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笑观人间
    何人居然这么大的口气,居然张口就要倾覆人间,杀个片甲不留,而其狂妄的资本又是从何而来?

    “呵呵,纠折,你年纪尚轻,我知道你立功心切,但凡事要按部就班地进行,一上来就祭出杀器,那到了关键时候岂不是无力可出?年轻固然是好,但气盛就是大忌了,两军交战,谁若是先沉不住气,那最终战败的就一定是他。”

    魔皇话音刚落,只听旁边的宁夫忽然冷笑道:“听到没有,魔皇都让你冷静一下了。真以为自己是新晋魔皇就能无法无天了吗?”

    名叫纠折的高大男子豁然回首,目光如炬地看着宁夫魔君,破口大骂道:“你别得意,等征服了人类,我第一个灭掉的就是你宁夫。”

    宁夫淡淡笑道:“用不着将来,你现在就可以动手。我可以站在这里让你打,如果我叫出半个疼字,就请魔皇立即将我诛杀。”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这种特殊时期我们魔族本就应该团结一致,怎么可以自相残杀。况且,你们都是魔君之中的一员,是仅次于我的至高存在。身为头领的你们都要如此,那下面的魔将魔兵岂不是要乱成一团?你们放心,时候到了,自然有你们大显身手的机会。不过,现在人间还没有显露真正实力,如果这个时候派你们出面,那就等于过早地暴露底牌,而人间的那帮家伙就会提前准备对策了。”

    听了魔皇的一番话语,宁夫魔君不由道:“人间有多少高手,我们魔界心知肚明。就算遗漏了一两个强者也不足为患。至多,蓬莱大陆可以应援一些兵力,但要将王那家伙倾巢而出,恐怕也不现实。既然如此,人间还有什么后招呢?”

    魔皇淡淡道:“你抬头看看天上就知道了。”

    随着魔皇的提醒,宁夫魔君真的抬头向天上看去,片刻之后他终于惊声道:“魔皇指的是天界?”

    原来,这场大战是人间的一场灾难,便魔军万万没有想到,接连遭受重创的竟是自己。之前的火炮连击已经令他们苦不堪言,刚刚的那道赤色的闪电更是几乎杀死了废墟之中所有的魔兵。一时间,黑色的战场之上布满了一股浓郁的死气,凡是幸存下来的,不管是人类还是魔兵,全都被眼下惊世骇俗的一幕惊呆了。

    偌大的深渊外侧,赫然出现了一道深达数十丈的巨型沟壑,沟壑两边还能依稀见到魔兵的死尸残骸,一块一块均地散落在两边的斜坡之上。而在沟壑的最末端,血戮魔将以及他所引以为傲的血戮神之影全都倒在那里,气若游丝。尤其是前者的身上,更是被那强大的能量烧得体无完肤,一块块血色的斑痕遍布身体的各个部分,就像是一只受了极重外伤的金钱豹一样。

    “混……蛋!”

    目光一转,血戮魔将已然见到刚刚那场灾难的罪人,庞天正在一步一步朝他逼近。

    他的脚步很慢,好像任何一个过激的动作都会牵动自己的性命一样。而他的那只漆黑右手也因为刚刚握持赤雷而被生生削掉了一整块皮肉,露出其中的森森白骨。虽然如此,他的脸上依然保留着笑容,毕竟这场交战的胜利者是他,天尊。

    和庞天相比起来,血戮魔将非但身受重伤,就连血戮神之影也因为元气缺损而面临即将灰飞烟灭的结局。眼下西边山头的处的最后一丝阳光消失,他知道自己即将魂归天际了。

    “不得不说,你刚才的那记赤雷是有些棘手,我险些以为自己接不住了。不过好在,与地尊融合之后,我与他之间所欠缺的部分终于得到填补,做到了超越极限的地步。别说是你,就连魔君来了,我也毫不畏惧。”

    听完庞天的一番话语之后,血戮魔将缓缓闭上了眼睛,脸边留下一股耐人寻味的笑容。他死了,却摆出副嘲笑似的的表情,使得面前的庞天久久不能平静。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看不起我吗?还是说你以为我不是魔君的对手?喂,快起来!”

    本来,庞天想以完美的状态结束这场灾难,可谁想到一个笑容居然彻底击碎了他那颗强烈的自尊心。他甚至忘记了右手上的伤患,直接用那只仅剩白骨的手掌将地上的血戮魔将拉直接“挑”了起来,对着那居已经变凉僵硬的尸首一通拳打脚踢。说来也奇怪,血肉不断从躯干上飞溅到四周的地面之上,而他那张凝固的脸庞却是显出一副越发狰狞的笑意。终于,气急败坏的庞天索性竖起手刀,如切西瓜一样将对方的整个头颅一起削落。仍感觉不解气的他又将尸将扔到一旁,把掉在地上的头颅捡了起来,对着那张笑脸破口大骂道:“笑啊!你接着笑啊!现在我还活着,你却死了,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我问你!”

    紧闭的双眼遽地睁开,如那地狱之中的一道幽光一样,绽放出妖异的光芒。这一刻,庞天竟是看傻了眼,全部忘记了丢掉手中那枚危险的物品。而这时血戮魔将的头颅竟好像起死回生一般,张口咬在了他的虎口之上,并拼尽最后的所有力气,将那颗大拇指连同虎口的一大片皮肉一起撕扯了下来。

    “啊!”

    痛,痛,剧痛,一种几乎将人一分为二的撕裂感觉,令庞天的落幕之作显得极为滑稽。她一边踢着那枚仍然衔着自己手指的头颅,一边抱着自己汨汨淌流的手掌痛苦惨叫。然而,他不知道,此时的血戮魔将已经彻底咽气,世间再没有什么能让他感觉到痛苦。

    只有活着的人才会痛苦。

    不知发狂发了多久,到最后就连庞天自己都已经折腾不动,双腿一岔,索性瘫坐在地上。而在他的面前,被蹂躏的只剩下些许残骸的人头却仍然保持着那股令人恨得牙根痒痒的笑容。看到这一幕的人实在不知道,二人之间的决斗到底谁胜谁负呢?

    夜深,无星也无月,夜空就好像被一整块黑布蒙起来似的,一点光亮也没有。除了少数用来巡逻的士兵之外,大多数的人类部队已经退守到燕山山脚处。在他们身后,是高达数百丈的险峻山峰,任那些魔军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搬走整座大山攻人类一个措手不及。

    篝火零星地分布的军营之中,正如那些无精打采的火焰一样,围坐在四下的人类战士也仿佛被抽干了身体似的,一点活气都没有。

    他们大多都是常年待在门派之中修行锻炼的修道之人,单打独斗或许还算得上是强项,但面对这种性命相拼。以及近乎无耻的正面搏杀,他们属实有些力不从心。曾几何时,他们以为习得了一身本事就能纵横天下,可现在看来当真是最最天真的笑话。

    诸鹰阔已经睡下,而刚刚缓过来的千拂道人则看着对面发愣的庞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旁边,一块干净的手帕之上,赫然摆着一枚人类的手指,而且还是大拇指。每当庞天看到它的时候,眉宇之间都会出现一股难以形容的痛色,那是一种由衷的真实疼痛。

    “哎,我说庞天,你也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别忘了你可是天幕尊府的天尊,这点小伤只要……”

    “你懂个屁!”

    庞天一声厉喝,当即吓住了千拂道人,这下他也不敢再说话,只能继续去做一个旁观者。而这时候,庞天竟已带着一股哭泣,愤然道:“我与地尊修炼的是天地至尊功,二者相互配合可以达到仙人之境。而在地尊死后,我运用秘法将其身体以及其中的修为全部纳入我的身体之中,进而得到天地合一的传说境界,实力之强,甚至已经超出仙人范畴。但从始至终,我有一样从来都没有变过,那就是身体的本质。直到现在我仍然只是凡人身体,无法做到创造再生的地步。而因为修炼天地双尊,以至于我和地尊修行之路与一般人遵循以天为尊的理念背道而弛,注定无法成为真正的仙人。所以说,我的这条断指是万万长不出的了。而那个该死的血戮魔将体内暗藏着一种奇怪的毒素,竟将我的断指内部尽数破坏,包括经脉与血管,乃至骨髓,成上一根彻彻底底的死指。如此一来,我便再也无法恢复到完整状态了。”

    听完了庞天那一番诉苦之后,千拂道人也终于理解对方苦闷的理由。然而,事已至此,就连对方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一个修为更低、更平庸的道人又能做得了什么?想到这里,他索性放开了心中的包袱,干脆睡觉。然而,就在他准备合眼入眠之际,不远处的一块碎石竟是不经意地晃动了一下,幅度虽小,但却足以进入千拂道人的视线之中。

    出于戒备的心理,千拂道人再次坐了起来,此时庞天仍然在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种种不幸,全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的变化。而千拂道人望着远处那块越发“活跃”的石头,脸上的神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

    “快!快!通知大家,小心敌袭。”

    “轰”的一声,大地炸开,一道道鬼魂一样的急影从那地沟之中赫然闪出,如毒素一样,迅速渗入到人类阵营当中。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