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人之终极
    雪魔医仙虽然早已对人类身体的秘密了如指掌,但关于仙人的事情,他却是一无所知。甚至在此之前,他居然不知道仙人体竟有如此恐怖的自愈能力,这也令他的身手不禁大胆起来。

    孙长空为了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也可以说是倾尽所有,舍弃一切。雪魔医仙先后在他的身上种下了七种剧毒,五种巫蛊。虽然在种植初期,孙长空的反应较为剧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异变便随之越来越小。而在这个期间,他还发现孙长空身的“魔化”现象出现了进一步的改变,与常识之中的“反祖”有些类似。

    关于人类与魔人的来历,说法一直都是各不相同,直至今日也没有一定定论。总得说来,二者乃是出自一脉,一八仙桌被称作元人的种族。

    元人拥有人类与魔人最为原始的状态,他们所掌握的技术与力量虽然有限,但却拥有着无上的智慧与神通,从而推动整个社会朝前方进化。但就在这个过程之中,元人族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一部分族人拥有了与众不同的能力,进而使得习性乃至容貌发生了变化,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之后的魔族。

    人魔本是一家,但无奈新生的力量威胁到了原来的平衡以及最高统治者。为了遏制这股无法估计的力量,当时的元人首领只得下达诛杀令,意图将族内的所有魔人尽数消灭。

    但魔人总归不会坐以待毙的,与元人族的整体相比起来,魔族虽然势单力薄,但却拥有着不可限量的潜力。那场厮杀持续了数天,期间元人族损失惨重,而魔族正是几人近灭亡。但俗话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元人族捕杀魔人的行动也无法做到尽善尽美、疏而不露。其中,有几名幸存的魔人穿过了元人的包围圈,终于逃脱升天。那之后的数百年之中,魔人潜伏下来,韬光养晦,休养生息,为的就是养足实力,与元人族决一死战。可随着时代的更替,祖先们的遗命渐渐被忘却,曾经的意气之事,也成了后人统一天下的说辞。到了现任麻皇这一代,魔界势力已经增长至有史以来的最高点,所以之后的他才会策划了那么一场世纪之战,险些将人类从世间抹杀了去。而眼下孙长空的模样,便与传说之中的元人极为相似,但这在人类的身上是从未发生过的。

    如今的孙长空竟是长着一只蛇一般的长脸,舌头也一分为二,变得细而长,能够灵活地伸缩。而他手脚之上,也长起了一些角的雏形,虽然个头不大,但质地坚固,开碑碎石,不在话下。而这些,都是在丝毫不动用修为灵气的情况之下,便可以轻松完成的。如果人类都能变化成这副样子,那便意味着人类的整体水平都会因此上升一大截。到时,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也能拥有足以蓬乱一般魔人的力量,这何尝不是一种神力呢?

    所谓神力,便是有神相助之后随之得到的力量。神位于仙之上,是一种虚无飘渺、若有若无的生命体。正是他们的出现,才使得这个世界为之诞生,而人们口中的造物者,或者说是老天爷,便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眼见无意之中触发了此等惊世骇谷的神奇力量,不只是雪魔医仙,就连受益者孙长空也是极为激动,随即高兴道:“喂,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厉害,我感觉我能创造一切可能。”

    雪魔医仙看着孙长空,心不在焉地笑了笑,而后应和道:“嗯,是的。你的身体是出现了连我都未曾预料到的变化。由此看来,我的研究是有价值的。”

    孙长空忽然想到了之前雪魔医仙在自己身上运用的试验,由此问道:“对了,你刚才在我的身体之中都投入了什么灵丹妙药,说不定他们就是这种异变的原因。说不定,换一个人也能做到这一点。”

    雪魔医仙笑着摇头道:“实话告诉你,刚才我所进行的试验,只不过是在试探你副仙人体的极限而已,而我放入你的身体血管之中的,都是一些见血封喉的毒物,常人别说是变化,就连活命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你却意外地触发了某种应激机制,使得身体发生了类似反祖的变异,成了类元人的模样。从力量而讲,魔人或许要略高元人一筹,便从层面角度,后者仍是前者的祖先,是我们魔人无法超越的界限。只可惜,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元人已经全部灭绝,否则我就可以通过探索他们的身体,从而得知魔人的终极。”

    “终极?那是什么?”孙长空越听越糊涂,不禁问道。

    雪魔医仙惨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所说什么,或许终极就是我所要雪找的地方吧!只要到了那里,我便可以解开魔人的所有秘密,进而将魔族武装成这个世上最为强大的军队。”

    孙长空蓦然抬头,冰刀一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口气严肃道:“然后,你们就可以肆意妄为,用铁骑踏平人间了?”

    雪魔医仙并没有回答孙长空的话,他只是默默地转过头去,继续摆弄着自己的那些瓶瓶罐罐,仿若未闻。而这时候,另一边的房间之中忽然传来一阵激昂的怒骂:“你个白毛老贼,还不快点将本小姐放下来。你知道我爹是谁吗?如果被他发现我受了委屈,他一定会把你身上的毛全部拔毛,然后也把你吊起来,凉你个十天半个月。喂,有人吗?这里有人快饿死啦!”

    孙长空虽然没有看见,但只凭声音他便已经认出说话人正是方柔。本来,他还是有些担心对方安危的,可如今听到对方这般精神,中气十足,比起他来还要健康百倍,实属可贵。看着雪魔医仙脸上的无奈,孙长空随即说道:“多谢你!”

    “怎么突然说这话,谢我做甚?”雪魔医仙一脸迷惑道。

    孙长空摇头道:“没什么,或许只是我脑子之中的某根筋搭错了而已。可话又说回来,我不会一定都要保持着这一副元人的模样,度过漫长的一生吧?”

    雪魔医仙道:“这倒不至于。毕竟我我刚才都说过了,你现在的样子只不过是身体之中的某个关键部分受到了刺激,随之产生的一种应急反应而已。等危险过去了,你自然也会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原来?是人还是魔?”孙长空忍不住插了一句道。

    雪魔医仙没好气道:“你说呢!我们现在可是在魔气浓郁的麻族世界,别说是你,就连我这个实打实的魔人都会受到影响而使身体发生轻微的变化。只要脱离魔气的包围,你就会回到人类的样子。不然,你在魔界之中如此乍眼,岂不是要处处受阻?”

    听见这话,孙长空又不禁问道:“话说,你打算怎么处抬我和方柔。难道是等利用完之后,将我俩一同杀了灭口吗?”

    雪魔医仙瞪了孙长空一眼,脸上随即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而后再次摇着头,嘴里吐着浊气,哼哼着离开了房间。而这时候孙长空再去追去,却发现身上发生异变的地方开始产生阵阵灼痛,接着那些原本属于元人的特征便一点一点消退了下去,使其回落到魔人状态。

    很快,大半天过去了。孙长空和方柔分别吃过了饭。但不知为何,在那之后,方柔又被重新吊了起来。孙长空本想出手阻拦,但怎奈自己之前答应过对方,在方柔性命无忧的情况之下绝不插手对方的事情,所以只能打消了营救的念头。饭后,孙长空坐在台阶上,欣赏着魔界别样的迟暮时光,可这时雪魔医仙却令不丁地冒了出来,抬手就是一刀,刚好划破了他的小臂,不等孙长空回手反击,他已经赶忙解释道:“稍安勿燥,只是借你点血而已。你吃我的饭,我拿你的血,这很公平。”

    眼见雪魔以医仙将自己的鲜血用小碗接了去、转身离开,孙长空张了张嘴,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却是暗暗道:“公平个屁!你给我吃的是粗茶淡饭,我给你的可是仙人之血。有机会,我一定要讨回些利息来。”

    雪魔医仙的住居是一座四合院,除了悬挂方柔的正房,以及孙长空所在的偏房之外,还有一排房子就在孙长空的前方,而取了血之后的雪魔医仙,便进入了其中,好久都没有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就连地平线上的日头都已经几乎坠入虚无之中,雪魔医仙终于探身走了出来。而这时孙长空留心注意了一下,果然之前从自己身上取走的仙人血已经没了,而对方的手腕之上居然也多了一道血口,只不过是经过了简单地包扎而已。

    “嘿,这个老头到底在搞什么鬼,神秘兮兮的,还不当着我的面。不行,作为债主,我有权知道自己的血到底用到了什么地方。现在动手还有些唐突,再等等,到了半夜我一点要看看你这老家伙到底在玩什么猫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