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章 魔室惊魂
    转眼一瞬,方柔发现自己被吊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之中。抬眼瞧去,屋中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瓶罐。小有只有手指粗细,大的却可以装下好几斗粮食。为了看清这里的全部情况,方柔用力扭动身体朝旁边转去,而就在这时,房间正中央的墙壁之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字。

    可是,方柔却不认识它。

    按照它的笔划以及字形,她依稀觉得那是一个“仙”字。然而,作为“仙”,这个字的笔划又多了莫名其妙的几划,使之成为了一个四不象的文字。不知为何,看久了那个异形字之后,方柔发觉自己的眼睛开始发花,耳边也随之伟来阵阵轰鸣声。

    “呵呵,识相的话,你最好少看那个字,不然你失去心智,兽性大发的话,我也只能将你铲除了。”

    寻着传来的声音,方柔顺势看向对面的门口处,一位长者赫然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着望着他,似是见到了自己多年未遇的老友似的,脸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喜悦。而直到这时,方柔才恍然记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他在哪,你把他怎么了?”

    长者大步走进房间之中,伸手端起桌上的茶壶,大口大口牛饮了一番之后,这才不耐烦地说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替你埋了。怎么样,你是不是还要感谢我为你代劳啊?”

    晴天霹雳的消息射入到方柔的脑海之中,错愕令她失去了反应的力气,目光也随之呆滞下来。一双明眸也变成了死鱼眼,就算把它们从眼眶之中挖出来,它们的主人也不会为之所动。

    “孙长空死了?这不可能!”

    方柔极力地扭动手腕,欲要从那绳索之中挣扎出来。可是用来束缚她的套锁显然是精心布置的,挣扎的动作越大,绳索缠绕得也就越紧。不时,他的手腕之上已是鲜血淋漓。可从眼下的势头来看,在没有扯断环口这前她是绝不会放弃抵抗的。

    “好了好了,没想到你一个女人家,脾气竟是如此暴戾,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护。你的同传送还没死,只不过我把他安置到一个地方之中罢了。”

    长者的话如灵丹仙药,一经传入到方柔的耳中,她便再也不挣揣了,就连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你……你不是在骗我,孙长空他真的没有死?”

    长者点点头,随即道:“原来那个小子叫孙长空,名字确实不错,命也是硬得可以。本来,这天底之下除了我之外,没人能救得了他。可老天有意安排,被我遇到了你们,这样他才能捡回一条性命,将生死簿上的红圈抹了去。不过你也不要太过高兴,虽说现在的他已经活了过来,但能不能恢复到以往模样还需继续观察。毕竟,就连行医这么多年的我也没有见过一个受了如此重伤的人还能活下来的先例。如果那个姓孙的年轻人能挺过来的话,那可就真的是一次奇迹了。”

    说话间,长者已经转过身去,准备离开房间。而就在这个时候,悬在半空之中的方柔忽然尖叫道:“你要去哪,快把我放下来,我要出去!”

    长者神秘地笑了笑,接着指了指自己的面庞道:“你自己是什么样子不用我提醒吧!在你完全魔化之前,我劝你还是老实地待在房梁下,绝不能下来。否则,一经落地,下方的精纯魔气便会沿着你的脚底,流入四肢百骸,并在你的魂魄之上留下一个重重的烙印。到时,你非但回不到原来的样子,还要沦为一只嗜轿的妖怪。应该怎么选择,你心时有数吧!”

    说实话,从发现身体变化到现在,主柔还一直没有机会观察自己的面孔,只是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而随着那名长老的提醒,她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原告那个美丽动人、古灵精怪的方柔已经不在,现在活在世上的只是一个面相丑陋的魔鬼、

    一想到自己再也恢复不到曾经的容貌,方柔的脸上立即淌下了两行热泪。而随着那那几滴红色的泪水掉落在地,下方的石板立即发出“滋滋”的黑烟,坚硬的石面之上立时多了两个漆黑的窟窿,而这竟是几点泪水造成的。看到这一幕的长老长叹了一口气,摇着头离开了离间,而方柔也终于隐入了沉默之中。

    “妙啊!真是妙啊!”

    刚一出门,长者便因为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而欣喜若狂道:“白天被我遇到那个女人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身负重伤的绝世高手,以及一个刚刚魔化不久的新鲜魔人。无论是胎儿,男子,还是女人,全都是万里挑一的绝佳试验品,难道老天有眼,特意为我指路,促使我的万年计划尽早实现?哈哈,天助我也!”

    原来。这次救回孙长空与方柔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皇城外面替柳如音取出胎儿的雪魔医仙。得知二人来历不简单的他将他们一起运回了自己的府上,并意外发现他们的身上竟世故着令自己疯狂的天大秘密。而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通过简单的试验他发现,手中的胎儿居然和孙长空有着血缘关系。前者可以自由地吸收后者的精血,而不会产生任何的排斥反应。这对尽快制造一个上佳的试验体而讲,简直就是天赐一般的礼物。得到孙长空精血的胎儿迅速成长,原本只有不到五个月的他,一转眼便已初具人形,只是个头比起刚刚诞下的新生儿要小一些。粉红的皮肤之下,甚至可以看到飞速流动的血脉。

    此时的胎儿被雪魔医仙安放在一个密闭的透明容器之中,生长所震的全部养分全部都融入在其中的碧绿液体之中。而年纪小小的他竟然已经自觉避水术,使自己不会溺水死亡。而随着平缓的呼吸,他那张冰冷的小脸之上竟然多了几分笑意。

    “我在哪里!”

    孙长空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这才确定自己并没有坠入幽冥,而是侥幸地活了下来。抬头一看,只见他的躯干上侧被无数一指来宽的绷带绕得无缘牢固,就连呼吸也是极为困难。但即便如此,他仍能隐约感觉到之前已经被妄虚掏空的身体之中竟然再次传来有力的心跳声。而事实上,不只是心脏,其它的五脏六腹也已经尽数长出,而这一切的功劳,全部都来自于雪魔医仙。

    “受了那样的伤还能苟延残喘地活下来,我孙长空还真是福大命大啊!不过,我这是躺在什么地方,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说着,孙长空伸手继续朝自己的头顶摸去,可谁承想毫无征兆出现的两根犄角竟是挡住了手掌的去向,突兀地竖在那里,一时间,就连孙长空自己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再次魔化了?”

    孙长空之所以会说“再”字,那是因为曾经在无妄修罗界之中,自己便已经遭遇到了相类似的事件。当时的他也和现在一样,长出了一对尖角,只是后来回到人间又退化消失了而已。事陋一年,当重新恢复魔人模样的时候,孙长空不禁大发感慨。兜了这么大一个圈,难道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坏人这样的身份?

    “呦,你和那个丫头还真是心有灵犀啊!他才醒了没多久,你这边竟也有了知觉。好好,既然你已经恢复了神智,那我们就尽快开始吧!”

    眼见门外现身的白衣长者越走越近,出于保护意识的孙长空连忙坐立起来,欲要挥手阻止对方。可刚一抬起手臂,一股钻心之痛便随之传入到大脑之中。顺势望去,只见他的身体之上竟插着一排澄光闪闪的银针,看上去异常吓人。而正是它们的出现,才会使得相应的部分失去了功能,也令孙长空无力反击。

    “不要乱动,否则刚刚治好的伤口又开开裂了。你可知道,为了给你凑齐那几样器官,我几乎找主届了家中的上下下下,期间还杀了一只追随我多年的老黄狗。”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身体之中居然放着一副狗的器官?”

    看着孙长空惊愕的神情,雪魔医仙不以为然道:“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不要忘了,你的器官已经尽数丢失,无法自行生长。为了挽回你的性命,我便突发奇想,大胆尝试了一番,没想到真的奏效了。忘记告诉你,除了狗的两扇腩叶之外,你身体之中还有一只熊心胆,一块虎肝,对了还有一枚狼的心脏。现在的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狼心狗肺了啊!”

    “你!”

    面对雪魔医仙的极力嘲讽,孙长空怒不可遏,即便是在手脚被制的情况之下,他的体内已经微微聚起了一些灵气,并将其化作一团愤怒火焰,登时烧向对方的眉宇之间。

    雪魔医仙除了有一头白发之外,就连眉毛也是雪一般的颜色。眼下孙长空忽然佘出怒火,始料不及的他实在没能反应过来,当即两条白眉熊熊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已经殆尽,只留下一道灰烬。而这时候,得知自己被火燎眉的雪魔医仙再也无法克制心中的杀意,伸手一晃,数道银针登时破空飞出,直射孙长空的面门。

    “还我眉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