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逃出魔界
    日迫西山,倦鸟知返。昼夜周而复始,自打这个异界诞生以来,不知已经试过了多少这样的轮回。而渺小的人类在这之间,不过是沧海一栗,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但眼下,有这么一波人,意图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法则。

    这波人名为魔,而他们的领袖便是前不久刚刚重生复活的魔皇。

    对于魔族而言,魔皇便是力量的源泉,魔界的象征,是一切信仰的归宿。他的存在,可以让族人受到庇佑,如鬼力附体一般,不可抵挡。

    这一天,魔皇破便离开了聚魔殿,来到了千里之外的的天一崖。再往前走几步,便是皇城的地下宫殿,也就是人间所属的范围。而此刻,外面已经聚集起众多高手强者,以来阻截随时可能出现的魔界精英。

    “魔皇,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忽然,一个长相俊美的年轻男子走出队列,虔诚地朝魔皇行了大礼,进而问道。而这时,绘以金饰的鸾车之中,垂帘后方,一个深沉莫测的声音忽然响起:“宁夫,你已经等不及了吗?”

    那名宁夫的魔族干将忽然起身,继续道:“我和众魔将已经在这里等候了三天三夜,而根本外面传来的消息,那里的魔军也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您一声令下。我们已经等待了太久,请您赶快下答命令吧!”

    帘后的人轻咳了一声,继续慢条思理道:“宁夫,你知道为什么你跟我的时间最长,但至今只是魔将,却未能登上魔君之席吗?”

    宁夫腮边一红,面露尴尬道:“宁夫不知。”

    “你的修为实力放眼整个魔界,都极少有人能与你匹敌。若论单打独斗,你足以担重任。可是,你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容易意气用事。而这恰恰是敌人所想见到的破绽,往往会成为他们反击的突破口。我不是不着急,只是时机未到,不能轻举妄动。我还在等一个人,只要他到位,我们便可以放心进攻。否则,一旦忽略了他,魔界千年基业极有可能毁于一旦,而光大魔界的使命也可能就此断送。宁夫,你不会想成为魔界的千古罪人吧?”

    宁夫低头抱拳道:“宁夫知错了,请魔皇责罚。”

    席后人道:“责罚就不必了,不过魔界进攻人间的时候,我希望你去帮我做一件事。”

    无论什么事,宁夫定当尽力而为。”宁夫欣然道。

    “你上前,我说与你听。”

    宁夫快步走上鸾车,片刻后他那张玉砌的脸颊之上,豁然升起一股恐怖的神情,就仿佛听到了这天底下最为可怕的秘密一般,半点说不出话。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本属于人间的独特风光,竟是在魔界也有写照。指挥使走在前,孙长空寸步不离地跟在后二人保持着一种极为微妙的距离,稍有变化就有可能引起剧变。

    孙长空的表情是不动声色的,但他的内心却已经焦急万分,只是不能在外人面前,尤其是敌人面前,表现出来罢了。时不时,他还会故意有意无意地问一句“还有多远”,而指挥使也会爱搭不理地回一句“到了我会说的”之类的说辞。二人没有想到,原本属于两个不同阵营的人,竟会如此和平地走在一起,谁也不想打破了难得的平衡。

    “我们要去哪里,难道那里就不会有你们魔族大军把守了吗?”

    指挥使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接着望望前方,不以为然道:“你不知道,表面上我们魔族按兵不动,但事实上,私底下我们早已将势力渗透到人间的角落之中,伺机而动,只是你们人类没有发觉罢了。”

    孙长空面不改色,神情也没有多少变化,显然对方的话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要让魔族能够安分守己,那他们也就不再是“魔”了。

    “可是据我所知,皇城中的那个唯一出口,一直被人间的几大势力输液看守着,就算你们的兵力潜入到人间当中,也不可能一点感应也没有。既然如此,你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听到这里,指挥使明显变得自豪了许多,说话的语气也随之变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你们人类当然做不到,但那不代表我们魔族同样无能。我们有魔皇,只要有老人家在,我们就能缔造奇迹。”

    “哦?这么说来,是魔皇将魔界大军送入到人间之中,而未惊动人间势力的了?”

    指挥使昂然道:“没错,就是魔皇大人。他利用自己无力神力,在魔界大门开启之后,借着人魔两界界限模糊之际,开辟出皇城之外,其它四处通往人间的路径。而我们现在前往的是,就是其中一处。”

    “什么!居然有四处,这个魔皇,还真是诡计多端啊!”

    虽说,孙长空在此之前便已有了类似的狐疑,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魔皇竟是如此丧心病狂,强势地创造出了另外四条人魔通道,借以输送自己的兵力。一条小路就已经防不胜防,更何况现在摆在面前的是四条。如此一来,原本势单力薄的人类阵营,理将陷入到空前的绝境之中,悲剧的收场似乎已经隐约可见。一时间,孙长空的心仿佛掉入到了寒潭冰窟之中,再民说不出话。

    “其实,你回去也于事无补了。因为魔界铁蹄踏平人间,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天界破例出手,也无法改变结局。再说,他们有自己难以启齿的苦衷,绝不可能倾巢而出。而在那种情况之下,只凭少数天界成员与人间通力合作,根本不是底蕴深长的魔界之敌。我看你们还是放弃抵抗,泰然地接受自己的命运吧!”

    “呵呵,你真是这么想的,以为你们魔界已经稳操胜券了吗?”

    指挥使蓦然回首,猩红的眼眸之中闪着异样的光泽,神情严肃道:“难道你们还有希望?”

    孙长空摇了摇头,随即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但要我们在看到结局之前就放弃希望,那也不是人类应有的性格。回想五千年前,上一次人魔大战,你们魔界又何尝不是自信满满,十拿九稳,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改变命运。可后来呢,我们人类凭借着超乎想象的毅力,不紧抵挡住了魔界的入侵,甚至还击杀了你们的精神领袖魔皇。这绝不是巧合。”

    “不是巧合是什么!”指挥使气急败坏道。

    “是正义。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孙长空说话的声音很轻,语速很慢。但这在指挥使听来却比急光还快,比泰山还沉,事实确实如此,他也无力反驳。不过,在未看到结局之前,他同样也不会放弃。在他们魔界中人看来,自己并不是邪恶的化身。

    正义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人类自认为享有的家园,难道真的从开天辟地之始就是他们的东西吗?换言之,魔族之难道就非得要始终活在恶劣的环境之中,永世不得翻身?不,那绝不是真的。就算是,魔人也不会相信。而这也成为了魔族前仆后继,不肯罢休的主要原因。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孙长空与指挥使的博弈并没有分出胜负,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了目的地。一眼望去,只见在那山峰的至高点处,一个圆形的石洞之中,那里便是通往人间的小路之一。只是到了这里,指挥使再也不前进一步。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从这里再往前,你只能自己走了。山洞附近有少量的士兵把守,一渤凭你的身手,打败他们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再善意地提醒你一句,我们魔界大军的总攻马上就要开始,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最好找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志方,躲起来,好好地做自己的缩头乌龟。否则,如果被我寻见,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孙长空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圆形的洞穴,和颜悦色道:“呵呵,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拿去。再有,我孙长空虽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但也绝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要我当缩头乌龟,除非我的祖宗们也是缩头乌龟。只可惜,他们都是响当当的英雄,而我自然不会丢他们的脸。所以,逃命的事你还是留给自己做吧!”

    说着,孙长空脚尖轻点,轻盈的身体已然跃出灵敏丈之外,和风御虚,一转眼已消失无踪。不时,只见那遥远的石洞之中,突然闪过一道黑影,与此同时,不知从何而来的一道金光忽然从背后射入到了指挥使的身体,紧接着只听身体深处发出一声爆鸣,接着他的口中便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一团黑焰顺势涌出体外。

    “好小子,果然言而有信。孙长空是吧,我记住你了。我发誓,今后有机会,我定要你死在我的手中。”

    如指挥使所讲的那样,石洞之中果然有士兵把守,但实力着实有限,他甚至还没有打过瘾,那些人便已经相继瘫倒在地,虽然没死,但也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彻底昏死过去。前方,一道淡淡的幽光透过光洁的石壁,反射在孙的脸庞之上,照得脸色忽明忽暗,正如他此刻的心境一样。出口就在前方,但此时的他不禁担心起柳如音的安危。

    “如音,你可要挺住啊!”

    思绪未完,一道银晃晃的利刃竟然迫空袭来,直刺孙长空的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