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错误估计
    钪锵遽起,惊鸿逃飞。静谧的树林之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决。

    交手之人是神仙谷陆婉儿以及魔界独竿。刀尖一露,独竿就知道这个女人绝不简单。好在,他的手上也有武器,而且单论威力绝不若于那个不起眼的刀尖。可就在这时候,一道风影忽然进入到了他的余光之中。

    风怎会有影子,影子是终于柳如音的。遥身一变,自他的右手之中已经夺空出现了一柄赤炼钢剑,直削独竿右臂。那是他唯一的一条手臂。他是怎么变成独臂的大家不知道,但他确实相当爱惜自己的右臂。因为右臂就是他的武器,唯一的武器。

    唯一的手臂,唯一的武器,关键时候他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重要的宝贝受到伤害。不过他已不无需为自己的手臂担心,因为他的伙伴也已经围了过来。

    “大胆!”

    大难不死的祝火摧动着自己的“蛇颈”,转而将头霍然砸向柳如音的胸前。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还没有看清眼前的局势,自己便已落入险情当中,命悬一线。然而,不等祝火的头锤发威,一直按兵不动的骤伯竟也有了动作。他与自己的其它三个弟兄一样,全都使着一双短斧。只是,他的短斧是纯金打造,所以只要挥动一下,就好似金光流动,分外夺目。

    然而,美丽的事物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有作用的,过别情况下甚至还会反掣自己。骤伯的短斧虽快,但却过于扎眼,以至于背对着他的柳如音,虽未见到斧影,但已先觉金光。金光一闪,游龙似炼,直沁心门。被前后包夹的柳如音已到了千钧一发之际,隐约间,他还发觉自己身上的刀口以有了松动迹象,开始缓缓渗血,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落凤掌!”

    也不知柳如音哪来的勇气,竟忽然将自己的身体朝后方,也就是骤伯所在位置探了过去。骤伯一见此况立即心中大喜,自己的一对短斧刚好架在对方的脖子之上,只要手上稍一用力,便能将其项上人头轻松斩下。

    可事有意外,自以为能够轻取敌人的骤伯忽然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无形之中如一座巍峨峻山一样,矗立在身前,令其不禁为之一震。抬头望去,一枚五指巨掌陡然袭落,直逼面门,似要将其头颅整个击碎。

    头乃人之要害,只要受损,轻则意识全无,重则当场死亡,回天乏术。敌人的性命就在自己手心之中,但为保性命,他只得舍弃对方的脑袋,而保护自己的脑袋。可谁承想,就在他准备举斧迎击之际,一股钻心之痛突入心扉,血水夹杂着内脏的碎片一同涌出口来。

    “噗!”

    落凤掌明明还没有落下,可骤伯又是被谁所伤呢?

    情况发生之间,只听祝火忽然高声叫道:“你找死!”

    伤骤伯的不是别人,正是祝火的蛇颈飞头。原来,柳如音刚刚不惜以身犯险,将自己项上人头送到双斧之下,就是为了避过那一记致命的头锤。可祝火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全力一击非但没有要了敌人的性命,反而使他成了错杀同伴的恶徒。

    所以,眼下的祝火异常愤怒,以至于他的飞头以及蛇颈全部因为涨红而变得如血一般刺目。同一时间,独竿的枪已经触到了陆婉的刀尖之上。刀尖小小,却不可小觑。两方交战,火光四射,一股热浪拔地而起,如脱困狂蛟一般,登时掠上数丈高空。

    销烟弥漫,人与兵器全都因此隐匿,但身为魔人的独竿除了身材奇长之外,目力也与常人迥异。

    他的眼中只有黑白,没有其它颜色。但也因为这个缘故,才使得他在交战之中能够清晰地辨认出目标的位置所在。

    “哪里逃!”

    惊咤一声,势拔山河。如滚滚尘沙,将遁入销烟之中的人影锁定其中。刹那间,枪身碧绿,绽放出骇人气焰,银晃晃的枪头立即化身为一朵怒放幽莲,欲要将那销烟与其中敌人一同绞杀。

    “怒枪杀!”

    “嗡!”

    正如独竿预料的那样,当销烟散尽之时,面色苍白的陆婉儿已然显露真身,踉跄落地。不等她稳脚跟,缘于独竿体内的强大力量,如鱼竿一样将其高高挑起。枪头末入了陆婉儿的肩膀之中,已将那里绞成了一滩烂肉。

    “呵呵,差一点就被你跑掉了,不过头到来你还是小看了我。”

    “呵呵,那可不一定!”

    血光飞溅,如春雨一般,袭入到周围的丛林之中,而陆婉儿竟然强行突破独竿的枪头,如利箭一般猛然刺向对方的胸膛。

    独竿的右臂仍然嵌在陆婉儿肩膀之中,如一把枷锁,将他死死得困在其中。眼见陆婉儿的右臂手刀即将扎入自己的要害之内,神来之笔的小腿灵活地拨开了手刀的锋刃,使其终于免于一死。

    不过,陆婉儿的手刀可不像一般的兵器那么好对付,因为她的刀柄,也就是他的手肘之上,还有一个不起眼的刀尖。刀尖锋利,快速地豁开了独竿大腿上的一大块皮肉,紫红色的鲜血立即从中喷涌而出,剧痛闪电般的击中他的脑海,几要令其失去意识。但身为一个男人,一股强大的自尊心立即将他唤醒了起来,插在陆婉儿肩头中的手掌也遽获神力,像拎一串葡萄似的,将其吊在半空之中。

    柳如音仍在沉着应对祝火的攻势,只是这并不是她所想。她本以为,这群魔人虽然人数占优,但实力大概不会太过出色,凭他与陆婉儿的修为,足以应对。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眼前祝火还有之前的独竿,都是魔界添祸魔君的得力助将,而之前她所遇到的骤伯,只不过是一个负责基础工作的小兵而已,除了几个手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长处,而这也因为了柳如音和陆婉儿错误估计魔族实力的最主要原因。

    风又起了。

    初春的风仍然还有些许寒意,衣服少穿两件便会冻得不住打颤。而人一旦失血过多,这种情况便会愈发严重。

    陆婉儿冷极了。

    “喂~要想让她活命的话,你最好赶快停下来。不然,我就将他一撕两半!”

    柳如音回头望了一眼几近昏迷的陆婉儿,一股死气油然爬到脸上,使其孤伶伶的身影显然越发凄凉。其余的魔人已经相继围了上来,柳如音再想逃跑已是不可能的了。终于,她叹了口气,似是已经将全部的希望融入其中,并将它吹散在空气之中。无力感如病魔一般传入到她身体之中的每一个关节之中,然而就在他准备奋起反击、玉石俱焚之际,一个不急不慢的人影忽然进入到了他的视线之中。

    看到那人的第一眼,柳如音不禁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他并不认识对方,只是在某个地方见过一面。片刻后,她终于沉声道:“吞天兽。”

    柳如音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喜悦,因为她知道对方是臭名昭著的混世魔头,被无数人嗤之以鼻。这种时候,这种关头,对方能别火上浇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她又如何敢奢求对方能够出手营救自己。

    显然,魔人一方也注意到了“吞天兽”的出现,只是他们并不像柳如音所想的那样,吞天兽会心安理得地看着一群人欺负两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女人。至少独竿和祝火不这么认为。远处,身受重伤的骤伯终于断了气,而这时候祝火也如释重负猛吐了一口,进而冷着脸道:“这里没有你的事,实相的赶快……”

    “砰!”

    祝火眼前黑光一闪,接着便意识到自己已经倒飞了出去,随着一声刺耳的“爆响”,他慢慢回过头去,看着原本一体的石碑已经碎成了鱼鳞模样,稍一触碰,立时轰然解体,化为尘埃。而当祝火低头察看自己的时候却愕然发现,正面中招的身体竟然毫发无伤,就连之前的石碑碎片也没能划伤他的皮肤,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当然,这个奇迹的缔造者正是刚刚出手震飞祝火的“吞天兽”,确切来讲是饕餮。

    百花城一役之后,方柔带着身负重伤、生死不明的孙长空一同遁去,只留下饕餮一人独自迎战妄虚魔君。最后,他以一招之差,击败了对方,进而脱身离开。一路寻来,方柔的气息到了这片树林之后便因为周围环境而于复杂而彻底抹灭。无头苍蝇般的他只得依靠着自己的直觉,一点一点来到了这里。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待自己求援不是方柔,而是与其有莫大关系的柳如音。

    当然,陆婉儿身上的气味令他更为在意,因为她在对方的身体之中嗅到了一种特别却又十分熟悉的气味。

    禽兽的气味。

    一个妙龄女子,身上竟会出现如此怪异的现象,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反常。不过,对于其他几个人,他确实极为厌恶。

    因为他们的身上都有一股臭味,一股只属于魔界的臭气。

    “呵呵,果然魔界的爪牙已经渗入到了人间,看来今天又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