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仙山 仙人
    深夜,孤枕无眠。柳如音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多少个失眠的夜晚,好像自从与孙长空相识之后,忧愁便一直如影随行,时不时地闯入到平静的生活之中,打乱了原有的计划与行程。门外,寒月如银,毫不吝啬地将身上的清冷光华倾倒在大地之上,以来让人间一同感受到自己的凄凉。

    左右辗转,柳如音穿鞋下了床,这已经今天第二次下床,只不过此刻的她却是异常疲倦。人就是这样,一旦疲倦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无力入睡。眼下,她也只能看看夜晚的苍北仙苑,有什么东西可以排解心中的苦闷。

    一路东行,跨地了三道门,两处庭院,柳如音来到了沈万秋的门前。

    屋内,漆黑一片,仿佛就连这世上最为无私的也不想将自己的光芒施舍给其中的人。阴暗,森然,不露一丝活气,要不是之前亲眼看见沈万秋进入其中,恐怕柳如音还会以为这里是一处废弃的房间。

    叩门,无人应答。所有的声音都沉入到黑沉沉的空间之中,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回应。转身,柳如音欲要离去,却忽然听到隔壁的院子之中传来阵阵风啸。

    那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就连寒风也受其感染,吹在身上,竟要比一般的还要透骨三分。柳如音的身体本来就十分虚弱,被风如此猛地一吹,自然是抵挡不住,打了个寒颤。而这时候,一道沉重的呼吸声自院子的门口豁然传来。

    “你怎么来了?”

    沈万秋,他果然也没有睡下。不过,对于他本人而言,这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一个人的夜自然是不好过的。而为了打发时间,他时常都会到空地之上修炼一番,以来恢复他那几乎消失的修为。

    “原来你也没有睡啊!”

    推门,柳如音随着沈万秋一同进入了房门。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位苍北仙苑大弟子的寝室。她本以为,地位如此崇高的沈万秋,房间之中定有不少稀奇古怪,甚至见都没有见过的宝贝玩意。然而,一张床,一张桌子,这便是屋内的所有摆设。

    沈万秋似乎也意识到了房间之中的“寒酸”,不禁尴尬笑道:“呵呵,我一个人住,用不了那么多的东西,有地方睡觉就行。怎么,初来乍到,床榻不够舒服吗?还是说有什么心事需要我来帮你开导一下?记得仙苑还没有出事之前,经常有小师弟小师妹上门来问我关于生活琐事的问题,本来我自己也没有什么经验,可一来二往竟是总结出一套自己的见解,希望对你能有帮助。”

    柳如音摆摆手,勉强笑道:“不用,我没事,只是刚来这里有些新鲜而已,一会儿就没事了。”

    说话间,沈万秋忽然将头扭向柳如音,神情疑惑道:“对了,差点忘记问你,怎么没有和孙长空在一起,他去哪了?”

    不说还好,沈万秋简单的一句话再次勾起了柳如音的伤心往事,他也想知道对方身在何方。可人海茫茫,她又有去哪里寻找他的踪影呢?

    沈万秋看出柳如音的心思,于是连忙安慰道:“别显得那么沮丧,凭他的修为实力,一般人还真为难不了他。只要不是碰上魔皇那样的绝顶高手就行。”

    柳如音叹气道:“可是他现在做的事情,明显是逼着他与魔皇碰面交手。虽说还没等最后关头,但我怎么也想象不到,人类该以何种方式战胜如此可怕的存在。当然,如果有天界的摇手那就再好不过了。然而,仙宗有自己的考虑与担心,要想令他老人家倾力相授恐怕也不现实。”

    如今的沈万秋已经退隐江湖,照理来讲人魔大战的事情与他也没了关联。可听析如音一说,沈万秋不禁来了兴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他魔界的实力是不可小觑,尤其是为首的魔皇,据说其修为已经到了傲视三界的地步,哪怕是全盛状态下的仙宗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不过,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邪不胜正。魔界入侵人间,他们是邪恶的化身,自然会被人间的正义之师全部剿灭。对此,我深信不疑。”

    “那依你所见,初升大陆之上有谁能担此重任?”

    沈万秋想了想,随即喃喃道:“本来皇室倾覆之后,神仙谷的陆征可以依靠自身的威望与修为,成功坐上初升大陆领袖的位置之上,统领全局。只可惜……”

    下面的话,就算沈万秋不说柳如音也知道了。片刻宁静之后,柳如音忽道:“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纯阳大仙的人物,听说他的修为之高,已经紧逼仙宗魔皇之列,十魔高一丈斗神之中的袁天化就是他的高徒之一。”

    “纯阳大仙么,好像有点印象……”

    就这样,沈万秋思考了一阵之后,终于有了头绪,进而道:“想起来了,你说的那个纯阳大仙应该就是远古时期天界的一名得力战将,纯九阳吧!这人实力之强,人间确实鲜有人是其对手,可是在很久之前他便退出了天界仙班,选择回到人间,作一名地上散仙。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似乎渐渐淡忘了这么一位绝世强者,就连他的消息也是越来越少,你不说我都要忽略他了。怎么,你还认识这么一位高人?”

    柳如音摇头道:“不,我并不认识他,只是偶尔听说了他的事情而已。”

    沈万秋点头道:“嗯,如果能够找到这位高人,确实可以将他推举成初升大陆的新一任领袖。不过这位前辈行踪飘忽不定,天下之大,去哪里寻找一个根本不愿出面的世外之人呢?”

    再三找过之后,孙长空仍然没有寻得关于柳如音的蛛丝马迹,只得准备就此离开。不过事实上,孙长空自己也没有抱太太大的希望,毕竟之下面是汪洋大海,一旦坠入其中,便会随着水流一同被冲走,指不定遇上什么水怪就会尸骨无存了。与其见到对方不堪入目的死状,孙长空宁愿让柳如音的完美容貌永远停留在脑海之中,也算是对故人的一种尊敬。然而,就在银枪魔将准备跃上最高的一处山崖,一鉴此地全貌之际,一道不知从何飘来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不远的山道之上。

    “快……快看,有人!”

    孙长空根本没有过多地思考,天真的他以为来者是柳如音,正当惊喜不已之际,一双冰刀一样的眼眸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空气之中的温度立即下降了数分,呼吸之中已经可以见到隐约的白汽。

    “你是谁!”孙长空蓦然道。

    山道上的人回头看了两眼,这才通宝对方是在向自己询问,于是冷声回道:“这也是我要问的话,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看见来者如此蛮横无礼,孙长空体内隐藏着的痞气立即暴露在外,张口吐了一滩浓痰,满脸不屑道:“你以为我想来吗?我的妻子曾经来过这里,但之后便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只留下了一滩血迹。看你样子,似乎和这座仙山有莫大的关系。这里发生过什么,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吧!那你之前是否见到一个年轻女子,来到这处仙山之上?”

    孙长空的问话尽量保持着平和的语气,不让对话显得太过急躁。而对面那人对柳如音的事情似乎并不感兴趣,也懒得理睬,只是警告道:“我不知道什么女子,但请你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

    “出手无情?呵呵,这话你也配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何不索性战上一番,看看到底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面对孙长空的公然挑衅,那人非但没有丝毫惧色,反而神情兴奋道:“我本以为这次出来准许没好事,没想到居然这里遇到一个送上门来的主儿。看你样子年纪是小了一些,不过修为似乎有点意思。来,先让我瞧瞧你有什么本事。”

    说着,那人抬起右手手掌,朝孙长空摆动了两下,举止之间尽是轻蔑之色,全然没有将面前年轻人放在眼里。而这种时期的孙长空天上处在年轻气盛的阶段,虽然遇事诸多,但仍然抵挡不住敌人的激将,当即火冒三丈,身体周围一时间腾起大片赤色蒸汽,如一件无形的战铠,披挂在他的身上。

    “呵呵,好大的口气。不怕和你说,在来这之前,我刚刚习得了一门神技,正缺一个练手的机会。现在好了,既然你已开口,我自然不能客气。善意地提醒你一句,小心喽!”

    出口成烟,一道金色流光立即从中破空而出,瞬也不瞬,当即搠向对方的咽喉。见此情形,那人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慢条斯理地手臂一挥,一股足以与那道金气相媲美的气劲同样立即显现,一时间天空之中爆发出大片火光,片刻后一股惊天动地的爆鸣声立即袭向**八荒。

    天上下起了火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