱大陆的强大。虽然加入将王麾下并不是高渐飞心甘情愿的想法,但若要整个凤鸣城的百姓安居乐业恐怕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兴浪一直都待在大厅之中。虽然不说,但他早已猜到,这次战斗的胜利方必定是凤鸣城。孙长空的实力有目共睹,而随同一起前来的几名蓬莱精英一样可圈可点,放眼整个初升大陆能与他们正面抗衡的竟只有寥寥可数的一些,而这却只是蓬莱大陆实力的冰山一角而已。

    孙长空很高兴能与黄起凤答成共识,临别之际,他还不忘说道:“蓬莱大军的部分兵力明天就应该到了。介时,你们只需提供落脚列阵的地方就可以了,衣食住行都让他们自行解决。”

    黄起凤为难道:“可是,毕竟他们是为了保护凤鸣城而来的,如果那么做是不是有点不通人情啊?”

    孙长空道:“但这就是军令!军令如山,违背着军法处治。”

    高渐飞安慰道:“好了好了,起凤你也不要多虑了,既然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见,我们还能说什么。还有,如果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可起凤他现在身体不便,所以……”

    说着,高渐飞的视线不禁挪向黄起凤的小腹之上,一股由衷的温柔随即显露在那张本来冷峻的面庞。

    孙长空心领神会,哈哈大笑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既然如此,那我真要恭喜你了。”

    黄起凤还没说什么,高渐飞却是腮边一红,如少女一般羞涩道:“你也不要光说我了,什么时候你和柳姑娘成婚,我和起凤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听到这里,孙长空的脸色登时不自然起来,目光出随即看向东方的天边处:“什么时候?呵呵,等到这场大战结束之后再说吧!”

    人类联盟遭到扼杀,好在这一次飘渺云巅并未孤注一掷,这才为门派留下了传代的香火。柳如音与孙长空分别之后,便来到了之前飘渺云巅门人落脚的宁州城中,然而与走的时候不同,现在的城中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