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一夜倾覆
    清晨,和光暖熙,为大地带来了初春的温馨。绿茵点缀,生机盎然,沉寂了一冬的山野终于重回往昔的热闹景象。

    然而,在这些充满活力的绿色之间,竟还有星星红光相傍左右,仔细一看竟是无数血泊,散落在山脚四周。

    血尽人凉,尸首横七竖八地倒在燕山之下,就如同正在虔诚祈福的信徒一样,似是在呼唤神明的庇佑。而这一次,人们心中一直深信不疑的上苍竟也失了往日威力,无法继续保护这些可怜的人儿。

    哀鸿遍野,流血漂橹,昨天还英气焕发、雄纠纠、气昂昂的人类大军,今日已沦为死卒鬼兵,再也无法保卫他们一直深爱着的人间,而个别几个侥幸生存下来的残部旧士也已丧失战力,他们或者断手,又或者少脚,身体的缺陷已经令他们绝望。一夜之间,人类大军的三万精锐竟是无一幸免,全部被魔兵的血刃一一屠戮。而作为人类阵营的几位核心人物,庞天,诸鹰阔,千拂道人却是不知了去向。

    “什么?百派联盟居然在一夜之间全军覆没,这怎么可能!”

    噩耗如瘟疫一般传遍了整个初升大陆,而作为四大家族之一楚家,更是最先得知了这一情报。

    楚岳独自一人坐在大堂之上,因为其余的人都已去到各自的岗位之上,以来应对魔军的疯狂进攻。然而,大家心里都是心知肚明,单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与一个国度相提并论,前不久才被毁灭的韩家便是血的教训。

    韩家亡了,原本的四大家族已然不复存在。于是乎,仅此于四家的昭城金家,便成了替补,一跃晋入到初升大陆的一等势力之列。然而,金家上下同样是无精打采,因为原本被派到韩家的数千精兵也在那场灭门惨案之中一同殒落,片甲不留。自那一天开始,金家的少东家金生财便一直闭不见客,潜心钻研“药人”之法,期望将此法更精进一些,使之在保证药效的情况之下,大规范地铺张使用,从而在短时间当中提升金家的整体实力。

    周家,或许在原本的四大家族之中是最为弱小的一个。但近些年来,这里出现了数位练武奇奇才,而周康便是其中之一。

    上次的“四方会面”,周康颇为不满。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存在遭到了别人的藐视,更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属实无法与其它三家的代表相媲美。从顾风亭回来之后,周康便拉着自己的父亲,周家的家主周雄,一直待在练功房之中,闭关修行,以来突破自己的极限。而见到儿子铁一般的决心,周雄也大受感动,决心全力帮助周康,不惜一切代价。

    莫家,作为曾经的皇室,即便是在衰退之后,仍然拥有着在四大家族之中毫不逊色的实力,尤其是一代年轻新秀,更是大有前江后浪推前浪之势头。莫为,代表莫家出面四家会晤,自然是如今族内首屈一指的新生锋锐,哪怕是莫家的一些资深长辈也没有十足地把握可以稳赢。莫为在楚岳,韩立,周康的面前显然已经走在了前面,但此时的他仍然并不满足,因为孙长空的出现深深地刺痛了他那颗高傲的自尊心。自从有记忆以来,都是他傲视别人,哪有被别傲视的道理。而这时候,向来独宠他一人的莫家祖宗莫顶天,事隔十五年,再次出现在莫家之中。

    “老祖宗,您怎么来了?”

    莫顶天转过身来,长到几乎可以垂肩的白眉,以及一脸憨态可掬的皱纹,与莫为脑海之中曾经的印象几乎一模一样。而莫顶天看到莫为一经来到,便立刻快步上前,如十五年一样,将对方高高地举过头顶,毫不费力。而谁又能想到,这位老顽童已经活了将近万年呢?

    人类联盟虽然夭折,但新四大家族的精锐却没有受到多少损失,这也算是人间不幸之中的万幸。然而,魔界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的灭杀以万计数的人类部队,这仍是一个谜。当然除了当事者之外。

    阴森的大殿,如鬼一般矗立的护卫,诸鹰阔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归阎王掌管。然而,看着那些些外表并不正派的“鬼人”,他不禁将之与自己记忆之中的魔人相对比,竟发现有诸多相似之处。而在大殿的正前方,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子赫然坐在金灿灿的王座之上,居高临下,好不气魄。

    “呵呵,我们的头领终于醒了,你可真让我们好等啊!”

    随着高大男子话音一落,在场众“鬼人”立时肆意狂笑起来,一举一动之中都渗透着自己对眼前这个人间魂魄人物的不屑与蔑视,这让诸鹰阔不禁为之相当恼怒。直到现在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作为人质被捉到了魔人军营之中,而面前这些也并非银阎王鬼卒,而是魔界的爪牙罢了。

    “哼,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家伙,居然趁着夜里大家疏于防备的时候,对我们发动偷袭。可惜我那众多的兄弟朋友,都惨死在你们的兵刃之下,永不瞑目。有本事你们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高个男子故意装出一副忌惮的样子,接着对旁边的一名魔兵小声道:“听到没有,他让我们血债血偿啊!来,快把他的几位同伴一同请上来。见到他们之后,或许这位头领的脑袋能够灵光一点!”

    随着众人的神线,蜷曲在地上的诸鹰阔终于挣扎起来,然而就在他抬头看向旁边的那条通道之际,一道昂然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出昏暗的房间,进而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你是千拂道人!”

    不敢相信,自己已经遍体鳞伤,身无完肤。可眼前的千拂道人却是一脸从容,穿的那是镔衣铁履,好不威风。而最让诸鹰阔无法理解的是,对方身上竟是浮动着一股淡淡的邪气,与那在场的其它魔人简直无二。不等他开口质问对方,千拂道人已经率先道:“诸盟主,让你受委屈了。”

    说着,他朝殿上的高大男子恭敬地行了一礼,随即诚恳道:“魔君,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松开诸盟主身上的绳索吧!我保证定会说服他。”

    高大男子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挥动了一下手掌,紧接着旁边的数位魔兵上前,如探囊取物一般便将那重重铁链全部解放,使得诸鹰阔重获自由之身。然而,不等他下定决心做出临死反扑,千拂道人居然又道:“诸盟主,我劝你不要再有什么非分之想。这里是魔界的地盘,就算使出混身解数乃至牺牲生命,也不可能兴起什么波浪。而且,现在大殿之上坐着的是现任十大魔君之一的纠折魔君。魔君的实力你也是清楚的,凭你的能耐根本伤不到他半根毫毛,反而将白白浪费自己的一条性命。自古以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浅显的道理,诸盟主应该不会不知道,所以请你和我一样,也加入到魔族之中。魔君之前已经向我保证,只要我们能为魔界效力,今后西北地区就是我们兄弟的天下,何乐而不为呢?”

    “呸!”

    这一口浓痰,似乎已经将诸鹰阔与千拂道人之间的多年的情谊全部唾在地上,再也拾不起来。而此刻,他的眼眸之中也终于绽开出凶狠的神光:“千拂,枉我如此器重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贪生怕死之徒?”

    面对诸鹰阔的指责,千拂道人惨然一笑,接着道:“我贪生怕死是没错,可你可敢对天发誓,在战场之中始终都能舍生忘死,义无反顾,哪怕一刹那的反悔之意都没有吗?”

    千拂道人的话直截了当,而诸鹰阔果然也被他问得当即一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有又如何?怕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丧失原本的气节。为保自己不死而成为别人的走狗,这样的日子不要也罢。”

    千拂道人冷笑道:“诸鹰阔嘬诸鹰阔,我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之人,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候竟是如此愚钝。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人间的最后希望,凭你的威望真的有资格成为人类联盟的盟主?呵呵,你太天真了。放眼整个初升大陆,资辈比你高,修为比你强的修行者大有人在,怎么这个盟主之职就轮到了你的身上?你以为一切都是上苍的安排吗?幼稚!实话告诉你,那些原本拥有资格担负盟主的众高人之所以未曾露面,将如此重要的位置让予你手,就是想把你当作是铺路石,诱饵。他们想通过你与魔界的交战进而评估出后者的真正实力。不过,眼下魔界的强大已然完全超出我等的想象,一个小小的魔将便几乎覆没了半个人类部队,就凭你这样的虾兵蟹将,根本不足以抵抗魔界的铁蹄。”

    当唯一的信仰崩塌之时,诸鹰阔就好像魂飞魄散了一般,当即跪倒在石板之上。而这时,殿上的纠折魔君已然看出了事情的结局,于是仰天大笑道:“连你们这般信任的人类首领都已归顺我皇,我看人间还有哪个不知死活的敢与我魔军叫嚣!”

    说话间,纠折魔君的双臂之上竟是浮现出大片的红色条纹,不时便已将其武装成一对巨大的铁钳,陡然抡动,立时惊起一片劲风急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