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又见凤鸣
    自从飘渺云巅一别之后,三胖便跟着兴浪兽一起来到了凤鸣城。而高渐飞与黄起凤早已等候多时。二人无处落脚,刚好便以凤鸣城作为根据地,暗中募集各方高手,以来应对魔界随时可以发动的战争。而不久之后,他们便听说了人类联盟的噩耗,不禁为那些不幸牺牲的众战士感到由衷的悲哀。

    好在,经过多日的不懈努力,凤鸣城的兵力已经颇具规模,虽然无法与人类联盟相比肩,但也足以独霸一方,对付个三五千名魔兵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此刻令兴浪兽更为在意的是,魔界是依靠什么手段在一夜之间灭杀如此之多人类的呢?

    第二天上午,身为城主的黄起凤又招待了几位慕名而来的修行者,且这几人都已达到改命境界,距离仙人境只有一步之遥,实力之强,不可小视。而能得到这种高手的加盟,黄起凤自然是高兴不已。

    “我们几个老东西其实可以躲在深山之中,闭关不出的。可人间兴亡,匹夫有责。好歹我们也在这片大陆之上活了这么久,要眼睁睁地看着它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实在于心不忍。而听说贵城之中有上古凶兽兴浪坐镇,实力空前强大,我们希望能在这位大人物的带领之下顺利将魔兵击退。这样,就算战死,我们也能安心了。”

    几位老前辈的话令黄起凤十分感动。如这些人所说的那样,他们本可以置身事外,但能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便足以说明这些人们已经将初升大陆的命运与自己紧紧联系起来。而如果天下人都能这么想的话,何愁赶不走这波悍匪强盗?

    眼下,凤鸣城中的局势空前紧张,高渐飞已经不眠不休整整七天七夜,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操练士兵的事情之上。这不,刚刚吃过午饭,他便又来到了训练场中。而那些等待调教的战士也早已等候多时,显然他们并不想拖整个队伍的后腿,所以才会这般专注。

    在训练场的一旁,一个身着白衣长衫的年轻人坐在凉亭之中,小心翼翼地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与高渐飞的身上的黑色戏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二人已经成为整个训练场之中最为耀眼的部分。

    白衣人当然就是兴浪兽,不过为了方便,他已正式更名兴浪,如此一来听着便顺耳了许多。

    满头大汗的高渐飞回到凉亭之中喝了口水,准备回去继续工作。而这时,兴浪兽却漫不经心道:“喂,感觉到了吗?他好像来了。”

    高渐飞先是一愣,而后混身气息陡然攀升,同一时间强大的意志力也随之扩散到四面八方,感受着整个凤鸣城的变化。不时,他的脸上显出几分惊色,双眼之中的目光也好似凌厉了许多。

    “好久不见,这个家伙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不少。这么下去,何年何月我才能追赶上他的步伐啊!”

    兴浪兽淡淡地笑了笑,随即开口说道:“人各有命,他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自然是有它的道理。他所肩负的东西,也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在其位,谋其事,只要做好自己眼前的工作,问心无愧,那就没有遗憾了。其它的事情,你不用考虑,自然有人会替你做的。”

    高渐飞抬头看向兴浪兽那张素玉一般的面庞,随即沉声说道:“那……你从碧波潭里出来又是身负何等重要的使命,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还没有提过自己的来历呢!”

    兴浪淡笑道:“我没什么值得探索的,充其量不过是大兽长身边一个小随从而已。认实力,我在整个凶兽界只能算得上中等稍稍偏上的水平,沧浪一族之中,实力比我强悍的大有人在,面我兴浪兽根本不值一提。我会从水里出来,完全都是因为那个家伙的无意之举而已。要不是他把那柄邪兵插到了我的头上,也许现在的我还在碧波潭里睡着大觉。可以这么说,我能与你们相识完全都是缘分驱使,否则我也不会留在这里继续陪伴着你们。就在不久之前,我收到大兽长的秘令,大曾长大人命我速速返回,字面上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其实只是不想让我卷入到这场纷争之中。魔界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它在历史之上的任何时候,而如今的魔皇更是脱胎换骨,修为大增,别说是人类,就连仙宗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其击败。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大兽长他才会想让我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高渐飞忽然走到兴浪的跟前,表情严肃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仍然执意要留在人间,而不回到凶族界之中。那里应该要比这里舒服多了吧!”

    面对高渐飞的问题,兴浪兽的脸上浮现出一股莫名的苦笑,脑海之中,已然沉寂了数千年的记忆如活泉一样,迅速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就是兴浪兽,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像你这般体型巨大的生灵。怎么,你想与我较量一下吗?”

    “嘿嘿,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待会我就让你知道一下,你兴浪兽大爷的厉害。”

    “呼呼~”

    “还挺不刁赖的嘛!若不是前不久才突破了瓶颈,说不定刚刚死在你的獠牙之下了。”

    “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体内蕴藏着一股如此强大的撼天之力。你不是人类,你是魔鬼。”

    “哈哈,差不多了。不过他们喜欢叫我狂人!

    一场意外的较量,一个自称“狂人”的青年,兴浪兽的一生几乎都被这两件事物紧紧锁住,而他至今没有离开人间也是因为这个人。

    “我要死了。”

    “别闹了,你吃的好,睡的好,前不久还和其它的人间四大强者联手,将魔皇击杀。可以说是所向披靡,天下无敌。这样子的你怎么可能会死?”

    “我也是人,是人就会死。世人都以为成仙之后便能长生不老,但那只是骗孝的说辞罢了。我自己什么情况我自己最清楚,大限将至,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过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帮忙?”

    高渐飞在兴浪面前连续挥动了数下手臂,这才将对方从回忆之中唤醒过来。如梦方醒的他尴尬笑了笑,接着略显抱歉道:“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所以才刚不小心走了神。”

    看着兴浪一脸古怪的神情,高渐飞不由道:“我问的话你还没有回答,你为什么要执意留在人间,却不回到凶族界呢?”

    兴浪兽豁然起身,伸手轻抚了一下高渐飞的头顶,满脸微笑道:“我说是因为你们这群可爱的小家伙,你信吗?”

    “这……”

    高渐飞竟无言以对。

    “好了,准备一下,那个家伙要到了。我想,他应该不是独自一人前来的。你最好让黄丫头多准备一些茶水点心,不然到进修怠慢了他们,我可不管。”

    “你就放心吧!虽然不是一路人,但好歹我们也是曾经的同门师兄弟,起码的礼节还是有的。”

    说完,高渐飞摇身一变,随之化为一道劲风急闪,眨眼间便已消失在训练场上。见此情形,兴浪目视远方,自言自语道:“孙长空,你最近还好吧?”

    空间之中忽然闪过一阵异样的悸动,紧接着一道翩然清影随即破空走出,闲庭信步一般来到兴浪的面前,满脸笑容道:“我很好,你呢?”

    当高渐飞来到黄府大厅跟前的时候,却发现几个穿着整齐统一的军人打扮的年轻酗竟是坐在椅子之上,享受着丫鬟们端来的茶水,还有若干新鲜的水果。而见到高渐飞到场,那些人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淡淡起看了一眼之后,便接着吃喝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

    高渐飞刚要大步迈进大厅之上,谁知身后一只手掌已然拉住了他的手腕,黄起凤的声音骤然响起:“等等!”

    高渐飞蓦然回首,略显发作道:“你怎么能让这些陌生人随意进入城主府,万一他们居心不浪,那我们岂不是……”

    高渐飞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只见距离也最近,也是坐在最贴近门口位置处的一名男子忽然冷笑道:“谨慎小心是没有错,但冤枉好人我们哥几个可万万不会答应。如果我们心存不轨,那现在的城主府乃至整个凤鸣城恐怕已经消失不见了。”

    “消失?就凭你们几个?”

    说着,高渐飞右手双指陡然竖起,一道漆黑剑气立即显于指尖之上,威武异常。而那几个人见到高渐飞已然动了火气,竟是丝毫不惧,还是刚才那个人继续道:“怎么,说不过我就想动手不成?不过好心提醒你一句,凭你的修为是不可能战胜我们几个的。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你!”

    眼见双方交战一触即发,作为主人的黄起凤连忙上前,先是对大厅之上的几人挨个赔了个不是,然后才对高渐飞说道:“你这是犯了哪门子的病,这几位兄台是孙长空带来的客人,他刚刚才来过。”

    “什么?已经到了?他人在哪里?”

    一声朗笑从后方的庭院走廊之中传来,伴着兴浪的是一名年轻酗,身上流露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大活力。

    “我在这里呢!高师兄,别来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