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雪魔医仙
    痛,剧痛,柳如音也没有想到,天底之下居然有一种连自己都无法承受的痛觉,除了传说之中的“分娩”之外,她实在想不到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柳如音明知自己已经命悬一线,甚至已经可以算是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但即便如此,她依然竭力抑制身体的自主反抗,令那名长者丁手的时候可以更加方便一些。毕竟她已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对方的身上,就算明知死路一条,也只能闷头走下去。

    “好姑娘,没想到你这性子比个汉子还要来得刚烈,你先忍忍,我这边马上完事。”

    听着那名长者的回话,柳如音悸动的心情终于舒服了一些,在一通翻江倒海的折磨之后,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好像被从外面找开了似的,一股莫名的热浪随即铺散开来。到了这时,柳如音的两颗牙齿已经被她自己生生咬裂,扭曲的手腕更是深深地刺入到泥土之中,借以消除身上的疼痛。然而,最终她还是没能敌得过剧痛的折磨,煞白的脸颊朝旁边一偏,便随之昏死过去。

    这一觉,柳如音睡得极香。在那梦里,她又见到了自己父母,不过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两个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自己刚刚见过似的。而梦境之中,她和他们都在一个开满鲜花的山谷之中,小鸟为他们歌唱,花草为他们伴舞。在那里,他们就是主人,就是幸福的中心,只要他们三人在一起便有欢乐相伴。

    “爹,娘!”

    惊醒的柳如音刚要起身,却被身上的刺痛再次拉回到了现实之中。血溅得到处都是,而他的衣服也因此被染成了血红色,变得污秽不堪。不过,大量失血的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寒冷,除了自己之前服下的丹药之外,更重要的是她身边燃起的一团篝火。篝火的加一端,白衣长者正在朝火焰之中投放着截好的木柴。但令他感到不安的是,眼下的情景似乎少了点什么。

    “孩子,我的孩子呢!”

    随着惊呼声,柳如音发疯似的伸手去触碰自己刚刚开过刀的肚子,虽然很不明显,但她却能隐约感觉到,原本待在那里的幼小生命此刻已经毫无反应了。或者说,它已经不在那里。

    “姑娘,不要乱动。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而这回,你还是放弃吧"子已经夭折了。”

    说到最后,白衣长者也似乎有些难为情,声音也随着减弱了不少。柳如音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她知道这不是对方的错。没有了胎儿,她就像被人抽走了灵魂似的,整个人都变得呆滞下来,原本明亮有神的眼眸也因此变得灰暗无光,隐隐透着一股死气。

    白衣长者说出残酷事实之际,正好是陆婉儿打来清水之时。不过,如今的她不再是那个光鲜亮丽。受人追捧的神仙谷大小姐,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谁也不知道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只有她和那群禽兽心里清楚。更可笑的是,他并不是打不过他们,却只是为了找到水源的确切位置而不得已为之。

    然而,当白衣长者说出那残忍的真相之时,陆婉儿就好像被人捶了一下似的,身体不由向前倾倒,用羊皮口袋装来的清水也因此洒在了地上,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水坑。借着水面的反光,陆婉儿看到了那个狼狈可恶的自己。他虽然杀过人,但却从未像如今这样失魂落魄过。从某种程度来讲,杀害胎儿。乃至威胁柳如音性命的,就是他陆婉儿。

    长者走到陆婉儿的面前,伸手搀起对方,并且道:“她的身上刚刚动过刀,不能行动。这是我自己配制的伤药,每天早晚各敷一次,七天之后便能痊愈。记住,不能吃牛羊肉,忌食辛辣,否则伤口愈合不好,还会留下病根。好了,我出来的太久了,现在要回去了。没有其它事情的话,你们还是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说完,长者伸手抚摸了一下陆婉儿微微垂下的头部,转身离去。而当他加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如仙魅一般,不知去向。

    “白衣,雪发,而且是在这附近,难道他就是雪魔医仙?”

    造化弄人,陆婉儿之所以不远千里欲要跑到魔界,就是为了找寻魔界之中的第一医仙,而直到刚刚她才通过对方的外貌特征与言谈举止之中想到,救回柳如音一条性命的长者正是这位传世奇人。

    不论立场,不分种族,一心只为了救死扶伤,雪魔医仙可以说是魔界之中少有的可以称作好人的存在。不过在魔人眼中,事实却并不是那样。因为这个古怪的老头,除了治病救人之外,经常会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甚至令人惊骇的事情。比如将人头泡在药水之中,然后每天记录其中的变化。也有把两个本来毫不相干的动物粘连在一起,然后进行培育养殖的事情。你从来都想不到,他的屋子之中会有些什么:下葬了几十年的尸骨,被人遗弃的陋夜饭。发酵的作物,甚至还有女人月事之后的经血,等等等等。人所处的世界当中充满了未知,而雪魔医仙所做的就是给人们创造更多的不解。而在之期间,他也曾有几次壮举,上次人魔大战之中,得以存活下来的四位魔君,其中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逐浪,就是他亲手救过来的。当时的逐浪魔君身中十余处致命伤,且个个都是深可见骨,令其变成了一只半死不活的魔鬼。而多亏雪魔医仙的医术,才将那些看似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一个一个填补起来,并用自己赖以成名的破隙散为其包扎。之后的半年之中,爱浪一直都在病榻上休息,忽然一天他竟自己下了床,甚至还能健步如飞,可以说是奇迹一样的存在。事后,逐浪亲自带着重礼上门拜访,却不承想对方已经离家出走,四处云游去了。

    在雪魔医仙的眼里,钱财乃身为之物,是一种极为低廉的报酬。而他每次救人之后,总会从那人的身上索取一些东西,无论对方答应不答应。这里面有香囊,有扯了扇面的折扇。有做工精美的瑕玉,也有未曾雕琢的原石。这一回他将柳如音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自然也要讨些东西作为报酬。但柳如音全身上下一贫如洗,实在没有什么可丢了。而陆婉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只是迟迟没有说话,以免牵扯对方的精力。

    这时,行走在魔界天下的雪魔雪仙踏着悠闲的步伐,出现在一条荒鞠人烟的道路之上。而在他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竟多了一个包袱。

    与其说是包袱不如说是一个面袋。那是一个由无数绷带包裹而出的布团。在它的表面,竟还会绘有一些由墨汁写下的咒文符字,看上去诡异极。而更加惊悚的是,随着他的脚步,包袱之中的“东西”也会时不时地颤抖一下,幅度不大,但却不能忽视。这说明,包袱里的东西是活的,是具有生命的。

    “呵呵,都到这里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不老实。不过你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我已经将你从那个姑娘的肚子里摘了出来,并对他慌称你已经不在了。从今之后,没人会知道你的身份,更没有人能看出你是一个人类。哈哈,最近我的研究即将大功告成,只要再稍加修改,便能大力推行。不过,魔人的体质天生强悍,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即便方法有何不妥的地方,也能轻易化解。而你就不一样了。你是人类,而且还是尚未成形的胎儿,对于外界的环境异常敏感,稍有风砍草动都会产生应激反应。所以只要你能适应得了,那就等于所有的魔人也能承受住方法之中的隐患了。不过你以为这就算完了吗?想我雪魔医仙拼搏了上万年,为的就是制造一具这个蝶人无人为敌的卓越身躯。有了他,我便可以不老不死,天下无敌。呵呵,虽然不想这么说,但请你问我铺平道路吧!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而我,也会将所有的猜想试验运用到你的身上。如果命大不死的放,你也会成为首屈一指的绝世强者。不然,就只能怪你动气不好,被我这个老魔头撞见了。”

    说到这时,雪魔医仙猛然将那个包袱抱在自己的怀中,满脸都是陶醉痴迷的神色。而随着他的动作,包袱之中的东西动弹得越发厉害。而随着他的每一次活动,包袱外缘的墨汁咒文都光芒大作,其中的东西一经接触,包袱之中便会升直起滚滚黑气,伴随着一种异常阴森的啼叫声,回荡在空旷的荒野之中。

    此刻,身在远方的孙长空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当他重新回过刘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下竟是正在飞速奔驰的方柔。而随着目光向前看去,只见不过多处,一枚饱经沧桑的石碑这上赫然写着“皇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