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魔窟求生
    多日之后的又一次相见,方柔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起初,她以为找到父亲方惜时,然后将一切事情搞清楚之后,自己便能心安。可眼下,当背着生死难测孙长空站那个巨大的深渊跟前之时,方柔忽然觉得世间的许多事情,都是情非得已。或许,方惜时与他一样,也是因为身陷囹圄、不能自己而已。

    “长空,你可要撑住了啊!我们马上就要到魔界了,就算用我的性命交换,我也要救回你。”

    说着,方柔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像是在为自己加油鼓劲一样,接着她挪步来到深渊边缘,双眼平视前方。她实在不敢向下观望,否则自己一定再没有勇气跳下。

    “娘,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要保佑我一帆风顺。我走啦!”

    身体前倾,方柔背着孙长空,就好像一片无从依托的枯叶一样,自地面之上迅速跌下百丈巨壑。要不是耳边传来的阵阵风啸,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浮在了半空之中。下落的时间实在漫长,方柔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已经下降了多少距离。而这时候,她终于耐不住性子,缓缓睁开眼睛。借着仅有缝隙以及几乎不可察觉的光线,方柔愕然发现在从身边飞速闪过的石壁之上,镶嵌着种种七彩斑斓的矿石。而在期间,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已然悄悄潜入其中,并将那些矿石照亮,使之反射出相对应的彩光。

    忽然间,方柔的双膝处传来一股极具压迫感的力量,再加上后背上的孙长空,两股力量作用之下,使其那道纤细的身姿不由得深深地弯下,个别的关节处也相继发出阵阵爆响。

    不过,就在方柔与孙长空双双栽倒之际,抱着必死决心的她不知从哪里提上来一股莫名的力量,竟是将弯曲的腰杆提了起来。而在连番的过度用力之下,她的双膝终于不堪重荷,失灵似的双双折下,稚嫩的膝盖当即撞在坚实的岩石之上,血迹迅速透过衣裢,显露到外侧。这一刻,她以为自己的双腿定是要废掉了。不过在稍稍尝试之后却惊讶发现,满是鲜血的小腿,竟然神奇地移动了几下,虽然没能完全恢复行动,但好在并未失去知觉。

    然而,随着狼狈落地以及转危为安之后,方柔再次陷入了绝境之中。眼下,她的身边除了孙长空之外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如何从这里去往魔界深处,便是另一大难题。

    “都怪我,来的时候太过匆忙,竟然忘记找两名帮手。现在只有我和孙长空在这里,就算我有心与魔皇对峙,人家能不能发现我还得另当别论呢!”

    膝盖上的疼痛仍在继续,可方柔已不准备耽搁下去了。她将孙长空小心翼翼地放到旁边的地上,然后扯下身上的两块布料,包扎在自己的膝盖之上。为了延缓流血之势,她只能使足力气将伤口勒紧但随之换来的却是自己的行动不便。现在的方柔别说是战斗,哪怕是曲膝都是极为费劲。在这种情况之下,独自与孙长空前往魔界的她,万一遇到敌人,定是难逃一死。

    然而,不幸之中的万幸,她早已将自己的死活置之度外。

    方柔对于魔界入口的具体位置并不了解,但周围空气之中飘荡的浓郁魔气,却是在无意间成为了他的向导。而随着继续深入,方柔发现自己的心态变得越发糟糕,一种歇斯底里的狂躁之感隐隐在心中作祟。

    “都说魔气之中充满了凶戾杀意,没想到竟会如此显著。才进入不久的我便已经有了这般变化,如果换作是其它修为浅薄之人的话,那岂不是已经心性大乱,弃道入魔了?”

    之前,方柔对于魔界入侵之事还并不是那么上心,但当亲身感受到魔气对于自身的影响之后,才终于恍悟到问题的严重程度。

    魔人常年生活魔界那种极端的环境之下,早已对魔气习以为常,不会因其而丧失理智。但人类因为缺少这种抗性,极有可能变成一个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危害程度比魔人还尤有过之。好在,麻界大门开启的时间并不长,其中的魔气因为地势的原因,大部分都屯积在深渊底部,没有流到人间当中。可一旦时间过长,使得魔气大量外泄,到时用不着魔皇和魔军动手,人类自己就会毁灭自己。一想到那样的事情发生,方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可即便如此,方柔仍然无能为力。毕竟,现在的她已经自身难救,更何况方柔的身上还有一另一件大事等待着他去做,百姓固然无辜,但她更不想看到孙长空一点一点死在自己面前。

    终于,顺着魔气的流向,方柔来到了位于皇城地下的魔界大门。如今,那里的两扇金色大门已经支离破碎,无精打采地被放倒在旁边的地上。周围的地面上,零星地散落着一些说不上部位的骨髓,不和死了多长时间。方柔距离魔界只有数步之遥,可每当他向前迈出一步,随之而来的巨大气场都会令他为之屏息,就好像身上背着一座大山似的,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但令她有些不理解的是,肩上的孙长空却仍然与之前那样,伤势未曾缓解,但也没有继续恶化。看着对方熟睡的样子,已然心生绝望之意的方柔忽然又来了势头,身体轻轻一跳,顺势又将把着对方身体的两只手朝向挪动了下,使其不至于摔落在地。

    “放心吧!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一步人间,一步魔域。当方柔将全部身体探入到魔界大门之际,迎面吹来的一股**飒风立即令她产生了一种窒息的错觉。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气道之中燃起了一串烈火,不但将其间的空气全部消耗掉,还烤得内部的器官发出“咔咔”的怪响。

    魔界之中的风与人间的截然不同,如果拿羔羊来比喻后者,那前者就是一只全身着火的犀牛。随着一**热浪席卷全身,并烘烤着每一寸肌肤,方柔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

    满头大汗的她蓦然抬头,而这时垂在眼前两缕发丝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发灰,发白,最后彻底失去了原有的颜色。紧接着,他的脸上开始长出一此类似蛇鳞一样的纹路,一块一块地,均匀分布那张原本洁白无瑕的面颊之上。再然后,他的瞳孔慢慢模糊,消失,两条狭长的黑质随即显露出来。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两条黑质缓缓变宽变大,最后几近覆盖整个眼珠。在经历了一通异变之后,方柔越发感觉眼前的空间变得明亮起来,昏暗的天空也有了些许活气。

    这就是魔鬼的世界。

    感受着脸上不时发出的刺痛,方柔伸手轻抚了两下,然后神色恐惧地喃喃道:“我……我这是怎么了,我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之后,方柔发现自己的改变不仅如此,除了身体的肤色由白变青之外,在其脊椎末端竟然突起卫根骨刺。这根异物虽然没有突破皮肤,但已有成形的预兆,想来过不了多久便会完全成熟。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魔样儿,她就恨不得当场自绝性命。不过,身上的重量提醒着方柔,现在的她还不能死,因为孙长空还需要她的拯救。强忍着心中的委屈,方柔用力甩了两下头,接着魔怔似的自言自语道:“方柔,你在犹豫什么,就算你变成了老妖怪又如何,难道爹爹他们就能不认我了吗?再说,救人要紧,就算要死,也要挽回孙长空的性命再说。”

    方柔一边鼓励着自己,一边继续向前行进。但事实上,首次进入魔界的他,根本不知道魔皇所在地方,他甚至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但此刻,她的心中却坚定着一个信念,那就是永不言弃。

    寒风萧瑟,魔沙飞舞。炽热的空气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久违的凉意,随之一道沁人心脾的水滴落到了方柔的脸上。她本以为天上下雨了,可是朝旁边看去之时,却惊讶发现天上落下来的不是雨滴,而是雪花。魔界下雪了。

    不知情的方柔并不感觉意外,但如果换作是一个魔人的放定然会感到万分震惊,温度如此之高的魔界竟会下雪,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可是,眼下的情景实属事实,魔界确实迎来了一场意外的降雪。而在水平线的尽头,一个白衣人哼着小曲,背着包裹,悠闲地在雪中漫步。于他而言,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游戏而已。

    “那……那是谁,难道是上天派他来帮助我的?”

    方柔擦干脸上的雪花,使出最后的气力,疯了似的朝那人飞奔过去。然而,过度的体力透支已经令她的身体无法继续负担如此剧烈的运动。毕竟,她的膝盖已经受伤,再被这安全感为的寒意稍一刺激,当场便失去了功能,而方柔则像一个死人一样,轰然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