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击败强者的秘诀
    残梅飘落,软绵无声,若不是亲眼所见,无人知道它已自枝头暗暗坠下。

    然而,人命不同,更何况死的是神仙谷谷主,昔日能与人皇正面为战且毫不逊色的陆征,如此厉害的人间高手,竟是被沈万秋几个轻佻的字眼,简简单单地说“死”了,不管别人听了会如何反应,柳如音是万万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什么!你说陆谷主死了?而且还是被你杀死的?”

    沈万秋笑着摇了摇头,仍然显得无比轻松道:“柳姑娘,我看你也不要如此惊讶吧!他陆征再怎么厉害,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人,是人便有弱点存在,你有我有,他也例外。而只有抓他的弱点要害,杀他并不是困难。”

    柳如音没有说话,虽说沈万秋的话不无道理,便要从一个绝世高手的身上寻找一处致命死穴,那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更何况,陆征不是呆子,怎么可能站在那里淡定地被沈万秋自由试探。现在的柳如音只后悔那个时候自己为何不多撑一会儿,这样她就有机会亲眼目睹一代豪杰魂飞魄散的壮观景象了。

    “好吧!无论如何,是你救了我的性命,如音在此谢过了,它日有机会一定报答你的恩情。”

    沈万秋目光一闪,随即沉声道:“听你这意思,你要离开这里?”

    柳如音点头道:“嗯,我出来的时候太过匆忙,我怕家人会担心。”

    “家人?”

    沈万秋古怪地笑了笑,就像一个刚刚拆穿别人把戏的孩子一样,冷冷道:“据我所知飘渺云巅千年基业已经毁于一旦,其中门人更是坐鸟兽散,哪里来的什么家人。你说的应该是孙长空吧?”

    被当面拆穿的柳如音面色一红,稍事调整之后才沉声道:“是有如何,我知道你和他之间多有隔阂,怎么,现在后悔救我了?”

    沈万秋哈哈大笑一阵,笑声之大,震得房间的四角处竟是掉落睛若干的灰尘与木屑,然后才道:“柳姑娘,你未必也太小看我沈万秋了。如你所说,我和孙长空之前是有一些摩擦,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而他也尽弃前嫌,与我重归于好。他能不记旧仇,我又怎可做那卑鄙小人。而且,你现在刚刚苏醒过来,身体还虚弱得很,而且……”

    说话间,沈万秋的视线挪向柳如音的小腹,显然之前堕胎的事情他已全部知道,只是没有明着说出来罢了。

    “现在你的情况并不乐观,如果得不到充足的休息,恐怕会贻害多多,到那时候你就追悔莫及了。”

    柳如音虽然没有回话,但她的身体当然是自己最清楚。与沈万秋所说的一模一样,现在的自己确实不适合奔波劳累,否则极有可能伤及根本,造成永远无法恢复的伤害。再三思考之后,好终于长叹了口气,面带无奈状道:“既然如此,那就多多打扰了。”

    沈万秋微笑道:“你这就言重了。现在时局紧张,正是需要我们人间各方人士团结一致,共抗外强的时候。如此危难时期,如果我们自己都做不到齐心协力的话,如何能够与魔人一较高下。”

    柳如音点了点头,不由佩服道:“我本以为你是一个心肠狭窄的人,没想到关键时候竟有如此担当。这么看来,由你来继承这苍北新苑的掌门之位,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柳的话似乎勾起了沈万秋的伤心回忆,原本活气洋溢的脸庞之上也随之蒙上了一股难看的沉寂:“所谓的苍北新苑,也不是我聊以**的话罢了。师父成了人世间最大的叛徒,而原本的门人也都纷纷离散,不知所踪,比起飘渺云巅还要狼狈。有朝一日,你真的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之后,也许还能重召同胞,再启飘渺盛况。而苍北仙苑多半是要永远停留在我们的心中了。”

    沈万秋寥寥几句,道尽了自己的愁苦心酸。物是人非,往昔的苍北仙苑确实已经不复存在,而仅凭他这唯一的大弟子,又能有什么用吗?

    “沈师兄,你也不要太过沮丧。”

    忽然转换了称号,柳如音还显得有些不太习惯,轻咳了一声之后才继续道:“据我所知,上次那次灾难之后,苍北仙苑虽然损失惨重,但许多核心人员并没有受到牵连。况且,长……孙长空,最近他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我相信凭你们师兄弟二人,一定能够重振苍北雄风!”

    “苍北雄风……哈哈,好好,就凭你这句话,我也不能就此放弃。来,你刚刚大病初愈,我去准备几个拿手小菜,让你好好尝尝。”

    不等柳如音开口,沈万秋已经大步离开房间,一转眼便没了踪影。盛情难却,柳如音为了表达自己对他的信任,只得接受对方的好意。闲来无事,柳如音漫步庭中。由于偌大的门派只有沈万秋一人的缘故,所以平常用来行走的通道便空出了许多,而沈万秋索性将它们全部刨开,在空地上种下了一些自己日常食用的小菜。苍北仙苑四季如春,哪怕是在冬天也能吃到最新鲜的蔬菜,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原本对农事一无所知的沈万秋,竟也成为了一把好手,真正做到了自给自足。不一会儿,柳如音隔着老远便嗅到了淡淡的香味,“沈大厨”终于发威了。

    清蒸鲤鱼,韭花鸡蛋,鸭油菜心,茄汁排骨,老鸡枸杞汤,柳如音虽然是修行之人,常年吃惯了淡茶淡饭,但当见到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之时,她的嘴中还是忍不住淌出了口水。

    “这……就我们两个人,能吃的完吗?”

    满头大汗的沈万秋又从厨房之中端出了一碟刚刚腌制好的咸鸭蛋,大声呼道:“哎呀,真的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只能将就一下了。”

    二人收拾妥当之后,坐下便开始大块朵颐起来,尤其是柳如音,连番的透支与消耗,已经令他的身体极缺养分,眼下沈万秋做的“大餐”刚好弥补了这一点。不过,吃了一半的时候,身体虚弱的她便产生了不适的反应,吃进去的东西迟迟不能消化,全都堆积在胃部之中,胀得柳如音异常难受。

    “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待沈万秋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然抱着一个酒坛似的的容器,柳如音见此情景刚要谢绝,谁知沈万秋却笑道:“你放心,这梅子酒,劲头很小,但却有助于消化吸收,你喝一点,很甜,很上口。”

    说着,沈万秋已经在倒出了半小杯,呈在柳如音的面前。后者轻轻嗅了嗅,果然没有闻到太过浓郁的酒气,反倒是梅子的酸甜味占大部分。轻轻呷了口,一股滑润的酸甜感立即融入身体,使得那些难以分解的食物立即有了动静,不时便已消化了不少,之前要命的腹胀感也随之不见了。

    吃过喝过,心满意足地柳如音以一种“瘫痪”的样子斜坐在木椅之上,微红的脸颊更是隐约浮现着一股淡淡的魅力,令人见了不禁心旷神怡,如痴如醉。

    “沈师兄,没想到你修为了得,做饭的手艺也堪称一绝。与你相比起来,我真的是无脸见人了。”

    沈万秋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之中,许久未有人气的苍北仙苑,终于重焕勃勃生机。

    “柳姑娘,其实这也不能,关键是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习惯自己的位置。孙长空将我送到这里,就是想让我继续过着与世无争的自在生活,所以我便欣然接受了这个角色,并助全身心地适应他。你看,我现在不也放下了兵器,拿起了锅铲了吗?有朝一日,等你和长空真的可以归隐山林,也许你也能拥有一手令人羡慕的厨艺。到时,你可不能不招待我啊!”

    柳如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嫣然道:“欢迎欢迎,如果你来的话,就算我不会做饭,也让孙长空亲自接待你。”

    就这样,二人交谈甚欢,不知不觉之中,日头已经到了西侧,斜阳如血,将自己最后一丝温暖尽力地铺洒在大地之上。而受其照顾的万物生灵,也与晌午时候大不相同,纷纷表现出一股别样的姿色,就像一个个微醺的少女一样,就连那树梢上的梅瓣,也多了几分柔情。

    “沈师兄,我有一件事情一直迷惑不解,不知你可否告知于我?”柳如音冷不丁地说道。

    沈万秋将杯中的梅子酒一饮而尽,停杯利落,声如雷霆一般干脆道:“说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知不无言,言无不尽。”

    柳如音摇头道:“用不着那样,我只是好奇,凭师兄你的修为,是如何将我从陆征手中救下来,甚至还将其反杀,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面对柳如音的发问,沈万秋伸手蘸着杯上洒落的酒水,不知不觉当中已经画了一个小小的圆圈。圆圈之中躺着一片菜叶,一切都看起来那么自然。但在柳如音看来,这所有的动作之中似乎就已经包含了她想知道的答案。

    “我想过,要想击败一个人,只要找到他的弱点就好了。我只是碰巧知道他的死穴罢了,说到底没什么好炫耀的。好了,时候不早,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