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五百年的小妖怪
    天色已黯,暮鸦回巢。原本说好去去就回的雪魔医仙却像失踪了一样,再也没有音信。正堂之上,方柔和那个来路不明的小鬼,大眼看小眼,各自坐在桌子的一边,等待着“家长”的归来。

    “唉,好饿啊!”方柔没精打采道。

    “唉,好饿啊!”

    出乎方柔的意料,经过一番折磨之后,那个小鬼似乎已经与她熟络,更是按着她的语气阴阳怪气地按了一句,样子十分好笑。方柔的心情本来就不好,便无奈对方只是一个孩子,就算心中不快也不能将怒火撒在对方的身上,毕竟他已不想再和这个小鬼纠缠。

    “哎,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吃的。如果我吃饱了心情一好,说不定会赏你一碗血喝。”

    一听这话,小鬼立即来了精神头,眼中绽放出绿油油的寒光来:“真的吗?嘿嘿,那真是太好了。”

    一边说着,小鬼贪婪地盯着方柔的脖颈看了老半天,这才依依不舍地转过视线,继续道:“嘿嘿,我只喝血,你们吃的东西我一概不知。”

    “你这家伙,还想白吃不成?”

    方柔猛地发作,伸手指着小鬼刚要大患难,这时候只听大门外边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二人脸上大喜,立即一同朝门口方向奔了过去,想都未想,便拿下了门栓,准备开门迎接雪魔医仙的到来。可谁承想,门外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没有。二人相视一眼,方柔不由道:“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小鬼摇了摇头,忽然他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骇然,接着便抓着方柔的裤管,将她往屋里的方向使劲拉扯,并且道:“走,快回去。”

    小鬼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可方柔却是丝毫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仍然站在原地,一副不解的模样问道:“怎么了,你为何这么害怕,难道你怕雪魔医仙看见你之后会为难你?”

    小鬼好不容易喘匀了气,这才急头红脸道:“快别说了,小心被那个怪物听到!”

    “怪物?你说的是什么怪物?”

    无知的方柔回头看向门外,似乎想从那里找到一些答案。可不承想,主在距离他们不到十丈处的山坡之上,一道奇怪的影子伫立在月光之下,纹丝不动,就好像一幅静止的画一样。

    “那是什么东西,我想……”

    方柔刚要迈出大门,谁知旁边的小鬼立即搂住他的腰间,使劲吃奶的力气,声嘶力竭道:“不能过去,否则会没命的。”

    方柔伸手一指那前方的影子,刚要说话,谁知就在这时,迎面忽然吹来一阵刺骨寒风,冻得方柔不禁缩起脖子。来魔界的时候,他本来就已有伤在身,再加上之前被吊了一天多的时间,如今的身体仍然十分虚弱,自然抵挡不桩流的侵袭。然而,眼下令他更为之胆颤的是,月下的那道身影居然在自己的眼前莫名消失了。

    “怎……怎么会这样,那东西去哪了,我……”

    说话间,方柔忽然觉得原本抱着自己身体的两只小手竟是无故消失了,待他转身寻找小鬼之际,却发现对方已经躲到了侧面的偏房门中,依偎在漆黑的角落处,身体竟在瑟瑟发抖。方柔本以为对方只是身体不舒服,所以刚要上前察看。可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黑影忽然遮住了天空之中的血色圆月,待她抬头看向苍空之际,一张丑陋瘦削的嘴脸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的妈呀!”

    有生以来,方柔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屁滚尿流”。眼见危险当前,他甚至来不及站直身体,索性就地扑倒,一连翻出了四五个跟头,直接窜进到小鬼所在的偏房之中。而看到方柔闪了过来,小鬼立即尖叫道:“刚才叫你你不来,现在跑到这里干嘛。都说了不要惹它,医仙不在家,我们两个都要完蛋啦!”

    “完蛋?”

    方柔木讷地望了一眼空旷的院落,但不知怎的,刚刚还悬在那里的巨型鬼脸竟然再次消失无踪。呼吸间,一股淡淡的甜味飘入到他的鼻腔之中,来自于除她自己以及小鬼之外的第三种气息赫然回荡在漆黑的房间之中。

    “不好!”

    话音未落,方柔已经出手推开身边的小鬼,刹那之后,一道光鞭砰然袭落,硬是将三寸多厚的石板当场劈碎,生成的无数石屑如雨点一样拍打在方柔的脸颊之上,好是生疼。

    然而,方柔已经顾不上去察看自己的面容。毕竟和容貌相比起来,性命显然要重要得多。那个神秘的怪物行动之快,实在超乎想象,而且如影随形,令人防不胜防。就在刚刚的弹指一瞬之间,怪物便已经掠入到偏房之中,准备在这里展开屠杀。而如果继续待这里话,凭他与小鬼的身手,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去也不行,留也不行,就在方柔为接下来的去向愁眉不展之际,小鬼忽然叫道:“别发呆了,跟我来!”

    顺着声音朝墙上看去,小鬼那双迥迥有神的眼睛赫然出现在墙缝之中。仔细一瞧,原来那里已经打开了一扇暗让,而小鬼便栖身其中。

    好不容易见到一丝希望的方柔,心中自然是大喜过望。然而,小鬼身形娇小,可以避过怪物的视线,进入暗门之中。可方柔却是成年女子,身材比起一般女人还要高挑一些,要想趁黑蒙混过去根本是痴心妄想。而这时,隐身在黑暗之中的怪物忽然发出一阵沉闷且沙哑的嘶鸣,传入耳中,仿佛有千百只小手在里面抓痒一般,难受至极。

    然而,事已至此,哪怕明知前面九死一生,方柔也只能咬牙突围。一念闪过,只见他右侧的衣袖之中豁然腾起一道绚烂的彩光,凌厉刀气虽藏在衣物之中,但却清晰可辨。

    “看我的斩袖刀之割袍断义!”

    一鸣惊人,方柔的身形陡然间拉长了数倍,同一时间自他右边衣袖之中,一条五彩斑斓的赤炼狂蛟破空飞出,毫不迟疑,当即射向暗处的怪物。

    方柔根本就没有想要伤害对方,因为时间根本不允许他进行瞄准。急中生智之下,那斩袖刀威力异常强大,还未来到跟前,便已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条醒目的沟渠。一时间,房内怒风嘶号,可怕的力量使得其中所有的物品都不禁渐渐移动起来,进而吸入到风势之中,成为了这记刀式的一部分。强招在即,那只迟迟没有行动的怪物竟是伸出了两只几乎称不上手臂的物体,左右分立,刚好夹住那道致命的刀气。而受此影响,怪物身后的整块墙壁立即四分五五裂,一尺多厚的墙体应声坍塌。

    “嗡!”

    刀气极快,不可抵挡。但那只怪物也不知从哪来的那股蛮力,硬是将其偏转到身体的侧面,并将其让了过去。于是乎,斩袖一刀成了划地一刀,使得医仙府外的大地出现了一条永远不会消失的伤痕。地壑的两侧,掀开的泥土已经烧焦发黑,冒着滚滚浓烟,好似被火药炸开一样。若不是亲眼所见,谁知想到这样的破坏力竟是来自于一柄手刀呢?

    逃过一劫的怪物立即仰天怒啸一声,然而当它再次看向眼前之时,却发现原本站在那里的“猎物”竟已凭空消失。而墙壁上的那道暗门已然闭合起来,所有的缝隙也神奇地自行愈合,一点破绽也看不出。

    “吼!”

    冗长的暗道之中,充斥着方柔与小鬼的急促呼吸声。二人一经进入墙后,便立即夺命狂奔,绝不回头。他们知道,凭墙上的那点机关只能应付一时,等那怪物识破了玄机,再想逃命可就为时太晚了。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方柔脱口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暗门,难道你之前来过?”

    小鬼惨笑道:“何止来过,自从有记忆以来,我便一直被关在这里。医仙不让我露面,我就只能待在这个鬼地方。今天刚好他不在,我就偷偷出来透透气。”

    “啊?原来你医仙故意安置在医仙府上的啊,怪不得你不怕他。”

    小鬼不假思索道:“怕!当然怕!我不听话的时候,他就经常用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物来惩罚我。有的可以让我不住地发冷,有的却可以令人有种泡在滚水里面的错觉。还有一次,我偷吃了他养的鸡,他居然给我吃了一味泄药,害得我连续拉了三天的肚子。直到现在,我看到活鸡都反胃。”

    方柔哈哈大笑道:“活该,谁让你偷吃人家的鸡。不过,你到底是人是鬼,看你身材小小,似乎年纪并不大啊!”

    听到此话,小鬼忽然停住了脚步,方柔觉得稀奇,也随着停了下来,看对方有什么回答。

    “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只是医仙养得傀儡。从他创造我到现在,已经有五百年的时间,换言之,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五百年了。”

    “什么五百年,你可直是一个老妖怪啊!”

    孙长空大吸了一口气,不经意间,通道边上的一处暗室引起了他的注意。在那里,一精致的透明容器之中,与小鬼形态几乎一模一样的一个婴儿,赫然悬浮在血红色的液体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