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毅然决绝
    雪魔医仙果然言出必行,说要两条眉毛,就绝不要一缕头发。在他的手中,那两根纤细的银针竟也听话的变成了两块锋利的刀片,锃亮一闪,孙长空的额头便随之增大了一半,同时那些被连根削掉的毛发簌簌落下。而此刻,孙长空的心已经凉了半截。如果刚刚对方有意的话,说不定现在就连他的脑袋也被一同割下来了。

    片刻后,雪魔医仙重新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而在原本的眉毛之位置,竟多了两片黑黢黢的墨纸,刚好挡住空白的部分。看着对方那副滑稽的模样,一时间孙长空也忘记了自己和雪魔医仙一样,同是无眉之人了。

    雪魔医仙斜着眼,沉着面,脸上没有丝毫生气。若不是孙长空身上的与众不同,他早已痛下杀手,以来发泄气中的愤怒。然而,他终于还是忍住了,随即爱搭不理道:“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然下次被削掉的可就不只是眉毛了。”

    孙长空惨笑道:“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的。”

    雪魔医仙同样笑道:“呵呵,要报恩,有的是机会。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像现在这般淡定。”

    说话间,雪魔医仙猿臂急挥,数枚亮晶晶的东西立即通过孙长空的嘴巴,射入到后者的体内。

    “嗯?这是什么东西?”孙长空震惊道。

    “呵呵,你大病未愈,当然需要一些大补之物来恢复身体。不过,刚才给你吃下的乃是我精心调制的、拥有九十九种珍禽异兽精华的十全大补丹,它除了能极大地促进伤口愈合,还能活血生精,使你精神大作。”

    孙长空听着雪魔医仙的话,心中不禁由衷感谢对方的大恩大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雪魔医仙的口中又挤了“但是”两个字,这让孙长空平静的心情不禁再次生起了波澜。

    “但是,十全大补丹虽然是不可多得的极品灵丹,但它也有无法避免的副作用。”

    “副作用?那是什么,流鼻血,掉头发,嘴唇发干,还是?”

    “呵呵,小子,你也未兔太小看我的十全大补丹了吧?你说的那些症状虽然都是一些补品可能存在的隐患,但我的药却比它们都要厉害。它会令你血脉暴裂,真气逆流,最终使你急火攻心而死。”

    “死!你不是在说笑吧!”

    听着雪魔医仙的话,孙长空如遭雷亟,半天说出话。他孙长空虽然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但好歹也不能死得如此窝囊,没有价值。况且,对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将自己从鬼门关里拉了出来,怎么可能又会亲手将自己送回去,这里面一定有他不知道的隐情。

    “看你如此安然自若,想来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了吧?”孙长空目光闪出一丝睿智之光,声音冷冰道。

    “呵呵,聪明。不过,就算你知道有解救的办法又有如何。说不定在实施行动之前,你就已经爆体殒落了。”

    孙长空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先生你为不快快告诉我解救的办法,否则我一旦死去,你的心血可就白白浪费了。”

    孙长空的嚣张态度令雪魔医仙着实不爽,但一想到自己的计划正在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进行,他便觉得眼前立即豁然开朗。

    “好,告诉你也无妨。你现在体内的气血,因为十全大补丸的缘故正在以超出寻常水平百倍的速度流窜,若不是你的身体足够强壮,恐怕早已粉身碎骨。而若要消除这种现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交合。”

    “交合……”

    孙长空澄面通红,随着脑海之中浮现出的情景,他感觉体内忽然升起了一团邪火,令他异常难受,好似有千百只小爪子,不断地抓挠着他的心肝似的。

    “你……你好卑鄙!”

    说出了这几个简单的字之后,孙长空立时觉得头脑晕眩,口干舌燥。隐约间,他发现自己的某个器官正在微微产生反应,一股缘于男人兽性的原始冲动立即袭入了他的四肢百骸之中。随着气血的流速进一步加快,之前用以封锁力量的众多银针竟是接连破体而出,而在他的尖端之上甚至还留下了烧过的炭迹,可想而知此时孙长空体内的温度是有多高。而看到这一幕的雪魔医仙立即结印念诀,紧接着房间之中登时落下大片雪花,不一会儿便将孙长空堆成了一个雪人。

    “小子,你可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平安无事了。我的魔雪只能镇得住一时,时间一久自然会失去效用。而且,现在你体内乱窜的气血仍然在不断地增加,一旦超出了某个界限之后,就肯算能够交合成功也会难逃一死。该怎么样,你自己选择吧!”

    转身欲要离去的雪魔医仙忽然止步,转头又道:“忘记告诉你,你的朋友还在我这里。如果你想通的话,我可以将她带过来。毕竟他不远千里将你送到魔界之中,其心真挚,天地可鉴。我看,你不如将就一下吧!”

    眼见雪魔医仙渐渐远去的背影,孙长空终于还是低下了头。如今,头晕目眩,耳鸣,唇干,剧痛,已经令他异常难过,现在又要让他伤害红颜知己,当真是要了他的命。他与方柔虽然曾是情侣,但眼下的他已经有了柳如音,万万不能再做出背弃忠诚的事情。士可杀不可辱,孙长空虽然不愿死,但也想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雪魔医仙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试验对象,就就算能逃过眼前一劫、与方柔结合,但接下来还有什么折磨等待着自己,他也不知道。方柔的恩情,他已铭记于心。但要偿还,恐怕只来等待来世了。

    “方柔,我已将你当作自己的亲生妹妹看待,如果要我对你行那种苟且之事,我宁愿不要了这条性命。希望在我走之后,那个老头儿能对你好一些吧!唉,到头来没想到我孙长空居然会有这样的结果,真是主讽刺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孙长空啊孙箜,看来是时候为你之前所犯下的过错来还债了。老天爷,你想要我的命是吧,尽快拿去!”

    势冲九霄,气壮山河,做好必死决心的孙长空突然感到一丝悲壮,刹那间他提起体内所有的灵气,使之在原有的基础之上继续湍行。一时间,大片的雾气自他的毛孔之中喷涌而出,眼下的孙长空就好像一只气急败坏的水壶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炸裂开来。

    “我的天!你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刚刚回来的雪魔医仙一进门便见到了肤如赤铜的孙长空,眼见对方已到崩溃边缘,呼吸间只见他指尖处“嗖嗖嗖”又射出九枚银针,分别刺入到孙长空的九大穴道之中。说来也奇怪,这些银针看似不起眼,但却将濒死的孙长空重新唤回到了这个世上。一时间,九枚银针竟是变成了九根通红的火灸,剧烈的热量将针体几乎烤弯烧化。而随着银针再次入体之后,孙长空身体“沸血”的情况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只不过周身腾起的雾气已变成了血红色,那是鲜血形成的蒸汽。如果不能尽快将这些致命的热量导出体外的话,过不了多久孙长空便会熟透。

    待最后一丝热气透出体外之际,满头大汗的雪魔医仙如释重负,颓然坐倒在地,倚在门上,大口喘着粗气。而孙长空则平躺在床榻之上,四肢毫无反应地耷拉在床上,看起来好像已经没了气息。不久,只听他的喉咙之中忽然传来阵阵剧烈的咳嗽声,雪魔医仙这才长舒了口气,进而无奈地笑道:“你这家伙难道是不怕死不成?为了不让我如愿,居然自愿爆体而亡。你可知道为了救你我花了多少功夫,如果让你这么死了,那我雪魔医仙岂不是亏大了。”

    孙长空伸手抹去嘴边的白沫,接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仙人体的自愈能力果然非同凡响,发泄了体内的热量之后,竟在片刻之中就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除了气虚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说实话,以孙长空如今的修为,抬抬手就能要了雪魔医仙的性命。不过,他并没那么做,而是沉声道:

    “原来你是雪魔医仙。”

    “哦?你听说过我?”

    孙长空摇头道:“并没有。”

    雪魔医仙感觉自己被刷了,不由得怒声道:“那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恩将仇报不成?”

    孙长空翻身下床,伸手撕下身上的绷带,显露出其中的精壮的身体。雪魔医仙心头一震,仙人体的威力他早已知道,但像对方身怀此等自愈神技的身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着眼前的孙长空,雪魔医仙不禁想到,如今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完美躯壳扩知,那岂不是要天下无敌?

    “呵呵,我孙长空虽然做过那种类似的事情,不过这一回我绝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说着,孙长空向雪魔医仙伸出手掌,面带微笑道:“可以的话,我可以尽量做你的试验品,只要死不了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