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鬼胎
    是谁打开了闭合的门,孙长空豁然回头,想要一探究竟。然而,令他百思不解的是,殷红的月光之下,门口处居然是空无一人,一股凉风像一只看不见的冰冷手掌一样,钻入到他的后脊之中。待他再次回过头的时候,竟已惊觉墙上的大门已经出现了一条隙缝。

    没错,门上的“画”门竟然逢行开启了,孙长空感觉自己是在做梦。毕竟,这个四合院的面积统共就眼下这么大点地儿,再想陋出一个空间来安放别的东西是不可能的。但眼下的事实就是,那扇大门竟真的出现了桧动的迹象,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可以进一步打打开。带着满心的疑问,孙长空伸手抓住那只门环,渐渐地加大力道,直到可以顺利启动那扇巨大的石门。一时间,门后狂风怒号,阴气阵阵,之前曾经嗅到过的浓重霉味再次涌上脑海,多次令他几乎昏厥过去。好在,孙长空意志力坚定,坚持了来。不过由此他也杨确定,门后的东西一定不是活物,否则早就被这股怪味生生闷死。

    孙长空侧身钻进石壁之中,这才发现门后的世界竟是出奇的大。一时间,他仿佛置身于一处异度空间之中,无论如此努力都无法触及尽头。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孙长空在与魔皇的初次交手之中也见过。只是他不知,眼下这处石门秘境与魔皇是否具有关联呢?

    通道狭长,就好像人的一生一样,越想穷其尽头便越是漫漫无边。渐渐地,孙长空已经深入到空间深处,除了自己略显慌乱的呼吸声之外,周围静得出奇,就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自己一样。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寂寞,大起胆子突然道:“有人吗?”

    孙长空虽是呼唤,但他并没有指望有人可以回应他。与其说是确认他人的存在,不如说是为了确认自己还真真切切地活着,并未死服去亦或丧失意识。可是,周围的黑暗仿佛被赋于了一种诡异的魔法似的,非但光线钻不进来,就连声音也无法向四周传播。直到这时,孙长空才恍然醒悟,自己已经迷路,或者说是被困在了石门之后。可究竟石门后面是什么,他就不知了。

    “嘀嗒”

    “嘀嗒!”

    起初,孙长空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随着时间的继续,他越发感觉空间之中的“嘀嗒”声越发清晰,一点一点,正在不断接近自己。这是什么动静,发出这声音的又是什么东西?随着心中的猜忌越来越多,孙长空的思绪也顾及之变得越来越乱,不知不觉之中,他竟萌生了逃跑的念头。但就在他准备回身折返之际,右介的一幕场景令他惊呆了。

    “这……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何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转眼一瞬,孙长空发现自己如同来到了另一片天地之间似的,本来漆黑一片的通道之中忽然亮起了一片区域,而在光线最为集中的地方,一个圆形的透明容器赫然立在其中。而令孙长空毛骨悚然的是,容器之中竟然还泡着一个混身发蓝发青的婴儿,或许说是胎儿更加准确。因为这副身体的个头实在太小,甚至不及人类的巴掌长短。而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身上,竟显露着一股耐人寻味的诡笑。看着那副笑脸,孙长空感觉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头顶似的,上方传来阵阵刺痛。下意识间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凑近观察,本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他却愕然发现自己的手上竟染满了鲜血。

    “砰!”

    “是谁在装神弄鬼,快快出来送死!”

    一经意识到有东西偷袭自己,孙长空立即提气十二分精神,牟足气力的他抬手就是一记重掌,强大的力量不只在黑暗之中划出一片火光,还令上方的穹顶之中传出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鬼魅的行事作风,自然是无法琢磨,但在绝对的力量之下,就算是冥王来了也不得不低头。蕴含了孙长空七成功力的惊天一掌当即打破了眼下的沉寂,黑暗之中,一道黑影忽然飞腾而起,并以迅雷之势逃向旁边的位置当中,借以躲避孙长空的杀招。然而,有了之前的参照之后,孙长空心中已有了对策,接着便见到他那贱只手掌上下翻飞,一股股耀眼火光脱手飞出,飞火流星一般接连撞击在穹顶之上,逼那其中的黑影现身。

    “嘶!”

    在孙长空紧密的攻势之下,穹顶之上的那道黑影终于再也坚持不诠,随着一声惨叫之后,颓然坠落。眼急手快的他随手一抄,输将那东西抓在了手中,仔细辨认才发现,那竟是一只七寸来长的巨型蝙蝠。

    据老人们说,蝙蝠长到一定的年纪之后,会获得一种吸血的能力,借以提升自己的力量,且拥有修炼的资格。本来孙长空并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但面对铁一般的证据,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原来,袭击自己,并在头顶之上开口破洞的,竟是一只吸血蝙蝠。一想到身为仙人的自己,竟会被一只小小的蝙蝠偷袭成功,孙长空便气不打一处来,随即催动掌力,将那蝙蝠的身体挫骨扬灰,连点毛发都没有剩下。惊魂甫定的他,这才缓过神来,心中不禁暗暗嘲笑自己胆小如鼠,竟会被这么点的小东西吓住。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他便真的无法解释了。

    容器之中的胎儿居然不见了。

    一开始,孙长空以为自己是因为惊啞过度而看花了眼而已。可仔细辨认之后他可以确定以及肯定,里面的东西真的消失无踪。而更离奇的是,容器周围并没有看到丝毫的水渍,这也就说明那个小东西不是通过霓裳的方法出来的。可到底是靠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哈~”

    随着空气之中愈发浓郁的腥臭气,孙长空陡然间打了个哆嗦。空间的温度在极速下降,一只看不见的魔爪正在朝他慢慢伸来。忽然间,就在他转身谷要探寻胎儿遗迹之时,他的眉梢不小心磕在了另一个坚实的硬物之上,并被撞得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这一撞的力道实在不小,以至于事后的数息之中孙长空的眼前仍然金光闪闪,脑中传来阵阵昏眩。而借着另一边未曾受到撞击的眼睛,隐约见到一个青色的身影竟是飘浮在半空之中,同样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声音阴森恐怖道:“死!”

    “我的妈呀!这个小鬼居然会说话!”

    鬼,孙长空不是第一次见了。可像眼前这么邪门的,他还是首次看到。惊慌失措之间,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身负绝世修为,以及几乎可以毁尽世间万物折无敌力量,哪怕对方是邪物也能应对自如。

    然而,人总是会有缺陷的,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更是会漏洞百出。眼见空中的那个小鬼已经气急败坏,孙长空的第一反应不是打而是跑。然而,不幸总是不曾单独行动,孙长空一经转身,便又撞上了一个东西。不过这次不是什么小鬼了,而是一堵真实存在的墙,一者石墙。这下,孙长空的头部直接被碰得鲜血直流,个别的血滴甚至溅到了远处的黑暗之中,甚至还成了那个小鬼的“零食”。

    昏暗之中,小鬼趴在地上,贪婪地舔食着那里的血迹,每尝到其中一分滋味,她的嘴里便随之传出一声恻恻的冷笑。

    “桀桀桀~”

    头上的剧痛还没有消退,可眼下的情景却让孙长空恼怒不已。恢复理智的他哪里会让一个邪门歪道任意吃下自己的鲜血,而且还是珍贵的仙人之血。气急败坏的他,想都不想,抬腿就是一脚,刚好击中那只小鬼的头嗍,巨大的劲力虽然没能让他四分五裂,但也足以令他像一枚石子一样,一边旋转着一边倒飞出去,直接撞在边上的墙壁之上,才终于停了下来。孙长空乘胜追击,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根据自己的感觉已然确定了对方的位置,并挥拳朝对方的面门砸去。这一拳的威力之大,声势之猛,当真已达到孙长空平生之中的巅峰。如果被其正面击中的话,别说是头,就算是铁疙瘩也要当朝为碎片。就在孙长空以为即将剪除妖孽之际,那只小鬼竟是忽然惊叫道:“爹!“

    孙长空以为对方是在叫帮手,所以才会那么呼唤。可眼下这里除了他之外,再无第二人,同样也没见到与其相似的生灵。而就在他为此迷惑迟疑之际,那只小鬼竟然伸出双手,抱紧了他右手的一只大拇指,用力蹬踹了两下,抬着那张阴森的小脸,无辜道:“爹!“

    “你……你乱叫什么,谁是你爹!“

    “当然是你!你就是我爹!因为我喝了你的血!“

    “血?为什么是我?快给我滚开!”

    不知所措的孙长空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挥起手臂,欲要借助这股力量将对方逼出自己的身边。可谁承想,那个小鬼的毅力尤其坚定,非但没有被扔出去,反而是抓着孙长空拇指的两只小手变得更加牢固,前端已然嵌入到孙的身体皮肤之中。

    “啊c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