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天罗芳心
    四大宝帅之中,最为沉默寡言的,便要属天罗宝帅。然而此夜的它,竟破天荒地跑到月夜之下,与孙长空站到了一起,实在是人间一大媳事。忘记说明了,天罗宝帅是个女人。

    然而,虽是女人,但无人见过这位天罗的真实面目,平日里,她的脸上带着一张金色的镂花面具,即便是在吃饭的时候,也只是启开下方的一块机括,以供喂食使用。所以包括赵轩昂,汤宙宇,周全三人的所有人,都未曾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然而,此时此刻,一度让人以为已经与他融为一体的面具竟是已经消失不见,一张秀美,俊俏,但却浮动着一股莫名阴沉的脸庞,赫然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若不是那件标志性的百花铠甲还未换下,还真想不到这位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罗宝帅。

    天罗宝帅于四帅之中最为神秘,平日里尽是其余三名宝帅大放异彩,极少会见到她亲自出面。然而,他的战力哪怕是放眼全部蓬莱精英也能数一数二,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那深不见底的修为,更是因为其独道的杀人技。

    没错,天罗宝帅是一名杀手。只是这个杀手实在太过优秀,以至于连将王都不禁为之倾心,破例将其收入自己的麾下,并委任她为宝帅重职。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讲,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但在天罗自己看来,那却仅仅是可有可无的虚名而已。

    天罗宝帅从小无父无母,在还未懂事的时候便被送到专门的机构进行残酷的训练,使之成为一部彻头彻尾的杀人工具。然而,一次任务当中,天罗宝帅因为收到了错误的情报,从而使得一同前往的其它两名杀手一同殒命,而她也负伤遁逃,回到了组织之中。当时组织的头目心狠手辣,眼中只有利益二字。,凡是未能达到他预期要求的,都被视为弃子,尽数抹杀。而天罗宝帅自然也不能例外。

    然而,求生的**给予了她超过认知的潜力,并令其在先后杀死二十余名追杀者之后,带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逃出了组织,最终被将王救下。将王欣赏天罗的果敢与冷血,认为将来她一定能成为响当当的人物。自那以后,他特意空出时间,单独为天罗进行指导训练。而后者的实力自然也是一日千里,很快修为便已跻身一线高手之列,比起江湖上一些出了名的老古董还要厉害数分。而在那之后,关于将王与天罗的风言风语也在蓬莱大陆之上渐渐传开。

    人言可畏,自那件事情之后,天罗便终日带着一张华丽的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久而久之,大家逐步淡忘了这件事,就连天罗的姓别也开始模糊起来。要不是今天得见,孙长空还以为天罗与自己一样是一名男性。然而,今天天罗宝帅的反常行为令他着实吃惊。递目看去,他总觉得对方的心中似乎有什么心事。

    “你就是天罗宝帅?呵呵,来这里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的真容。不过你长得也蛮标致的嘛。既然如此,为何要带着一张破铁片过活,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天罗宝帅没有说话。他倚在孙长空所在柏树之上,看着前方倒映着明月的清澈湖面,一言不发。他时常会一人坐在湖边,静静地欣赏这一恬静的景色。仿佛只要这样,他那颗悸动的内心便会因此平静下来。

    眼见对方只喝酒不说话,孙长空无奈地怂怂肩,进而道:“你不说话也没着么,反正人总有一天会说不出话的。怎么样,你也在是在为明天的进攻而担忧吧?也对,单刀真入固然效果斐然,但风险同样巨大,一不小心便有可能被对方前后包围,陷入绝境之中。将王的命令无异于自杀,真想不明白他老人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噗通!”

    酒瓶被天罗宝帅随手沉入到了湖水之中,孙长空顺势向下看去,却愕然发现之前还在湖边的天罗宝帅竟已站到与他水平的树枝之上,二者相距不过数尺,伸手几乎都能碰得到。

    “你……你跑到上面来干嘛,你不会是因为我刚才说了将王的坏话,所以想替他教训我吧!”

    看着孙长空一脸正经的样子,天罗宝帅那张冷峻的面孔之上,竟少有地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虽然一闪而过,但仍然被孙长空捕捉到了这一难得的瞬间。原来,天罗笑的时候竟是如此迷人,怪不得人间谣传将王对她情有独钟。只是二者年纪想差甚远,执意在一起的话有违伦理道德,所以才会一直被人诟病。不过现在的孙长空并不想追究这件事的真实性,因为他只想看对方再笑一次,哪怕只有眨眼的刹那。

    ‘“我为什么要教训你!”

    孙长空仔细盯着天罗宝帅的嘴唇看了好半晌,竟没有发现声音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而他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天罗宝帅说话的时候嘴唇并没有蠕动,这就说明刚才的话音绝不是从喉咙之中发出的。想到这里,孙长空对这眼前的天罗不禁兴致大起,一股神秘的气息登时笼罩在她的身体四周。

    “刚才是你在说话?”

    “没错是我!不用怀疑,我从小时候起便不会说话,只懂人语。将王看我可怜,就教了我腹吐之术,通过体内灵气的振动,近而发出一种近似人语的声音,你现在听到的就是我利用腹吐术发出的声响。”

    微醺的孙长空摇椅晃地从枝头上站了起来,一连调整了数次体态,这才站稳了身子,继续朝天罗看向去。可谁承想,此时的他已经喝得东倒西歪,身体稍微向前倾斜,便不由自主地从枝头上跌落下来,直指下方的坚硬地面。如此高的跨度,就算是好端端的人也会摔个半死,更不要说是在有伤在身、且关节失灵的情况之下。眼见悲剧即将发生,天罗宝帅竟是随着孙长空纵身一跃,于半空之中抱住了他下坠的身体,紧接着使了一招鹞子翻身,便将自己与怀中之人一同平安送到地面之上,立时上演了一出美女救英雄的好戏。

    真正的美人绝对是经得起细看久看的,而天罗宝帅显然就是这一类人。

    蛾眉,大眼,纤薄的小嘴如画龙点晴一样,嵌镶的位置恰到好处。最关键的是那股与生俱来的超然气质,完全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相比肩的。就连他呼吸出的浊气,都好似夹杂着一种沁人的芬芳,令人久久不能自已。此人此景,或许只有天上才能有机会碰到吧!

    “多谢宝帅搭救之恩。”

    孙长空的答谢显得很是唐突,甚至有些无礼。他挣开天罗宝帅的怀抱,赶紧站立起来,整理了一番凌乱的衣物之后,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而此刻天罗宝帅还保持着刚刚落地时候的动作,而他左手手背之上,竟已流下了一番浅浅的血痕,那是刚刚从树上跳下来时被树桠划破所留下来的。

    “你没事吧?”孙长空略显抱歉道。

    天罗宝帅将那手上的伤口凑到近处看了看,而后摇了摇头道:“没事,一点小伤。”

    话虽如此,但伤口的血还没有完全止住,见此情形孙长空索性撕下身上一块布条,为其暂时包扎起来,回去之后再让邓行医进行进一步地处理。

    二人一同坐在湖边的石岸之上。天罗宝帅看着左手上的布条,眼中随即闪过一阵复杂的神光。忽然间,她将头扭向孙长空所在的地方,不等对方反应,已经亲在了他的面颊之上。一切发生的着实太快,以至于受惊的孙长空就仿佛被闪电击中的一般,身体不禁打了个哆嗦,眼神也随之变得迷离起来。

    “宝帅,你!”

    孙长空也说不出自己此时的心情,毕竟被人冒冒然亲上一口总会让人有些受宠若惊。而一想到自己的心上人,这种微弱的欣喜便随之化成了一股强烈的罪恶感,就连他自己都开始讨厌这样的自己。

    “孙长空!你在想什么!你已经有柳如音了。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再……”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尝试一下恋爱的味道。”

    天罗宝帅漫不经心的话令孙长空再次如遭雷亟,好大晌之后他才转个那枚木讷的脑袋,一字一字道:“恋爱的味道?”

    天罗宝帅点点头道:“从前我在杀手组织之中也有一个心仪之人,只是后来在一次任务之中,他不幸身亡,而我的爱情也随着他的身体,一同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听到这里,一股强烈的好奇心不禁涌上孙长空的心头,并令他不由自主地问道:“我之前听说,将王对你似乎疼爱有加。那你们……”

    天罗宝帅忽然转过头来,纠结的神色令人看了不禁为之心疼。片刻之后,这种情绪终于缓解了许多,而她也终于如释重负道:“我们之间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他对我并没有爱意,而我也不媳他的感情。”

    说着,天罗宝帅拾起一枚小小的石子,随手丢入到湖水之中。一道道涟漪随即浮现在那镜子般的水面之上,正如此刻他那颗狂跳不止的内心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