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血戮魔将
    人魔大战,盛况空前,仅仅一个时辰之中,双方死伤已经过千,尤其是魔族一方,更是尸横遍野,悲惨幢幢,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场人类对魔族的全面屠杀。

    诸鹰阔目睹着神勇无比的大肚佛单枪直入,杀向魔军之中,受其感染,同样是心潮澎湃。谁知就在这时,千拂道人忽然叫道:“我说诸首领,咱们这都杀了好大晌了,怎么还不见大肚佛出来,他不会被困在里面一时间无法脱身了吧?”

    诸鹰阔昂然一笑,随即摆手道:“你有所不知,这位大肚佛曾经是天竺寺四大护寺大师之一,只因为平日里闲散懒慢,后来又在无意之间错杀了一名无辜百姓,被主持重罚,在山后的知返崖中一关就是五十年。这次人魔大战事关天下苍生之安危,我和主持动之情,晓之以理,他这才破列将大肚佛放了出来,令其戴罪立功,解众生于水火之中。别看他大大傻傻的,其实肚子里的鬼主意比谁的都多。就算遇到不敌的劲手,也会在第一时间全身而退,而不是……”

    话没说完,诸鹰阔忽见深渊之中飞出一物,速度极快,而且还有异物四处飞溅,见此情形,他赶快腾身飞起,探手一捞,已然将那枚条形物体拦在掌中。而这时候,只听旁边的千拂道人惊声道:“快看,那是什么!”

    诸鹰阔斜目而视,但脸上的愕然已经把持不住。

    “这……这是大肚佛的手臂,糟糕,他出事了。”

    也就在诸鹰阔为大肚佛的安危分身的一刹那间,原本停在他手中的那只断臂竟是忽然调转了方向,进而扣住了他腕上的命门。这一切的变数来得委实之快,以致于千锤百炼的诸鹰阔也禁大惊失色。

    “呔!”

    长嘶一声,妙身急转,在这股力道的带动之下,诸鹰阔欲要借此摆脱那只突然“发狂”的手臂。

    然而,手臂上的擒拿手技,异常高超,不仅手法巧妙,而且极不容易摆脱,反而越挣越紧,四枚指甲已经刺入到了皮肤之下。诸鹰阔本想为大肚佛保住这只断手,可怎奈形势实在太过紧迫,如果再不采取有用的手段恐怕他自己的这只手掌也要搭进去。笃定决心之后,只见诸鹰阔右侧脸上青筋陡然暴涨,连同右边的身体也一同胀起数位。而在这股短促且强大的力道之下,那只已经脱离主人不知多长时间的断臂终于不堪重负,头端五指立时全部震断,就连掌骨也一同不知了去向。

    “哈哈哈,原来这就是你们人类口中的假仁假义,今天我血戮魔将算是见识到了。”

    诸鹰阔心中的恼火还没来得及消退,可那刚刚设计诡计的罪魁祸首已然自动现身,不紧不慢地自深渊之中“走”了出来。要知道,下面全都是几乎与地面垂直的断崖峭壁,要想出来除了飞天御空,要不就得攀山登岩。而他居然只用两只脚毫不费力地走了上来,可见其实力之强,当真深不可测。

    “大肚佛在哪,你把他怎么样了?”

    血戮魔将淡淡一笑,将自己那只背在身后的右手慢慢挪到了诸鹰阔的面前。虽然内心早有准备,但当见到那只血淋淋,仍未来得及合眼的头颅,悲愤交加之下还是忍不住怒吼一声。

    “你居然杀了他!”

    血戮魔将把手里的头颅提到与自己视线平行的位置,而后漫不经心道:“就许你们杀我魔族同胞,难道就不能让我为那些死去的魔族战士报仇了?啧啧啧,你们总是这么蛮不讲理。不过在战场之中,道理也是行不通的,唯一有效的就只有拳头。”

    话如惊掣,如闪电一样刺入到诸鹰阔的双耳之中。刹那间,只见那血戮魔将陡然挥拳,刚好击中大肚佛的头颅。受到猛烈冲击的它如炮弹一样,轰然撞向诸鹰阔的身前,似是要将他直接洞穿。

    “砰!”

    一声闷响,血雾爆散。血戮魔将抬眼一瞧,发现那诸鹰阔竟是纹丝不动,手中竟是将那枚要命的脑袋接了下来。

    “对不起大肚佛,本来想给你一个改过从新的机会,没想到却让你魂断魔族之手。来世,我定当补偿于你。”

    诸鹰阔将大肚佛的遗骸小心地放到一边的空地之上。随着身体站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怕气焰赫然出现,以致于刚刚还一脸从容的血戮魔将也不禁微微动容。

    “哦,看来这家伙是有两下子。不过,就凭……”

    血戮魔将的话只说到了一半,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赫然传入到身体之中。抬头惊望,竟发现两只膝盖已然狠狠地顶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而诸鹰阔的怒火已经在熊熊燃烧。

    “鹰殁!”

    强招连连,如狂风聚雨一般,接连打在血戮魔将的身体之上。一时间,后者的身体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为悲壮的乐器,一阵阵骨裂的声响不断从各个位置之中相继传出。

    “砰砰砰砰砰,轰!”

    随着一记强力弹腿,血戮魔将颓然的身形已然落到了数丈之外。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时的他竟仍然可以双脚落地,而不至于跌倒。肿胀的脸上依然呈现着那股阴森的笑窜,他在笑,他居然在笑!

    “哈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没想到人间之中还有你这种有意思的家伙,我血戮魔将可真是太开心啦!”

    血,血,一眼望去全都是血。现在在血戮魔将活生生地就是一个血人,体内的伤口崩裂开来,竟又渗出体表,形成了一件血色纱衣,披在身体之上。同一时间,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势缓慢展开,竟让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地向外避让。而这全都是他们潜意识作用的结果。

    化身为狂怒凶神的诸鹰阔已然丧失理性,大肚佛的死对他打击异常之大,以致于令他萌生了让所有魔人为之陪葬的恐怖想法。眼见血戮魔将已然初见本相,他竟也不忌惮,再次攻上。“吃我这一记鹰爪手!”

    一言说罢,诸鹰阔竟然是变作了一只振翅翱翔的雄鹰,右侧那只闪闪发光,如神兵利器一般的鹰爪,突兀伸展,欲要给予那血戮魔将致命一击。然而,对方好像早有准备一样,同样凌空飞起,可是自他身后显现的却是另一种魔像!

    “血戮神,出来吧!”

    与那道血戮神幻影相比起来,诸鹰阔的雄鹰简直就是一只弱不禁风的雏鸡,二者一经交锋,便直接被一招拿去,禁锢在半空之中。而失去了雄鹰形态,诸鹰阔也不得不颓然落地,在他的后脊之上赫然出现了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那便是刚刚血戮神之影所为。

    抬眼望去,只见他的面前站着一尊仿佛山丘的身影。血戮神三首于一身,怒嗔妄,三张不同的法相,全都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而在身体之上,前,左,右三方各长着两只粗壮的手臂,每一只手臂之上都拿着一件魔界至宝,光剑,雷锤,玉瓶,金印,血钵,魔琴,六种魔宝,六种截然不同的威力,但无论拿出哪一个都能杀尽眼前的所有人族战士。

    招式大成,血戮魔将看着一脸灰色的诸鹰阔,不禁显露出凶残本色:“哈哈,觉悟吧!放弃吧!在我杀戮神的面前,你们人类都将沦为血的祭品。死!”

    心念一动,大地颤抖。自那巍峨的幻影之上,光剑金芒大作,化作一道通天彻地之鉴,轰然劈向诸鹰阔的身体。

    “首领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一直在与魔族士兵全力酣战的千指道人猛地分出一丝心念,化手中千拂掸为一只丝绦巨手,在光鉴落在诸鹰阔之前的一瞬之间,惊险地将对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然而,这时候,旁边的魔兵趁机偷袭,直接便在他的手背之上连砍数刀,刀刀入肉。血像瀑布一样登时淌出,吃痛的千拂道人踉跄了数步,终于跪倒在地。而这时诸鹰阔才意识到自己并未死去,当即翻身跃起,遥空击出一掌,刚好将那前来包围的魔兵震飞了出去。

    “道人,你没事吧?”

    千拂道人紧闭双唇,一言不发。可脸上的阴沉死气已经足以说明一切。千拂道人不但受伤了,而且伤势极重,能不能撑过眼前这一劫还要另当别论。然而,大敌当前,劲手出击,一道血戮神之影便已如此恐怖,若要面前那高高在上的魔族皇者,又该是怎样一番情景呢?二人万万不敢相信。

    “接下来的交给我吧,你们行退下。”

    快语快影,一同进入诸鹰阔以及千拂道人的视线之中,送目极望,只见一个黑衣男子赫然穿伫立在战场之中。而周围的刀光枪影却像长了眼睛似的,一丝一毫都沾不到他的身体。他就像超脱了这个凡世一般,已然进入到了一种绝对空明的境界。片刻后,诸鹰阔与千拂道人几乎异口同道:“天尊,庞天!”

    如救世主一般现身的庞天,一经进入战场,便立即为人类阵营注入了一股强大的新鲜力量。而见到救星抵达,千拂道人终于露出难得的笑意,有气无力道:“来得好慢,不过刚好!”

    说完,千拂道人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