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魔胎 仙胎
    面如涂蜡,凶戾填膺。那个和蔼可亲的谷主不见了,那个严厉苛刻的父亲也不知了去向,他已脱胎换骨,改弦更张,变成了一个无论是柳如音还是陆婉儿全不认识的狂徒,在他眼中,仿佛只有杀戮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快脚似炼,不容反应,柳如音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而在同一时间,他竟已自对方的身体之中拔出了那柄利剑,豁然斩向陆婉儿的面门。有意无意地一闪,令她逃过了一劫,但无情剑刃仍然削下了他的半缕秀发,被风一吹,便消散在云雾之间。

    柳如音被一脚踢出了山道,多半已经掉下了万丈高空,如果不能凭风步虚的话,定会摔得尸骨无存。而眼下,陆婉儿孤身一人,独自面前自己的父亲,当真是毫无办法。

    “砰!”

    一拳扫落陆婉儿结结实实挨了一记,嘴中喷出血水不说,就连牙齿也被打掉了好几颗。然而,冷酷的陆征并不满意,他的拳头像雨点一样接连打在自己的女儿身上,每轰落一击,对方的身上都会发出一阵瘆人的骨裂声。

    终于,陆婉儿已无力支撑,身体一萎,便要摔下一望无底的山道。然而,仅存的求生意识令他将唯一完好的手掌,扣在了边上的一块岩石之上,而她的整个人则悬挂在山道外侧,可谓是命悬一线,生死瞬间。陆征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这副模样,竟也丝毫不动容,反而再次举起剑来,像串糖葫芦一样将剑身穿过那只扣在石头上的手掌,直至剑锷抵到手背之上。这一期间,陆婉儿几度险些昏死过去,但关键时候倔强的性格令他得到了意外的力量,不肯服输的精神更是化为奇迹,使她苟延残喘到了现在。

    不过,事情似乎马上就要结局了。因为,陆征已经俯下身子,用那双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字一字道:“为什么要来这里,否则你本可以不用死的。”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曾经的亲情已然不再,陆婉儿含泪望着自己的父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爹,你为何对女儿……”

    陆征伸手握住剑柄,然后轻轻地左右转动了一下。锋利的剑刃立即豁开其中的血脉,血像泉水一样喷散出来。

    “人间完了,为求自保,我只能将神仙谷全部转移,只留下个空壳在原地,迷惑敌人。可是你们的小联盟不但救不了自己,还让神仙谷的秘密公之于众。你们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说明阵法已然发动,而这里与神仙谷的通道一旦形成,便再也无法斩断。婉儿啊,你真是太无知了。因为你的任性,使得整个神仙谷上上下下三百多条人命都要为你陪葬。你说,你是不是该死呢?”

    “住手!”

    就在陆征准备进一步蹂躏陆婉儿的时候,一道惊斥忽然自后方袭来,令其不禁向后望去。然而,不等他看清身后的情况,一只金色凤凰竟是迎面飞来,光芒大现的凤爪之中更是爆发出一股超乎想象的力量,硬是将其逼退出去。

    “哼?居然还没有死?”

    眼见大难不死的柳如音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湿身气势比之从前还要强盛数分,陆征不禁心头一震,脸上不由升起几分敬佩之情。而这时候,混身浴血的柳如音用力呼吸了几口空气,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内心的波澜,进而道:“婉儿,你没事吧?”

    说话间,只见自凤凰幻影的尾部忽然延伸出一条翎毛,刚好甩到山道旁边的陆婉儿身上。那条翎毛似有意识一般,竟自行缠绕在对方的身上,然后顺势将他一拉,便将其从崖边拯救了回来。这时候,一直待在一旁静静观察的陆征,终于开口道:“柳姑娘,你太让我失望了。本来,你我可以结为秦晋之好,相伴到来。不过,就是因为你们的无知行为,才让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方。”

    柳如音眉头微皱,不由道:“陆谷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陆征怒声道:“你当然不懂!但天才智者的考虑,你们这些凡人又怎能通晓。我建造这片秘境,就是为了躲避这场劫难。早在数百年前,我与几位道友便已经预见到了这次的事件。”

    柳如冁稍稍思考了下,随即道:“你指的是魔界入侵的事情?”

    陆征点头。他只是轻轻挥动了一下衣袖,谁知原本围绕在仙山周围的厚实雾气立即焕然水散,露出其原本的样子。而直到这个时候,柳如音才终于发觉,三人所在的仙山其实不过是一块细长的条石而已,只是个头大了一些。而在条石的顶端,依稀可以见到一些供人居住的房屋,而之前消失的那些神仙谷之人,便是住在那里。

    稍事缓和,陆婉儿不解道:“既然爹你是为了避难,但又为何弃我于不顾?”

    陆征略带同情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接着又挪向天上的柳如音,同时伸手指着道:“要怪就怪她吧!如果不是她,我或许真的可以考虑带你一起来这。不过,这个女人的身上暗藏着不祥之气,任何与之有关的人都会死于不幸。况且,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祸星,我那唯一的儿子便是惨死在你这当姐姐的手中。从你生下来开始,我便知道你是一个危险的角色,所以我不敢让你出去,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愿与你接触。你就像瘟神,所到之处无一不充斥着死亡与瘟疫。若不是纯阳,我也不会要你的。”

    “纯阳大仙?他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为何他要替我向你求情?”

    陆征惨然一笑,表情讥诮道:“你问我他为什么要为你求情?呵呵,真是笑话,因为他就是你折亲生父母。确切来讲,你只是他在修炼途中炼化出的一枚魔胎而已。”

    魔胎并不是由魔人所生,而是在仙人修行觉悟之际、为了屏除心中杂念恶意,不得已而幻化出的一个灵体。这个灵体之中包含了仙人身上的所有负面能量与情绪。为免魔胎害人,大多数仙人在那之后都会亲手摧毁自己的魔胎,以来使自身更上一层楼。但纯阳大仙显然没有那么做。

    “纯阳那家伙的修为哪怕是放眼天地冥三界之中,也可以跻身前列,能与他打平的人不赶过一手之数。而他所炼化的魔胎威力之大,隐患之强,更是旷古绝今,非一般人能与之匹敌。但就在纯阳准备动手杀死自己的魔胎之际,情况发生了。”

    “什么情况?”柳如音忍不住问道。

    “纯阳常年在九华山中修行参悟,而九华山乃天地精华汇聚之处,许多灵类仙兽闻之而来,与人一样进行修炼。可就在纯阳炼化魔胎之时,一只曾经在天界风光无限的仙兽突然遇到了意外,体内尚未成形的仙胎竟是掉到了体外,眼见就要丧命。当时,那只仙兽已经油尽灯枯,命悬一线,再也无力孕育那个尚未成形的胎儿。而纯阳为了不让那只仙兽就此绝后,便将自己体内的所有魔性,一同注入到了仙胎之中,欲要利用仙胎与生俱来的浩然正气消除自己的魔性。而同时,魔性又可以成为仙胎的养分,使其继续活下来。”

    听到这个无比震撼的真相,陆婉儿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的山路,喃喃道:“所以,我就是那个仙胎,被注入了魔性的仙胎。呵呵,这么说来,我并不是你陆征的女儿。”

    “哈哈,当然不是!我陆征向来都是正义的化身,广施善缘,怎么可能会生出你这种妖怪女儿。纯阳闲散惯了,自认为不是养儿育女的人,所以便将还是婴儿的你送到了神仙谷中,拜托我帮助照料。可谁知,我一时的妇人之仁,竟将自己的亲生儿子害死。我的裕儿居然被你这个畜生一口一口地吃掉,最后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怒发冲冠,杀气逼人。陆婉儿从未想过,天底之下最想杀自己的居然是他一直敬畏尊崇的父亲,她知道天意难料的道理,但这一回,老天开的玩笑似乎有些大了,大到现在的她几乎承受不了。她本来还想与自己的父亲拼个你死我活,但现在看来,她并没有理由对陆征动手。

    陆婉儿用力擦掉脸上的泪水,豁然开口道:“我虽不是你们口中经常提到的英雄好汉,但欠债还钱,一命还一命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我就在这里,要杀我尽管来!我只求你在我死后,放过如音姐姐。”

    陆征淡淡一笑,淫邪的目光不由得在柳如音的岙上贪婪地停留了数息,然后才道:“按理来讲,你这临终的心愿,我是应该满足的。可柳姑娘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你死在了我的手上,他自不会善罢甘休,甚至会与我拼至玉石俱焚。女儿啊,你这要求有些为难我啊!”

    陆婉儿似乎早已猜到对方会如此回答,竟然咧嘴笑道:“好!既然这样,如音姐姐,不要为我报仇,我是自愿受死的。”

    她最后看了一眼那道挻拔的身影,眯眼微笑道:“活着真累,我想休息了。”

    说完,身体后倾,翩鸿般的身姿随即隐没在滚滚云雾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