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王牌帮手
    话说,方柔与小鬼借助魔天门之力,消灭了魔枭巨兽之后,便再次回到了医仙府中。果然,如之前所意料到的一样,雪魔医仙仍然未归,这也印证了之前二人的猜测,对方一定是被魔皇唤去冲锋陷阵去了。而稍稍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种时候被派去的都是一些弃子,说白了就是有去无回,都是要死在战场之上了。而魔皇如此作法,无疑是将医仙往火坑里推。二人虽不知魔皇这么做的道理,但雪魔医仙为人正直,且身负无上医术,即便起死回生也经非难事。这样的一介魔材,如果就这般断送那也未尝太过可惜了。更何况,这么多年的相遇,小鬼虽然常年待在阴暗的秘室之中,不见天日。但他心知对方也是为自己着想,以免强烈的阳光灼伤他的身体。如今见到对方有难,他自然不会退缩,只是凭他与方柔的力量着实有限,而魔天门虽然神通广大,但却不能移动,更帮不上什么忙。二人思考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应对之策。

    “我看,还是由我自己一人前去,想办法将医仙带回来吧!你别看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实际上骨子里是一个极其死板的人。魔皇的命令于他而言就是金科玉律,天条一般,神圣不可违抗。哪怕自知死路一条,他也会义无反顾地登上沙场的。”

    方柔沉声道:“你的样子虽然有些扎眼,但好在身材短小,如果稍加掩饰的话应该不会太引人注意。不过,你自己都说了力量有限,如果中途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岂不是连你也要跟着一起遭殃。再说,你就算想好了把老头带回来的办法,但他自己愿不愿意跟你回来呢?他比你我活得都要长,连咱们都能看得出的事,自然也逃不过他的法眼。既然他已经去了,那便是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你说他还会依你的意思当逃兵吗?

    “这个……”

    小鬼无话可说,方柔所说极为在理。但人心都是肉长的,毕竟已经建立起深厚的情谊,那么作为“家人”的自己就不能坐视不管。想来想去,小鬼索性抄起桌上的一个茶碗,恶狠狠地道:“实在不行就把他打晕了再带回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人魔大战早就开始了,而他也成为了魔皇心目之中胆小怕死之徒,就算医仙他有力挽回,也为时已晚了。”

    方柔瞪了一眼面露寒光的小鬼,没好气地说道:“打晕他?你打还是我打?你觉得咱们两个会是这个老狐狸的对手吗?”

    “这个……”

    方柔的话再次打破了小鬼的“阴谋”。此时,接连受挫的他索性大声呼叫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如此说来咱们就看着他去送死就好了?”

    方柔表情一愣,随即道:“哎呦,瞧我这脑子,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小鬼不由道:“什么事?和医仙有关吗?”

    方柔摇头道:“这倒不是。不过,在魔界之中,我们可以别人帮忙。”

    “别人?呵呵……”

    小鬼不屑地笑了笑,然后才爱搭不理道:“是你的熟人还是我的熟人,自打被制造出来之后我就一直待在医仙府里,哪也没有去过。指望我是不可能的了。”

    方柔不耐烦道:“谁说指望你了,我说的就是我的熟人。”

    “谁?”

    “我爹!”

    方柔眼中放光,就好像一只伺机出头的野狼一样。

    关于方惜时,也就是血河魔君的消息,魔界传播得比较小。一是因为他行踪诡秘,不易追查。二是因为血河魔君的身份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定论,起先是一个名叫“纳百川的”年轻人,公然表露自己就是“血河”本人。之后,方惜时弃人从魔,事隔五千年再次施展出血河魔君的得意神技,血河,从而也让人们更加相信他才是真正的魔君血河。而就在魔界大门打开之际,这两个都曾被怀疑是血河魔君的人竟全部消失了,无论人间还是魔界,都没有他们任何音信。有人猜测,他们已经在那场大战之中双双殒命,魂飞魄散。但更多人认为,这两个魔头已经逃回了魔界之吴婷婷,恢复元气,以酝酿更大更惨的灾难。而方柔的看法也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在踏上魔界大地的那一刻,她便已经隐约感觉到了方惜时的存在。而现在,他们就是要去寻找血河魔君,无论他是不是方惜时。

    血河魔君所司之地,在魔城以东八百里的血幽谷之中。这里常年见不到太阳,其中植被更是以鲜红色的蕨类为主。一眼望去,如漫山血河一般,分外吓人。而穿梭其间的走兽也常常十分仓促,好像生怕这里的不祥之气沾到自己的身上。

    就在这血幽谷的谷底之上,赫然矗立着一座气势恢宏的巨型建筑。这座大家伙形状极不规整,有三十二个塔楼组成,中间又以密闭通道相连接,无形之中便构成了一个硕大的迷宫,常人进去如果没有指导的话,就算走了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找到出口。而更要命的是,这些塔楼之中暗藏无数暗括机关,簧器针毒,一旦陷入到里面那就是九死一生。就算脱了层皮幸免于难,但你会发现,自己所要寻找的根本就不是血河魔君的巢穴据,而是个供其把戏的巨大玩具。

    山谷的半山腰处有一个不起眼的茅草房,这里便是血河魔君唯一的住处。他没有鸾驾金车,也没有一呼百应的众多随从。他是一个人,但也不是一个人,他的血河就是一切。

    首次来到血幽谷中,方柔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一方面,他十分想寻到自己的亲爹,然后借助对方的力量解救雪魔医仙。但另一方面,事隔许久,再次见面的父女是否还能继续曾经的亲情,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然而,虽然是血幽谷,但方柔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感。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久未归家的游子,当再次看到故乡景色之时,脸上写满了激动。

    “我说,你不会是在骗我吧?你说血河魔君是你爹?”

    方柔点头道:“应该是吧!至少他曾经亲口承认过。”

    小鬼摸着下巴,装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继续道:“血河魔君潜入人间多年,这是魔界之**知的事情。但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闺女,这倒是从未听说过。而且……”

    小鬼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柔的身体,接着道:“现在的你徒有魔人之形,却并无魔人之实。说到底,你这副身体还是属于人类的。可是魔君的骨肉怎么可能是一般的人类呢?”

    方柔伸手拍了一下小鬼的脑袋,嗤笑道:“你是不是傻,我娘亲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人类,人魔结合生下人类,难道不可以吗?”

    小鬼摸着自己挨打的地方,一副委屈状道:“你轻点,好歹我也比你大了好几百岁,按辈分来讲,你应该叫我……”

    “叫你老不死吗?”

    “你!”

    小鬼刚要发作,但想到对方是为自己的事情一同奔波,也就感觉释然了许多,接着道:“在人魔两界还未发生那场世纪大战之前,人魔通婚的事情也曾发生过。但我听说,那些夫妻大多都是孤独终老,膝下无子。就算是有,大多也都是从别人那里抱着来的。可以这么说,人魔无后是老天对于孽缘的一种惩罚。在他老人家看来,这是一种天理不容的事情。”

    方柔轻笑道:“呵呵,听你说的这么义正言辞,莫非,您就是老天爷在人间的化身?”

    小鬼翻了一下白眼,没好气道:“我倒是想!”

    说话的工夫,二人已经见到那座霸气四溢的塔楼群,而人们后来给它起了一个名字:万劫山楼。

    “如果说血河魔君真的已经回到魔界的话,那他十有**就是在这附近养精蓄锐。不过,听说这位魔君孤僻寡言,极少与人联系。常年的乖离性格令其喜怒无常。曾经有人见到过他一怒之下斩杀三百魔兵,而魔皇对此也没有办法,毕竟他们也是亲生父子的关系,作儿子的偶尔发发脾气也是情理之中。而在那之后,愿意与血河魔君交往的人越来越少,以至于后来的人魔大战,都是最后才能通知的他,这才使其逃过一劫。”

    方柔点头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不过那都是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

    小鬼伸手指着自己,刚要说话。谁知小路旁的一间茅草屋之中,忽然走出来一个人。方柔内心激动,刚要上前相认。可当见到那面孔之际,她又不禁退缩了。

    “这……这不是我爹!”

    小鬼看看那个立在夕阳之下的白衣男子,又回头瞧了瞧方柔脸上的疑惑之色,然后才道:“按理来讲,这里应该不会住着其他人,难道真的是我搞错了?”

    就在方柔与小鬼为眼前之人的身份困惑不解之际,白衣男子竟是主动朝他们走来,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哎呦,这不是方大小姐吗?怎么,想到自己老子的地盘上见识见识了。哦,忘记自我介绍,我叫纳百川。或许说,我是另一个方惜时比较贴切。”

    纳百川满脸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