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魔帆起航
    傍晚,无风。

    与寻常一样,魔界之中的暮色依然是那么迷人,彤云滚滚,如一锅烧开的铁水,似要倾注在这片鲜有生机的大地之上,为其镀上一层坚硬的外壳。夕阳逃窜,生怕自己也被一同永远禁锢其中。

    忽然间,一道黑烟自地上腾起,于半空之中翻转游弋,如恶龙觅食一般,徘徊在万丈高空之上。不时,烟龙盘旋,首尾相接,如一枚巨大的黑环,赫然呈现在人们的目光之中。

    人魔大战爆发了。

    一别五千多年,魔界再次率先发动进攻,一时间连忙人魔两界的通道成为了地狱的入口,无论是谁,都不愿看到里面出现的人物,他们或许是魔人,也可能是人类。而在此刻,他们已经不分正邪,不分对错,活下来的就是正义,死掉的也只能自认命薄。

    魔君,魔将,魔兵,混成一团,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赫然插入到人间当中。而作为防守一方,皇城废墟之外,来自初升大陆的数股强大势力已经严阵以待,虽然心知这是一场极为艰苦的战斗,但如果毫不反抗的话,那等待他们的只有无情的死亡。

    皇城燕山之中,青峒门,九五门,汇聚其中,作为后盾保证前方友军的安全。而在那个深渊外侧,屯扎的无数战士,才是这场大战之中人类的主要力量。

    绝生堂,风火寺,周赵精英,天幕尊府,飘渺云巅,离魂盟,隔梦党,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但在初升大陆也是响当当的势力,人类阵营,群英荟萃,众志成城,希望凭借自己与众人之力,共迎魔界锋爪,以退强敌。而随着皇城地下不断地涌上的巨大黑影,前方战士不由得在吃一惊。

    “这些魔人战士长得好生魁梧,正面为战恐有不利。火箭手准备!”

    一声令下,人员就位。八百名射投高手各各蓄势待发,手中亦是拿起了各自的武器,弯弓搭箭。箭上,涂以火油,稍一遇火,便立即熊熊燃烧,好不惊人。

    “放!”

    军令一经放出,八百枚火蛇一般的箭矢立即破空而出,原本昏暗的深渊之中立即火光遍地,如一条条火龙一样,漫及整个皇城废墟,同时也将那些面目丑陋的魔族战士一一照个清楚。

    高大,伟岸,势不可挡,这是人类见到他们的第一反应。

    作为魔界进入人间的首波兵力,魔兵大多都是以魔界之中的魔幢族为主。这些魔幢族人智力低下,行为迟缓,可以说是整个魔界之中最为卑微的种族,经常被当作苦力、奴隶使用。而这些“傻大个”却是有着常人所不及的优点,那就是大。

    身材大,拳头大,脑袋也大,皮肤也是厚得吓人,就算是刀砍斧剁,也未必能伤其要害。而那些看似唬人的火箭射在这些魔幢族人的身上之后,竟不过只是燃起了些火星而已,伸手一挥便将其扫落在地,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好在,他们的速度并不快,这也让人类有了缓和的时间。

    “不好,这些魔兵似乎十分抗打,一般的武器根本对他们无抗。火炮手准备!”

    再次下令,之前的火箭手稍一后手闪身,后方的数名战士便立即补位,而在他们手中全都是清一色手臂大小的铸铁火炮。这些火炮虽然最为基本的火炮类,但却拥有着最实用,最便捷等诸多特点,经常被运用在一些大型的战斗之中。

    点火,触发机括,紧接着那一道道闪着金光的爆炸能量便立即射向深渊之中的众多魔兵。顷刻间,皇城废墟之中哀声不断,如那地狱厉鬼一般,怨气横生。断肢碎骸随处可见,空气之中更是因此充满了一股焦糊的气味。

    火炮的威力有目共睹,但随之而来的缺点也暴露无遗。

    无论是铸铁火炮还是那些精心炼制的火药炮弹,都是极重的负担,所以要想用到行军打仗之中,便只能携带有限的数量,不像箭矢那样可以囤积起来。而且,火药保存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遇潮便极有可能成为哑炮;放到过热的地方就要面临随时自爆的危险。所以在一一波十分有效的火攻之后,火炮手也已成了无米巧妇,只得再次退居二线,以作后援。

    作为这次大战的总指挥,站在人类阵营正中心的,乃是天英派的掌门诸鹰阔。诸鹰阔今年刚好百岁,便却生着一张年轻酗的脸庞,一行一动之间都散发着迷人的活力。

    他是众多门派集合的灵魂所在,只要诸鹰阔还活着,那么人类就不会服输。

    “好了,这波火炮应该给魔界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不过千万不要得意忘形,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战。”

    诸鹰阔话音一落,只见人类大军的个别几个位置中,下方的地面陡然一沉,紧接着站在上面的数名战士立即纷纷落入其中,几声惨叫之后,里面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不一会儿,与刚刚发生的情况一模一样,又有十个战士落入地**部,紧接着刀割骨肉的声音接连传出,血已然将地上的黄土染成了红色。

    “大家小心地下!”

    眼见自己的同胞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相继牺牲,一些意志薄弱的战士登时陷入恐慌之中,个别的甚至已经萌生退意。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候,一道急风赫然落在地上,众人递目一瞧,竟是一个手持拂尘的道人。

    “区区魔兵也敢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话音一落,只见那道人愤然将手里的拂尘插入到地表之下。与此同时,一阵阵莫名的悸动连续不断地传到每个人的脚底下方,忽然间,不下五十处地面竟是同是炸裂,一缕缕手指精细的拂尘席卷着一个个身材短小,却长着利爪獠牙的魔兵,赫然呈现在众战士的眼前。

    “杀!”

    失去了大地的掩护,靠偷袭暗杀为主的侏儒魔兵立即被前来的人类战士乱刃砍死,毫无还手之力。而在大量的流血情况之下,战场的空气似乎都被染上了一股淡淡的粉色,叫人心神不禁为之振奋。

    处于阵营中央的诸鹰阔与那位道人相视一笑,进而淡淡道:“道义门的千拂道人果然非同凡响,看来那枚千拂掸确实有其独道之处。”

    一波未平,又波又起。魔幢兵与侏儒兵接连失利,谁知此时天空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些莫名的黑点。接着,这些黑点越变越“大”,竟是长大人类一般大小。可他们与人类不同的是,身后都长着一双宽大的蝠翼,稍一抖擞就能惊起狂风巨浪。而这些蝠翼人个个长得都是尖啸猴腮,就像成了精的蝙蝠一样,十分扎眼。

    “嘶!”

    不等那些蝠翼人来到跟前,一道道刺耳欲聋的尖锐声立时传入到众人的耳道之中,折磨着上脆弱的耳窝,似也要将里面的耳膜穿出一个大洞。可见的攻势还算可以应对,但眼下的无形进攻却是防不胜防。不一会儿,几个可怜的战士已经倒地抽搐,七孔之中同时渗出暗红色的血迹。诸鹰阔见此情况不禁摇了摇头,表面上这些人还活着,但实际头里的大脑已经被震成了碎片,就算不死也已无法活动,甚至连思考都做不到。他们已变为活死人。

    “快!想办法把他们给我弄下来!”

    这时,之前才显露威力的千拂道人,双手捂耳,痛苦地站立起来,刚要有所行动。谁知,一声爽朗的笑声赫然傍在二人的耳边。

    “让老衲来试试!”

    诸鹰阔与千拂道人立即向声音传来位置观望,只见一个身材臃肿,长眉笑面,坦胸露肚的大和尚不紧不慢地来到前方,遽地抬起右手,开口高声道:“大悲掌!”

    我佛慈悲,是以万物同等视之。而在保卫人间的大战之中,这种伟大的力量毅然化身成为了一只与天同大的金光巨手,赫然拍向空中的那些蝠翼魔人。

    “嘶~嘶~”

    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天上的蝠翼魔人立时化为一朵朵血色浓雾,消散于虚空之中。大悲掌内含无上奥义,巧夺天威,而在这等旷古绝今的威力之下,哪怕是魔人的身躯也难以抵挡。

    诸鹰阔见此情景,不由得拍手称快道:“好,好,真是太好了。没想到大肚佛事隔五十载,仍有此等威力,当真不枉我将你从天竺寺中解救出来。去吧,让那些魔族的爪牙看了看我们人类的真正实力。”

    大肚佛天神附体一般,大喝一声,飞身轻跃,已然落入到魔兵之中。紧接着,一道道血气喷涌腾起,化为红色的蒸汽,将战场之中的气氛带入到了空前的盛大景象之中。大肚佛神勇无敌,凡是被其大悲掌击中的魔兵,无一不是纷身碎骨,死无全尸。慈佛变成杀佛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再来再来,让我大肚佛送你们一个个地下地狱,我会为你们超度的。哈哈!”

    几声狂笑之后,大肚佛面前的魔兵呼啦一下散开两列,就在他以为对方即将要发动不知名的强招之际,一个黑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