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蓬莱显神通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这本是一个惬意的下午。然而,宁静的生活被一群长相怪异的“魔鬼”彻底打破,他们就是魔军实在天下统一的远征军。

    一眼望去,数以千计的魔幢族人已经准备就绪,他们高大如山的身体令其在茫茫人海之中异常显眼,有他们在,身后的友军就绝对不会受到伤害。

    然而,与之前人类联盟交手的时候不同,这一回魔族派出的还有巨力魔,一种在魔界极为罕见、却拥有着超强破坏力的特殊种群。巨力魔的体形比起魔幢族虽然要稍小一些,但所能发挥出的数量却是几十个后者都无法相提并论的。而只有受到他的攻击,无论是多么厚的墙体都会在瞬间化为废墟。

    巨力魔的身上没有毛发,但自头顶一直到后背尾骨之间,竖着一排锋利的尖刺,刺端含有剧毒,一经被其戳中便会立刻失去行动能力,然后才会一点点死去。

    不过,这些都只是巨力魔杀人手法的冰山角,他的真正杀招,缘于双掌之中的骨锥。

    这些骨锥都是巨力魔与生俱来的,便坚硬程度,却丝毫不亚于人间的神兵利器。平常时候,骨锥收缩在前臂之上,只有主人发出信号之后,它们才会自行刺出体外,如机括一般将目标一击击穿,不费丝毫力气。

    巨力魔的数量虽少,但却时常被用在攻城的战斗之中,而且百试不爽。任你有固若金汤的防守,也无法抵挡得住骨锥的弹射。眼下,在魔幢族的掩护之下,这些巨力魔已然来到了风鸣城的城墙外侧,准备将那厚达数丈的墙体尽数破坏,以来为后边的友军开疆辟径。

    城门之上,黄起凤与高渐飞已经准备就位。然而此刻的二者脸色尽是阴沉,愁云满志。显然,凭借现在他们的力量,想要与这些嗜血如血的家伙战斗实在有些勉强。说不定,就连魔幢族的皮肤都伤害不了。眼见形势已经如此紧急,一直站在旁边的孙长空以及那几名蓬莱精英竟是忽然走上城门外侧的墙头之上,只要稍一挪步便会落到城外的空地之上。

    “你们……要做什么?”

    孙长空淡淡一笑道:“我说过,要让你们见识一下蓬莱大陆的厉害。现在是时候了。”

    高渐飞冷声道:“这里没有你的事,就算你能出手救我,我也丝毫不会感激于心。”

    孙长空苦笑道:“不要忘了,现在的凤鸣城要是蓬莱大陆的领土,作为蓬莱精英的我们,有义务保护这里的安全。”

    “你!”

    孙长空回过头去,摆了摆手道:“好了,你就瞧好吧!”

    一言既出,孙长空振臂一跃,已然跳下五丈之高的城墙。而就在凌空的刹那之间,四道急光忽然自他的身体之中四散而出,摇身一变,便化作了凶龙恶蛟,气势雄浑地冲向前方的魔族大军。

    “急风,巽雷,紊水,飓火,到你们展现实力的时候了。”

    四象奇术一经发出,四种奇象闪电霹雳一般,顷刻间便已钻入到黑压压的魔军之中。而那引些看似坚不可嶊的rou身铁壁,竟是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急风吹过,那些魔人身上的皮肤立即纷纷剥落,露出其中森白的组织。片刻之后,鲜血四溢,如一件红色的披风一样,将那些魔兵的身体完全掩盖在血水之中。虽然这一幕看起来异常惊悚,但实际上这是魔人用以应对危险时候的应激手段。皮肤脱落之后,大量的新鲜鲜血将成为修复伤口的重要养分,使得魔人在短时间当中几乎不灭不死。但这一招也有其局限性,那就是只能适用于极短的战斗之中。一旦被拖入到拉距战之中,魔血的自愈能力便会大大衰减,到时候甚至会成为杀死魔人的罪魁祸首。所以趁着魔血不灭身发动的时候,那些魔人如疯了似的,立即朝孙长空发起自杀式的强悍攻势。

    何为自杀式的攻势?比如在双方交手之际,自己的招式即将击中对方,但此时敌方的攻击也已经来到跟前。一般情况下,迫于自身安危,常人往往会选择避其锋芒,择机再打。然而,一旦使用了自杀式的攻势,他们便会毅然决然地与敌方对撞,即便自己的损失要大于敌人,也仍然在所不惜。

    眼见那些来自于奇象的狂暴能量朝自己射来,魔人竟是寸步不让,挺身迎上,哪怕是豁出性命,也要在孙长空的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不得不说,这些魔人心狠手辣的模样已经令孙长空着实一惊,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也无法弥补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

    “想死是吗?好!我就成全你们!”

    一念闪过,四象奇术收起,大片的雪花自天空之中降临,个头之巨,足有手掌一般。而那被雪花沾到身上的魔兵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身体之内的诸多关节便开始僵硬木讷起来。

    “冰涎,尽情地发作吧!”

    随着孙长空的话音,只见那些不起眼的雪花竟如蛛网一般迅速伸展开来,不时便已将魔人的身体一个挨着一个冰封冻结,使之成为一座座剔透的冰雕。这股寒气并不是从外侧侵入体内,而是由内及外,在身体深处自行产生,所以根本无法防备,同样也不能将之完全驱除。因为冰涎还在他们的体内,只有冰涎还在,那身上的冰壳就绝不会消失。、

    就在孙长空冲阵的一盏茶的时间当中,已经有不下二百名魔兵惨死在他的杀招之下,而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失去行动能力、却仍然意识清晰的“冰块”。而一旦冰涎将他们的生命之火完全扑灭,魔军的伤亡还会大大增加。

    这时候,立在城门上的蓬莱精英忽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其中一个打扮老气的“年轻人”悠悠地说道:“守界宝帅似乎玩得很开始,我们也不能落后,一起上吧!”

    说话者,是八大华夫之中资历最老,年纪最大的一位,名叫林锋。森锋华夫在蓬莱精英之中的声誉极高,几乎仅次于上面的四位宝帅。而其修为实力,也是同境界之中最为强大的,甚至许多死在他手中的人,从始至终都没能见到他的杀人武器。倏尔,他如翩翩飞鸿一般落入到敌军中央,双掌只是轻轻挥动了几下,便有大片的魔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高渐飞见到这一幕不禁心中暗喜,口中喃喃“这人用的是什么方法,为何看不见他的兵器?如果只是徒手的话,应该没有办法破开魔人那坚硬的皮肤外壳吧?”

    这时,仍然留在城上的蓬莱精英,十六天英之中的霍军已然笑道:“林锋华夫的独门兵器是从来不示人的。即便是死在其下的亡者,也大多搞不清自己的死因。”

    一转眼的工夫,林锋华夫的两侧已经形成了两条血水组成的小溪,而他便行走在这两样血流中央,丝毫不为眼前的骇人景象所动。他的招式优雅,却又刚猛十足,看似轻飘飘的一击,竟能将重达四五百斤的魔人一举打起四五丈之远。而在那名魔兵的胸膛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头大小窟窿,里面的关键器官心脏已然破体而出,掉落在地。

    “不等了,守界宝帅与林锋华夫已经先后出动,我们这些作小的,自然不能落后。我霍晕去也!”

    声音快,身手更快!不同于孙长空的浩然魄力以及林锋的优雅淡然,霍军雷厉风行,身如赤炼,令人眼前一亮。而他所施展的纵横十六路更是所向无敌,任何与其相接触的人都会在顷刻之间口喷鲜血,创口处更是如刀切一般,鲜血淋漓。眼下的霍军就像一头疯狂的老虎一般,肆意地在人群之中进出觅食。而随着他的加入,地上的断肢开始愈发变多,血泊也立时增添了不少。

    如今,城门之上只剩下两位蓬莱精英,他们虽是三十二位豪杰的成员,但身上所肩负的绝技却是别人万万学来的。就在高渐飞与黄起凤未何二人迟迟没有行动之际,其中一个脸色发青的中年男子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两面红边黄旗,旗上分别写着“风”“雨”二字。不等高黄二人看清楚他的动作,那人已经将两枚旗子用力抛入天空之中。神奇的是,黄旗飞入空中竟如同鸟儿重获自由一般,嗖地一下便升入到云端之中。不时,只见那朵再普通不过的白云居然立时变了模样,化为一道饱满阴森的雷云,赫然遮挡在下方的魔军之上。

    “风雨召来!”

    口诀一出,阴云之中立即电闪雷鸣,一道道通天紫掣从中劈出,如快刀利刃一般,斩向众多的魔军身上。

    大雨瓢泼,狂风怒号,本来再普通不过的气象,竟在此刻成为了那名蓬莱精英的伙伴,按照他的心意逐一发动攻势。这些气象虽然不足以致命,但却令众魔兵异常心烦,原本计划好的战略也大失方寸,大好的阵行也因此砰然解体。

    “哎,这位兄台,请问你有什么独道之处呢?”

    最后那个人伸手指着自己,一脸茫然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