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银枪魔将
    孙长空自信,在这个世上除了极个别的绝顶高手之外,无人可以从他正面袭击自己,即便是眼前一片漆黑的情况之下也绝不可能。然而,此刻抵在喉咙旁的银光利刃竟好似凭空出现似的,毫无征兆,也未能给他反应的时间。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呔!”

    声如虎啸,气吐游龙。一声叱咤,仿佛天地初分之时发出的巨轰爆爆鸣一般,使得狭长的石洞之中立即灰尘四起。

    势拔山河,一股缘于体内深处的原始力量豁然觉醒,并化作一只无形手掌,赫然握住那枚致命的兵刃。

    “嗯?”

    黑暗之中,一声讶然随即传出,紧接着那枚利刃陡然一缩,竟好似如鱼得水一般,“嗖”地地一下便挣扎了孙长空手掌,重新遁入虚空之中。而这时候,孙长空双臂于身前画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圆周之上更是接连腾起若干火焰,进而形成了一扇火之屏障,不禁照亮了周围的石洞,还让之前行刺自己的凶手原形毕露。

    “你是谁!”

    孙长空和刺客同时发声,可谁也没有回答对方问题。气氛尴尬,空间凝滞,石顶上的水滴一点一点打在旁边的石头之上,发出“咚咚”的水声。现在,二人似乎已经归入到了同一个奥妙的平衡之中,但只要稍有风吹草动,这份难得的和谐就会立即瓦解。

    “这是魔界禁地,魔皇有令,谁若擅长此处,必要杀之。我见你也是魔界好手,所以不为难你,你快走吧!”

    孙长空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说话之人,别看身材小小,就连手中的银枪也比自己高上一头。但不知为何,他站在洞前,就如一尊煞神一般,使得与之面对的人不禁心生骇然,不敢与之对敌。论修为,孙长空或许稳操胜券,但若只将气势,他还真比不上这位魔界将领。

    “呵呵,你说你是受魔皇之命在此看守,可你怎么又知道,我不是魔皇专程派来的呢。”

    持枪魔人不屑地笑了笑,随即望向孙长空身后,接着道:“能对自己的同胞动用杀机,你怎么可能是受魔皇指派。我不知道你前来的目的,但若要胆敢违抗他老人家的意愿,我银枪魔将定让你有去无回。”

    枪锋一扫,二者之间的地面之上立即出现了一道整齐深邃的沟壑。而整个过程之中,孙长空竟没有看清对方出手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惊人。如果这一枪落在自己的身上,那如此的他岂不是已经身首异处。然而,即便如此,孙长空仍不能表露惧色,只得轻笑道:“魔将好身手,只是我听说魔皇带着众魔官正在望天崖处蓄势待发,可唯独只剩下你一人留在这里看守这个人迹罕至的鬼地方,实在是有些不公平。难道,你不想随我一起去人间看上一看,领略一下那里的大好风光吗?”

    银枪魔将淡然一笑,摇头道:“那只是你的想法,我却没有那个心思。况且,魔皇之所以让我来看管此处,那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与信任。如果这个时候擅离职守,那岂不是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快点离开这里。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见到面前这位魔将如此冥顽不化,孙长空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状道:“本来我也不想这样,但我确实有非去人间不可的理由。既然你要尽职,而我也要尽忠,那看来你我之战是再所难免了。只是,在那之前,我想知道你有什么遗愿。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帮你完成。”

    孙长空的“好心”令那银枪魔将着实一惊,他仔细看着对方的脸庞半晌,确认对方没有说笑的意思,这才说道:“我知道凭我的实力无法阻挡你。但如果可以的话,我确实希望你能帮我完成一桩一直没有机会完成的心愿。从这往东有三百里有一处名为医仙府的地方,可以的话,你到那里找一个名叫雪魔医仙的人,和他说当年的银枪小霸王已经死了,他可以安心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暗叫这世界实在太过渺小,原本他来魔界的时间就很短,没想到有限知道的几位魔族之人,便有这银枪魔将所寻之人。

    “你找医仙做什么,为何你自己不去医仙府?”

    银枪魔将握枪的手掌不禁为之攥紧,神情也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没……没什么,他只是不想见到我罢了。而我也不想成为他的眼中钉,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不过你只要提起银枪小霸王,他就会知道我是谁,这个你不用担心。好了,这就是我的心愿,没有其它事的话就赶快动手吧!”

    银枪一晃,好不容易才缓和的气氛再变得紧迫起来。可这回,孙长空却丝毫没有要打的意思,双手依然落在身体两侧,再次开口道:“你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巧得很我和医仙之前也有些交情,说不定我能化解你们二人之间的纠葛。”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我说了,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将我的死讯告诉给他,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真的?”孙长空冷不丁道。

    “好烦!”

    银枪魔将的枪快,但话更快,他的话音如今已经化作一柄无形气枪,立即朝孙长空的面门猛扎过来。可已经了解对方招式套路的孙长空,已然不将这些寻常的招式放在眼里,侧身一闪,便已避过了迎面一击。而这时,枪影再晃,摇身一变已然成变作七道一模一样的枪头,悉数戳向孙的诸大要害。情况危急,孙长空轻吐浊气,平淡无奇的气息竟在此刻幻化成一只狰狞风兽,立时将那枪头枪影尽数吞没。

    “呀!”

    银枪魔将的两臂已经贯注了不下万钧巨力,可在那道风障之中却是丝毫没有反抗之力,挺拔的枪杆也在一瞬之间弯成了弓弦,眼看就要反向搠向自己的身体。

    “够了!”

    这一刹那,孙长空似乎已经成了这片小小地域之中睥神灵,一切的力量与自然现象全都归于他的掌控之中。随着他的声音,那股横行在石洞之中的肆虐狂风竟是遽然消散,而那杆几乎折断的银枪也终于逃过一劫,恢复到本来的状态。

    汗像雨水一样自银枪魔将的身上淌下,经过短暂但激烈的厮斗,精疲力竭的他双膝一弯,已然跪倒在地,昔日霸王的风采也在此时全部隐没。

    “怎么样,还要继续打吗?如果我是你的,一定会选择好好地活下来。我不知道你和医仙是什么关系,便通过我对他的了解,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不明事理的老顽固。你和他平心静气地说,或许他可以原谅你。”

    银枪魔将长叹了口气,进而轻摇了两下头,黯然道:“呵呵,如果死人复生的话,也许还有缓和的余地。但死在我手上的人,早在数年前化为了黄土地一抷,你让他如何原谅我?”

    “哦?谁死在了你的手中,他是医仙的什么人?”

    银枪魔将干脆利落地回答道:“妻子。还有……还有他肚子之中尚未出生的孩子。”

    说到后面,他已无力继续说下去。而直到此刻,孙长空才知道为何对方一提到雪魔医仙会如此地垂头丧气。

    “你……你为何要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恶行,本来我以为你只是和他有些小摩擦而已,可你竟然杀了他的妻儿。恕我直言,如此大的罪过,就连我也无法为你求情。我不杀你,你不是自己去他的府上领死吧!”

    说罢,孙长空准备掠过银枪魔将扬长而去,然而就在二者错身之际,银枪魔将忽然伸手拽住了孙的裤管。后者以为他还未死心,刚要痛下杀手,可就在这时,孙长空竟看到了一张满是泪痕的面庞:“求求你,帮帮我。杀死他们并不是我的意思,这全是魔皇的命令。他不要医仙有子嗣,他要医仙一生都孤苦无依。”

    孙长空眉头一挑,惊觉事有蹊跷,虽然已不想继续耽误下去,但看到这般可怜模样,不禁暗生恻隐之心,于是又道:“好端端的,魔皇为何要如此迫害医仙。难道,医仙老人家曾经做过对魔皇不利的事。可是既然如此,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将其灭杀,又为何要为难他的家人,还要他断子绝孙。”

    说话间,银枪魔将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他曾经一直视作生命的银枪利器,竟也被他随意地丢在地上,显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曾经的我,是医仙府上一名小小的学徒,而雪魔医仙正是我的师父。”

    孙长空“啊”了一声,然后才道:“既然如此,你就更不应该背叛医仙了。再说,你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魔皇与医仙到底有何深仇大恨,为何要让你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银枪魔将抬头望着昏暗的洞穴,神色复杂道:“我也只是听说,曾经年轻时候的雪魔风流倜傥,逍遥自在。在那个放荡不羁的时代,也做出了一些混帐事情。在那时,他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还为他偷偷地生下了一个孩子。可后来,医仙始乱终弃,抛弃了他们母子……”

    说到这里银枪魔将转头看向孙长空,后者的脑海之中立即反映出一个猜测:“莫非,魔皇就是那个被遗弃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