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易装
    黄沙袭天,遮天隐日,似如一头无边巨***要将这片绝望之地一并吞没。

    孙长空出门之后,左右察看了一番,发现南方位置似有黯云涌动,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似的。与之相比起来,北面却是一片大好,虽说没有人间的朗日晴天,但好在没有什么恶劣天气。然而,他这次出来并不是观光,逃回人间才是他首要去做的事情。毕竟,柳如音那边情况不明,多耽搁一时便等于让对方多增加一分危险。他出来的已经太久,实在是等不起了。

    “该死,那个雪魔医仙不是说这附近有驻扎的魔军吗?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如果能够混入他们之中,或许……”

    “那个小子,你是做什么的!”

    上天待孙长空总是够意思的,就在他不知该前往何方之地的时候,老天爷竟给他送来了一个指路人,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魔族士兵。

    此人身高丈半,臂粗如腰,狭长的脸庞之上,布满着若干不规则的片甲。而让孙长空最为注意的是,那人的眉心处居然还长着一只竖眼,在昏暗的天色之上不时放射出血红色的光芒,看上去异常显眼。孙长空不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专门派来管辖此地的魔都使。

    “啊……呵呵,没什么,我只是出来逛逛。”

    魔都使手持长戟,一步一步走到孙长空的面前,就像见到了一魔物似的,围着他一圈一圈转了起来。直到来到第三圈时,他才终于又道:“逛逛?呵呵,小子,你不会不知道这附近是什么地方吧?雪魔医仙的老巢就在这里,你要是惹了他,小心性命不保。哎,不对,这里除了医仙府之外别无其它,你又从何而来?”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冷汗已然浸湿了他的后背。然而,反应机敏的他立即有了对策,于是拍掌大笑道:“哈哈,这位当官的真是火眼金睛,不瞒您说,我就是医仙府上的小药童,专门是来伺候他老人家的。医仙府里太闷,我出来透透而已,一会儿就回去。”

    魔都使狐疑地打量了孙长空一番,接着又凑到跟前仔细嗅了一遍。果然,一股沉重的草药味袭入到他的鼻孔之中,进而窜升到天灵之下,似要将头顶也一并顶起。魔都使嫌弃地扇动了一下干枯修长的手掌,口中喃喃道:“好大的药味,还真是医仙府上的人。好了,没什么事就快回去吧!这里最近有野兽出没,我的好几个手下都已经惨遭不幸,你也不想变成他们那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吧!”

    一提到那只野兽,魔都使的脸上仍然隐约见到些许的惧色,显然那已经成为他记忆之中上一段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他此行的目的,除了巡察之后,更重要的就是寻找那只伤人野兽的踪迹。

    孙长空当然不能回去,他还要去往人间。但眼下被对方堵了个正着,他也不能公然拒绝,只得在那山坡上时走时停地徘徊了两下。就在他即将步入通往医仙府小路上的时候,魔都使忽然叫道:“等一下!”

    孙长空心中大喜,连忙转身,却不曾想刚刚还在数丈开外的对方,竟已奔到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满脸都是尴尬的神情。

    “那个……不瞒你说,我最近睡眠不佳,夜间盗汗,经常无缘无故地从梦中惊醒。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医仙他老人家有空的话,能不能帮我看看病。顺道……”

    魔都使四下里又环视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敢继续往下说道:“顺道,我想讨些补药,最近内人总说我体力大不如从前,我也确实有此力不从心……呵呵,都是男人,你懂的。”

    二人相视一眼,孙长空立即心领神会,连忙道:“懂,懂的。这么说来,需要小的为官人带路?”

    “哈哈,没错没错。你小子可以,看你年纪轻轻就已如此善解人意,它日定能得医仙真传,造福一方百姓。”

    孙长空虽在陪笑,但心中却已怒骂了数声。好不容易才跑出来,没想到又要迫于这位魔都使的淫威,而不得不中途折返。眼见天色不早,孙长空将心一横,随即伸手搂过魔都使的腰身,接着满脸邪魅状道:“其实吧!这男女之事,我比医仙也没差到哪里。如果只是为了这点小事情,不如让我来帮帮你。”

    “哦?此话当真?”魔都使惊喜道。

    “当然!”

    说着,孙长空将那只背在身后的右手缓缓伸了出来,攥实的拳头之中似乎隐藏着这天下最为神奇的补药,令得魔都使不禁心花怒放。

    “哈哈,让我瞧瞧,只要好用,好处……”

    孙长空眼中闪过一丝凶光,闭合的拳心也终于伸展开来,他当然没有什么补肾健体的灵药,就算是有,也只是穿肠毒药。

    “嗖!”

    随着那道快如闪电的火光射入魔都使的眉心之中,后者魁梧的魔躯立即为之一震,一道黑烟随即从那七窍之中相继飘出,足以焚尽一切事物的湿婆火已经将魔都使的大脑化作了一抷灰烬。

    “抱歉啦,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来世,咱们永远也不要再见,但眼下,我需要借你身上的铠甲一用,等救了如音,我再回来拜祭你!”

    自言自语一番之后,孙长空终于感觉舒服了一些,这才伸手去解那人身上的黑甲。然而,应他的手掌刚刚触到肋下锁扣的时候,一只突如其来的干枯手掌,竟像铁钳一样,死死箍住了他的手腕。一时间,千钧蛮力透入骸骨,即便是仙人体的孙长空,也能依稀辨认出来自体内骨骼的哀鸣。

    “好小子,我早就知道你不简单,多亏刚才魔眼救了我一命,呵呵,准备受死吧!”

    眼见那个本来应该死去的魔都使竟是再次坐立起来,孙长空不由得心中大骇。都说魔人身体异常结实,远超人类想象。可直到亲眼所见之后,他才认识到此话说的确实相当有理。

    “你……怎么会没事,我的湿婆火应该……”

    魔都使伸出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眉心的坚眼,冷嘲道:“全都是他的功劳。我的魔眼不仅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还拥有吸收自然力量的神效。你以为我是怎么成为魔都使使的,没有两下子你以为我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吗?好了,说也说了,接下来换你去死吧!”

    铁拳轰落,一时间狂风四起,铿锵有力,魔都使的拳头够大,比起孙长空的脑袋还要在上一圈。所以在拳面完全接触到孙的面部之时,他并不知道对方中拳之后的具体惨象,只不过一定是不太美好罢了。

    “嘿嘿,能死在我的手中,你应该赶到荣幸!”

    “呵呵,如果这也算是荣幸的话,那我宁愿不要!”

    皮开肉绽,一道电光自那钢铁般的掌骨之间豁然射出,紧接着魔都使便觉得喉头一紧,接着视线便不能自制地向下坠去。他想将自己支起来,却发现竟已找不到自己的身体所在。而他的意识也在此刻渐渐消失,生命之火同时熄灭……

    看着地上已经被自己一招分身的魔都使,孙长空这才舒了口气,若不是这里四下无人,而对方又太过自住,恐怕他孙长空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不过俗话说骄兵必败,这绝对是有道理。就连之前自己失误、没能一击轰杀魔都使,也全都因为这个缘故。好在,吃一堑长一智,有了这次的教训,今后他应该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穿上魔都使的装备,孙长空的身体立即显得单薄了许多,事实上凭他的身材即便是放眼整个人类世界,也足以称得上是人高马大。但无奈,魔人天生的身体优势实在太过明显,随随便便都能长得一丈多高,四五百斤之重。这样伟岸的身形,没有一副同样庞大的防具,是无法匹配的。所以孙长空将这身铠甲穿在自己身上才会显得如此不协调,就像一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孝子假的。

    然而,事已至此,孙长空已不想考虑太多,死马当活马医,就算有人追问起来,他也只能一口咬定自己就是这副铠甲的主人。

    “哼哼,要不是今天形势所逼,我才不媳这身破铁烂铁。不过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仍然算数。只要有空,我定会回来给你烧纸,也算是回报你对我孙长空的‘恩情’。走了!”

    来无影,去无踪,孙长空行如赤炼,所过之处更好似有擂鼓奏锣之声一般轰鸣,实乃气势滂沱,不可相比。没过多长时间,他便已经来到了荒野上一处帐篷的聚集处,这里应该就是那些魔军驻扎的地方。

    “那是什么人,怎么动静如此之大,快!叫大家小心防备!”

    眼见那道黑风越来越近,外面几名巡逻人员立即严阵以待,而其中的两名魔族士兵则快步来到了一处黑匣旁边,伸手打开了上面的盖子。

    那是一架黑漆漆的火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