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引路者
    一门火炮,一门精致短小的火炮。别看它个头小小,但他已经成为了凌驾于魔都使之上的圣物,不只是因为其显赫的来历,更是因为它超乎想象的威力。

    毁灭之力。

    任何被它击中的东西,无论是坚硬无比的铁石,还是轻柔软绵的被絮,哪怕你大到可以遮起半个城池,亦或小到堪比绣花细针,它都能一视同仁,将他们轰成残破不堪的样子。它是由魔界第一工匠赵鲁铁的得意之作,一生之中他也只造了八门这样的火炮,他给它们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八荒倾城炮。只要火炮响起,**八荒,无不臣服。

    眼下,那两名魔族士兵手中便是其中之一,在火炮的炮口处,刻着一只凶猛的恶兽,他张着三只头,狮身,蛇尾,牙齿长得好像利剑,尤其是在黑色的背景之下,显得尤为惊悚。它是魔界的圣兽,三头猞,乃是这里独有的一种凶兽,哪怕放眼整个凶兽界也绝找不出与他相似相近的物种。三头猞嗜杀成性,凡是被他盯上的猎物都会死无全尸。而令赵鲁铁将他镌刻在炮管上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三头猞的三张血喷大口之中都能喷出火焰。这些火焰非同一般,一旦沾在活物身上便会立即引爆,对目标造成二次伤害。而事实上,八荒炮之中的许多原理,也是借鉴了三头猞身上的特性。

    八荒炮一出,那些驻扎在军营之中的魔人便如同吃了定心丸似的,之前的紧张气氛也随之消散了七八成。在他们看来,即使来者不善,他们也足以将其轰成碎片。

    “炮手准备,只要确认对方敌人身份,便立即开炮清除,绝不留情。”

    “是!”

    说话间,二名火炮手之中的其中一名突然用手探进入自己的眼窝之中,接着他将捏着两眼,将那原本嵌在其中的眼珠用力“拉”了出来,眼珠之后连接着密密麻麻的经脉神髓。之后,那人将自己的眼珠放到了八荒炮上一个特意制作的凹槽之中。刹那间,八荒炮的表面上布满了无数如同血管一般的花纹,伴随着火炮手的每一次心脏,八荒炮都会为之颤抖一次,并有大量的鲜血涌入其中,侃之渐渐变成了赤红色,就好像被烧热了一般。而在红色愈发浓郁的过程之中,八荒炮的体积竟也长大了不少,昂起的炮管之中竟有一道淡淡的红光缓缓展露,似乎是在酝酿一记惊天动地的奇袭。而就在这时,那道黑风已经卷到了军营之外,距离其中的魔族士兵不到百尺距离。

    “准备!”

    一声令下,八荒炮已然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而这时迟迟未动的另一名火炮手竟是再次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呼吸之间瘦削的身体之中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能量,竟将干瘪的身躯猛地撑了起来,使之变成了一只怒意满满的“气球”。说是气球,但他的外形着实吓人,两只通红的眼珠好似随时都要从里面掉出来似的。下一刻,他将两只粗壮的手臂,插入到八荒炮的炮座下方,然后双臂同时用力,在一番惊人的施力之中,八荒炮与那之前的火炮手竟全被他一人抗在了肩膀之上,而他自己则成为了人肉炮台。八荒炮的威力如何先不说,但至少从这阵仗看来确实吓人。

    “瞄准!”

    发令者的声音尽量拉长,务必做到精准无误。而充当炮台的火炮手也在这时调整左右角度,以来对准目标方位。同一时间,伏在八荒炮上的那名火炮手,利用嵌在炮上的眼睛保证炮管的中心处与目标位置保持水平,如此做到左右上下全部对准之后,目标也就等于被锁定在了八荒炮的威力之下。

    “等等!”

    眼见炮火一解即发,发令者忽然叫住了两名火炮手的动作,这时旁边的一名副手忽然上前,低声在那人耳边询问道:“怎么了指挥使,前面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状况?”

    “我刚才看到那道黑风之中似有人影闪到,那人身上穿着的好似魔都使的黑魔甲。”

    “啊!原来是魔都使,差一点就铸成大错了。你们两个快住手,外面的是魔都使,解除警备!”

    在那名副手的命令之下,两名火炮手终于回到了之前的模样,而八荒炮也被重新安放到了巨大的黑匣之中,收敛起之前的戾气。而这时候,指挥使向副手交待了几句,便开口道:“你们几个继续戒备,我去迎一下魔都使。”

    眨眼间,指挥使已经来到营外,眼见那道凶猛的黑风已有了减弱的势头,他连忙上前抱拳躬身,神态恭敬道:“恭迎魔都使大驾,如有怠慢妄请海涵。”

    “哈哈!”

    在一阵肆意狂笑之后,风中飒影渐渐显露真身,只是在那指挥使看来,面前的魔都使与自己印象之中那位大人物实在是相差甚远,至少从身形来看便不是一个人。

    “嗯?不对劲,你不是魔都使。糟糕,中计了!”

    意识到情况有变的指挥使连忙转身提醒自己的手下,可就在这时,风一般的身姿已经踏虚而来,刚好挡住了他与军营之间的去路,只见那件宽大笨拙的铠甲之下,一个英俊的青年忽然开口道:“你要做什么!”

    虽然没有交手,但指挥使已经嗅到了对方身上危险的气味,他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过激行为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你……你不要乱来,我可是指挥使,你是惹不起我的!”

    孙长空盾了看自己身上那件并不合身的黑色铠甲,不禁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行不通吗?哎,算了。”

    说话间,孙长空漫步轻摇,眨眼一瞬,便已来到好无聊中指挥合的面前,不等后者撤身躲避,孙长空的指尖出已经跳出一只顽皮的紫色精灵,一跳,两跳,三跳,便跳到了指挥使的身体之上,像跳水一样,朝其皮肤之中用力一扎,紫色的电光便已消失了踪影,而这时指挥使虽然已经回过神来,却已为时过晚。

    “这……这是怎么东西?”

    孙长空摘下头上的魔鹰盔,挠了挠其中已经被汗水打湿的黑色长发,进而轻描淡写道:“不用担心,只要你肯与我合作,我保你安然无事。”

    指挥使又看了一眼电光消失的地方,咬了咬牙,又道:“那如果我不合作呢?”

    孙长空淡然一笑,紧接着伸开双臂,在对方的眼前转了一圈,接着道:“魔都使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呢?我知道魔人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但活着总比死无全尸好吧?况且,我也不会为难你,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罢了。”

    指挥使低头看着地面,思考了许久,终于斩钉截铁道:“好!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将我带出魔界。”

    指挥使幡然醒悟,惊声低吼道:“你果然是人类!”

    孙长空淡淡一笑,回道:“是又如何。怎么样,帮还是不帮,你自己选吧!”

    指挥使面露难色道:“如果是其它事情也就罢了,可是唯独这事,我确实爱莫能助……”

    孙长空刀眉急震,冷声道:“怎么了?”

    “现在魔皇正在策划全面进攻人间的事情,现在我们魔界的大军全都驻扎在魔界出口位置,你去那里无缝是自投罗网。我劝你,还是等等为妙。”

    “不行!我有要事在身,必须现在立刻返回人间。你快给我想想办法,不然咱们就一起死。”

    说着,孙长空双指一捻,一道湛蓝色的火焰随即跃上指尖处。指挥使看到这一幕,心头上竟不禁变得暖和起来。不过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突然出现的热量越聚越多,进而烤得他口干舌燥,烈火焚身,五脏六腑都仿佛发出了“呲呲”的油响。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难道是刚才那道电光?”

    孙长空冷酷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只要我心头一动,你便会化作一堆白骨。我保证你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听我的话,想想有什么能让我从这里离开的方法,我可以向你发誓,只要离开这里,我便不会再为难你。如何?”

    指挥使脸上的汗水越发增多,而一直待在军营之中的众士兵也似乎看出了二人之间的诡异气氛,不由得远远呼喊道:“指挥使,魔都使没事吧?”

    指挥使不耐烦道:“没事,不用你们操心!”

    孙长空看着指挥使那张难看至顶点的脸面,不由得轻笑道:“看你这副样子,看来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指挥使叹了口气,面露惨笑道:“事已至此,我还能有什么选择。不过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出去之后不要再回来纠缠我。否则,就是拼了命,我也要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孙长空的嘴角处划出一抹暖馨的笑容,点头回道:“放心,我孙长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我的为人,你值得相信。”

    说着,孙长空上前搂住指挥使那具挺拔的身体,转身朝远离军营的方向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