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方柔的另一个爹
    年轻,富有活力,最重要的是眉宇之间的隐隐透露出的邪气,方柔实在想象不到,自己的爹爹与面前的这个男子竟是同一个人,他就是血河魔君。

    二人的到来,纳百川并没有显现太多的意外,好像早已预料到了一样,茅草房虽然年久失修,但此时已然被从里到外收拾了一遍,就仿佛专门为了迎接二人似的,一切都被安排得井然有序。三张凳子,三副碗筷,就连桌上的饭量也只够三人享用,再多加个孩子都不行。事假似乎有些蹊跷,但想来对方的身份,方柔料定对方不会拿自己如何,于是索性安然坐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怎么样,饭菜还合胃口吧?”纳百川一脸笑容问道。

    方柔抬起那双因为感到而通红的眼睛,声音颤抖道:“嗯!我爹当然知道我的口味,他在哪里?”

    纳百川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指着自己道:“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现在的我就是方惜时。方惜时就是纳百川,我们两个本就是一个人,只是因为形势所迫不得已而诞生的两个身份而已。”

    说着,纳百川伸手在自己那张光滑的皮肤上轻轻一抹,一股沧桑之气赫然显露。方柔与小钣一同送目观瞧,愕然发现对方竟已变了一副模样。

    “爹……真的是你!”

    纳百川苦涩地点了点头,欣慰道:“虽然我所处的世界方柔已经不在了,但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听到你的声音,我还是十分高兴。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方柔的眼中淌出两颗委屈的泪水,摇了摇头:“不太好,苍北仙苑倒了,你也不在了,唯一只可以依靠的孙长空也有了新欢。要不是有饕餮出现,我恐怕已经支撑不住。”

    纳百川叹了口气,口吻略显怪异道:“你和饕餮本就浊一段孽缘,将来不会有好结果。若要不想陷得太深无法自拔,就尽早离开他的身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方柔抹了下瞬眼角处的泪水,气势冲冲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以后的事情。”

    纳百川当即一愣,随即又一次苦笑了下,神伤道:“我倒是想和别人一样看不到,但命运就是给我安排了一项令人又爱又恨的神技。”

    方柔攥紧拳头,手中的筷子更是在她的全力之下当即一折两半,弹飞出去老远。而这时小鬼也不禁插话道:“原来你就是血河魔君,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你还是如此年轻,当真是羡煞旁人。”

    纳百川看了一眼小鬼,不禁冷笑道:“我知道你来历,所以你也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我给你留了碗筷,只是不想有失主之仪。吃过饭后,你就自行离开吧,远离方柔,越远越好。”

    听到后面,小鬼索性也坐上了饭桌,用那右手五根短小的手指,拿起桌上筷子,全然不顾纳百川之前所说的话:“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大吃一顿。

    纳百川冷嘲热讽道:“没想到一个人死人的尸首也会学着活人那样说话吃饭,真是稀奇。不过,人死不能复生,这是老天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违背。趁着身上还有些活气,你最好早些准备后事,不然等身体彻底凉了小心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方柔听着二人的对话,不禁觉得有些迷糊,可如今的他却也想不出该如何提问是好,只得继续糊里糊涂地听下去。

    小鬼拿着筷子,小心戳着桌上红烧鱼一只鱼眼,淡淡道:“你又年看到了些什么血河魔君。你这样公然泄露天机,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纳百川不屑地笑道:“既然这神技是老天给的,我自然是不怕受到天谴,就算有人要抗这个罪名,那也应该是老天爷自己。我的行为虽然也超出了凡人应有的界限,但至少还没有颠倒黑白。反倒是你,如果方柔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十分痛心的。”

    方柔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状道:“真相,什么真相?你俩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纳百川伸手指了指小鬼,随即道:“要问的话,还是让他自己说吧!毕竟都是魔界中人,而我们之间还有些联系,不太方便做出这种背后捅刀的损事。”

    说着,纳百川直愣愣地看向小鬼,似乎在等待对方的答案。可这时候,一阵雷鸣般的笑声忽然笼罩在整间茅草屋之上,恐怖的笑声夹杂着无限的力量,竟让房子的四下房柱不禁椅起来,眼看就要倾倒坍塌。而这时候,表情阴冷的纳百川忽然显出一副无奈相,进而朝门外叫道:“来都来了,就不要在外面装神弄鬼了。快来瞧瞧是谁光临寒舍了。”

    说话间,一道魁梧挺拔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门口外侧,虽未见其真实面目,但方柔已经从那人的身上嗅到了极为强大的气场,竟令她双脚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来。

    “准备了这么多的饭菜,原来只是为了招待两个小鬼啊!不过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也没有吃饭,刚好可以将就一下。”

    说着,那人已经走到桌边,伸手拿起原本纳百川准备使用的碗筷,同样大吃大喝,毫不避讳,反倒是纳百川这个作主人的什么也没吃着。

    “古浊,你这是去哪里了,老半天也不回来,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

    一听“古浊”二字,小鬼的脸色立即变得紧张了许多,从目光到神情都有了巨大的变化,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克星一样。

    “你就是古浊?远古巨龙族的族长?”

    这时候,方柔也看向古浊,发现对方竟是一名中年男子,大头方脸,长得棱角分明。而他的做事方式就和自己的长相类似,永远都是直来直往,绝不会拐弯抹角。

    “来了好几个月,你和魔皇一直把我困在这里,不让我活动,这身子都要生锈了。如果你们还把我当成盟友的话,最好现在说话小心一点。不然,等我撂挑子不干的时候,你们可不要后悔。”

    话音刚落,古浊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忽然落到了那个小鬼的身上,同一时间,一股吃惊万分的表情立时显于那张方脸之上,嘴巴微张道:“你是那个雪……”

    小鬼连忙接道:“你知道就好,不用太过声张。但是,你为何会在这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这时候你应该是被关在人界之间的夹层空间之中才对。”

    古浊看了纳百川的一眼,似乎在等对方指示似的。可纳百川却像根本没有见到对方一样,悠悠地将头扭到一边,自言自语道:“我也没有办法啊!”

    “既然知道这回事,那你就应该知道现在的我是多么的痛恨魔界以及这里的所有魔人。将我古浊作为你们魔界复仇的棋子,这种事情只有你们这些大胆狂徒才能做得出来。”

    小鬼的腿很短,坐在凳子之上两只脚还不能落地,所以只能在半空之中悬着。此时听了古浊刚刚的话,竟开始来回摇摆起来,就好像坐在船舷上面似的,好不活泼。

    “把你关到那里的是魔皇,又不是我,你对我这么大反应做什么,难不成你要杀了我不成?”

    古浊将嘴里的鸡骨吐了出来,漫不经心道:“别说杀你,就算要整个吞了你,这里也没人能拦得住我。只不过,我现在还不想与那个家伙彻底决裂,毕竟他的手上也有我十分感兴趣的东西。”

    小鬼食指放在嘴唇之上,稍作深思之状,然后才恍然道:“魔界之中,能让你这个巨龙族族长为之侧目的,那自然是至尊极品的宝贝,你说的该不会升龙石吧!”

    古浊诡异地笑了笑,笑脸之上尽是残忍与冷酷:“升龙石于我的意义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既然如此,你们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不然……”

    古浊回头看着门外的壮美景色,淡淡道:“这里就会真的变成血的海洋。”

    简单的几句话使得原本一脸淡定的纳百川不由得紧张起来,眼见屋里的气氛越发尴尬,他只得强行转移话题,进而对方柔道:“你们此次前来是为何事?”

    方柔抬了下眼皮,爱搭不理道:“你不是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吗?既然如此,你猜猜我们此行的目的。”

    小鬼一听这话连忙接过话茬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只是想前往人魔交界处,一睹不久之后将要发生的人魔大战。”

    “哎?我们不是要去救……”

    方柔话没说完,就只见小鬼不停地向他眨眼睛,前者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得装聋作哑,不再说下去。

    纳百川看着这两个神态迥异的“小鬼”,不禁怪笑了笑,然后道:“呵呵,你们两个就这么想去送死,而且还是在第一时间奔赴前线,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方柔用筷子拄着碗里的饭菜,应和着道:“可不是嘛!”

    小鬼看着方柔,微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便不会让别人碰到你一丝一毫,相信我。”

    说着,小鬼眨了眨那双充满真诚与单纯的眼睛,径直看着面前的方柔,极其认真道。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那我还有没什么好说的呢!”

    “轰!”

    一声惊雷从天而降,如万千狂蛇,坠入血幽谷的山腹之中,一时间,火光四起,爆响不断,纳百川身随心动,已然伫立在茅草屋外。

    “开始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