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恶父
    天色已黑,夜幕降临,周围还是一片寂静。偌大的大厅之中,只有柳如音与陆婉儿。

    一对患难姐妹,事实上她们两个都不擅长做菜,对于野鸡野兔这种野味就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二人七手八脚,笨拙地给野鸡褪了毛,掏去内脏,索性就在大厅之上点起了篝火,同时也好为已经冰冷的室内增添一些温暖。

    火光灼灼,烘烤着两个女人的心。

    “刚才你在外面有什么发现,难道神仙谷里真的半个人影都没有了吗?”

    柳如音满心期待地望着陆婉儿,但后者的答案显然已经写在了脸上。

    “没有,所有人都好像蒸发了似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或许,他们是得知双回城出了事情,为了避难所以才会选择地远走它乡吧!”

    其实,陆婉儿也不知道消失的人去了哪里,或许只有这样安慰自己,她才能心安一些。而最最关键的谷主陆征到底身在何方,这仍是一个谜团。不过,柳如音对于巨幅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进展。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柳如音忽然道。

    “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我刚才在梦里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虽然看起来和现实当中的事情毫无关联,但对我却有所提示。一会儿你帮我个忙,我要试一试。”

    陆婉儿看着面色深沉的柳如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似乎已经别无选择。死马当活马医,只要还没有丧失希望,那她们就没有放弃的道理。

    吃过了半生不熟的鸡肉,精神萎靡的陆婉儿在柳如音的示意之下,登到了高处,将那幅巨画小心地摘了下来。

    这画悬挂的时间毕竟太久,所以稍一动弹,上身沾着的厚厚尘土便顺势飘落,呛得二人直打喷嚏。然而,就在巨画离开墙壁的一瞬之间,墙上所画的一道符文便立即映入了二人的眼帘。好端端的,画后为何要隐藏着如此之大一道符咒,就连陆婉儿也从未听他爹提起过这件事。而柳如音上前端详了几眼之后,终于恍然道:“我猜得果然没错,秘密就在这上面。”

    柳如音欣然转过头来,表情激动地对陆婉儿道:“我想,我知道神仙谷里的人去哪了。”

    陆婉儿当即一愣,这一刻她不禁觉得面前的柳如音竟仿佛自己的救命恩人,乃是上天赐予他的恩泽。不知什么时候,陆婉儿的眼睛已经渗出了泪光,而柳如音的表情也微微苦涩起来。

    “一切都会好的。”

    没错,一切都会好的。黑夜终将过去,黎明必要达来。

    “来!把这画再重新挂上去。不过,你要记得将画幅倒过来,让它头朝下,底朝上。”

    陆婉儿好奇地“啊”了一声,刚要发问,而柳如音已经继续道:“照我所说的做,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随着陆婉儿的工作进行,柳如音看着那张已经被颠倒过来的巨树画相,口中曼声吟道:“闲日去仙山,偶见通天树、坤乾倒颠乱,不识真面目。这诗看起来普通直无华,但其中的第三句却有些古怪,乾坤,颠倒四字都是反过来的。而从字面意思来看,诗句似乎是在说作画者登仙人,遇天树的经过。而事实上,其中却隐藏着‘颠倒乾坤’的字谜。诗在真正含义不是指树,而是指这画。就是因为这副画摆放的位置不对,所以才会‘不识真面目’。而若要看清他的本来面貌,就必须要还原画幅,颠倒乾坤!”

    柳如音语毕之际,陆婉儿也已完成了悬挂的事情。巨幅被重新放置了在原本的位置,而首尾已经被倒了过来。而当二人一同看向画上巨树之时,不禁愕然发现,用以描绘通天树的笔划竟成了一条条曲折的小路,而在最高处的位置,赫然标识着一个山洞,那就是这副通天村的真正秘密。

    一时间,金光大作,仙气袅袅,昏暗的大厅之上被立即照得灯火通明,犹如白天。藏在巨幅身后的那道符文竟也受到影响,周身洋溢起赤红色的毫芒,不等柳如音与陆婉儿回过神来,一股神奇的力量已经夺画而出,萦绕在二人的身上,并将他们吸入到画幅之中。

    天旋地转,乾坤不分。

    柳如音不知自己已经转了多少圈,恍惚间她学得自己就像一只欢快的陀螺,在天决的抽打之下迅速旋转。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秘密虽是柳如音解开的,但若不是梦中不小心跌落石阶、触发了灵光的结果,也许她一辈子也想不到这个点子。

    天地不仁,是以万物为刍狗。老天爷虽然为这片大地带来了许多灾难,但同时又给人物带来了更多的希望。活着就是希望,所以柳如音此刻异常笃定,他相信人间所经历的一切终有办法解决。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时间根本就没有流逝,柳如音只觉得脚下一沉,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石砌的地面之上,而旁边陆婉儿正望着她,脸上却是另外一番神情。

    “我好像来过这里,但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陆婉儿茫然四顾,发现她们正站在一个完全陌生但却无比熟悉的山腰处。上下的石道漫长际,似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就在她努力寻找记忆之中的蛛丝马迹之时,柳如音忽然惊声道:“婉儿,你看!”

    顺着目光看去,陆婉儿惊讶发现,山道的两旁竟是空无一物的深渊,深深渊下方隐约能见到一些零星村落。而在他们此刻的眼中,那些占地数亩的房舍竟比只蚂蚁还要渺小。看到这里,二人已经心中明悟,此刻的他们已不在人间,而是身处万丈苍穹之中,与云鹤日月为伴。

    “我们……我们居然上天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在大厅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柳如音摇了摇头,巨画的秘密是由她亲自揭晓的,但她们为何会一跃飞到云端之上,这就不得而知了。更何况,他们脚下所踩的这座异形山峰更是玄之又玄,如此巨大的物体为何能够漂浮在风云之中,安然无恙,这实在是……

    “飘……飘,飘石!难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一整块巨大的飘石!我的天,这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

    柳如音极目远眺,想要在别的地方找到一些线索。可就在他抬头向上望去的时候,一道剑一样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极限之中。

    原来,这里除了她和陆婉儿之外,还有第三人。而且从眼下的形势来看,就算对方不是这里的主人,多半也要比他们更为了解此处的来历。然而,柳如音还是不敢上前的,毕竟她无法确认对方是敌是友。她们能够来到这里多半也是凭借运气,但如此自己的贸然闯入惊扰了对方,甚至引来仇恨,那她们的情况可就大大不妙了。

    “婉儿!快!往下走,我来对付他!”

    柳如音闪身来到通往上层的石阶,欲要拦下对方。可就在这个时候,陆婉儿忽然痴痴道:“姐姐,你没有发现那道人影和像一个人吗?”

    柳如音连忙送目观望,果然与陆婉儿所说的一样,那道飘渺的人影竟真的令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方的身份已呼之欲出:“他就是画上的那个人。这么说来,此人极有可能是作画者。”

    “不!那人虽在画中,但作画之人绝不是他,因为他早已在画幅之中。难道……难道他是……”

    “爹!”

    陆征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不紧不慢,淡定从容,对自己女儿和柳如音的到来毫无意外。而在雾霭云气的簇拥之下,他的面容越发清晰,但神情却是异常冷酷,不动声色,就如同一张画纸一般。

    “爹,你让女儿好找,你怎么会在……”

    陆婉儿刚要上去,孙长空连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面色阴沉道:“不要过去,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挣扎了两下没能得逞,陆婉儿只得回过头来,语气悲怆地埋怨道:“你在说什么,那是我爹,我的爹,我当然能认得出。快放开我,我要过去。”

    柳如音望着越来越近的那道人影,忽然闪身挡到陆婉儿的身前,大声喊了一声“跑”。刹那间,位于后方的陆婉儿陡然发觉柳如音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接着身体高高地拱了出来,好像要将里面的脊梁一同撅出来似的,幅度异常之大。同时,一枚剑尖豁然从那具单薄的身体之中钻了出来,险些划伤陆婉儿的胸膛。

    “姐姐!”

    “嗖!”

    刚才还好端端的柳如音,仅在一息之间便已丧失全部力气,利剑无情,更是将那已经重伤累累的身躯再次洞穿,血像失了魂似的,疯狂地向外喷涌,而陆婉儿风情况立即向前搀扶,却发现那道远处的身影,竟然已经来到了面前。

    风起,迷雾散尽。陆婉儿绝望地看着站着的那道人影,那分明就是他的亲爹陆征。可眼下的对方却是生机全无,惨白的皓面之上更是布满了死气。

    “这难道是厉鬼凶灵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