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张望远与纯九阳
    院中,空空如也,不是因为杀手联盟太过节俭舍不得置办,而是因为原本摆放在那里的众多花草、甚至还有一只锦锂青花缸都被推到了一边,打翻在地,可怜的鱼儿还在那里做着最后的挣扎,不过看起来已经命不久矣了。

    不远处,张望远躺在一团月季之上,苍枝上的刺已经将他划得鲜血淋漓,好不狼狈。

    再往前面看去,银枪魔将单手执枪,傲然伫立,原本不大的身体之中竟是散发出隐隐的凶戾杀气,令人见不禁为之一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屠昊阳忿然道。

    银枪魔将以枪代手,指着对面的张望远道:“是这个家伙主动来挑衅的,我也只是简单地教训了他两下,并没有下杀手。”

    说着,他不忘晃了一下手中的银枪。果然,除了枪杆之上,枪头位置丝毫没有沾染血迹,不然现在的张望远也许就已经不能呼吸了。

    反观另一侧,一向咄咄逼人的张望远此刻竟成了哑巴,半个字也不说。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以及如今落魄的模样,脸上的苦色让人看着不禁揪心。

    “望远,你这是怎么了!”

    姗姗来迟的纯九阳一见自己的宝贝子嗣被人打成了这样,他甚至来不及去管那个罪魁祸首的银枪魔将,便急步奔到张望远的身边,察看伤情。好在,与银枪魔将所说的甚至一致,张望远身上的伤势确实并不大碍,只是眼下的他就好像被人抽了魂魄似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死气。

    “望远,凡事不要勉强,你可知道,这个拿枪的家伙是魔界的银枪魔将,你打不他也是情理之中,用不着垂头丧气。”

    屠昊阳面色寒,紧接着转头看向孙长空,微眯着眼冷冷道:“好你个孙长空,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为我介绍这等高手,原来他是魔界的人。”

    无需再多的语言与行动,银枪魔将已经能够清晰感觉到屠昊阳的敌意,为了打破眼前的尴尬气氛,他也只能强颜欢笑道:“唉,我就知道早晚得露馅。罢了罢了,既然你们这么忌讳我的身份,那我不待在这里就是了。”

    说着,银枪魔将抱拳行礼,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屠昊阳忽然道:“站住!”

    银枪魔将蓦然回首,此刻他的目光之中竟好像有千百把冰刃似的,闪烁着寒冷一样的冷光,令人不寒而栗。

    “怎么,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不过你要非那么做的话,我银枪魔将愿意奉陪到底。”

    这时候,孙长空眼见形势即将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也连忙表明立场,语气阴沉道:“屠昊阳,我能把他带来,就说明他值得我完全信任。你要是为难他,那就是与我孙长空作对。虽说你们杀手联盟人才济济,高手如云。但若想杀我们二人的话,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听着孙长空的威胁话语,屠昊阳非但没有发作,反而仰天大笑道:“孙长空啊孙长空,你fiqkbn太小瞧我屠昊阳了吧!说实话,人间是死是活,与我并无关系。谁要是对我和杀手联盟有用,谁就是我的伙伴。这里面,也包括你孙长空。”

    说着,屠昊阳转目看向银枪魔将继续道:“干我们这行的本来就忌讳问得太多,你过去是什么人,做什么的,我一概不想知道。但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你却不主动与我说明,这才是我生气的原因。万一,它日你因为自己身份的问题招致的灾祸,那岂不是要我这个作首领的难堪?不过事情已然明朗了,我也可以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只要你愿意,杀手联盟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得知了屠昊阳的态度之后,孙长空不禁为之汗颜,没想到自己这挺身而出的行为没收到什么成效,反倒是他屠昊阳三言两语收买了银枪魔将的心。

    “既然屠盟主如此痛快,那我如果再纠结于这件事的话也就显得心胸太狭隘了。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两道快影遽地一闪,竟已聚到了一起,两只来自于不同人的手掌已经紧紧攥成了一团。银枪魔将面露灿笑,屠昊阳也是相当中意,自此杀手联盟再添一员猛将,实力大增,也为屠昊阳今后的计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众人如今似乎都沉浸在银枪魔将“去而复回”的喜悦之中,而张望远和纯九阳则待在台阶之上,似乎完全与大家融不进去。看到这一幕的张望远情不自禁地捏紧了拳头,而这时纯九阳不禁关切道:“望远,我之所以给你起这个名字,就是想让你‘登高望远’,能将目光放得长远一些。现在的你确实不是这个魔将的对手,但只要你勤加苦练,我想过不了多久,你就能与他们一样,站到同一境界之上了。”

    张望远惨然一笑,语气悲怆道:“望远,张望远,就是这因为这个挨千刀的名字,我才只能好高骛远,刚愎自用。从今天开始,我不叫望远,我叫达远。定达远方!”

    纯九阳反复念了几遍这个名字之后,略显讶然道:“听着好像也不错,可是就算改了名字也……”

    “爹,你有办法的吧!”

    惊,震惊,惊咤,如遭惊雷,这个纯九阳做梦都想听到的称呼,如今竟真的从张望远的口中说了出来。纯九阳喜极而泣,那双沧桑的眼眸之中竟是渗出了些许泪光。

    “远儿……你肯叫我爹了?”

    张望远一脸正色道:“不管我叫不叫,你都是我爹,这是铁一样的事实,就如我身上所背负的耻辱一样,一辈子也抹杀不去。”

    “远儿,话也不能那样讲。我与你娘……”

    “住嘴!”

    不等纯九阳继续说下去,张望远的一声怒喝,已然叫停了对方。原本的祖宗长辈,为何会成为亲生父亲,而纯九阳又和张望远的母亲有着一段怎样缠绵悱恻的故事呢?

    为了不让来之不易的父子相认就此“夭折”,纯九阳连忙改口道:“好好,我不提那事。你放心,只要有爹在,管他是杀手联盟,还是魔兵魔将,全都得死。”

    张望远摇头道:“我的目光可没有那么短浅,我的目的是他。”

    说话间,张望远抬起下巴指了指自己前方不远处的孙长空,目光如炬一般,异常骇人。而这时,纯九阳脸上的狠色不由得消了大半,看着那个与众人谈笑风生、神态自若的年轻人,就连他也不禁为之佩服。而若要让张望远在短时间当中达到那种水准,恐怕就不是单纯地指导就能完成的了。

    “好吧,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线索到了陆婉儿的身上可以说是断了,但拥有敏锐直觉的孙长空想到了在对方上岸的地方可能会得到一些意外收获,天色已暗,孙长空再三坚持,必须离开杀手联盟找寻柳如音的音信,而送别之时,银枪魔将也已成为了杀手联盟的一员,伴在屠昊阳的左右:

    “不管怎么说,我银枪魔将能从魔界出来,全都要感谢你孙长空。它日有机会,我定会报答这份恩情。”

    孙长空摆手道:“用不着,我劝你同我一起来到人间,本来也只是为了方便自己,不然现在的你可能还堵在那个山洞之中,与我恶战呢。不过既然已经来到了人间,你就不要再把自己当成魔人。它日,魔界真的大举进攻人间,我也不希望在对面的阵营里见到你的身影。”

    银枪魔将笑道:“那是当然,已经做了魔界的叛徒,要是再回去的话岂不是自寻死路?不过,来都来了,我的句号是不是该变一变,也算是新人新气象。”

    说话间,他与孙长空都不禁看向中间的屠昊阳,后者脸色不由得为之一沉,之前一本正经的模样也消失不见:“不用看我,我虽然是杀手联盟的盟主,但这些舞文弄墨的事情真的不是我的擅长所在。要不,叫从你原来的名字之中做做文章,而且四个字的名称不容易记住,不如删减其中的一两个字,比如银……魔?”

    “**?”

    屠昊阳不经意的话令在场众人不禁捧腹大笑,尤其是当事者银枪魔将更是一脸的委屈,苦笑道:“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呢,罪名就先给我扣上了。这要是传出去,那可真是男人听了背后阴风沉沉,女人听了转身落荒而逃啊!”

    孙长空稍稍止笑,这才说道:“不过屠师兄的话倒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灵感,我们不以‘银’字为姓,但却只能以‘银’字为名,既然是新人新气象,那就索性借屠师兄的姓氏,叫屠银,怎么样?”

    银枪魔将与屠昊阳对视了一眼,不禁同时点了点头,前者道:“感觉……还可以,至少听起来没有那么猥琐。”

    屠昊阳接着道:“我没有意见,只见他不嫌随我的姓,入我屠家之门,那倒也无所谓。”

    “那好,既然这样,屠银,你以后就跟着屠师兄好好干吧!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江湖之上有有你屠银的名号。”

    “哈哈,等着瞧吧!我不但要作杀手里面最能干的,还要作魔人之中最能杀的!”

    众人悚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