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章 双回殇绝
    春雨濛濛,翠妆初扮,放眼送目,天地浩瀚无垠,人于其中如沧海一栗,不禁黯然神伤。人生在世,实有太多不可为。离别,愁绪,老死,乃至等等,只有知道上天的无上神威,才会意识到自身的渺小羸弱。

    柳如音与陆婉儿虽然救了韩立,但当面前尸横遍野的景象之际,他们还是呆住了。

    他们所处乃是前往双回城的必经之路,换言之如果这里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伤害,那么城里的情况必然也不会乐观。

    不乐观并不代表绝望,绝望的只有眼见残酷的事实。

    所以老天就让他们看到了这一幕。

    死死死,尸体尸体尸体,没有一个会动,甚至没有一个会喘气,他们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全部卧倒在地,血已不是溪流,而是汇成一个个小型的水潭,倒映着三人木讷的身影。雨仍然在下,但柳如音心中的这场雨显然要来得更大一些。

    她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才刚堕过胎,身体仍然十分虚弱,被雨淋过很有可能留下一辈子都治不好的病根。不过,此时的她已经不在意,她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一手造就了这场世间悲剧。

    尸体码成了山,堆在韩府门前。往日风光无限的牌匾此时忆跌下神位,被一折两半仍在左右两边的石狮旁边。而两只一人来高的威武石狮竟已被不知名的人双双毁去了脑袋,只留下个残破的身子,蹲在那里。它们就像两只护主无果的丧家犬一样,似是在向韩立这个少主人诉说着这里之前发生过的一切。

    大门虚掩,韩立走上去轻轻推开了它们。这不是他一惯的习惯,只是这些陪了韩家上百年的老伙计已经经不起连番的折磨,他生怕自己的动作会伤了它们。

    血如澄鉴,布满了整个庭院,一眼望去,大厅外的屋檐上方,悬挂着一具尸首,那人的身上还吊着一张白布,上面赫然写着:“恭迎韩少”。

    致命的讽刺,韩立的脸上竟浮现出一股狰狞的笑容,他实在没想到,杀人者居然如此体贴,竟让已死之人成为迎接自己的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新生父亲韩宣。

    此前韩家的管事者虽然是韩立,但其中真正的灵魂人物是韩宣,这个曾经为韩家人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英雄,击溃了他,也就意识着大名鼎鼎的韩家就此自初升大陆消失,不复存在。韩宣死得很是体面,虽然被吊在半空之中,但身体却是剑一样的笔直。此时的韩立不禁想起了儿时父亲对自己的教导,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哪怕天塌下来也要扛在肩上。无疑,韩宣做到了这一点,以至于直到将他放下来的时候,他仍然笔直地站在大厅跟前,似是在向爱子演示着生前自己的雄姿。

    韩宣不愧是一代豪杰,就凭这一点就足以受万众敬仰。

    将韩宣的尸首放倒之后,三人继续走进大厅,大厅这中的火热场景仍然历历在目。脸上的笑靥,抬到半空的手臂,飘逸的青衫,厅里的大家仍然保持着生前独有的姿态,但是谁在一瞬之间夺走了此处的生机,将他们秒杀在此,这是一个谜。而就在这时,迟迟没有说话的陆婉儿忽然叫道:“爹!爹!爹,你在哪!”

    陆婉儿所说没错,二人离开神仙谷之前,谷主陆征便是被韩宣叫到了府上共商营救韩立之事。如果说众人是在那个时候惨遭横祸的,那陆征应该也在其中。

    可现在的情况是,这里并没有陆征的人或尸体,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更让他们感到古怪的是,即便杀手再怎么强大,为何众人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难道他们都是死于弹指之间吗?

    很快,韩立发现了另一个事:韩奎也不在他们之列。这也就意识着,他很有可能尚在人间。但对方到底是死了只是尸体不在这里,还是侥幸逃过地劫,奔去了其它地方,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韩立几乎粉碎的内心终于有了支点。

    只可惜独孤木难支。单单只有一个支点,无论如何也没法支撑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安置这些同道中人的尸体,事实上,他们很有可能要为此埋葬一整个城池,一个双回城,一个曾经诞生过无数奇迹精彩的神奇之地。而现在,这里只是一座死城,一个被死人充斥的城池。

    所以最后,韩立选择尊重他们,让他们保持着生前的模样,继续在这座死城之中得以活下去。虽然这种方式很是悲壮,但也是韩立唯一能够想到安放他们的地方。

    逝去的就让他们逝去,关键的是活着的人该如何活着,这是一个大问题。

    虽然不知动手的人是谁,但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就是魔族之人,或者可以说是魔皇。魔皇是凶残的,做出这等令人发指、人神共愤的事情绝不奇怪。只是他们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大费周折,先将自己绑到皇城,然后再在韩府上用白布写着“恭迎韩少”这样的戏谑言词。难道,对方只是想折磨自己吗?那他们的动机又是什么?更何况,这一役这中魔界虽然没有在正面战场上损失兵力,但却在后方通失数名干将,如果对方真的早已算尽一切,就应该会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这件事值得让人深思,但残酷的现实又不得不将他们拉回到这个绝望的世界当中。

    雨终于停了,路边的植被因为血的浸泡变得更加茁壮,看来这一年定能有个不错的结果。只是,韩立等人终于要和它,和它们,和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道别,因为他还活着,他的路还要继续走下去。要想走下去就绝不能被眼下的绝望所绊住。即便前方布满荆棘,他也要毅然决然地走下去,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我们要去哪里?”陆婉儿可怜兮兮地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韩立,她其实心里早有答案,只是想借此试探对方是否愿意与自己同行。可是,如今的韩立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陆婉儿的脸朝西,但韩立却面向着北方。

    “我想去那里看看,或许会有意外地收获也说不定。”

    柳如音抢着道:“不行!你已经魔界中人盯上了,他们要杀你易如反掌。我们没有发现陆谷主,说不定他还在神仙谷之中,或许我们可以找他商量一下接下去的事情。可如果离开了这里,那我们可能就真的……”

    “呵呵,柳如音,你以为我韩立傻子吗?”

    韩立的冷笑和那张冷酷的脸颊像刀一样,刺在柳如音的心坎上。她不由得向后退一步,但又觉得不够,便再退了一步,这次稍好一些,接着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韩立的表情陡然变得夸张起来,活脱脱的就是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偏着头,斜着眼,歪着嘴,讥笑道:“你以为被自己的情郎抛弃之后,就可以让我韩立当他的接班人,为你遮风挡雨了吗?呵呵,我韩立虽然不聪明,但还没有蠢到那种地方。你这种贱女人我根本不屑,你愿意找谁都行,但千万不要来烦我。”

    柳如音眼中噙满了泪水,但始终没有让任何一颗溜出眼眶。他不想为这种小人继续流泪,可这时候陆婉儿却已愤然上前,挥手便给了韩立一耳光。

    “你混蛋!柳姐姐不是那样的人,他和他的心上人是真心相爱的,这是从始至终没有改变的。”

    挨了一巴掌的韩立似乎并不觉得疼,他的笑更是因为那一耳光变得更加阴森,更加恐怖。陆婉儿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记忆之中的韩二哥了,或许那个人早在驿站之中便已经与那几个魔人一同死去。而眼下站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个被仇恨蒙蔽的韩家遗孤。

    “陆婉儿,你也别清高了。你以为自己就很单纯了吗?你爹没有说,但我却很清楚,你是一个怪胎,从出生开始便和别人不一样。你以为你爹为什么要把你终日锁在家中,禁止离开半步。那是因为你怪物一见到血腹就会发狂,发狂之后的你更是会以人肉为食,不吃个精光绝不罢休。你还记得小时候自己有个胞弟吧?”

    被韩立这么一问,原本渲染在回忆与迷茫之中的陆婉儿,呆滞地点了点头,而这时韩立继续道:“可是你就不奇怪,他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呢?”

    “我……我爹说弟弟害了急病,不治夭折了,这是你知道的。”陆婉儿仍然无辜道。

    “哈哈,陆婉儿啊陆婉儿,真是服了你这副天真无邪的表情,若不是知道真相的话,我都要被你给诓骗了。你弟没有得病,你弟是被你活生生地吃了,吃得保剩下一堆白骨。现在你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吧?所以,如果你还有半点良知的话,就赶快躲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然后自生自灭。不然,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魔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