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章 同门重逢
    “不……不好了,有人……”

    报信的下人还没有来得及将话说完,只听一声惨叫之后,便再也没了动静。屠昊阳与张望远顺势向门口看去,却发现一个格外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现:

    “孙长空!”

    异口同声,更是义愤填膺。二人与孙长空都曾有过节瓜葛,尤其是张望远,更是恨之切切,曾经不只一次想将对方致于死地。可不知是否老天有意戏弄,每当对方命悬一线之时,总会有奇迹发生,使其转危为安。相对应的,上苍对张望远似乎并不怎么偏爱,除了血蝠那次,纳百川及时赶到,救了他岌岌可危的性命之外,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与孙长空相提并论的了。然而,随着门后一道人影闪过,张望远的脸色骤然难看下来。

    “你……你把谁带来了!”

    孙长空正要说话,谁知一直站在后侧的纯九阳忽然窜了过来,面色大喜道:“望远,你没猜到是我吧!”

    “孙长空,你!”

    眼见纯九阳现身,张望远的脸上非但没有半分喜色,甚至还多了一些愤怒的神情,似乎极不愿意见到对方似的。而得见对方的纯九阳此时竟已没了之前“纯阳大仙”的仙威,转而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长辈家长,眉宇间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流露着铁骨柔情。

    “这位是……”

    屠昊阳刚要询问来者身份,张望远连忙抢先道:“没……没什么,一个远房亲戚而已。我和他说两句话就好,马上就打发他走。”

    说着,张望远急匆匆地拉着纯九阳,欲要向往行去。谁知这时屠昊阳却是忽然喝止道:“望远,你为何如此紧张。既然你的亲戚来到了杀手联盟,那理应也是我屠昊阳的客人。来啊,叫下人支准备酒菜,我要和这位前辈好好喝上一顿。”

    一边说着,屠昊阳将目光挪向一边的孙长空,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对视,他的脸色便立即难看下来,就连目光之中都夹杂着一些难以言表的惶恐。

    “你……你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

    原来,自打上次在传薪大会上的交手之后,败北的屠昊阳接连遭受打击,自那时起便发奋图强,誓要超越孙长空,成为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而借由杀手联盟以及诸位叔伯的帮衬与指导,他的修为实力也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进而成为了当代的翘楚精英。他本以为再次见面之时,自己可以堂堂正正地挫败孙长空,以雪前耻。可从眼下的形势来看,那样的事情恐怕只是自己的妄想罢了。

    孙长空看出了屠昊阳的心思,于是连忙道:“哦,屠师兄,我们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屠昊阳面露冷笑道:“好好,当然好极了。拜那天的大家所赐,我接替了我爹职位,成了杀手联盟的新任盟主,再加上大家的齐心协力,盟内的生意非但没有减小,反而越发红火。说到底,我还要感谢你们这群人呢。”

    说到尾音的时候,屠昊阳狠狠咬了下牙齿,狰狞的样子恨不得将孙长空碎尸万段,然后将和着血一起吞了。而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银枪魔将同样走上前来,悠悠道:“我说二位就不要再叙旧了,难道你们忘了此行的目的。”

    屠昊阳侧脸一看那个不起眼的小个男子,却愕然发现此人的修为也异常高深,竟不弱于莫向北之类,赫然已是仙人境界。但与一般的仙人不同是,此人的身上竟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邪气,尤其是那根银晃晃的长枪,更是暗藏一股不可小觑的毁灭力量。

    “这位朋友莫非也是望远的亲人?”

    银枪魔将淡淡道:“我只是陪他们一同过来而已,只不过我们还有事情在身,不能久留、”

    一边说着,他将身后的巨大口袋豁然扔到了地上,屠昊阳斜眼一瞧,里面净是一些金银珠宝,媳之物,但类别极杂,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见此情况,屠昊阳立即收敛心神,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找我杀手联盟有何贵干,看这份量,这事似乎并不简单啊!”

    “我想让你帮我找两个人。”孙长空不假思索道。

    “什么人?身份很特殊吗?”

    孙长空点头道:“一个是我的心上人,你应该也见过,就是飘渺云巅的弟子柳如音。”

    屠昊阳轻笑道:“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果然你也逃不过这一遭。还有一个呢?”

    孙长空又道:“一个普通的女人,找起来定然有些难度。可接下来这个人,你应该就不会这么淡定了,他就是神仙谷的谷主,陆征。”

    “陆征?你说的是那个年轻时代便已失败人皇一跃成为绝世高手的陆谷主?”

    孙长空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屠昊阳狐疑地观察了一番孙长空神情,总觉得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本来他无需多问的,但为了保险起见、以免引火烧身,他只得继续道:“你和柳姑娘的事情我不想多问,但陆谷主与你又有什么联系,竟能让你不惜花费重金,寻找他的下落。”

    孙长空叹了口气,面色惆怅道:“不瞒你说,柳如音可能就在陆谷主的手上。”

    “这……”

    眼见孙长空神情之中的淡淡苦涩,屠昊阳的心中竟不由得生出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片刻缓和之后,他才收住心中的鄙夷接着道:“原来如此。不过,像陆谷主那种神通广大之人,而且飘逸洒脱,经常云游四海。要想在短时间找到他们,似乎并不是一件易事啊!”

    孙长空回道:“正因为此,我们才会专程来找你。凭杀手联盟的规模与实力,即便是以整个初升大陆为目标,要找出一个如此显眼的人也并非做不到吧!你看到的这些只是订金而已,事成之后我会再多付给你三倍的酬劳,你看如此?”

    屠昊阳真愣愣地盯着孙长空看了数息,接着又拾起地上的口袋,掂了掂袋子的份量,然后微笑道:“三倍,呵呵,多么诱人的条件。只可惜,与身外之物相比起来,还是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你们的要求超出我们杀手联盟的能力范围,恕我难以答应你们的委托。”

    话音一落,屠昊阳随手将那只口袋丢到了孙长空脚边,随即转身而去,留下一句道:“如果不是那么心急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吃一顿家常便饭,也算是我对没能帮上你们所表示的歉意。”

    银枪魔将看看仍在向张望远嘘寒问暖的纯九阳,又瞧了瞧另一边垂头丧气的孙长空,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他,只得对着面前的空气道:“怎么办,还留不留了?”

    出人意料,孙长空并没有选择直接离开,而是随着纯九阳一起来到了会客厅,与那等候多时的屠昊阳坐到了一起,共进午餐。

    魔界的自然环境极为恶劣,能够用以充饥果腹的食物也是少之又少,更别说是精心烹饪了。眼见如此之多从未见过的美食佳肴,银枪魔将自然是无法抵抗诱惑,虽然右手一直抓着银枪不放,但左手却没有空闲下来,接连不断地往嘴里送着吃的。

    屠昊阳看着对方一副饿死鬼投胎的吃相,不由得轻笑了一声,而边上的张望远却是开口道:“我说这位朋友,吃饭的时候你就不能将兵器往旁边放一入吗?按照杀手联盟的规矩,外人是不能携带武器进入的,再说……”

    “哎,既然都是朋友,这点特权还是应该享有的。只要这位兄弟不觉得别扭,他就算搂着兵器睡觉我也没有意见。”

    孙长空接着道:“呵呵,你当然没有意见,晚上睡觉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与咱们何干。难道,只许你夜里抱着大姑娘睡觉,就不许人家搂着神兵入眠了?”

    “哈哈!”屠昊阳放声笑道。

    “你啊你,还是那么玩世不恭,真是狗改不了……”

    说到一半,张望远的嘴已经被纯九阳塞来的埠排骨堵住,说出话的他只能“唔唔”发出几声怪响,又引来众人一阵欢笑。

    “自从仙苑出事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年了吧!不知那些在灾难之中幸存下来的同门都在做什么。”孙长空冷不丁道。

    屠昊阳脖子一仰,送了杯酒水下肚,神情平静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各过各的,没有了仙苑,大多数弟子只是平凡人,就算学了一招半式,有点能耐,也只能为别人所用,成为人们口中的棋子。靠拳头吃脑不易,有一颗灵活的头脑才重要。”、

    一边说着,屠昊阳将视线转向正在低头吃菜的孙长空,佯装不经心道:“孙师弟,你有没有意向过来给我帮忙啊!凭你的实力,要想成为杀手联盟的王牌杀手绝对不在话下。”

    孙长空早已听出屠昊阳的话,所以当对方开门见山的时候,自然也已经想好了说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这人散漫惯了,原来在师门之中就是这个样子。我受不了清规戒律的束缚,更不想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这差事啊我做不来……”

    说到这里,孙长空将手上的油腻抹去,伸手拉过银枪魔将道:“反倒是他,你可以好好问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