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小产?
    精疲力竭的妄虚瘫软在断壁残垣之中,他虽然已经累得几乎喘不过气,便脸上的欢愉之色却是由衷而发的。一旁,已经恢复到人类模样的饕餮端坐在一块砖石之上,双眼紧闭。而在他的小腹一侧,一个巴掌大小的血洞正在向外喷吐着鲜血。

    “哈哈,饕餮,这次我们终于打平了吧!想当初的我,每次都会败在体力之上。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我在魔界之中,几乎每天都要爬一次九转峰,目的就是磨练自己的意志与体力。这下,我终于可以与你站在……”

    说着说着,妄虚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不再说话。不过他并没有死,而是倚靠着身后的墙体不自觉地睡死了过去。而这个时候一直闭目打坐的饕餮忽然睁开双眼,两道炽热的火光立即从中飞射而出,以至于面前的一段房梁立即遭了殃,当即便化作了一块黑炭。

    “呵呵,体力虽然追平了,但实力上你却仍然差我一截。继续努力吧!再过个三五千年,如果我还继续这么颓废下去的话,也许你真的就要超越我了。不过现在……”

    说话间,已经痊愈的饕餮伸手将那地上的妄虚往自己的肩膀上轻轻一搭,随即便大步流星地奔出城外,不见了踪影。

    为了保全柳如音肚子里的孩子,陆婉儿与其一同来到了皇城附近,而他的目的地还在更前面,也就是魔界的所在之处。

    轱辘失血的缘故,柳如音的体力已经大不如从前,再加上胎儿的濒死挣扎,以至于如今她的脸色已经如同素纸一般惨白,毫无血色。发现这一情况的陆婉儿立即为其把脉,随即道:“姐姐,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我们还没有达到魔界,你和胎儿就已经双双丧命了。为了保存最后的体力,我看还是由我背你吧!”

    柳如音费力地喘了几口粗气,随即强颜笑道:“妹妹,你别在这里吓唬我了。我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情况,绝到不了那么严重的地步。不过,我们这段路走得确实有点过快,我都有些回不过气了。”

    对话之中,陆婉儿不经意瞟了一眼柳如音的下体,只见隐隐的血色已经透过他的衣裤,渐渐地渗到外面。原来,出血的地方不只是之前的伤口,早产先兆已经出现,照这个样子下去扩知,胎儿非但保不住,就连柳如音的性命也要搭进去。而之所以对方会帮作镇定,就是为了不让陆婉儿放弃她肚子中的孩子。

    稍息片刻,陆婉儿忽然抬起头来,表情冷酷道:“姐姐,你就这么想留住这个孩子吗?之前你也曾说过,就算胎儿能够落生,也只是让他白白受罪而已。难道,现在的你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柳如音吃力地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可是一想到这个孩子还未欣赏到这个世界的精彩便要打道回府,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心。再说,我对今后的生活也并不是那么悲观,我想信关键时候,一定会有救世主出面,还我们人间一片太平的。”

    “救世主?呵呵,姐姐,没想到你竟是一个如此浪漫天真的人。如此说来,你心意已决,一定要留这个孩子了?”

    ‘柳如音看着对方那张冷漠的面庞,终于点了点头,异常坚定道:“至少在死之前,我不会放弃他的。如果老天真要我们娘俩的性命,我也没有办法。但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我想他老人家如果在天在灵的话,一定可以……”

    “哎呦,光天化日之下,是谁在这里做春秋大梦呢!”

    就在柳如音与陆婉儿说话之际,一个苍老却又饱含稚气的声音忽然传入二人的耳中,回头一望,竟是一个身着白袍的雪发长者,站在不远处的樁树之下。

    “你是谁,难道看不出我们现在的难处吗?识相的话就快快离开吧,省得我将心里的怒火都发泄在你的身上。”

    “你!”

    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但令陆婉儿始料未及的是那名长者的速度居然比自己的声音还快一步来到自己的跟前,二人几乎脸贴着脸站着,哪怕喘口气都能被吸入到对方的鼻孔之中。

    “你做什么!”

    惊慌之中的陆婉饿赶紧向后逃窜,可没想到长者的反应更是快得出奇,就好像已经看透她的心思似的,再次站到陆婉儿的脚边处,两只明亮的眼睛不时发射出凌厉的光芒,扫视着对方的身体。

    “怪不得有些古怪,原来你不是一般人。呵呵,真有趣。”

    不等柳如音听明白那人的话,她发现长者已经将止光投向自己,并一脸微笑道:“姑娘,你是不是感觉胸闷气短啊?”

    柳如音先是一愣,然后才点了点头:“老爷爷,我身体有恙,行动不便,不能起身行礼,请您不要见怪。”

    长者摆手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哪还顾得上什么礼节。不过,你同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以常人的眼光看来,现在的你已经是油尽灯枯,濒临死亡了啊!”

    “姐姐,你!”

    一想到柳如音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都是因为自己,陆婉儿心中一痛,眼中不禁闪出两道泪光。柳如音担心她太过自责,即便是在自己这般模样之下,还仍然宽慰道:“傻丫头,你哭什么,我不是没死吗?”

    “可……可是,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跟我来到这个鬼地方。本来丢了胎儿你还能活下来。可现在就连你也……”

    说到这里,陆婉儿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哭腔,而这时长者忽然插嘴道:“哎,你这妮子,怎么这么晦气。人家都说自己还没死,你在这里哭个什么劲。快!去附近找些清水来,啤,记得要热水,一定是热水!”

    虽然陆婉儿不知道对方欲意何为,可看到那名长者如此认真的表情,她不得不打起了精神,随即点头道:“好,我这就去!但是你一定要保住柳姐姐的性命啊!不然,我就是作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长者已经从自己的掏里拿出了一些装着不知名东西的瓶瓶罐罐,心不在焉道:“知道啦知道啦,你快去吧!”

    打发了陆婉儿离开之后,长者忽然停下了所有动作,转而坐到柳如音的旁边,大舒一口气道:“姑娘,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柳如音稍一吐息,发现自己失去了的体力与血气竟在不知不觉之中恢复了一些,之前那种奄奄一息一的状况也得到了缓解,实在可以说是一次奇迹。

    “怎么……怎么会这样,刚才我明明……”

    “明明快要死了,一转眼的工夫便已经转危为安,你也感到古怪,是吧?”

    柳如音呆呆地点了点头,他看着这位面相慈祥的长者,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感。但她总觉得对方似乎有什么事情刻意隐瞒着自己,这也是她一直没有放开心胸的主要原因。

    “这位老爷爷,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隐情,看你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离开刚才那个人吧!不然,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柳如音本以为眼前的长者会告诉自己一件关系如何如何重大的惊天秘密,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提示竟是如此简章,且无理。

    “您不是开玩笑吧!照您的意思说,如果一直待在她身边的话,我就一定会死?呵呵,这有什么联系,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长者摇摇头道:“你不信也没有关系,但听我的话绝对没有坏处。这个孩子身世不简单,凡是与他有染的人,上到父母,下到亲朋都会暴毙而亡,且死得不明不白。我刚才将他支走,就是为了给一个选择的机会。该怎么做,你最好赶快决定,等她回来的话,你和孩子就都没有生的希望了。”

    “没有生的希望……不,这不行。我可以死,但孩子必须保住。”

    一边嘀咕着,柳如音不禁看向前方的丛林之中,不知事实就是如此,还是心魔作祟,林中不时传出阵阵“沙沙”的动静,不知是人在其间活动还是风从旁边拂过。他相信陆婉儿绝对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但眼下这位长老的话又像锥子一样。深深地刺入到了她心中的缝隙之中,使其痛苦难当。

    “对……对不起了婉儿,姐姐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个孩子对我实在太重要,为了他,我不能冒这个险。希望你回来之后发现我不在了,能够自行回到神仙谷之中,别主上谷主他们担心。而我究竟是死是活,那就听天由命了。”

    笃定想法的柳如音蓦然抬头,进而对长者道:“好!我听你的话。那离开了婉儿,我和孩子就能真的平安无事了吗?”

    此时,长者已经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完全,接着他站起身来,用力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老胳膊老腿,使之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然后才轻声道:“当然不能,你的事情,现在才要开始!姑娘,你要忍住了。”

    一瞬之间,钻心之痛没入柳如音的身体之中,而当顾忌恢复意识看向自己的小腹之时,一把尖刀竟在不经间刺入到了他的皮肤之下,血像小溪一样缓缓流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