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九阳问天
    火雨为何物,有些人恐怕一辈子也见不到。可眼下在孙长空与那神秘高手的交战之中,如遮天珠帘般的无数火球,坠落仙山,直落下方沧海大地,凡是被其沾上的物体,轻则粉身碎骨,重则尸骨无存,只剩下一把焦土。这已不是对决,而是一场真真正正的劫难。

    “好家伙!”

    神秘高人的伸手果然了得,不费吹灰之力便已破解了四象奇术之中的焚风。而更令他大吃一惊的是,对方的招式竟和他的四象奇术有异曲同工之妙,招式虽不同,但随意借用天地自然能量的本事,也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掌握的。同一时间,仍然站在山道之上神秘高人,心中也升起了与孙长空心中一模一样的想法。

    “你为何懂得使用四象奇术,说,是谁传授给你的!”

    能力相近也就罢了,没想到对方还知道四象奇术的事情。一想到对方可能与之前传功于自己的白叹生有所牵扯,他的心中便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让我来!”

    一波方平,一波又起。眼见孙长空的撼功奇功未能收到效果,银枪魔将一声尖喝,猿身横越,驱枪直逼那人的面门。枪身一抖。枪头以一分二,分别朝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刺去。银枪魔将这招双击枪,年假简单,但实际上却蕴藏着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一般情况之下,枪花只是用来扰乱敌人视线的伪装罢了,不具备真实的杀伤力。可银枪魔将的双击枪,可以做到一枪双杀,将枪头劲力,同时注入到丙个完全不同的位置之中,令人防不胜备。

    初次交手,那名神秘高人显然还不知道银枪魔将的来历,对其手上的银枪自然也是所知尔尔,哪里会知道什么双杀枪。就在挥掌拨枪之际,一股不同寻常的能量陡然出现在空间之中,并掠过身前的手掌位置,转而戳向右下方的肋部。眼见自己的双杀枪即将得逞,银枪魔将的脸上立即升起一股得意之色。现在的他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到待会枪尖挑尸的景象。

    “去死吧!”

    身影一闪,银枪已然刺空,而整个过程之中,银枪魔将甚至没有看到那人的丝毫动作,便被逃了去。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寻找对方踪影之际,无可比拟的力量全部融入到一根手指当中,并将其全部注进银枪魔将的右肋之内。狂暴的力量立即化为一道破甲神兵,不但将所过之处的血肉尽数撕破,甚至还将其中的一根肋骨撞断,推出,使得那截森白带血的骨头赫然透过体外,立在雏枪魔将的面前,

    要知道,银枪魔将好歹也是魔界中人,身体强悍,早已超出一般的铁石范围。然而,即便是害这咱情况之下,指力仍然不费力气轻松刺破他的身体,洞穿而过。可以想象,那一指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踉跄,吐血。银枪魔将中招的整个过程不过是数息之间,而为了不拖孙长空的后腿,即使体内如翻江倒海一般剧痛无比,但他的表情仍然保持着以往的乐观与从容,再苦再痛也绝不叫出一个字。

    这便是一个身为魔人的尊严:绝不为伤痛所屈服。

    眼见银枪魔将一招之内便被伤在那人的手指之下,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孙长空不禁面色阴沉,呼吸也为之变得急促起来。

    “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不过,既然已经打起来,那就再也没有回头的道理。今天就让我们打个不死不休!”

    顷刻间,山石鼎沸!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接连从那旁边的山疑中传出,雷光电蛇不绝于目,凡是被其击中的岩体立即便会土崩瓦解,化为尘埃簌簌。

    “砰!”

    随着一声异样的闷向,孙长空与他的四象奇术竟然出人意料地败下阵来。不远处,神秘高手御风而立,双手背在身后,显然已经自信满满,认为没有必要再出手,因为对方已经败了。

    好不容易从废墟之中爬起来的孙长空,大口大口地哈喇了几声,伸手一捂,刺目的血光已经进入眼帘。他孙长空居然被打出内伤了,这真是一件十年不遇的稀奇事。看着手中的血痕,孙长空非但没有发怒,反而发狂似的大笑起来:“好好,能将如此状态下的我打成这副模样,不得不承认你是我出生一来见到过的最强者之一。单是这一点,你便有资格继续见到我四象奇术的威力。”

    一听到“四象奇术”四字的时候,神秘高手的神色明显变化了一下,原本淡定从容的脸颊也因此而蒙上了一层灰尘:“果真是四象奇术,如此说来这小子和他果真有关系,这么说来现在还不能取他性命,毕竟他活着还有利用价值……”

    思绪未完,对面的孙长空已经再出“重拳”。双掌尽出,一手承载着流火,一法拉利承载着灼水,两种组成相同,但形态完全不同的力量在孙长空的控制之下,竟是首次相聚。一时间,在其头顶上的天空之上,两枚巨型能量集合赫然显现,其中一个虽是呈现水球模样,但球体中心却有大量火焰肆意流窜,看起来随时都要爆炸似的;另一个则活脱脱就是太阳的综影,虽然个头稍小一些,但能量却是异常庞大,即便是相距数百丈的下方水面,也因为它的出现而迅速沸腾起来,不时便在周围的空间之中布下了一堵白色气瘅,使得视线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恶劣,几乎不可见。

    “吃我这一招,水火四重天!”

    水中含火,火中藏水,理应互不相融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竟在此刻被孙长空操纵着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点,然后便能看到水着火了,火融水了,两枚巨大的能量集合终于在此刻合而为一,成为了这世上最为奇妙的一种力量。而见到此景的那名神秘高手,也终于有了动作,两只手臂迅速抬起,横于胸前,进而画出了一个太极的轮廓。

    “太极无极,阴阳共济!”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孙长空的水火四重天即将逼落,神秘高手一方立即反应,并使出太极一式,推出一道金色光轮,与那天上飞来的能量集合再次撞到了一起。不过,此次的招式其中所包含的力量非同小可,即使是在太无无极起作用的情况之下,仍然无法完全阻止孙长空的水火四重天的压迫,一点一点朝下方退了过来。而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神秘高手的脸颊也不禁被烤得微微泛红,就如同喝醉了一样。

    “开!”

    眼见自己的招式处于劣势,神秘高手忽叫一声,两只停在胸前的手掌陡然分开,与此同时,天上呈现太极形状的巨型光轮,竟是遽地一震,紧接着分别象征着阴阳两极的两半光轮一为二,连同其上承接着的水火四重天能量集合也一同分离来,并成为一水一火两种能量。

    虽然能量的总体数量未有改变,便缺少了变数之后水火四重天立即失去了之前的神威,不仅威力大打折扣,就连气势也随之减弱了不少。而彻底分离了水火两种自然力量的光轮仿佛重获新生样,毫不费力地便将原属于孙长空的招式再次弹了回去。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变数又是如此之大,孙长空甚至两袖清风没有做出反应,身体已然被自己的水火四重天完全吞没,一道炫丽的火光立时拔入九天云霄,似是也要姨天上的众仙家也感受一下这份惊魂的震撼。

    “呼!”

    鼓足劲力,用力一吹,一道急风立即扫尽身边无数阴霾。紧接着,孙长空的狼狈向影从中脱颖而出,身上不时闪出的金光异常耀眼,正是将王赐于他的黄金宝甲。若不是它的话,恐怕现在的孙长空已经伤痕累累了。

    “这样都重伤不了你。果然,你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照此下去,任由发展的话,恐怕都会长成一股不小的势力。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只能在此将你灭杀。所以,你还是觉悟吧!”

    自言自语当中的神秘高手忽然轻点地面,仙鹤一般的身姿突破仙山的至高点,进一步朝更上面的位置探去。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孙长空递目观瞧,发现天上的那位神秘高手身后,竟在此时燃起九团金光。遥空远眺,就好像九枚如日当空的太阳一样,散发出灼人的热量。原本就已经相当高涨的气温也在此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致使仙山的基面开始渐渐泛红,而下方的无边汪洋更是升起大片的波涛,似要将天上的仙山与其中的二人一同拍打下来。

    “那……那是什么招式,为何此刻的我能够清晰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神圣气息,而我在这种力量面前,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九团金光,九个太阳,莫非这位神秘高手,就是九华山中的那位不世强者,纯九阳?”

    思量间,只见那人身后的九团金光忽然一跃而起,围绕着他迅速回转,与此同时那人的身体也开始迅速变化,乍一看就好像镀上一层金粉一样,圣洁之气溢于每一寸身体之中。

    “九阳问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