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初探魔巢
    林清,风静。春晖始露,毫光乍暖。失色已久的大地,终于重现往日的生机。然而,就在这片和谐温馨的树丛之间,有几个人却似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寒冬一般,死气沉沉。

    “姑奶奶,手下留情,别打了,我都说。”

    之前还在打柳如音主意的那位带头者,如今像一个摇尾乞怜的乞丐一样,只不过他再求财,因为命比钱更重要。就在刚刚的一盏茶时间,他和他的三名弟兄已经先后败在了这两不起眼的小娘子身上,都说美丽的女人是带刺的玫瑰。现在不但信了这句话,而且还得这话还不够准确,美丽的女人是剧毒的海棠,杀人全在片刻之间。

    柳如音仍然坐在轿子之上,他优雅,姣好,就像老天精心雕刻的肖像一般,使人见了之后不禁为之恭敬,谁若有丝毫轻薄之意,那等待他的必定就是天谴与神罚。

    “姐姐,这几个人还真是色胆包天,居然连你的主意都敢打。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就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怎么样姐姐,你怎么看?”

    柳如音轻轻摇了摇头,转目流盼,一时间万种风情显于眉梢眼角,叫人难以自拔。而这时候身体虚弱的她微微动了两下嘴唇,一股香气立即脱口而出:“算了,饶了他们吧!不过,我行动多不便,如果单靠咱们二人要想走出这里,恐怕要多费些时间。我看不如就叫他们作我们的娇夫,将我们一路担到目的地,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两得?姐姐你的意思是……”

    忽然间,陆婉儿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而那个带头者不由得接道:“难道,你想让我们将你送到关押韩立的地方?”

    柳如音嫣然道:“不错,算你们聪明。看你们几人的相貌特征,似乎并不是人类吧?”

    此话一出,带头者不由得向后缩了下脖子,手腕出的刺青也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悸动,如同遍布在心脏上的血脉一样,一颤一颤,蓬勃有力。

    韩立所在的地方,乃是皇城西郊,一处废弃的驿站。这里地处偏僻,人迹罕至,平日里别说是人影,就连狐狲狸鼬都极少遇到,可今天,这里就像其它的地方一样,迎来了淡季之后的春光,门外居然还升起了两堆篝火。

    “妈妈的,别人都在城镇里逍遥快活,居然让咱们哥几个守着一个臭男子,和孤魂野鬼为伍。妈妈的,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好好发泄一下。”

    说话人用力提了提裤带,眼中却已映出面前火堆之中的红光,就如同他的眼睛也一同燃烧起来似的。而这时候,一个独臂人突然站立起来。不直腰不知道,可当他将“真身”亮明之后别人才发现,他竟是一个身高两丈的“长者”。

    说他“长”是因为他长的实在太高太瘦,远远望去好像一根修长的竹竿一样,再加上他脸上那股难以消除的翠绿色,更是为其“竹竿”的形象奠定了基础。他确实叫竿,只不过是叫独竿。

    独竿低头看了一眼刚刚大放厥词的赤膊男子,他的目光温柔细腻,其中还似夹杂着些许怜惜。他是一个魔人,可除了吓人的外表之外却没有丝毫吓人的气势。他连一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这么多年的消沉,他或许已经忘记了该怎样杀人。

    “祝火,你说我们如果不再这里,而是跑一个没有知道的人间之地,悄悄躲起来,继续过丰与人无争的生活,是不是也挺好的?”

    “好?呵呵,好个屁!”

    祝火的话像火雷一样将独竿从幻想之中炸了出来,意犹未尽的他仍然看着远处的山丘,那里似乎有他一直期希的梦。

    “别在这里发春梦了,一会儿魔君的人来了,我们就得将里面的小子交给他们了。到时,咱们哥几个的任务也算完事,到时我请你们去城里好好享受一下。听说,这附近也有女人行苟且之事,嘿嘿……”

    祝火笑得很邪,正如炭中的那团火焰一样,肆意狂妄,无所惧怕,好像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与燃料就能扩张到整片树林之中似的。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抬头七尺有神明的道理,多行不义必自毙,然而他却始终不能明悟。

    “来了!”

    独竿一说话,屋里“噌噌”又窜出了好几个身手矫健的狠角色,他们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无论看谁都好像对方欠了他一家人命似的。精壮的身体,刀砌的线条,令人见了忍不住就将他们与赌场的打手联系起来。在这里,他们的身份或许不是最高贵的,但只要他们想,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能揪他一缕胡须。

    木杆富有节奏地“吱扭吱扭”响着,四个人的脚步随着声音的递进而一点点来到驿站跟前。不过,当独竿祝火看到那四人之时,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原本是来押人回去的为何会带带两个人,而且还是两个女人。

    海棠一样的毒女人。

    两方刚一碰面,抬轿的那个带头者已经微微地摇了摇头,他想要将自己的心理话通过动作,不动声色地传递给对方。可是对面的几个同伴却似乎已经被他们身上的两个女人迷了魂,偷了神去,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个危险重要的信号。

    终于,他们还是站到了一起。

    “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妹妹,怎么长得如此可人啊!”

    祝火舔了舔猩红的嘴唇,转而看向那个带头者道:“平日里我以为你是一个卑鄙小人,可没想到这时候,居然还能给我们送来如此大礼。骤伯,你还真是了解你兄弟我的心思呢?”

    那个叫骤伯的带头人干涩地笑了笑,可以的话他恨不得将身上的挑子连同里面乘坐的人一起都甩在对方那张丑陋的嘴脸之上。然而,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还不想死。

    从之前的交手而看,柳如音亦或陆婉儿,他们之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在弹指一瞬之间完成,而在那之前,他甚至连声惨叫都未必能发出来。他虽然知道这样做是自取灭亡,便至少现在他还要继续活下去。至于独竿与祝火能不能看出其中的隐情,那就要听天由命了。

    “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将两个小娘子给我从挑子上请下来。刚才不是烧了一桶热水吗?你们将她俩给我带下去,好好洗一洗。我可不想和两个臭哄哄的女人同床共枕。”

    说着,祝火不禁被自己的话给逗笑了,他的动作异常夸张,颤抖的双肩几乎要将上面的脑袋甩下来。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两个面如桃花的女人,竟在一瞬之间就变成了两只凶猛的老虎。

    虽然是母老虎,但仍然不能小瞧他们。因为稍一失神,她们便会将自己的脑袋咬下去。

    然而,陆婉儿毕竟不是老虎,他的武器也不是牙齿,而是一双素玉手。手如刀,朝祝火的脖颈横切下去。刀光一闪,凶气磅礴,似有万钧力道运于其中,实在无法想象这刀式竟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

    白玉一样的,纤细手掌。

    祝火的眼睛都瞪圆了,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识过如此俊俏的刀法,更加要命的是,对手还是一个女人,一只像海棠般剧毒的女人。女人是带刺的玫瑰,这话果然不错。要不是集中生智,要不是魔人的自己,或许他的脑袋已经成为这朵玫瑰的沃肥了。

    魔人不同于人类,除了外貌细节稍有不同之外,个别的结构功能也不尽相同。

    祝火的脖子要比一般人类的稍长一些,但就在刀光逼近之际,那张原本就已经不短的脖颈竟然再次得到了延长,像一条毒蛇一样,顷刻间便探出了老远。而用以连接身材脑袋颈部,竟出现了若干环状的纹理,就是它们才使得祝火拥有了一条蛇颈。

    刀光如洗,冷酷无情。

    眼见出手失利,陆婉儿立即变招纵劈,继续朝祝火挥落。可这时候,旁边的独竿已经反应过来,他虽站在一丈之外,但依托身体的先天优势,竟也能在这种距离之中出手阻击。

    他出的是手,但使出的却是一招枪法,枪身湛蓝,枪头凛凛,势如破竹一般猛刺向陆婉儿的皓腕。

    虽然都是rou身,但显然独竿的更盛一筹,至少在经打的程度上面要强上不少。更何况,现在的独竿是以枪头去戳陆婉儿的刀柄,即便是天下最为锋利的刀,也无法做到混身上下无懈可击。而刀柄时常都被攥在手中,便因此更疏于保护。然而,陆婉儿毕竟是陆婉儿,即便他不叫婉儿,但“陆”字却是无法改变。因为他有一个姓陆的爹,他的爹是陋征,神仙谷的谷主,曾经以二十出头的身体击败当时风华无限的人皇。这样的高手怎么看不出自己女儿招式之中的弱点,所以早在三年前,他便已经为陆婉儿改进了这套刀法,并在刀柄处安插了一枚小小的刀尖。

    小刀无身,但却有尖。个头虽小,但却胜过长兵十丈。独竿的枪已激出,自以为可以挫败使刀的陆婉儿。然而,当对方右肘部分的衣物砰然破裂,射出银光之际,他才知道自己小瞧了这个不起眼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