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魔枭
    “那是什么?”

    随着方柔的视线,小鬼也看向身后的秘室之中,端详了一阵之后才终于道:“看起来……好像和我一样,都是医仙制造出来的傀儡。只不过,他的神志还没有发育完全,需要进一步地在那血皿之中培养,之后才能像我一样自由行动。”

    说话间,方柔已经走到了容器跟前,看着那张精致可爱的小脸,方柔的心中不禁掀起一阵泪滴,世事无常,如此幼小的生命便惨遭厄运,不幸夭折,然而在死后也不能入土为安,而是被人做成了傀儡,供其使用,当真是悲惨至极。而随着观察的深入,方柔不禁发觉,容器之中的婴儿,竟是与孙长空长得极为相似,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他的孩子。眼见那婴儿脸上不时升起的笑容,方柔的心中也不禁洋溢起几分暖意。

    “这样也好,至少有机会看了一看这个喜忧参半的世界,不妄来此一遭。不过话又说回来,医仙炼制傀儡,又是欲意何为呢?”

    这回,方柔没有对小鬼开口,而是选择了沉默,他知道这个答案无论如何,一定不是对方想要的。自从诞生以来便已注定受人奴役,这样的人生实在是没有尊严。

    “话说,这里的傀儡数量很多吗?”方柔忽然问道。

    小鬼摇头道:“除了我和他之外,我还没有见过其它的。也许他们被医仙安置在了别的地方。也许,他只是制造了我们两个而已。”

    方柔点了点头,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应该也将他一起带走,免得受到那个怪物的迫害。”

    小鬼欣然同意道:“当然好!只不过,血皿的分量可不轻,你能拿得动吗?“

    话刚说完,方柔已经脱下外面的开衫,然后将那只圆滚滚的血皿容器一股脑地背在了身体之后,一时之间,方柔高挑的身体竟是硬生生地短了数分,而这全都是背上的婴儿与血皿所致。

    “你没事吧!”小鬼看着方柔吃力物样子,不由问道。

    方柔忽闪了几下那双迷人的大眼睛,满头大汗道:“唉,有事也得将它带出去。谁让这个小家伙和姓孙的那个混蛋长得如此相像呢,就全当是为自己积攒阴德了。”

    说完,方柔再次将背上的血皿,用力向上垫了几下,以来确保容器不会整个滑落,这才终于放心。而这时候,来时的那条通道之中,忽然传来几阵惊魂的爆炸声,二人相视一眼,心中明了,留给他们逃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快走!”

    在小鬼的带领之下,方柔步履蹒跚地继续前行。而随着时间的延长,她仿佛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一座无形的大山,几乎要将他的腰板震塌似的,使得脊椎之中的每一个关节都发出“咯咯”的闷响。果然,以她的女儿身,做如此精活实在是太过勉强,这次就算侥幸,事后恐怕也要卧床一阵,以来恢复损失的元气。而随着深入的进行,又一座大门赫然阻挡在二人的面前。

    方柔仰起浓重的头来,吃力地看着那两扇至少有三丈高的巨型石门,喃喃道:“我的妈呀,这是哪个好事者,居然在这种鬼地方安放两扇如此巨大笨拙的石门,这玩意能做什么,吓唬邪祟吗?”

    方柔记得小时候听仙苑中的长辈说过,老时候一些地方为了镇压地里的妖魔鬼怪和不祥之物,会在土里埋下一些刻有咒语法诀的石碑,以来祈求平安红火。可在地下之中立门,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现在方柔与小鬼身处医仙府地下的夹层溶道之中,这里会有怎样不为人知的东西,她也不知道。眼下,他保希望雪魔医仙在建造府邸的时候已经提前将脏东西赶走,不然用不着向后的那个怪物动手,他与步鬼便要双双殒落在这个阴森的小路之中了。

    “喂,接下来我们该朝哪走,我怎么觉得前面的地方有些古怪,是不是无法通行啊?”

    随着回头,方柔发现此刻小鬼的脸上竟然浮现起一股莫名其妙的虔诚,两只浑圆的眼睛瞪得几乎要掉出来,看得甚是认真,就连方柔的话都没能唤醒他。

    “我说,你别在这里装神弄鬼了。后面是什么情况你也清楚,凭你我的力量根本就不是那个怪物的对手。不想让来之不易的生命就此断送的话就赶快给他痛快话,我好进一步权衡前后之间的利弊,然后再做定夺。”

    “不用了,我们已经达到了目的地。这里便是我们庇难的地方,你我已经得救了。”

    方柔豁然抬头,仔细察看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之后,这才一脸迷惑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们已经达到了安全的地方。可是我怎么觉得那个怪物马上就要追上了。”

    小鬼淡淡道:“追来也无妨,反正他是伤不着我们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哦?真是这样的吗?”

    一言说罢,只见距离方柔不到两丈来远的一块岩石忽然跳水跳了起来,朝着他的面颊笔直地飞了过来,凭那石头上的力道以及所向袭击的部分,如果万一真的被击中的话,恐怕会是要当场丧命。然而,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位于他们身后的那扇石门顶端,忽然绽放出一道璀璨的急光,不昆山吹灰之力便将那块巴掌大小的石头轰成了灰烬。而这时候,死里逃生的方柔这才如梦惊醒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确实自己不骨受到伤害之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那是什么东西!”方柔惊愕地问道。

    “来了!”

    在小鬼的提醒之下,一个巨大的身形渐渐从黑影之中走脱出来,庞大的肉翼在狭窄的通道之中不得不收拢起来,而一到了宽敞的区域之中便随之再次个展开来,如一朵绽放的黑色百合一样,释放出原本应有的姿态。

    “怎么办,我说什么来着。打不打,快点做个决定。我看那家伙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果然如方柔所说的那样,怪物巨大的血喷大口之中已然渗出巨臭无比的唾沫,一经落在地上,便会升成大量黄绿色的蒸汽,看上去尤为吓人。而对此,小鬼却是不以为然,依旧淡定自若道:“安心待在这里就可以了。他是伤不着我们的。”

    小鬼的话不只是传到了方柔的眼中,还被前面的怪物听到而异常震怒。眨眼的工夫,只见他那原本就已经相当夸张的身材,竟是再次出现了暴涨的趋势,尤其是那双蒲扇似的巨大肉翼,更是被若干的血色经脉所遍及,几乎将它笼罩在红色的丝网之中,无法立即将之摆脱。不过,他本身并没有反抗的意思,而欣然主享受着身体力量觉醒之后带来的不绝力量,使其气势大盛,无可匹敌。

    “吼!”

    又是一声怒斥,不过这回那只怪物并不只是吓唬二人,而是使出了真正本领,以气化形,幻化出一只巨大的鹰隼,登时冲向前方的方柔。

    刹那间,方柔有种坠身冰窟之中的错觉,所有的信念都在此刻几乎溃散。

    “刷!”

    然而,在怪物杀招来临之际,之前已经救直方柔一命的巨型石门再次出现动作。只不过,这回显露威力的不是光,而是用以构整个地下石洞的岩体。在方柔看来,这些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石头,但一到了高人手中,便会立即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凶器。

    岩体如断崖石一般然落地,同时也将双方暂时阻隔起来,防止怪物有所先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以气化形的鹰隼竟是直接撞到了那睹厚达一丈来宽的石壁之上,暂时性地转危为安。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感觉有人在纠暗地里瞧瞧地保护着你我?”方柔惊声问道。“呵呵,你说的没错,刚才有人用时出手,先后两次拦下了致命攻击。而你的救命恩人,就在我身后的这两扇石型拱门之中,”

    与小鬼一样,抬头望着石门的方柔心中不禁升起此许欣慰的暖意,好人有好护,这话果然是没错的。而入柔此刻竟是对那两扇石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围着外侧,一圈一圈地观察起来,希望能找到一些玄机所在。可不管她如何努力,却发现那只不过是两扇再普通不过、只是个头稍大一些的石门,丝毫没有异常的情况发生。而这时候,再次受阻的那只怪物,终于肯现出庐山真面目,一眼望去如一只巨大的夜枭一样,竟是长着一张飞禽的面孔,模样着实吓人。

    “这是什么妖怪,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方柔看着那家伙头上的两只细小耳朵,不由觉得好笑。可另一边的小鬼却是丝毫提不起精神,面色阴沉道:“实话实说,有幸见过这家伙而幸存下来,着实是运气之中的运气。而在过去的上万年时间当中,魔界的无数百姓都惨死在他的饕餮巨口之中。他就是魔枭。”

    小鬼一言落定,前方那只巨大的鸟型怪物陡然举起自己的双翼,“噗通噗通”扇打了两下,一时间石洞之中飞沙走石,阴荬满置,方柔艰难地合上了嘴巴,接着退了半步,立即道:“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把它赶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