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天地至尊
    天幕尊府的天尊,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府主庞天,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来到战场之中。眼见命悬一线的诸鹰阔即将惨死在血戮魔将手下,庞天伸手轻轻一抚,一股无形掌力登时破空而出,直接断去血戮神之影的一只右臂,顷刻间遭受重创的血戮魔将接连败退,一直来到距离二者数十丈之外的深渊边上才终于停了下来。

    “你是谁!”

    血戮魔将在众魔将之中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而这一次作为魔军的先锋要员,更是被魔皇亲自授予了“血戮神之力”,从而使得修为暴涨数倍,已然超越所有的魔将,无限逼近于魔君境界,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经由魔皇传授的血戮神之影竟然还敌不过别人的一掌,这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眼下的修为,是否真的可以独当一面。

    面对血戮魔将的质问,庞天淡然一笑,却没有回答。反而是来到旁边的地上,将那已经昏死过去的千拂道人小心扶了起来,并以无上内力为其续命疗伤。不时,只见一道橙色暖流渐渐涌上千拂道人的脸庞,随即那双刚刚才闭上的眼睛便已微微睁开。

    “你来了,你果然还是来了。”

    庞天笑道:“人间大敌当前,作为人类之中的一员,我自然要出面献出一份力的。你现在有伤在身,不便继续战斗,还是先到燕山处好好休息一下,回头我自会找你。”

    语毕,庞天转身欲要离去,谁知这时千拂道人却道:“等等,只有你一人,天幕尊府的其它尊者去了哪里,没有地尊的你,恐怕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啊!”

    庞天淡淡一笑,目视前方道:“那是过去的庞天而已,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天府天尊,放心吧!”

    话音一落,庞天的身影已经凭空消失,而无论千拂道人如此找寻,都再也无法看得对方的踪迹。

    “难道他已经……”

    血戮魔将与血戮神之影乃一脉相承,幻影身受重伤,前者自然也不会好过。如今他的那只右臂已经不停使唤,肩膀位置处甚至还有血液流出,但却找不到丝毫的伤痕。心头一动,一个危险的信号忽然自脑海之中一闪而过,蓦然回首,庞天那张冷峻的面庞已经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你!”

    “砰!”

    血戮魔将甚至没有看清击中自己的是拳是脚,身体便已不由自主地向后跌去。然而,庞天的攻势太过凌厉紧凑,不等对方向后飞出,便已率先握住血戮魔将的两只手臂,抬腿又是一记重击。这下,不只是胸口,就连后脊之上也被前方透过的恐怖力道直接贯穿,强如雷霆的能量如一把利刃当即刺破了他的身体,碎裂的骨骼更是由此崩出体外,现场异常惨烈,让人不忍直视。

    “血戮神!”

    接连中招的血戮魔将已然是吃不消,命在旦夕的他连忙呼唤那道巨大的幻身。虽然断了一臂,但智力戮神之影的力量依然不可小觑,庞天虽然只是轻敌了一短短一瞬,便被其中一条持金印的手臂当即击中,同样是强悍无比,同样是力拔山河,即便是庞天仙人体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之下完好无损,鲜血自嘴角处缓缓溢出,他只伸出手指轻轻拭去,随即便笑道:“从别人那里乞求而来的力量也好意思拿出来比划,亏你还是魔族之人,难道不感觉惭愧吗?”

    血戮魔将勃然大怒,他可以被打得伤痕累累,也可以将性命奉献出去,可唯独不能忍受别人侮辱魔皇的一字一语,哪怕是他的力量也不行。一时间,他张开了满是血水的嘴巴,声音异常含糊道:“你……你找死!”

    血戮神之影拥有六种不同绝技,每一种都是拥有着毁天灭地、神鬼皆寂的威力。而以智力戮魔将如今的修为,即便是耗尽所有精元寿命,也只能勉强同时使用三种,而光剑与金印便是三者之二,最后的一种,也是血戮魔将了解最少的一种,那就是雷锤。

    雷锤曾在历史当中无数次出现过,便大多都是以暴戾、嗜杀的形象出现,而被其击中的人也大多都是魂飞魄散,一命呜呼。而如今在电闪真君手里的,只不过是雷锤的分身而已,真正的本体却是被压在天界的平定山脉之下,永世不得翻身。

    眼下血戮神之影手中所拿的,便是雷锤本体之中所含的一道天雷之力。魔皇得到它之后,将其彻底炼化,并将其与血戮神融为一体,使之成为六神器之一,杀伐震慑,无所不能。然而,雷锤本身狂暴至极,使用它的人多半也会陷入疯狂之中,最后丧失人性,被迫自我毁灭。而这时的血戮魔将自知无力应付的强者庞天,所以只能祭出这一杀技。

    “魔皇圣威不可侵犯,你敢挡我魔军前路,势必死无全尸。”

    说着,血戮魔将缓缓抬起左手,于自己的脖颈前轻轻一划,一时间汹涌的血流喷射而出,立时便将他的那件黑**铠染成了暗红色。血雾之中,只听他发自内力的一声怒嚎道:“血祭雷锤,大杀四方!”

    当血戮魔将最后一滴精血奉献给那道血戮神幻身之时,后者身上萦绕着的那股澎湃血气立即达到了空前的巅峰状态之中,而此刻只见他的其余手臂也都纷纷消散,只剩下那握着雷锤的

    手掌,赫然立在头顶之上。此时天色已暗,夜色将临,却是被一道道通天彻地的赤色闪电生生点亮,树林,地面,深渊,还有那座早已被遗弃的皇城,全都染成了相同的颜色。紧接着,当些狂虐的电光落入人群之中,竟不分敌我,将所接触到的一切生命全部化为焦炭。更是有一些命运不济的,半边身子被赤雷击中,惨遭不幸,另一边却仍能感觉到其中的痛苦,牙齿硬是被迫咬碎,以来抵消身上的剧痛。这哪里还是什么人间,分明就是修罗地狱。

    庞天看着那一个个逝去的生命,脸色不禁变得凝重起来。对于血戮魔将的实力,他早已全部看穿,凭自己的修为完全可以将其轻易绞杀。然而,百密一疏的他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魔人拥有着人类所没有的狠毒。这是一种剧毒,更是一种可怕的能量。他能在杀死本体之前,赋予其超出以往十倍百倍的愤怒之力。而一旦令其形成气候,那随之而来的便是涂炭生灵。“千算万算,始终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有如此一招。本来还想保存一些实力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地尊到你显露威力的时候了。”

    说话间,庞天双手迅速结印,一串串诡秘未知的咒文接连自其衣衫之中流转到全部的皮肤之上,包括他的胸部与双手。当一切条件准备妥当之际,忽然间他的那件黑衣长衫砰然炸裂,咒文之中的墨汁就好像渗漏了一样,竟是快速染黑了整个庞天,并将其变成了一块活生生的黑炭。

    双眼一睁,银光四溢,如万缕银针,撒向天地八荒。

    “天府秘术,天地至尊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之声,庞天的墨色身体陡然增大了上百部,转眼之间便已民长到如血戮神幻影一般大小,但气势还尤胜一筹,可以说是人类阵营自交战以来所显示出的最强战力。庞天巨身一经出现,魔族一方立即阵脚大乱,哪怕是视死如归的魔幢族见到那道巍峨的身影之时,也不禁心生骇意。

    “快跑!”

    这是话音,也是心意。然而,此时的庞天对于这些虾兵蟹将根本不屑一顾,现在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了那道血戮神之影以及天上劈落的众多赤雷之上。

    就在庞天神功大成之际,一道巨型赤雷忽然迎头斩下。这一记雷击就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体量之大,威力之强,都是之前那些雷击无法相提并论的。眼见赤雷之锋即将击中庞天的脖颈,忽然间只见他的那双银眸之中光芒大作,快到无法察觉的手掌已在最后一瞬之间扼住了赤雷的咽喉并将其停在半空之中。

    “好活泼的一条雷蛇,只可惜马上就要没命了!”

    说话间,庞天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笑容,这一刻不只是那些魔兵,就连被重重血雾包裹着的血戮魔将也不禁失声大吼道:“快逃!”

    话音虽落,但为时已晚。夹杂着庞天冲天杀意的绝世杀器赤雷,已然化作一条出水狂蛟,赫然窜入到深渊之中的魔军中心。无与伦比的破坏力,惊动天地的恐怖气焰,直接将那早已满目疮痍的皇城废墟一撕两半,仍然身处魔界一边的众多魔人被那突如其来的惊魂雷鸣吓得着实不惊,就连停在垂帘之后的魔皇也不禁轻咦了一声。

    “哪里来的高人,居然能够施展出如此毁天灭地的神威,看来血戮他要撑不住了。”

    随着魔皇漫不经心的声音,前方一名身材高大,披蛟穿虎的魔族男子登时上前,连君臣之礼之免了,直接开口道:“魔皇,我们还和他们客气什么,让我过去将他们全部碾杀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