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屈服
    晴空,烈日,加上原本天上的太阳,正是十日同天。这一幕只存在于远古时期的雄伟景象,竟然一隔数十万年,再次出现在人间之中。

    “既然不说来此的目的,那我只能送你下地狱了。小子,你这回惹错了人!”

    “等等!”

    眼见九道金光即将全部汇入神秘高手体内,位于如此神威之下的了孙长空竟是忽然开口,叫停了对方。

    “哦?怎么,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还是说你有什么能让我住手的理由。九阳一经出现便不再回头。不将九道金阳之中的力量发泄起来,恐怕就连天界也要为此遭难。”

    确实,天空之中的九道金阳威力之大,实乃旷古绝今。任何一个落到地上都可能为人间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一眼望去,天空已经被无数金光全部占据,位于其中的孙长空,银枪魔将,以及神秘高手更是被其一同染成了赤金模样。

    “莫非,你就是传说之中的纯阳大仙?”

    孙长空的话令空中那位神秘高手不禁一阵,紧接着他的脸上竟浮现出一股淡淡的笑容,进而道:“呵呵,没想到除了几个道友之外,天底之下还有人能记得起我的名号。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死,说,你是从哪里听到了我的消息?”

    孙长空收敛气势,双掌之上跳跃着的众多紫色电光也随之消失不见,接着变掌为拳,抱拳恭敬道:“晚辈不才,竟不识大仙真身。前不久,晚辈有幸在飞将顾风亭之中,得见袁斗神本尊,他让我前去九华山登门拜会,可谁承想中途出现了一些变故,所以未能见到大仙尊驾,实在遗憾。”

    以上这些话当然不是孙长空心中所想,可怎奈纯阳大仙,也就是纯九阳,修为之高,实力之强,以达到登峰造极之地。他未见识过魔皇的全部实力,但只凭仙宗所表现出来的迹象来看,也未必是这家伙的对手。孙长空虽然见见习得神功,但在如此高强的传奇人物面前,又怎有争辉的想法。借着这个机会,他赶紧将袁天化搬出来,希望他的名字能救自己一命。

    “哦,原来是小天化啊!这些年听说他在天界当中混得风生水起,好不光彩,没想到他居然还把你叫到九华山去,给我解闷。不过,他没有和你说过,登九华山是要靠缘分的吗?心地邪恶之人只能去到凶险极恶之地,而只有内心善良者才能得见九华真身。”

    说到这里,终于表露身份的纯阳大仙抬起那双金灿灿的神眸,于孙长空的身上扫视一番,虽然动作极快,但却已经看穿一切:“呵呵,如此说来,你这小子并不是什么善类啊!不然的话我应该已经见过你了。”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小心地说道:“晚辈不才,心有杂念,浊身更是被七情六欲所困,无法达到大仙您那种超然出世的境界,说来也是惭愧了。”

    纯阳大仙点头道:“知道就好,不要以为自己学了两下子就能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切要谨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双手伸展,如金鹏展翅一般,同时空中的那枚金阳迅速缩小,化为九枚巴掌大的光团,相继来到纯九阳的身边。刹那间,只见他海口一张,一股奇劲无比的狂风立即将那九枚光团一同吸入空中。不时,一股清烟自牙缝之中缓缓飘出,与此同时空中的刀缕毫毛也随即隐没消失。

    “这……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空中的那些金阳就这么消失了?话说回来,您刚才不是说九阳问天一经施展,就无法收回了吗?”

    纯九阳轻蔑地笑了笑,斜目不屑道:“我的话自然不假,不过刚刚我将九枚金阳已经全部吸入体内,令他们于我五脏六腑之间引爆,这才没有伤及你与仙山。不然,现在的你已经去阎王那里报道了。”

    一听这话,孙长空再次抱拳,喜形于色道:“多谢大仙不杀之恩,长空永世不忘。”

    纯九阳脸的笑意骤然消失,一股骇人杀气破空掠出,径直将孙长空团团包围,将其困于其中。

    “你说你叫什么?长空?难道你就是最近那个在人间掀起了不少风浪的年轻人?”

    孙长空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道:“没……没错,晚辈就是孙长空。怎么……”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惊掣忽然在耳边炸响,孙长空还未回过神来,便觉到左侧身体好似被一座大山撞到了似的,竟令得他像一只石子一样,轰然跌落到山道之上,睛鼻口中立时淌出暗红色的血液。

    “大仙,你!”

    孙长空挣扎着要站起来,但莫名愤怒的纯九阳已经痛下杀手,即便只是看似普通的一脚,也将孙长空踹入到了百丈之厚的岩体内部,最终从另一侧掉落下来,眼见就要坠入无边大海当中。可纯九阳有意要折磨他,不等对方落下仙山,便使出一道风力,将其托在半空之中。接着,他又伸出右手,遥空摆出一副扼喉的动作,再看远处的孙长空已经面红耳赤,青筋暴涨,两只手掌紧紧箍在自己的脖子周围,下面的双腿则悬在空中努力蹬踹,好似已经窒息了一样。

    “放……放开我!”孙长空声嘶力竭道。

    “哼哼,放开你!想得美!你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为何我如此动怒吧!你可曾记得,苍北仙苑有一个叫张望远的人?”

    孙长空心头一震,顿觉不妙。然而,事已至此,就算后悔也已经来不及,只能逞强道:“知道又如何,他与我处处作对,我自然不会善待他。怎么,他和你有关?”

    “当然!”

    一声震吼,如一枚无形重锤,凶狠地轰击在孙长空的胸口之上,一道血箭破口而出,连同身后的两块山石也一起遭了殃,炸成两道灰黑色的尘埃。

    “你可知道,张家乃是千年之前在人间的后代,而张望远更是我亲眼看着一点点长起来的。他曾经就对我说过,自己有一个劲敌,名叫孙长空。起初我并没有上心,但直到听说他惨死在你手之中,我这次后悔当时为何没有提前毁灭了你。”

    孙长空彻底愣住了,虽说他之前便听说过张家的势力极大,只是处事低调而已,所以没有进入人们的视线之中。可一听到纯九阳与张家竟有如此渊源,孙的心不由得跌入了冰冷的湖底,如此看来对方是万万不会放过自己的。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孙长空声音模糊道。

    看着对方苦苦挣扎的惨象纯九阳不禁得意地笑了笑,随即淡淡道:“你放心,为了给望远报仇,我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断气。我要好好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语字一出,一道急风劲指赫然击中孙长空的心窝,恐怖的破坏力轻松地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圆形的烙印,看上去就好像一团燃烧的火苗一样。与此同时,通过火灼印,源源不断的热浪接连袭入到孙的身体之中,将其间的脏器骨骸一同点燃,似要让他慢慢焚烧而死。而这时候,孙长空的毛孔之中不时不会散发出一些黑色的烟气,那正是仙身自燃的征兆。

    “你说张望远死了,是谁告诉你的?”孙长空用力喘着粗气道。

    纯九阳不耐烦地回道:“呵呵,这个重要吗?不管是谁说的,望远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你就是杀人凶手。”

    眼见对方又要出手,孙长空连接架掌抵挡,开口愤然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了张望远的死讯,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死,他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嗯?此话当真?”

    听到张望远尚在人间的消息之后,纯九阳立即面色大变,但用以禁锢孙长空的力量仍然没有解开,只是稍稍放松了一些。而这时候,孙长空终于得以喘息,进而“乘胜追击”道:“我和我张望远是发生过好几回冲突,只不过我们彼此并没有下定杀心。上一回,他找来一个蝙蝠怪物,后来我也是手下留情,放了张望远一马,留下了他的性命。不久之前,我在彭家见过他,他好像已经加入了初升大陆上的杀手联盟,为屠昊阳做事。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凭你的能力,就算我说了谎,你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我再次将多轰杀。怎么样,敢不敢前去一探?”

    “不必了。”

    纯九阳忽然挥手示意,接着语气低沉道:“我谅你也不敢骗我,不过望远的死讯我也确实是亲耳所闻,只是未曾见到他的尸身罢了。可是,我中在他体内的标记却不知是何原因居然消失无踪,而我也无法透过标记来确定他的死活。但如你所说,如果他真的在杀手联盟的话……”

    心念一动,化为无数丝线,接入到孙长空身体之中。一时间,已然没入体内四面八方的火势陡然一屯,接着便像失了魂似的纷纷溃散,不时便已尽数熄灭。而此刻用以束缚孙长空的无形力量也随之不见,终得自由的孙长空抱着自己那根伤痕累累的脖子,大口大口呼吸着面前的新鲜空气。

    “吓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