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瘗土重辉
    话音一落,万籁俱寂。孙长空的话像致命毒药一样,令得在场众人的视线不禁齐刷刷地投向银枪魔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不禁浮现出几丝绯红。

    “你们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说着,他还不忘伸手擦了一把脸颊,但并没有看到会脏东西。而这时的屠昊阳似乎已经对孙长空失去了兴趣,转而对银枪魔将道:“朋友,我看得出你也是发情中人,否则也不会和孙长空以及前辈不远千里来到这里。而且,你修为了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保证,进入杀手联盟之后你将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怎么样?”

    银枪魔将抬头看了一眼孙长空,却发现对方竟又在低头吃菜,而其他几人他也不认识,无奈下他只得放下筷子,双臂环抱,认真地思考了一阵,而后淡淡道:“留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现在外面形势不容乐观,指不定什么时候人魔大战就会再次爆发。我虽然也想留在这里享清福,但实在待不住啊!”

    银枪魔将的心思,还不知对方来历的屠昊阳微笑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我屠昊阳虽不是正派中人,但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懂的。如果大战之中人间一方落败,那不只是初升大陆,恐怕整个人间都会落入魔界的手中,而人类一方被必会被奴役,永世不得翻身。就算是为了自己,我和联盟的众成员也会义无反顾地进入到大战之中,这个你大开放心。你要征战前线的话,我第一个赞成。”

    “哈哈,这个好。如此说来,我实在没有拒绝你的道理了,对了这鱼还有吗?真是抱歉,实在太好吃了,所以……”

    不等银枪魔将继继续说下去,屠昊阳已然击掌叫道:“传下去,让下人再做两道松鼠桂鱼,手上麻利点!”

    “是!”

    杀手联盟之中规矩森严,盟主屠昊阳的话就如同圣旨一般,不容违抗。说要快些,就绝不多耽误一分一秒,不时两条热气腾腾的松鼠桂鱼便被端到了银枪魔将的面前,供其享用。

    “吃吃吃,今天我屠昊阳高兴,你提的要求,只要我能满足,一定尽量满足。只是你们之前托我要找的人,我们杀手联盟属实无能为力,这个你们也要多多谅解。”

    就在屠昊阳说话之际,门外忽然快步走入一个黑色戏装的年轻男子,眨眼之间已经来到屠昊阳的身边,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紧接着,自他的脸上忽然生出几分惊讶神色,显然是吃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消息。

    “我要收回刚才的话。”屠昊阳惊声道。

    银枪魔将把嘴里的鱼好不容易拿了出来,一脸无辜表情道:“鱼都吃一半了,这就反悔啦?”

    孙长空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小声说道:“不是,我估计是刚才收你入联盟的事情,现在可能情况有变,不能履行诺言了。”

    银枪魔将颓然道:“唉,吓我一跳。哎,不对,这里不收我以后岂不是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什么什么鱼,我得再多吃两口。”

    眼见孙长空与这位新来的朋友一唱一喝说着,屠昊阳面露苦笑,连忙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我这边已经有了关于陆征的消息,咱们的交易还得继续。”

    “什么,那还在等啥,快告诉我。”

    来不及吃饱肚子,一行人便跟着屠昊阳一同来到了后堂之中,一名落魄女子赫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之上,双眼空洞,就好像丢了魂似的。

    “你说的那个知情者就是他?”孙长空指着堂上的女人不禁问道。

    屠昊阳摇头道:“他知不知情这倒是次要的,可你知道,这位姑娘是谁吗?”

    纯九阳豁然抬出身来,凑近观瞧了一阵,口中喃喃道:“这丫头我看着怎么如此面熟,难道是我在哪里见过的?”

    片刻回忆之后,一股恐怖的表情立时显于那张冷峻的面孔之上,盈天杀气眼见就要拔地而起,这时候张望远却已看出了端倪,伸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肘,低吼道:“冷静,他到底是谁!”

    纯九阳将张望远的手缓缓地从自己的身上挪开,接着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进入后堂,来到那名女人的眼前,然后俯下身来,捧起对方的双手,仰头看着那张满是泥痕的小脸,温柔道:“婉儿,你怎么在这里啊!”

    婉儿,陆婉儿,陆征的唯一后人。可只有少数人这知道,就算这仅有女儿也并非是陆征的亲生骨肉,陆婉儿只不过是他对朋友的一个承诺罢了。

    从仙山之摔落之后,陆婉儿便掉入到了深不见底的大海之中。她以为自己将会就此死去。可谁承想,过往的一只渔船刚好用网将她与其它鱼儿一同拉到了甲板之上,如此陆婉儿才算是转危为安。

    上岸之后,孑然一身的她不知该去往何方,可就在这时他想到了自己的生父,也就是创造自己的纯阳大仙纯九阳。凭借着微弱的感应,陆婉儿一路西行,终于在杀手联盟之中找到了他们。

    随着纯九阳站起身来,陆婉儿顺势将手环抱在对方的腰身之上,随即放声大哭起来。一时间,在场众人纷纷觉得莫名其妙,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罢了。

    “这位姑娘,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话有此不合时宜,但请问你之前可否见到过一个名叫柳如音的女人?”

    陆婉儿用力在纯九阳的身上控上一下鼻涕,进而声音抽泣道:“我当然知道柳姐姐,你找他干嘛?”

    “哦,我叫孙长空,是柳如音的……”

    “啊!原来你就是孙长空,可你之前去哪里了。我爹欺负我们,你也不来援救,最后逼得我跳山自尽。他们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纯九阳猛地将陆婉儿拉到眼前,一字一字问道:“你说你跳下了仙山?”

    一提到这件伤心往事,陆婉儿的眼中便再次飙出大片的泪光,即便不说,纯九阳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股冲天怒火立时涌上心头:

    “这个陆征陆老鬼,枉我如此信任他,甚至还不惜将自己的修炼感悟倾囊相授,为的就是他对我这女儿好生一些。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恩将仇报,欺负我的姑娘。如果被我再见到他,一定令其付出惨痛的代价。”

    “什么?你说这个姑娘是你的女儿?”

    孙长空不敢相信,高高在上的纯九阳居然有一个和溃人一械一样的亲生女儿。不过他并不知道陆婉儿的事情,更无从得知魔胎一事。面对于这个惊天秘密,张望远却显然极为不屑,口气轻佻道:“没想到我的老祖宗竟是一如此多情之人,遍地播种不说,竟还突然有了一个这么大的闺女,真是天下一大奇事啊!”

    不知为何,众人听张望远的话语之中竟是暗含着隐隐的嘲讽之气,绝不像是一个子孙对祖宗所说的话。而纯九阳对此却也并不在意,又或者,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口气。

    “望远,你不要误会。婉儿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确实是我的女儿,但却不是我与其他人所生。这里面的事情有些复杂,稍后我再单独与你一一道来。”

    张望远挥手道:“这个就不必了,您是什么人物,我想不用我说在场中人就有知道的,别说是一个女儿,就是再来十个八个的儿子孙子,我也丝毫不感觉意外。毕竟,您才是王道啊!”

    撇下了这一番让人听不懂的恶语之后,张望远转身扬长而去。孙长空刚要去追,却被纯九阳开口拦下:“随他去吧!我知道他心情不好,我也确实亏欠了他许多。也许,他根本也不想让我偿还什么,毕竟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惊变,死去的人也无法再世为人。”

    语毕,纯九阳伸手轻抚了几下陆婉儿的头顶,而这时候屠昊阳却对孙长空使了个脸色,示意他到旁边单独说话。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屠昊阳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进而漫不经心道:“知情人我已经帮你们找到了,相信通过他的回忆,应该能够找到一些关于陆谷主和柳如音的讯息。不过从进门到现在,你们还没有向我说明,那个一身仙气的前辈是谁,看样子似乎大有来头啊!”

    孙长空回头看了一下门口,确实没人在偷听之后,才终于低声道:“你和张望远如此要好,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去问他好了。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打灾位前辈的主意,不然不只是你,就连整个杀手联盟也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毁于一旦。“

    屠昊阳眉头紧皱,愕然道:“此事竟有如此严重?如此说来,我就更应该了解一下这位高人的背景了。”

    二人对话刚刚进入空当之中,谁知门外忽然传进来的一道爆鸣,直接他们引了出去。

    “怎么回事!”屠昊阳一脸怒意道。

    “回盟主,刚才张望远为了发泄怒气,竟和那位刚刚加入联盟的朋友打了起来,不过已经不敌败下阵来了。”

    “什么,快带我前去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