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白光未散之际,孙长空已然抢先来到柳如音之前所说的房间之中。然而,除了桌上一杯还未喝的茶水之外,屋里已然空空如也,其中之人已不知去向。房间后面的窗外向外侧打开着,看样子走的时间定然不长。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孙长空甚至顾不上外面的沈万秋,便已番窗紧追而去。

    “该死,不是说好在房间里面等我的吗,怎么又无缘无故从后窗离开了。难道,如音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心中越发焦急,孙长空的呼吸也随之变得杂乱起来。此前,沈万秋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虽然经由病木春的治疗已基本痊愈,但深层的部分还没有完全复原,仍然隐隐作痛。再加上,一口气同时使用“流火,焚风,玄雷,灼水,泽雷”五种奇象,对于身体的消耗是异常巨大的,哪怕是强如孙长空也无法完全消受。如今,他的眼睛之中已经出现残象,说东西的时候也异常模糊,根本不能应对连番的奔波。而现在他之所以还能坚持着,全都凭着心中的一份执著。

    “如音,你等等,我马上就来!”

    百里之外,柳如音被飞仙子一手拉着,正以一种超乎想象的超然速度,如急光一般飞驰在天空之中,流云飞过,丝毫不曾停留,转眼之间他们已经离开了苍北仙苑的范围,踏上了前往皇城的道路。

    “师父,你放开我!我不要和你走,我要留下来陪孙长空。”

    飞仙子回过头来,轻笑一声,不紧不慢道:“傻丫头,你以为师父为什么冒着重重危机,来到人间单寻你一人?实话告诉你,人间末路在即,再待在这里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师父舍不得你,所以才会回来带你一起走!人类要完了,不要再犯傻留在这里与他们一起陪葬了。”

    “不,我不要走,孙长空还在那里,我要和他在一起。”

    “听话!”

    一直笑脸相盈的飞仙子忽然大叫一声,怒发冲冠之下,眉宇之间更有邪气涌动,好不可怕。

    “如音,你醒醒吧!这里已经不是人间,而是魔界的屠宰场。今天早上,人类联盟的部队被发现全都死在了燕山山脚之下,数万生命在一夜之间全部消逝。你以为,你的那个孙长空能够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吗?不要做梦了!”

    飞仙子的话如刀子一样刺入到柳如音的心坎之中。本来,他在仙苑之时便已经微微感觉到不祥的发生,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人间居然出了如此大事,作为人间的中坚力量人类联盟部队竟是悉数阵亡,无一生还,不得不说是一称劫。柳如音站在半空之中,目光已完全呆滞,看不妯有丝毫光芒,就如同此时他的内心一样,毫无希望。

    “可……可是你为何偏偏要独救我一人?如果跟师父你去了,我岂不是人间的叛徒?”

    飞仙子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如音,接爱现实吧!人类即将成为魔族的奴隶,而从今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人类叛徒,因为人类阵营已然不复存在了。”

    “不复存在,不复存在……”

    柳如音反复念叨了数遍,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禁生心怜悯。然而,在飞仙子看来,现在的任何话语都不如让对方接受现实来得实际。毕竟,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的。

    忽然间,自柳如音那双暗眸之中流下了两行热泪,他牵起飞仙子的手,声音近乎哀求道:“师父,我没有别的奢望,只求您也能救孙长空一条性命。”

    “你啊!”

    飞仙子勃然大怒,用力甩开柳如音的手掌,顺势又在那张流满泪水的面颊之上用力地掴掌了一下,然后才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难道你忘了是谁把为师变成这副模样的吗?我和那个姓孙的小子有不共戴天之仇,要我救他除非你替他去死!”

    柳如音混身一颤,当最后的希望也随风破灭之际,她的整个人都好似突然间萎靡下来,没有一丝活气。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如果我的死能换回孙长空一条性命的话,我愿意接受你的条件。要杀就杀吧!希望您能履行自己的承诺。”

    说着,柳如音缓缓垂下双手,随即闭上双眼,将眼角的泪痕轻轻断去。春风拂过,如母亲温柔的慈手,安慰着这个丧失生气的女儿。而这时候,站在旁边的飞仙子见到对方如此决绝,不由得黯然失色,她已不再年轻,沧桑的面容在那双失望的目光衬托之下,显得更加憔悴。

    可以的话,她希望自己没有来过。

    “你……真的死心踏地要跟着那个姓孙的吗?”

    柳如音慢慢睁开双眼,忽然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师父竟又回到了原先那个严厉苛刻、但却心怀柔情的飞仙子,暗中不禁大笑,然后才一字一字道:“是,我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既然如此,师父也不强求,你愿意跟他在这里待着那就随你吧!”

    说话间,飞仙子自怀中抱出一只小巧玲珑的精致香包,随即递向柳如音的面前,轻声道:“回到魔界这段时间,为师没做别的,特意给你缝制了这个香囊。香囊里面有我生命印记,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对着香囊说话,我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飞仙子轻飘飘地来到柳如音的面前,伸出手臂将柳如音搂在自己的怀抱之中。一时间,后者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随即放声大哭起来。

    “为……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你是魔界之人!”

    飞仙子眼含泪光,不知何时他已不会流泪,连困倦时候也不会流下半滴眼泪。而当听到柳如音发自内心的呐喊之时,她那颗冰封已久的心竟然再次出现了久违的温暖。

    或许,这股温暖早已出现,只是她一直不屑一顾罢了。

    孙长空追了一盏茶的时间,终于在一片柏树林的边上,望到柳如音的身影。二人一经对视,不等孙开口询问缘由,柳如音已经飞扑到他那宽阔结实的胸膛之中,再次啼哭起来。

    看着面前哭得像个孩子一般的爱人,孙长空会心一笑,这才说道:“怎么,刚才是不是看到飞仙子前辈了?”

    柳如音将埋在孙长空胸前的脑袋猛然抬了起来,一脸惊讶道:“你……你怎么知道是师父?”

    孙长空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天底之下除了我之外,能让你哭得如此伤心欲绝的,应该也只有她了吧!”

    接着,柳如音便将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为孙长空讲了一遍,听到后面飞仙子成全他们二人的时候,就连身为“仇人”的后者也不禁颇为感动。

    “其实,飞仙子前辈也是一代侠士,只是因为出身原因,不得不走上与我等相对立的道路。从立场来看,她并没有错。只不过,既然已不是一路同道,如果与她有过多牵扯的话,必会互为影响。这个香囊你也不要使用,全当是一种念想吧!”

    柳如音将那只小小的香囊慢慢举到自己面前,谁能想到这个轻飘的玩意之中竟会浸满了一个师父对于徒儿的爱意。看到这一暖心的一幕,孙长空不禁联想到自己的师父,王如水王道人。自从上次在杨家庄见过之后,对方便音信全无。而之后他又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父亲孙逸扬并未死去,这让他不禁将二者联系到了一起。王道人是孙逸扬的一条手臂所化,那是不是意识着,这条手臂可以通过一定的办法,进而变回到守界者孙逸扬的状态呢?这只是孙长空猜想,事实如何他也无从知晓。不过,相比较寻找父亲,他更想知道王道人的下落。曾经,每每遇到困难险阻的时候,他总会找到对方,令其为自己答疑解惑,指点明路。而眼下人间大难在即,身为人间绝顶高手之一的自己,理应付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长空!我听说人类联盟部队全军覆没,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

    孙长空看着远方,百虑交集,沉声道:“皇室名存实亡,初升大陆缺少人皇,实力自会大打折扣。要凭我们一己之力,想要对付整个魔界那是不可能的。”

    柳如音眉梢轻挑,不由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场大战的关键,要看蓬莱大陆?”

    孙长空点头道:“我在蓬莱大军之中也待了一段时间,他们的实力我更是心知肚明。虽然我至今还没有见过将王全力以赴的样子,但通过四大宝帅等人的实力可以推断,将王定然有其独道之处。或许,他的身上真的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足以左右整场大战的命运。”

    “那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应该投靠蓬莱大陆?”柳如音紧紧攥着孙长空的右手,神色认真道。

    “是我,不是你!”

    “为什么?”柳如音不禁问道。

    “因为飘渺云巅根基仍然稳固,而苍北仙苑却已经不复存在了。”

    说着,孙长空回着看向东南方向,意味深长道:“将王是不会要一个门派叛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