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鬼儿子
    那个小鬼哭得快,变脸却是更快。转眼之间,他抱着孙长空的那只手掌,张开就是一口,滚烫的鲜血立时从中汨汨涌出,并且渗入到他那张贪婪的小嘴之中。听着“咕嘟”的牛饮声,孙长空竟有些发愣了。

    “这小鬼怎么如此胆大妄为,我明明就已经手下留情,他居然还能这般无理。虽说你的样子讨人喜欢,但为免继续祸害别人,我也只能狠心痛下杀手了。”

    杀意乍现,如无数看不见的蛛网一样,将那小鬼的身体寸寸封尽,一时间只见那湛蓝的皮肤之上赫然显现出若干均匀密实的网格,紧接着大片的雾气登时自其中腾空而起,令得小鬼立时惨叫起来:“啊!啊!快住手,我要被烤死了!”

    孙长空的血固然美味,但小鬼忽略了对方可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拥有着世人无法匹敌的神力。心头意动之间,原本已经融入到小鬼体内的仙人血,登时受到召唤而威力大作,而那些亮闪闪的网格丝线便是它们造成的。至阳至刚的灼热仙人血对于小鬼而讲简直就是致命的毒药,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过不过了片刻他便就要魂飞魄散,尸骨无存。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喝斥声忽然传入到孙的耳中:“住手!”

    孙长空转身看向前来之人,可就在他偏头去看之际,一阵劲风忽然自他的耳边一扫而过,随即他便觉得右手虎口猛地一酸,然后孙长空便发觉原本被他攥在手心之中的小鬼居然逃之夭夭了。

    “跑?呵呵,给我回来!”

    越战越勇的孙长空忽然知道来者实力不凡,但如今的他也实属不是好惹的主儿,只是轻吐一语,只见潜伏在周围空气之中的无形灵气立即朝他的掌心之中聚拢过来。同一时间,一道白色身影也随之现身,暴露在孙的头顶上方。

    “果然是你!”

    不出所料,刚刚在紧要关头救下那只小鬼的正是这里的主人,或者也可以说是小鬼的再生父母,雪魔医仙。不过,深夜之中的雪魔医仙与白天时分大不一样,除了衣服相同之外,他脸的脸上竟是多了几分阴沉的死气,与之前那股积极向上的状态截然不同。孙长空甚至有此怀疑,站在那里的到底是不是他本人。

    “医仙先生,你为何要私下里养着这么一只害人精。若不是我实力过硬,恐怕早已着了他的道儿,成了他今晚的夜宵。”

    在孙长空喋喋不休地控诉之中,蹲在雪魔医仙身上的那只小鬼陡然伸展身体,进而趴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接着后者才回道:“好了好了,知道你们之前发生的事情了,都是误会,小子,你不要见怪。今天你的损失,我雪魔全部负责。无论是灵丹妙药,不是玉露琼浆,只要是我医仙府中有的,你尽管拿去。”

    “哦?医仙这么痛快?呵呵,那我可就真要好好想一想到底要用什么补偿自己了。”

    孙长空转头着不怀好意的招子,忽然一道灵光自他怕脑海深处亮起,迫使他不由自主地道:“我才不媳你们魔界的东西,我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供你试验,但方柔,你必须让他走。”

    本来,雪魔医仙的脸上并没有光彩,但一经听到孙长空的条件之后,他那双沧桑的眼睛之中立时亮了起来,接着轻笑道:“我以为你会想一些棘手的主意来为难我,没想到你为了那个丫头居然浪费了这么宝贵的一次机会。好,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可以满足你。不过话回来,其实你不这么要求我,我也会主动放开她的。之所以将她留在医仙府上,就是避免她中途魔化丧失理智,进而引起不必要的争端。过了这一夜,等她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就算双脚着地也不会被其中的魔气趁机入体。所以说,小子你这次真的是亏大了。”

    耳中回荡着雪魔医仙的讥笑,孙长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波澜,仿佛他早已看穿了这一点似的,接着又道:“笑够了吗?可以的话,我想回去休息了。”

    说罢,孙长空大步流星地掠过雪魔医仙,自以为今晚的事件到此就要告一段落。可不承想,这时候对方居然反过来责问道:“你和小鬼之间的事情解决了,可你擅自进入我的试验密室,险些毁了我的心血结晶。这笔账,你想用什么来偿还呢?”

    孙长空故意装出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惭笑道:“啊……原来你还记得啊!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恶劣,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失眠睡不着这是很正常的情况。闲来无事,我到这边逛逛,应该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罪过吧?再说,休息之前你也只是告诫过我不能出门,却并没有交待不让我进到这边的房子。况且,你雪魔医仙行的正,走的直,顶天立地,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我就抱着这个想法进来了。”

    空间之中,气氛变得空前肃杀,而一直板着脸的雪魔医仙终于松了一口气,进而向孙长空埋怨道:“小子,如果换作是十年前我的话,你现在一定已经被我打成重伤了。可是不知怎么了,一看到你那张无辜状的脸,我就提不起脾气来。也罢也罢,全当你人小不懂事,首次犯错我就原谅你了。不过若要有下回,我雪魔医仙定绕不了你。”

    见到雪魔医仙消气之后,孙长空的心中这次如释重负,应付地回应了几句之后,这才与对方一同打道回府。而这时候,那只小鬼也似乎来了精神,迟迟不肯从雪魔医仙的身上离去,而是活泼地蹦蹦跳跳,脸上写着说不出的高兴。

    “哎,自觉一点,快点回去吧!”

    雪魔医仙看了一眼肩膀上的那只小鬼,然后朝远处的那只透明容器看去。而这时,小鬼抱起两只拳头,连连哀求道:“医仙医仙,我不想待在那个破罐子里。请你让我出去吧!”

    看着对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孙长空的心中不禁为之怜惜起来,之前对他不满感也随之烟消云散。而这时雪魔医仙已经半跪在地上,双手扶着小鬼的肩膀,认真道:“你是我一手造就出来的,天底之下没有我更想让别人看到你的存在,包括你。可因为你月份未足便脱离母体,精元不足,缺少阳气面对光天化日,一旦被阳光照到,便会立即魂飞魄散。所以在你完全成形之前,你只能待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

    说着,雪魔医仙伸手指着了一下那只罐子,继续道:“我为你量身定制的韬养玉液对你大有裨益、不仅能够在你完全成人之人之前保护你的身体不受外界侵害,还能在潜移默化之时进一步淬炼四肢百骸,使你拥有超出常人的肉shen,无需任何修为便能达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地步。怎么样,我的考虑还算周到吧?”

    在雪魔医仙再在的劫说之下,那只小鬼终于听了他的放,恋恋不舍地转身朝那保透明罐子走去。鉴别之际,他还不忘道:“医仙爷爷,记得常来看我啊!”

    说着,他又望了一眼孙长空,又将止光挪转向对方虎口出血的地方,诡笑着舔了舔舌头,这才终于消失不见。下一刻,只听那只容器之中忽然发出一声“噗通”的水响,接着孙长空便愕然然发现消失的小鬼竟然再次出现在容器之中,而容器上方的盖子众始至终都没有开启过半分,可以说是神乎神迹,令人琢磨不透。

    “医仙,这是……”

    雪魔医仙早已知道对方心中的疑惑,可面带微笑的他却是故意闭口不说,转身大摇大摆地离去,只剩下孙长空一人留在原地。

    “话又说回来,那个小鬼为何要叫我爹?难道被她喝过血的都是他的生养亲爹吗?唉,真不知那个怪老头儿是怎么教育他的。不行,我得好好问问他!”

    严格意义上来讲,人魔两界是生活在被划分开来的同一片天地之中,只是在时间上稍稍有些差异。人间天亮的时候,魔界正处于深夜时分;反过来,当人间准备就寝入睡之际,魔人才刚刚起床洗漱。人间麻界就好像是依附在同一张纸上的两面而已,虽然共用一体但却拥有着完全迥异的两种状态。就在孙长空睡下入梦之际,另一边魔城外侧的柳如音与陆婉儿,正在考虑关于营救韩立的事情。

    柳如音刚刚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元气大伤不说,腹部之上还留下了一条一匝来长的伤口,至今还没有完全愈合。而现在的她虽然有许多想法等待实践,但从陆婉儿的角度看来,这此都是不可行的。

    “姐姐,你不要说了。抛下你独自离开,我做不到。”

    看着陆婉儿那张略带稚气但却坚定十足的俏脸,柳如音再次鼓足了气,准备说服对方。可就在这时,远处的树林之中再次走来几道身影、

    “哈哈,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四大家族居然如此没用,居然被咱们随随便便就擒到了一个重要人物,听说他还是韩家将来的家主,这下那群人应该有的忙了吧?今晚,我们就在这附近好好庆祝一下,为首战告捷来点助兴节目。”

    说话间,那人已经和柳如音四面相对,一股冲天杀气登时弥散在树林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