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脱胎换骨一般的沈万秋
    风刃如刀,夜幕如盖,将世间都禁锢在这场灾难之中,无一幸免。而在苍北仙苑之中,却已经无声无息地开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厮杀。而被公认为当前人间最为强大的高手之一,孙长空,竟是稀里糊涂地惨败在一个前不久还只是废人的沈万秋手中,当真是超出任何的定数与天命,俨然成了跳出天条制约的怪物存在。

    沈万秋为何会成为如今这般强大的模样,又是为什么一直隐身这片死寂的房屋之中,不肯出山,孙长空并不知道。但他心里清楚,如今的对方已经动用了杀机,而自己很有可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场意外的决斗之中。

    “哈哈,怎么样啊我的孙师弟,大师兄的功夫并没有退步吧!”

    孙长空屏住嘴里的一口鲜血,勉强将其咽了下去,然后才无比虚弱地质问道:“你……你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万秋轻蔑一笑,接着道:“孙长空啊孙长空,你以为我沈万秋真的愿意屈居人后,一辈子都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吗?当初方惜时小看我,没想到你这小子也敢轻视我!不过,魔皇大人惠眼识真,看到了我身上的独道之处,进而为我指点迷津,替我开辟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修行之路。”

    说话间,原本漫布在沈万秋双臂之上的无数红光陡然收拢,源源不断地朝掌心处汇聚过去。而随着红光的不断叠加,掌中的异形文字也渐渐浮出体外。

    “九”“杀”。两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文字赫然出现在沈万秋的双掌之上,同时也映入到了孙长空的眼帘之中。然而,经过简单的思考之后,他便意识到这绝不是一般的咒纹。

    “这……这上面的九杀二字,难道代表的是九十九犁杀生大阵?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哈哈哈哈!”

    沈万秋第二次狂笑,比起上一次还要冗长许多,显然孙长空的话已经道出了玄机,弥天阴谋呼之欲出。

    “孙长空,你果然聪明。没错,你现在所见就是当日在传薪大会之上斩杀四方的杀生大阵。只不过,灾难之后,大家都疲于奔逃,全然忘记了苍北仙苑之下还隐藏了一种如此空前绝后的杀生之力。而我在修为尽失的情况之下,偶然得到魔皇的指点,并且运用秘法将地下的杀生阵提取出来,进而将其与我的身体合而为一,这才塑造了你面前的这个沈万秋。孙长空,现在的我就是杀生大阵,杀生大阵的无限力量也全在我的股掌之中。”

    如今的沈万秋化生生地就是一个老天的化身,任何与他相违背的存在都会受到无比残酷的惩罚,进而身死道亡。陆征是这样,而眼下即将殒命的孙长空亦是如此。

    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的精髓虽然已经被沈万秋据为己有,但当初用来构造阵法的诸多的法器还仍旧埋藏在苍北仙苑的地下之中。而此刻,沈万秋心中杀意大盛,竟使得地下的杀阵法器也受到影响,接着便接连放射出血红色的凶光。

    赤芒如血,通天彻地一般,将苍北仙苑所在的苍山与那无尽苍穹连接在一起,并使之成为一个整体。而沈万秋则借此机会,凭着尚未化仙的自己,竟是蛮横地掠取着天之力,使之成为自己得力杀器。而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轰杀孙长空。

    “都怪你,自从你孙长空出现之后,我沈万秋仙苑第一大弟子的身份便受到了威胁,甚至沦为他人口中的笑柄。而眼下我要重拾日威严,就要先拿你来开刀。孙长空,受死吧!”

    急急急,战况已然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而作为劣势一方的孙长空更是陷入到了空前的危险之中,残破的身体别说是应对即将到来的杀招,就连挪动一下都好似要崩溃解体一般。然而,以往孙长空仍然数次化险为夷,除了过人的奇遇之外,还有就是靠着一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冰心。

    冰心如止水,可以令孙长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住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眼见自己性命不保,灵光一闪,之前与四象奇术一同获得的病木春神功登时显现神威。呼吸之间,只见庭院四周的草木立即全部枯竭,而这些失去的活力进而成为修复孙长空身体的绝佳养分,使其在转瞬之间便已能够自由行动。

    肉眼可见的伤口正在迅速愈合,见此奇象的沈万秋不由得大吃一惊。然而,震惊并没有止住他前进的步伐,悸动的杀心仍然在胸腔之中狂跳不停。

    “杀阵之威!”

    夺天下之造化的沈万秋,发出了自己有始以来的最强攻击,整座苍山此刻都不禁为瑟瑟发抖起来,犹如山崩一般,令人心神难安。而作为对手的孙长空,好不容易重拾状态,一念发出,四象奇术之中的流火,焚风,玄雷,灼水四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如决堤一般,涌出孙的身体,一同迎那一招杀生大阵的攻势。

    “嗡嗡嗡~”

    “轰轰轰!”

    由沈万秋发出的杀阵之力,进而作为一道极致白光,倏尔照向孙长空的身体。凡是被其扫过的物体,无论是坚如磐石,还是韧如芦苇,都无法敌过一瞬的毁灭能量,尽数灰飞烟灭。而自孙长空体内涌现的四种奇象也是异常强悍,紧接着便化身成为四条颜色各形的猛龙,围绕着那道冲天白光,相斗相杀,绝不退让。而随着两股势力的不断冲撞,战场中心处的爆炸接连向外扩散了四次,这边双方过招还未分出高下,孙长空的心中已经暗暗惊叫。

    “不好,柳如音还在这里。如果被这股能量卷入其中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孙长空透过白光,依稀看到沈万秋那张狰狞恐怖的面庞,心中不禁一沉。接着,他倏尔转身,抛下那四道奇象,独自一人奔向身后的石路之中。

    “哈哈,自认为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就事先逃跑了吗?哼哼,在这里,你以为自己还能进退自如吗?”

    九十九犁杀生大阵不愧是人生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凶残的攻击阵法,即便只是冰山一角,也足以绞杀这世上九成九以上的高手。就在自己与四道奇象缠斗的空当之中,沈万秋目光一瞬,豁然看向孙长空所去的方向。片刻之后,又是一股出水狂龙般的绝强能量破土而出,如天涧一般登时斩断了那里的去路。而根据沈万秋的判断,孙长空也多半葬身在了那道突现的异彩之中。

    “哈哈,孙长空,你完了。”

    孙长空离去,没有了施术者的支撑,四道奇象立即显露败迹,沈万秋目光毒辣,趁此机会立即连消带打,准备一股作气将这四条猛龙一同击杀。然而,就在白光蓄势已满,准备大杀四方之际。其中的一道流火奇象,如鱼得水一般轻松地便跨过了那道白光的冲击,失神的工夫便已来到沈万秋的面前。焚风,玄雷,弱水三种奇象已经被杀阵之力全部摧毁,可唯独这最不引人注意的流火成了意料之外的变数,如飞箭一样,赫然朝着沈的面门射来。

    他可以挨下孙长空的整套轰火掌劲而不受伤,但眼前的飞箭快火却已不是他所能应付得了的。而且在那道微弱的火苗之上,竟还有些许电光隐隐作动,沈万秋这才明白,这所谓的流火奇象其实是幌子,真正的杀招是里面的雷电,泽雷。

    水象为火、雷两象提供了自如游刃般的灵活,而雷象较之火象,又居有快狠猛劲的霸道特长,发力短促,但却足以一鸣惊人。沈万秋全力摧动杀阵白光,已然忘记了防备杀招。缺少护体罡气的他如果被这道泽雷正面击中的话,那定会头破脑穿,一哈呜呼。生死瞬间,沈万秋已经咬紧牙关,惊恐的眼神之中满是后悔与懊恼,难道他真的要再次败在孙长空手中,再无回转的可能了吗?

    “偏头!”

    千钧一发之际,一股莫名的力量忽然加持在沈万秋的右侧脖颈之上,并将他的脑袋朝左边轻轻歪动了一下。也就是这个时候,那道致命泽雷竟已划破他的脸皮,闪电霹雳一般射入到身后的墙壁之中。随着空间当中的肆虐能量逐渐消退,木讷的沈万秋慢慢地回过头来,愕然发现,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而透过这个缺口,可以一直看到仙苑之外的丛林之中,而这之间凡是阻拦那股势不可当的泽雷之物,全都被无情地留下了一个永远的伤口。或许称之为烙印更为恰当,失败的烙印。

    “该……该死,差一点就要了老子的命。孙长空,你果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说到这时,惊魂甫定的沈万秋伸手摸了一下刚刚被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拍中的脖颈。忽然间,他发现那里竟有一块片状的物体,拿下来凑近一看,他的脸上立时升起惊慌之****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