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魔天 天魔
    命悬一线,处之泰然。

    同样都站在魔枭的面前,小鬼与方柔却有截然不同的表现,实在是无法理解。眼见空中飞起的沙石越聚越多,小鬼稍稍回过头来,进而对方柔道:“趴下!”

    不等方柔回过神来,一道巨大黑影立即从二人头顶一闪而过,片刻后只见不远处的魔枭身躯陡然一震,紧接着一连跌出了数丈之外,摔得格外惨烈。沿途的通道两侧,更是被他那双看似绵软、实则坚韧无比的肉翼割出了两道醒目的伤痕,暗红色的汁液顺势从中相继涌现,并将那夜枭也一洞染成了血色。

    “我的天!那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厉害!”

    待大喜过望的方柔看向面前之际,只见一道几乎可以魔枭比肩的巨大身影赫然出现,从上到下,内里及外散发出的神圣气息,使得她那原本受惊的心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

    “嘿嘿,我说过了不用担心,因为我们有它。”

    说着,小鬼伸手指了指那两扇巨型石门,一脸得意状道。

    “你还没有和我说呢,这门到底是什么来历。照你所说,那个帮助我们的身影,就是从这里……”

    话音未落,那个自石门之中走出的身影又是迎面一拳,直接将那尚未起身的魔枭一拳击飞了出去。一眼望去,那人的身后竟好似有一又时隐明现的羽翼一般,加之混身圣洁肃杀的气势,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一般,令人心中不得不为之敬畏。

    “说来也让你长长见识,这两扇门可是雪魔医仙用来作后备的最强杀招,你可以叫他们魔天门。任何妖孽休想踏过石前一步,否则将会被立即击杀。”

    方柔抬头又看了一眼那两扇浮动着古老气息的巨门,心中不由得一片愕然,两脚也随之向后方挪了几步。

    “这……这玩意既然如此危险,那为何我们能够安然无恙,更是得到了它的庇护?”

    小鬼伸手指了指方柔身后的那双稚嫩的翅膀,随即道:“你的身体和我一样,都曾受到过雪魔医仙的改造,于魔天门而言,我们是他的主人。而它则有义务保我们周全,使我们不受外力的侵害。”

    “轰!”

    “天神”的攻势异常凶猛,乃至魔界巨兽魔枭也被其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在刚刚的片刻间,他的一只肉翼竟被对方扯下了一半边,紫红色的血水立即喷涌而出,而魔枭本身的气焰也随之减弱了不少,稍稍显露出一些退怯之意。可是那个“天神”模样的身影却并不想就此罢手。

    “你刚才说这两门石门名叫魔天,那从这魔天出来的又是什么,它到底是魔还是神?”

    小鬼摇了摇头,神情古怪地看着那道被无数白光笼罩的光影,沉声道:“它是魔,却有着寻常魔人无法比拟的超然气势。他是神,却又身兼嗜血好杀的残酷本性。在魔界的上古时代,曾经住着一批最为原始的魔人,而他们被视后人称之为天魔。”

    “天魔?你的意思是说,如今在帮我们的居然是传说之中的天魔?”

    一边说着,方柔抬头看向前方的空地之上,经过了一番激烈但毫无悬念的厮杀,魔兽枭终于不堪重击,猝然倒地,眼耳口鼻同时溢出大量鲜血,显然已经是身受重伤,命不久矣。而这时候,迟迟没有展露直面目的“天魔”终于回过神来,同时自石门之中陡然射出一道白光,刚好将其包裹其中,只是极光一闪,前者便已没了身影。

    “与其说他是天魔,不如说他是天魔遗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痕迹。十万年前,天魔一族神秘消失,魔人顺势出现,接替了天魔统治魔界,成为这个世上的霸主。雪魔医仙一直都认为这里面定有隐情,不惜耗费万年时间,终于在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天魔的尸骸,并深入研究,最终提取到了其中天魔意志,并将其注入到这两天魔门当中,成为了此处最最强大的保护神。而在那之后,医仙又在这上面建造了医仙府,将这里作为自己的基地,一晃就是几万年。而眼下我们见到的这只魔枭,之前之所以迟迟不敢进攻医仙府,就是感应到地下天魔气息的存在所致。不过,**与贪念还是战胜了理智,为此他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此刻,小鬼已经走到那个魔枭的身体旁边,小脸直视着对方那张已然变形溃烂的枭头,忽然将身体向前扑了过去。不等方柔阻止,小鬼已然刺入到魔枭的脑壳之中,大口大口吸食着其中的脑髓。再看魔枭的面部,一根根青筋立即全部绷紧,无法想象的痛苦之下,他那两只浑圆的兽瞳几乎要瞪出眼眶,眼白部分因为大量充血而布满交错纵横的血丝。终于,他的目光不再移动,气息也随之消失,庞然大物魔枭死了,只留下一具小山一般的尸体,横躺在通道之中。

    “啊!舒服!”

    随着最后的脑汁咽下喉咙,小鬼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回身看向方柔。同一时间,方柔发现对方原本圆润的小脸之上,竟多了几分阴森恐怖的神情,轮廓也为之纵向伸长了一些,显得成熟了不少,与之前孝子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你刚才做了什么,他都已经那副样子了,你为何还要痛下杀手,要了他的命?”

    小鬼漫不经心地吐了口痰,爱搭不理道:“反正他也活不去了,如果就让他这么死掉的话,那岂不是浪费了其中的精华元气。从小医仙就教导我,绝不能浪费粮食。怎么了,我这样做应该也没有错吧?”

    “你!”

    方柔本想继续争论下去,可怎奈魔枭已经一命呜呼,回天乏术,就算自己能够说服对方也于事无补。相比起来,还是静下来修整一下来得实惠。

    小鬼绕着周围的空地来回走了好几圈,忽然叫道:“对了,我怎么把医仙给忘记了。他出去了这么久,为何一直没有回来。莫非,他在归来的途中遇到了什么危险?还是说,将他带离的那个魔兵有问题,企图谋害医仙,从中得到好处?”

    方柔伸手抚摸了一下那两扇看似寻常的石门,口中喃喃道:“这真是人力可为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凭医仙的能耐怎么可能被几个小兵给绊住。我想,他不回来应该是有自己的道理吧?”

    小鬼眨着碧绿色眼瞳的眸子,不禁道:“医仙不回来,我们可怎么办。不行,我要去往面找找他。”

    “哎,不要!万一医仙回来发现我们没在,那岂不是要抓瞎了”

    小鬼摇头道:“你不知道,我的身上已经被医仙下过了咒语,无论我去往何处,他都能立即感应。就算离开了医仙府,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得知我所在的位置。所以,你就不用操心了。”

    方柔点了点头,回应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快走吧!再说,我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饕餮和那个妄虚最后打得如何,我也不清楚。如果他在寻找我的话,那一定已经急坏了。不行,我要返回人间。”

    小鬼的嘴角处忽然闪过一丝冷笑,转而看向方柔,轻声道:“我的猜测果然没错,你是人类,不是魔人。”

    方柔淡淡地笑了笑,略速玩味地回道:“你又何尝不是呢?如果抛去医仙在你身上进行的改造,你之前应该也是来自于人间吧?”

    小鬼冷笑道:“那又如何,都是阵年往事,不提也罢。不过,现在的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而相比起来,人类的虚弱与纷争,更令我为之厌恶。与其和你们同流,我宁愿与魔人共伍。”

    这下,方柔再也无话可说,她虽然也想极力地否认这些事,但事实却是如此。人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远远超过魔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不必要的伤亡惨剧也就发生了。

    “这么说来,我们应该不是一路人了。你去你的医仙吧,我真的要回去了。”

    小鬼的脸上忽然浮现出几分讥嘲之色,碧眼之中更是渗透出危险的光芒:“就凭你,也想离开魔界?呵呵,简直是自寻死路。”

    “哦?此话怎讲?”孙长空不由道。在他的印象之中,人魔两界的通道固有高手把关,但也不至于做到水泄不通。而只要多加注意,要想避过看守的耳目顺利通过,根本不是问题。可从小鬼的神情来看,那似乎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你在这里待得太久了,甚至都不知道人魔两界的局势已达到了崩坏的极限。说不定,出口位置已经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从通道之中离开,只会被当作奸细被当橱杀。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一看!”

    小鬼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袭入到方柔的心中,脸上的震惊已然反映出此刻他怕心境。

    “怎么会这样,短短几天时间,外面为何会发生如此之大的事情。”

    小鬼又道:“医仙外出迟迟没有回归,多半是应诏出征,上前线与人类交战去了。”

    说到这里,他自己的脸上也不由得显出几分惆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