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色胆包天
    男子看着坐在石头上的美人,心中不禁为之荡漾起来,口中喃喃道:“老天有眼,居然让我在这种荒郊野外之中遇到这种国色天香的美女,当真是再好不过。看来,今天晚上弟兄们有的耍了。”

    说话间,那几个人已经来到柳如音五陆婉儿的眼前。在他们看来,后者虽然也有些姿色,但无奈年纪太小,发育不足,实在吊不起他们的胃口。而与之相比起来,柳如音的类型似乎更适合他们一些。于是,带头的那人将腰间的弯刀朝一侧掰了过去,进而表情淫邪道:“小娘子,大白天的,你们怎么会来到这种鬼地方,莫不是经过的时候迷了路,所以才会来到此处、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们哥几个,你和你这妹妹也就算有着落了。”

    说着,那人还不忘回头朝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配合自己。而剩下的几个人显然早已对此类圈套再熟悉不过了,立即心领神会,连忙点头。柳如音看着他们一唱一喝,不禁觉得好笑,随即掩面道:“我们姐妹和几位大哥素不相实,怎敢劳烦你们为我等引路。不麻烦了,不麻烦了。”

    “唉,姑娘这是哪里的话,能为姑娘这等绝世盖伦服务,这是我们哥几个三世修来的福分啊!事不宜迟,我看……”

    一边说着,那人已经将自己的“魔爪“渐渐挽过柳如音的肩膀。此刻,一边冷眼旁观的陆婉儿已经攥紧了拳头,虽然在这种地方贸然动手并不是明智之举,但想要在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之下解决掉这几个小喽啰,也绝非难事,只要稍稍认真一些就能做到。可这时候,柳如音却看穿了陆婉儿的心思,暗中摇了摇头,进而微笑道:”我看要不是这样,我和舍妹也不要那会儿们白来帮我们,我手上有些金子,如果几位哥不嫌弃的话,就请收下,就算我们顾你们当壮丁了。我看这周围有些枣树,刚好可以用来搭成简易的轿子,你们又刚好四人,两两一起,将我们姐妹抬出这里岂不是更妙?“

    柳如音的话就好像拥有魔力一样,钭那带头者说迷得神魂颠倒,不知所措。反倒是旁边的几个名手下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不由得小声提醒道:“大哥,咱们可不能答应这个小娘们啊c歹我们也是……为何要我们成为他的娇夫,任劳任怨。我看咱们还是不要继续装下的媸,尽快亮明身份吧!”

    那人话音一落,只见带头者牟足了右手中指的力气,陡然在对方的额头上重重地弹了一下,显出一副以恨铁不钢的模样道:“你这笨蛋,早就告诉你要优雅,要绅士。如果咱们强取谊夺、逼良为娼的话,那又与人间的那引恶霸恶棍有什么区别。看我眼色行事,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几个放心,今天哪个都能快活,相信大哥我的话。”

    说完这些,带头者恭敬地朝柳如音行了一礼,继续道:“姑娘所说有理,不过钱财我们哥几个并不需要,反倒是我的一位弟弟相中了你的妹妹,要与他结为百年好合。姑娘你意下如何?”

    男子说这话就是想要试探一下柳如音的口风,看看对方是琐事容易上钩。而一经听到对方说出如此轻薄之话,恼羞成怒的陆婉儿实在忍受不了,欲要发作。刹那间,柳如音忽然直起身子。巧妙地自己挡住了陆婉儿那只抬起到一半的手臂,接着道:“终身大事更理应是家中长辈做主的。怎奈,我们姐妹两个从小父母双亡,无依无靠,而我更是又当爹又妈,好不容易将他拉扯大,如果真要让他出嫁的放,我还真有些舍不得。这样吧!我家就在这片树林后面不远的地方,你先将我们抬出这里,之后再从长计议。你看如此?”

    带头者谄媚地笑笑,进而向前凑了几步,装作亲昵地蹲下身子,似趴着似的扶在岩石边上,阴阳怪气道:“好好好,一切都听姑娘你的安排。那你们两个先待等,我和兄弟几个做好挑子,马上回来接你。”

    说着,那人转身带头自己的三名弟兄快步走树林之中,片刻后便只能看到几道阴影在林中闪烁明灭,已然是走远了。而这时候几乎被心中怒火憋出内伤的陆婉儿终于彻底爆发,肆意怒叫道:“我呸!什么玩意,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居然敢打本小姐的主意。想让我跟你的弟弟,我就让他永远不能人事!”

    柳如音看着气急败坏的际婉儿,不由得笑了起来,幅度之大,如花枝乱颤一般,甚是迷人。

    “我说大哥,刚才你为何要说中意的是那个小的,却不是那个大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带头者拔刀出鞘,刀光一闪,面前的两根枣树已经连同旁边的一些藤蔓一起拦腰截断,而这一切却只发现在一瞬之间,根本不给别人看清动作的时间。由此可见,这个带头都确实名不虚传,至少给这几个酒囊饭袋当指挥是绰绰有余的了。不过这一回,向来行事明智的带头者也不禁有失水准,从一萋见面到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都是柳如音的模样,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而这时候,年纪最小的一人突然提醒道:“老大,我们出来的时候可是农桑了魔君之命,前去处理勒索韩家一事。现在那个韩家的二公子正等着我们前去押送,如果耽误了时辰,错过了谈判的时间,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带头者想都未想,抬手就折了那人一巴掌,表情狠毒道:“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我要怎么做事用不着你来教。再说,现在时候还在,就算晚点过去,让韩家人多等等难道不行吗?好了好了,别抬着头了,快点把挑子做好吧!”

    于是乎,在四个男人七手八脚之下,两架做功粗劣、结构简陋的“娇子”已经被逞到了柳发如音与陆婉儿的面前。前者行动不变,后者索性坐到了其中一顶上面,稍稍晃动了一下之后,这才道:“嗯,还不错。虽然长得丑了些,但至少还可以用。既然如此,那我们起程吧!”

    就这样,柳如音在带头者的搀扶之下小心地走上了轿子。这期间,后者还不忘用手在柳的身上轻抚了一下。一瞬之间,柳如音仿佛电击一般,身体不由打了个哆嗦,而见到对方的反应之后,带头=者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狰狞了。

    “我说姑娘,你们二人的胆子可真大啊!居然敢独自来到这里,万一遇到坏人,哪怕是只飞禽猛兽,恐怕都能要了你们的命,真想不通你们为何能活着来到这里。不过话又回来,这里发生了天大的变故,你们却仍要坚持回来,义无反顾,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柳如音目视前方,神游的思绪被那人的话音再次唤了回来,稍稍缓和之后,他才终于回道:“没什么,只是为了回来拿一些重要的东西罢了。”

    “哦?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你们舍生忘死,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哥几个就是坏人,那你和你妹妹是不是就要绝望了?”

    柳如音轻笑道:“可是从之前大哥和几们兄弟的表情来看,你们并不像是什么坏人。话虽如此,我同样也搞不明白,你们几个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种鬼地方呢?”

    带头者尴尬地笑了笑,空出的手掌抓了抓杂乱的头发,然后才道:“不满你说,我们这镒前来,也是为了一个件东西而来。只不过,你的东西是死的,我的东西是活的。”

    “哦?这么说来,大哥你是为了人而来的?”

    带头者点头道:“没错,就是为了一个大活人,罗们哥哥哥几个前前后后忙碌了好半天,腿都快跳断了。不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买卖一做成,我们几个就能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了。”

    柳如音仍然看着前方,但语气忽然急转直下,阴森恐怖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哥你和几位兄弟为了钱财而寄出性命,这一点我是相当佩服的。不过。如果是因为这句话里的缘由而丧命的话,我也绝不会为之同情、”

    “哈哈,妹子说的是!像我们这种过惯了刀口舔血日子的人,确实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甚至一度也将别人的性命当成目中草芥,不值一提。我和几个兄弟也商量过了,只要这一单买卖成了,我们就退隐江湖,再也不插手别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要不这样吧!现在时候刚好,我和这几个弟兄先去旁边的路上将那个‘大活宝‘接出来,然后咱们再一起上路,你看如何?”

    听着逞头者的话,柳如音为了抑制心中的激动之感,立即看向陆婉儿。而此时,陆婉儿那张阴沉的脸上竟然少见地出现了几分光彩,脸上笑意也沾染上了些许温柔神光,漫不经心道:“当然可以!我和姐姐极少出门,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趁此机会刚好可以看看,这所谓的大活宝到底是什么玩意!”

    语毕,陆婉儿已经从轿子上站了起来,面向前方,犹如君临天下一般,莫敢与之为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