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西陲煌星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不,刚刚逃过一劫的孙长空,又被纯九阳要求,陪同自己一同前去杀手联盟。

    “大仙,不是晚辈不想去。可我此次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内人的下落,她……”

    接着,孙长空便把事情的经过大致遍了一遍,当纯九阳得知使枪的男子是魔界银枪魔将之时,眼中随即散发出的夺人寒光,令得前者不禁后退了数步,这才感觉稍稍安全了一些。

    “没想到你小子的经历竟是如此丰富,去了一趟魔界不仅活着走了出来,居然还将魔皇手下的魔将也一同拐骗了出来,真有你的。”

    孙长空看了看银枪魔将,尴尬地笑了笑,这才继续道:“眼下,人魔两界局势紧张,如果不在双方爆发战争之前找到如音的话,恐怕会有意外发生。所以……”

    纯九阳摆手道:“现在我们所在乃是一块远古时期从天界之中分裂出来的一整块漂石,除了我和几位道友之外,根本无人知晓这个地方。你说你是按照之前的感应而来,这么说你的内人是被除我之外的几人之一,带到这里来的了。在这附近,除了韩宣那个家伙之外,就只有陆征。而韩宣那个老家伙丢了儿子正在拼命地挽回,自然是顾不上你家的人。如此说来,这位柳姑娘应该是被陆征带到这里的。对,就是他。自从我认识他以来,这小子便风流成性,与他有铁幕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想,你要找的人,应该就在陆征的手上。”

    孙长空眉头一皱,不由道:“可是,那个叫陆征的人又在何方?他是您的朋友,我自然不能……”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孙长空已经抱定信念,只要柳如音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拼了命,他也要让陆征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从之前的观察来看,纯九阳也并非不通情理的武夫,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够分得清黑白对错的。

    “陆征就在这仙山以西三百里外的神仙谷中,眨眼之间就能到。只是,前不久双回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灾难,我的好友韩宣一家也惨遭不幸,与城中百姓一同被屠。而在那之后,陆征也不知了去向。我本以为他会躲在仙山上,谁知这里也寻不着他。反而是在仙山的山阴一侧寻到了神仙谷的数名家丁丫鬟,对于陆征的去向,他们也一概不知。莫非,这个老**还能消失了不成?”

    孙长空沉思了一下,接着道:“大仙的意思是说,这个陆征很有可能带着如音跑到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所以我们才寻不到他?”

    纯九阳点头道:“事情多半是这样。要想找你的人,就必要先找陆征。而我们毕竟人手有限,要在偌大的初升大陆上去找两个一点标记都没有的大活人,实在有睦勉强。恐怕等我们雪得他们,已经是好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孙长空气愤地跺了下脚,焦急道:“那该怎么办,如音他虽然身手不错,但恐怕在陆征面前也只是一些花拳绣腿罢了。万一……”

    下面的事情,孙长空已经不敢想象,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他的话指的是什么。对此,纯九阳也是相当尴尬,为了不让对方担心,只得安慰道:“事情不要想的那么悲观,如果说陆征要动手的话,为何不在这里,而是要逃到另的地方,甚至撇下自己带来的人不管。我想在那时候,他们两个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意外,所以才会被迫离开仙山,逃往其它地方。至少,我还没有收到陆征的死讯,那你的那位佳人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可是,就算他们两个都平安无事,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啊!毕竟,那位陆谷主生性好色,万一对如音起了歹念,保不齐如音会用什么极端的方法来捍卫自己的贞洁。不行,我忍不住了,我要出去找找。”

    “等一下!”

    纯九阳忽然叫住孙长空,继续道:“你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出去瞎撞,能有什么收获。你可知道,在这个初升大陆之上,拥有最多最广情报的是哪里吗?”

    孙长空蓦然回首,一脸茫然道:“哪里?”

    “呵呵,我刚才和你提过的,正是屠家的杀手联盟。”

    确实,作为一个杀手,作为一个统领上百位杀手的组织,除了精湛过硬的杀人技巧之外,详而多,且真实无识的情报也是达成顾主要求的必备条件之一。而为了达到万无一失的目的,杀手联盟专门成立一处情报机构,就是为了收集初升大陆之上,各方人士的情况,以及所处环境位置。如果说世上有人能比他们更了解初升大陆的事情,恐怕就只有老天爷一个了。稍稍看到一丝希望的孙长空立即拉起纯九阳,迫不及待道:“既然如此,大仙我们还在等什么,快点上路吧!”

    纯九阳无奈志摇了摇头,随即叹声道:“年轻人啊,就是鲁莽!”

    眼见二人已经双双跳出仙山,笔直朝西方行去,落在后面的雏枪魔将不禁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口中喃喃道:“无论如何,保佑这次的事情快点过去吧!”

    杀手联盟被安置在初升大陆以西,与戈壁接壤的荒芜之地。这里一年四季,昼夜温差极大,经常需要早穿棉衣午披纱,身体不好的人来到这里兔不了要生病的。

    如边陲的萧条景象相一致,杀手联盟附近也充斥着死亡与绝望。坑洼的土路边上,散落着若干已经风化腐蚀的兽骨。它们本来只是这里的过客,谁知一不小心便永远地留在这里,进而成为了这里的一部分。

    杀手联盟,不如说是死亡的传播地,是可以与死神相提并论的不祥之物。世人一经听到这个名字,大多数都会显露出畏惧的神色,而被他们盯上的人物,无论你是位高贵重,还是所向披靡,最终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自从杀手联盟成立以来,千百年的时间当中,一直都是屠有道坐镇,统率众多杀手。而在他的英明领导之下,杀手联盟的名气越来越大,后来便发展成一股可以与名门大派相抗衡的黑暗势力。好在,屠有道与杀手联盟只认钱,否则这些人早已将西边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古道,西风,没有马,只有三个人。他们坚毅,决绝,不曾朝路边看上一眼。以致于看见他们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惹怒了这三位煞星。

    “看他们所朝的方向没有,多半又是去杀手联盟的。听说不久之前屠有道不幸暴毙,他的儿子屠昊阳接替了盟主之位。老天不长眼,怎么没有将这帮天杀的一并除去,还要将他们留在世上残害生灵不成?看这三人的架势,估计又是一桩大买卖,真不知人间的哪路好汉又騕因此遭殃了。”

    简单的几句话道出了当地百姓对于杀手联盟的态度,厌烦,憎恶,嗤之以鼻。杀手们手里的屠刀或许能让他们屈服,但由始至终这些手无缚鸡的百姓也没有放弃过“送瘟神”的念头。这里时常会发生厮杀,而死掉的人便会被随意丢在路边,任其腐烂干枯,被野兽叼食。这里已经因为这帮人的存在而沦为了死域,稍有能耐的人也都纷纷迁离了这里。而在这片黄沙这中,只有一个地方倚天不动,那就是杀手联盟。

    “来做什么!”

    “杀人!”

    “钱带了吗?”

    “带了?”

    拍拍手里口袋,其中金器受到击打,相互碰撞,发出金属独有“铿锵”声。

    “进来吧!”

    进门直行,通过一道走廊,来到一处房间跟前,门口处刚刚走出一个人,显然是刚刚办理过事务,所以显得格外高兴,快步离开了这里,好似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似的。迈上台阶,房间中有一张桌案,一名花白胡须的瘦削老人手执一杆狠毫,头也不抬,低声道:“下一个。”

    随着杂乱的脚步声迈入房间之中,狐疑的老人终于看向面前,忽然叫道:“一次一个,剩下的在外面等候。这是盟内的规矩,谁也不能违背。”

    口袋用力砸在桌面之上,超乎想象的分量竟然桌子的四只桌脚不禁为之一颤,险些戳进地面。见此情形,花白胡子得知来者不善,索性将手里的毛笔丢下,随意地向后一倚,面露不悦道:“我看你们初来乍到,不和你们计较。但倘若再不听话,就休怪……”

    杀手联盟一共分为五个部分,用来接待贵宾的礼遇堂,处理事宜的判命堂,管理杀手的神兵堂,负责账簿的千金堂,而最后的最后,就是联盟首脑所在的地方,名为杀生堂。

    杀生堂一共分为五层,每层之中都有固定的人员坐镇,而每向上一层,所代表的地位与实力也要更高一级。而在第四层之中,屠昊阳正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诡异的彤云,一脸都是忧虑之色。

    “怎么了我的好师兄,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呢?”

    屠昊阳头也没回,只是冷冷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家伙,神兵堂里难道还容不下你吗?张望远!”

    二人对视一眼,仿佛有无数兵刃在此刻交织相撞,使得周围的家具不禁发出“吱吱”的怪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