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来得巧 来得好
    告别了屠昊阳与银枪魔将之后,孙长空离开杀手联盟,根据陆婉儿留下的线索,一路找到了救他出水的年轻渔夫夫妇的家中。

    二人住在一个与锦锂堡相当规模但却要比之还要繁华的渔村之中,而这个村子还有一个迷人名字,还珠村。

    据说,几千年前,这里的一位老渔夫出海打鱼,半路上居然不小心地捞起了一位受伤的鱼人。心地善良的他将其带回家中,好生照料,直到鱼人彻底康复。当时的鱼人已经相当媳,在黑市之中可以换得大把钱财。鱼人感动渔夫没有将自己带出去,便留给了对方一颗眼珠一般大小的珍珠,进而消失无踪。从那之后,渔夫再也没有见过那只鱼人,而鱼人也没再回到这个当时还十分简陋的小村之中。

    渔夫得了珍珠之后,通过拍卖获得了一大笔金钱。而他则利用这些身外之物,为村里的渔民修建了大量的房屋,并将村子的贸易推广到周围邻近的几个城市之中,进而一鸣惊人,成为人人尽知的“还珠村”。不过,那枚珍贵的珠子究竟流到了谁的手里,那不得而知了。

    孙长空按照陆婉儿的描述,终于找到了渔民夫妇,并表明自己的来意。而那对夫妻也没有过多考虑,便将当日所见原原本本讲一遍。而当提到除了陆婉儿没有见过其它女子的时候,女性渔民深思了一会儿,忽然灵光一现,进而道:“我想起来了。那天救起那名少女之后,天空之中又飞一人。我本以为那人是前来寻尸的,所以就拼命向岸边划去。而那时我好像见到他的肩膀之上有一个人,不过是男是女就不得而知了。”

    孙长空心头一动,但稍后便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于是道:“那人长的什么样子,年纪如何?”

    女性渔民仔细回忆了一下,又道:“不太记得了,毕竟我和他距离太远,而且当时水上有雾,根本看不请他的面容,只是能从他的妆束之中判断出是个男人。”

    孙长空喃喃道:“男人么,这么说来带走如音的还是那个陆征。可为何他们二者会平白无故地消失,连自己的大本营都不要了,真是让人猜不透。”

    孙长空在屋里踱了两步之后,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别人的家中,随即不禁惭愧地笑了笑,然后更从怀里掏出两大块金子,感激道:“无论如何,多谢你们为我解惑。这是一点小小的意思,不成敬意,请兄嫂二人收下。”

    二人以捕鱼为生,一年到头拼死拼活也就赚个百十来两的银子,哪里有机会看到这么大一笔横财。那个一直没有机会说话的丈夫忽然叫道:“对了,我好像看到了那人的一点点模样。”

    孙长空大喜过外,连忙追问道:“那人长的什么样,之后前往哪里了?”

    丈夫想了想然后道:“其实我也只是看到了他的一点轮廓而已,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人的年纪并不大,而且看起来修为极高,可以在背着一个人情况之下,随随便便飘浮在半空之中,连大气都不喘一下,便扬长而去。我记得,他应该是朝西北方飞去了。”

    “西北方?”

    孙长空摸娑了几下下巴,然后自言自语道:“西北方有什么,为何要到那里去?真是奇怪!”

    确实,如孙长空所说的那样,初升大陆的西北部大多都是以荒凉的戈壁为主,唯一的一处沙漠绿洲苍北仙苑,也在数月这间惨遭不幸,成为了一处人间地狱。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走柳如音的正是待在苍北仙苑旧址之中的沈万秋。

    “西北面有什么呢?”

    就在孙长空为此事头疼不解之时,房子外内侧忽然传来一阵敲锣声:“不好了不好了,人魔大战爆发了,大家快收拾东西,一同前往蓬莱大陆避难啊!”

    “什么!人魔大战开始了?为何如此突然!”

    柳如音的事情还没有一个定论,此刻就在距离还珠村数千里地的皇城外面,已经拉开了人魔第二次大战的序幕。孙长空只恨自己现在百忙缠身,无法在第一时间奔赴前线,不然定将那些魔军杀个片甲不留。

    “小兄弟,你也看见了,人魔大战已经开始,虽然这里距离主战彻有很远的路途,但凭魔人实力想要攻到这里根本就不是问题。我和你嫂子也要离开这里,跟着大伙一同前往蓬莱大陆投奔亲戚。你也早点做好打算,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孙长空微笑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可以的话,我会的。”

    无功而归的孙长空,无精打采地离开了已然沸腾的还珠村。在村庄的入口位置,还竖立着那个开创还珠村的佝偻老人。经过了数百年的风吹雨打,那座石像已经初现斑驳,内部也出现了若干或深或浅的裂缝,好像随时都要解体似的。然而,就在孙长空将目光投向前方之际,一个短褂男子推着一个笨重的板车,踉踉跄跄从海边方向走了回来,而在板车之上居然还嶠着一个生死不明的男人。

    孙长空连忙迎上,随即开口询问道:“这位小哥,请问车上的人这是怎么了?”

    短褂酗好不容易喘匀了口气,进而精疲力竭道:“别提了,他们刚刚出海,居然在水上捞起来一居死尸。这尸体来历看起来不简章,好似是江湖之上一个相当有名气的人物。”

    “哦?是谁?”孙长空看向死尸的脖颈处,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忽然跃入到他的视野当中。

    “神仙谷谷主,陆征。”

    这下,孙长空半天没有缓过神来,直到他将目光重新投到对方那张雪白的面孔之上,这才一字一字说道:“他是陆征?”

    “没错,就是那个年纪轻轻,便成功挫败当时风头正盛的人皇,一跃成为世上最受瞩目的天之娇子,陆征,陆谷主,他被人杀了!”

    看得出,酗对于陆征的死显得十分震撼,比起听到自己亲人的死讯也毫不逊色。也许是因为眼下的形势所逼,人类一方势单力薄,急露高手相助。而这时一度被看好可以成为人类新一任领袖的陆征,竟是惨遭毒手,莫名其妙地死在海面之上,对其当然是一种巨大的打击。想将陆征推回村中,看看村里的老先生还有什么起死回生的办法,可孙长空只是简单地看了几眼便可以确认,对望已经神魂俱灭了。

    “脖颈处断裂是致命伤。不过,凶手似乎不只于此,还将陆征的魂魄也一同毁灭,使之转生无望。可话说回来,为何我看这脖子上的淤青指痕如此眼熟呢?难道,动手的是我熟悉的一个熟人?”

    孙长空将视线从板车上挪开,接着便站在那里沉思了许多。不时,之前自己在村里见到的渔夫,其中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接着一个人的模样渐渐在脑海之中清晰起来:“不会吧!不可能是他啊!这其中一定有一误会。不行,我要亲自去那里看看。”

    孙长空身化流光,一转眼的时间便已飞出了数百丈外,笔直地朝苍北仙苑所在的方位飞去。而就在这时,身居仙苑之中的沈万秋刚刚吃过晚饭,这时天色还早,他与柳如音一同待在院子之中。事实上,这已是他们独处的第三天了。

    “你在看干什么,怎么自打吃过晚饭之后,你就一直闷闷不乐?”

    被柳如音的话一惊,沈万秋已经从沉思之中缓了过来,接着改变神情,面露笑容道:“没什么,吃过饭人的脑子总是会变得迟钝一些,我也不知道刚刚自己怎么了。”

    一边说着,沈万秋已经来到石桌跟前,自酌自饮了一杯青茶,然后才对柳如音轻声道:“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万一人间沦陷,魔界成为了这个天下的主宰,你要去往何处呢?”

    柳如音面色一寒,不禁道:“你怎么这么说,外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沈万秋神情温柔道:“怎么,你还怕魔界的魔兵会找到这个早已死掉的门派之中吗?”

    柳如音略显不悦道:“当然不是!大敌当即,你我怎么还能悠闲地坐在院里喝茶,也许,也许……”

    沈万秋转眼看着柳如音,口气阴森地笑道:“也许什么,怕外面已经是血流成河?还是怕人家已经变成地狱?“

    柳如音喝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这时说风凉话,快告诉我,外面到底怎么样了。你有没有见到孙长空?”

    “果然还是孙长空!果然无论我沈万秋如何努力,你柳如音的心里便只有他一人!”

    柳如音被沈万秋的话彻底搞糊涂了,她本以为对方是在说笑,但随着那股恶毒的表情越发浓郁,他才意识到这位仙苑大弟子是动真格的。

    “为什么!”

    一言说罢,狂风四起,如万千走蛇,分散到庭院四周,并将一切与之接触到的物体割出一道道刺目的伤痕。柳如音位于这些急风之下,不禁心中大骇。如今的她伤势未愈,但即便是全盛状态下他也根本无法应对如此凌厉的招式。本来已经修为尽失的沈万秋,为何会变得如此厉害,竟丝毫不弱于一名仙人的实力。电光火石之间,眼见自己的情况越来越是越是凶险,柳如音忽然发自内心地高呼一声叫道:“孙长空!”

    “我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