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门
    雪魔医仙看着台阶上的孙长空,不自觉地回头望了一眼,进而狐疑道:“看什么,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孙长空故作镇定地摇了摇头,无辜道:“没有啊!我哪里在看你,我是在欣赏日落呢!”

    雪魔医仙回头,踮着脚,望着已经消失的太阳,然后又转过头来继续道:“好吧!魔界的环境有恶劣了一些,但好在空气还算清晰,对于观测事宜,也逄是有所帮助。不过我劝你还是不打会歪主意,虽然你和那个丫头都已经受魔气影响而产生魔化,与我们魔人看起来无二。但这周围住着的都是我的熟人,如果被他们突然看到有两个陌生人闯入的话,定会引起他们的重视,甚至会招来大批的魔族大军。到时,你就是三头六臂,也休想逃脱升天。不敢多说,至少在魔界之中,我这里是最安全的。”

    孙长空轻笑一声,挑头了一下左边的眉毛,不怀好意道:“这么大的口气,看来你和魔皇交情匪浅啊!”

    说话间,孙长空发现雪魔医仙的神情很明显地停顿一下,然后才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脸上甚至生起一股股的杀气,让人不得不为之重视。

    “小子,你别想套我的话,我的过去是你窥探不起的。虽说你身上的异变让我的研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如果是威胁到**的话,我并不介意出手了毁了你。”

    雪魔医仙从衣袖之中居然掏出了一个铅铃,接着轻摇了两下。也就在片刻之后,孙长空混身的毛孔都收紧起来,一股来自于大地之中的恐怖气息油然升起,立即将整府庭院围得水泄不通。

    “这……这是什么怪物,为何在此之前我一直没有感觉。原来,雪魔医仙的家中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保护神,之前若不是我安分守己的话,就凭当时的状态,恐怕已经被它随手绞杀了。不行,看来今后行动我要小心一些了!”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孙长空这才强颜欢笑道:“医仙,我说你也太敏感了吧!我只不过是多看了你两眼,你就这么吓唬我。如果我不小心溜达到门口处,你岂不是要将地下的大家伙叫出来,把我生吃活剥了?”

    雪魔医仙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过于剧烈,这才微微挤出了一丝笑意,略带欠道:“你也不要怪我,只是最近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令我不得不小心行事。俗话说小心使得万年船,况且我这船已经开了不只万年,而到现在都能平安无事,全都倚仗着我谨慎小心的行事作风。唉,不说了,我今天也忙得够呛,想杂早些休息。待会我将大门关上之后,你就不要再想出去了。这里到了晚上不太平,经常会有不知名的飞领野兽出来觅食,如果被他盯上,别说我没有提醒你,恐怕也得九死一生。”

    孙长空将嘴拗成“o”型,惊讶道:“哦?这么厉害,什么怪物,我倒想看个真切!”

    雪魔医仙再次警告道:“我说了,你最好不要和他们碰面。否则,就算你能侥幸逃命,也会因为动静过大而惊扰到周围居住的魔人。在这里,大家对于危险的防范意识极强,而这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便是通知当地的驻扎军队,请求支援。而一旦被他们发现你们这两个陌生人,就算我出面也无能为力。这便是魔界的残酷,你最好有点觉悟!”

    雪魔医仙三翻两次地告诉孙长空千万不要劲举妄动,并不是没有道理。而孙长空本人也非不是通情达理之人,既然人家已经好言相劝,那他自然没有理由触犯禁忌。到时,非但害了自己,还会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害人又害己。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说着,陟长空看了一眼正房的大堂,继续道:“可是,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他下来,他已经被吊了一天了,别说她身体有恙,就算是个囫囵人也要被吊出毛病的。”

    雪魔医仙正色道:“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可我现在所做也都是为了她好。你不故道,整个魔界之中,魔气最为浓郁的便要数地下土层。所以只要我们双脚着地,便会持续不断地接收到来自外界的魔气,源源不绝。”

    孙长空双手击掌,摆出了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势,随即道:”所以呢?“

    雪魔医仙不厌其烦道:“那个丫头之前身体太过虚弱,如果被大量魔气侵入身体的话,会丧失理智,进而变作只知杀戳的真正魔鬼。等到了那时,可就回天乏术了。”

    “可是,我的伤可比她的重,为何我没有类似的变化?”

    雪魔医仙抬手伸出两根手指,继续道:“原因有二。第一,你这副仙人体起了关键作用,以至于即便是在大量魔气流入到经脉之中的时候,仍能秉持人类意识,防止你进入到疯狂之中。其二,你之前似乎经历了魔化一类的事件,进而使得身体产生了一种定向的记忆。这就像我们魔人一样,就算受了极重的伤势,也不会因此被魔气主导意识。换言之,你本来就是一好着人皮的魔鬼。”

    “魔鬼?”

    孙长空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表情惨笑道:“你说我是魔鬼?哈哈,老家伙,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你孙大爷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啊!”

    雪魔医仙似乎并不想与孙长空为这件事而争论,于是挥手作罢道:“好了好了,你想怎么说都行,反正事情就是这样,我这把老骨头说的话也确实不足为信。不过你要记住,凡事不要过于自信,毕竟这个世上存在着太多我们无法解释的现象,一如魔人是如何出现,而元人又是怎么消失的一样。在真正成为这个世界的至高统治者之前,你还是低调一些吧!”

    说完,雪魔医仙走进了正房,而这时原本已经消停下来的方柔,再次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老……”

    孙长空选择了忍耐,毕竟这不是他熟悉的地方,他甚至没有机会好好看过这里的风景。此时此刻,为了大局,为了以后,他必须学会隐忍。

    不过,对面偏房对孙长空诱惑却是依然存在,雪魔医仙只说不让自己离开宅院,又没嘱托他不能去摸及偏房内的东西。

    在孙长空休息的房间之中,除了各式各样的药品之外,几乎别无其它。虽然这里面也有一些不外传的惊世妙药,但另一边偏房显然更具诱惑力。盘算着天色已晚,当魔界之中标志性地血色月亮现身之际,孙长空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房门,踩着仿佛染了血的地面,一步一步走到那间偏房跟前,上前轻轻推了一下房门。出乎他的意料,门没有拴上,竟被他轻轻一推给打开了。随即,一股经年累月的霉气扩面而来,呛得孙长空差点打出喷嚏。好不容易忍住的孙长空眯着向里看去,却发现正对门的桌子之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只透着隐约绿光的“灯盏”,天底之下怎么会有冒绿火的灯,这是不同寻常的。待孙长空走到近处仔细辩论后才终于看清,桌上的光源并不是灯,而是一枚大到夸张的夜明珠。

    说它是珠,不如说它是球。它的体头实在太大,已然超出了孙长空的识知范围。天底之下居然有此等巨型的夜明珠,如果要将它用黄金来衡量的话,恐怕都可以以亿来计数了。

    “看这个老头穿得寒酸,吃得也简单,没想到竟是一个隐形的大财主。抱着金碗计饭吃,这种事情也就是他这种怪人做得出来吧!反正换作是我,我一定会将它换了钱去享受的。唉,真是不懂他们这种人在脑子里在想什么。”

    本来,孙长空对眼下的这枚惊世珍宝已经动了贪念,但一想到雪魔医仙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他便不禁打消了这个想法,将刚刚伸出的手掌重新回了回来。而托了夜明珠的福,偏房之中虽然无一灯台,但也可以借助那微弱的绿光,隐约看清周围的情况。

    大致上,这里和他所住的那间偏房布置相似,左右两边各有一排木架,用来安放令人眼花缭乱的药品。而唯一的不同的是,是北面的墙上,竟然“画”着一个与梁齐高的拱门。走上前去细瞧,只见那墙上的大门居然还长着两枚精致的门环,虽然看不清楚,便通过摸上去的手感孙长空可以断定,这对圆环在此之前一定经过无数镒地打磨与刨光,否则绝不可能拥有如此细腻的手感,简直与玉石无二。而当将手掌全部附着上去,准备用力之际,其中的沉重感又是玉石无法具备的。刹那间,孙长空觉得那两个圆环并不是两个门环,而是用来拴住野兽使用的鼻环。而在门的另一端,似乎有什么极为恐怖的怪物在暗中潜伏,只要稍有动静便会破门而出。

    “吱扭”一声,本来被孙长空合上的房门竟然在黑暗之中再次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